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也论“让”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9-04 23:51:48 阅读人次:11147 回复数:123)

  刚才偶然看了刘先生的大作《论“让”》,才看两行,发现竟然这是针对我而来的,以下请让我也回论几句“让”的话题。

  
刘先生在语法上把汉语的“让”和日语的“让”进行比较,似乎是犯了一个幼稚且不妥的错误,也丝毫没有意义。

  
我不知道刘先生的本科是什么,但应该知道世界上的语言分成孤立语(汉藏语系)、粘着语(阿尔泰语系)、屈折语(印欧语系)、复综语(印第安语系)四种类型。

  
我们汉语是典型的“孤立语”,他们日语是典型的“粘着语”。看看地图可以知道,除了汉藏地区外,中国周边的国家地区,都是阿尔泰语系的。日语、韩语、蒙语、伊朗语、还有中国新疆的维吾尔语都属阿尔泰语系。在留学时,曾遇到一位新疆维吾尔帅哥,他说日语和维吾尔语的语法完全一样,学起来很容易。那时我还特惊奇,使用豆芽菜形的阿拉伯文字的维吾尔语,居然和使用四方形汉字的日语语法会一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刘先生提到大清朝,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发想。其实大清朝的满大人们使用的满族语,也是典型的“粘着语”,和汉语完全不同。追溯语系,在远古的时候,满族人和日本人其实还是一家人呢。使用“孤立语”的汉人,在世界的分布范围其实非常狭窄,只限于汉藏地区,只有藏族和汉族是一家人。刘先生最好还是尊重一点历史渊源,不要把清国政府和当今汉人政府相提并论。

  
不同语系的语言之间想要进行真正的相互交流,是非常难的事情。从表面上看,现代汉语和日语有70%的词相同,但汉语和日语仍然是最不相似的语言。汉语和日语进行比较,本来就是非常勉强之事,况且进一步具体地从语法上要把汉语的“让”和日语的“saseru”进行比较,肯定是要出搞笑问题哟。

  
孤立语的特点是没有词形变化,但词的次序很严格,不能随便改动,靠词序来体现语法关系;粘着语是靠粘附在词根上的变词语素来体现语法关系,词的次序很松散,句尾的变词语素非常重要。汉语的“让”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实词,而日语的saseru只是一个干瘪的粘附在词根上的变词语素,把实词和变词语素进行比较,本来就是在搞笑嘛,或者叫牛头不对马嘴。

  
刘先生文中又进而赞美日语的saseru比汉语的“让”优越、雅致,并且飞跃到“体现人权理念”,越发使我觉得“三八”式的可爱又可笑,是不是慷慨地来和大家周末侃一个大玩笑。

  
日语的saseru和汉语的“让”本来就是不可比的,且不说刘先生把这两个不可比的东西强行比较,更不论刘先生对saselu和saseru的区别还没有搞清楚,就来给大家讲解saseru之意,刘先生对日语的saseru的理解,本来就是错误的。

  
日语的“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下面简称SS)”,完全不是刘先生大赞特赞的那样,什么“将权力的含义给了对方”,而是一种推诿责任的模棱两可的外交辞令,是一种狡猾的语感,明明是自己想“怎么怎么”,却硬要(日语是“胜手”地)推给对方同意之意,所以在正式的买卖洽谈、国会议事是不被采用的。

  
举一个例,比如我洽谈一款大衣,为了节省布料,把衣长改短,征求买商的同意时,绝不能用SS来将所谓的“决定权”交给对方,那将是十分粗鲁无礼的。我只能说为了省用料和流水作业的工程,我建议另外一个提案,把大衣的衣长改短。同时我提示一个改短后的报价,请买商来做决定。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在非垃圾收集日的时候倒垃圾,不能直接把垃圾放在外面,要先放到公寓的垃圾小屋里,然后由公寓管理员在垃圾收集日统一倒出去。这时我就可以向公寓管理员用SS说:“请允许让我先把垃圾放在这里。”

