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谁该给谁敬礼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1-07 22:14:34 阅读人次:7364 回复数:91)

  

  
今天在家里开了一个“同窗会”。所谓“同窗会”,是我留学生时代教中文班的学生,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同窗”。其中一位名叫由美子,当时来学中文的时候还是大学生,现在已是不动产公司的科长(不是自封的)。这次“同窗会”,就是为了她去中国留学的事情,大家坐在一起商量,是不是该去中国留学。

  
由美子小姐的中文已经不错了,能说简单的日常会话,北京语的四声也很准,还能写中文信。由美子小姐说在日本女孩子当到科长,就无法再往上升了,想换一个运用中文的工作。这样的话,就需要中文更上一层楼。从学语言的角度,当然是去中国现地留学最好,语言环境最佳。不过去中国留学,也很担心,怕生活不习惯,而日本也有不错的中国语学校,也能进一步深造中文。所以她对去中国留学,很犹豫不决,请大家给她出主意。

  
由美子小姐经常去台湾,也有去台湾留学的念头。大家各抒己见,虽说台湾和日本生活环境较接近,可是有人说去台湾学的中文不地道。比如在台湾说“爱人”,就和日本的“爱人”一样,是一个不能在大庭广众开口的词,而在大陆的“爱人”,正是特别用在大庭广众时披露的词汇。最后大家还是没有达成结论,由美子小姐还得继续烦恼。如果镜上哪位有远见卓识的高见,也不妨为由美子小姐献计献策。

  
还有一位三郎先生,以前是大公司的役员,现在退役了。这位三郎先生的经历波澜万丈,他出生在中国大连,父母在大连做生意,他本人在大连读到中学(日本人中学)之后,回到日本,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院,1944年毕业。之后被派去中国,在屯驻南京的部队里,佩少尉军衔。日本战败后,三郎先生顿成俘虏,在中国转辗反侧一年半,才回到日本。今天三郎先生喝多了,即兴讲起他在中国的战俘生活,以前不曾听过,很吃惊。其中有一个细节,很耐人寻味。

  
三郎先生是少尉,在日本部队里大小也算是一个官。日本军中“官”和“兵”的待遇是不一样的,“官”的伙食比“兵”好得多,而且有“当番兵”来服侍,为他们端茶倒水洗衣服,多少有一份优越感。虽然他们成了战俘,但“官”还是“官”,“兵”还是“兵”,这种高人一等的地位仍然残存。

  
战败后,三郎先生他们住在南京战俘营地,但伙食要自备,买菜买粮要自己去市场购买。有时冤家路窄,遇到中国官兵,他们就要立正敬礼。那时中国国民党的军队有军衔,领章肩章上有星,一看星的数目,就知官的大小。三郎先生带部下出去购买伙食,他自己是少尉,遇到比自己官衔高的中国军官,三郎先生就立正敬礼;遇到比自己官衔低的中国军官,就不敬礼。一次遇到一群中国兵,三郎先生不敬礼,就被中国兵打了一顿,还质问他:“你为什么不敬礼?”

  
三郎先生当时想不通,现在仍然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向比自己官衔低的小兵敬礼?”

  
按照三郎先生的想法(也是代表了日本人的想法),打胜打败是一回事,但“官”和“兵”又是另一回事。军队的天经地义,军人要向比自己官衔高的长官敬礼,不管是自己国家的军官,还是外国军官都是一样的。中国打胜了,不等于中国“兵”也都变成了将军,中国的“兵”还是“兵”,他这个当官的,没有理由向当兵的敬礼。

  
按照中国的想法,一旦败仗,败方的将军比胜方的士兵地位还低,更何况是跑到我们中国来的侵略军。到底三郎先生该不该给中国士兵敬礼?确实有点耐人寻味。或许这个答案,由第三者的国家的人来回答,更贴切吧。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李老师 老玉 (2009-11-26 02:18:35)  
 
  一代天骄 外交大臣金賞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