  
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刘先生的母语应该是汉语,不应该把汉语的“让”,简单地理解归纳为“我恩准你的权力指向”。因为汉语是独立语,所以每个词都有很多意思,比如“让”有几十种意思,常见的意思有:

  
谦让 [give away],例:孔融让梨

  
推举 [elect],例:哥哥三打祝家庄身亡之后,众兄弟让我为头领。

  
转让 [let sb.have sth],例:把房子让给远房的族人。

  
邀请 [invite],例:把客人让进屋里。

  
允许 [permit],例:公共场所不让吸烟。

  
要求 [ask],例:他让我来的。

  
躲避 [dodge],例:幸亏我让得快,要不早给那辆车撞倒了。

  
款待 [entertain],例:让酒,让坐。

  
被 [by],例:他让自行车撞了。

  
……

  
刘先生只是用了“让”的片面之意“允许”,就来大刀阔斧地砍中国四千年的文字,好像中国的“让”就是蛮不讲理的、居高临下的。其实“让”的内涵还有“邀请”、“款待”,比如说“他让我来的”,并不是说他“命令”我来的,而是他“邀请”我来的。

  
刘先生对“让”字的一知半解,导致对邓公的名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离题八千里的奇解了。邓公之所以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是有一个波澜壮阔的背景。

  
当时文革才结束,左派势力很强盛,党中央很多人反对人民致富,认为一旦人民富了,中国就会变修。邓公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其实是请求的语气,请那些左派改变思想,至少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重要的是,邓公说这话24年前的在1985年,在那时的社会环境下提出这样的论断,需要很大的勇气,也需要很大的魄力,绝对不是你刘先生想像的居高临下、君王赐予臣民的那种架势,恰恰是很诚恳地、绝妙地,策略地用“让”来说服势力强大的左派们。

  
汉语的孤立语特征,一词多义,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来曲解本意或断章取义。中国历史上文字狱特别多,就是因为有人钻汉语是孤立语的空子,断章取义来歪曲别人的意思。刘先生不仅歪曲了邓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本意,也歪曲了我的原话的本意。

  





Page: 5 | 4 | 3 | 2 | 1 |

 回复[121]: 小禅对不起阿,占你的地儿,因为这里可以看到以前的帖子 小小鸟儿 (2009-10-05 12:52:40)  
 
  我又把这包子贴子翻出来了,原因是我的包子成功了!分享一下我的喜悦吧!以后我就各种馅儿的尝试了,非吃成包子不可!

  
说明一下,是灯光黄,不是包子黄。包子的形状有点奇怪,但是是带馅儿的。

  
没有小禅和深层次的包子漂亮。我会再接再厉的!

  
非雪,我又总结了一下,看来真的不是锅的问题,我还是用的我的大破锅。

  
这次的方法如下,成功不知道是因为哪一步。

  
1。用一半强力粉,一半薄力粉

  
2。用36度的温水将发酵粉化开,倒入面粉,再加适量的36度的温水或者牛奶和面

  
3。一次发酵后,做成包子或者馒头(术语叫成型),再进行二次发酵,大概20分钟

  
4。如果怕锅漏气,在锅盖周围的缝隙上围上湿毛巾

  
5。闭火后三分钟再掀盖头

  
6。可以吃了

  
特授,快速发酵法

  
将锅放满热水,最好是能放很多水的蒸锅,将面盆放到锅上,盖好,这样可以快速发酵。

  
当然,用带发酵功能的微波炉就更方便了。

  

 回复[122]: 又被折磨一次~~~ 是的 (2009-10-05 12:53:41)  
 
  

 回复[123]: 估计这个很关键 科长 (2009-10-05 13:09:20)  
 
  5。闭火后三分钟再掀盖头

  


  
看来和蒸锅无关了

Page: 5 |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