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的厨房
字体∶
过年三宝ー五香扣肉豆腐酿白切鸡

夏夏 (发表日期:2014-01-31 21:44:25 阅读人次:11034 回复数:135)

  话说家乡过年传统三宝,是白切鸡,五香扣肉,豆腐酿。

  
来日本后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三宝。昨日,年三十,本无要弄年夜菜的打算,却因和姐姐通话,她说,今年啊,我自己做了扣肉呢!

  
一句话,如一石投入我平静的湖心,激起热情万丈。我立马奔腾,跑超市跑牧场,采购材料。忙上忙下,挥刀舞剑,终于也吃上了过年三宝!

  
一,五香芋头扣肉。

  


  
这个做得最成功,所以先介绍。

  
材料,大芋头一个,五花肉一大块。

  
1,把整块五花肉先用水煮七成熟,降温,吸干水,放进170度油锅,炸成金黄色,然后切成块。

  
2,大芋头切成块,和肉块大小差不多。放进油锅炸成金黄色。

  
3,把姜片,蒜片,八角,胡椒,花椒,桂片,葱等用油爆炒片刻,放进酱油,料理酒,冰糖,水,五香粉煮开成腌料。

  
4,炸好的肉快和芋头块放进制作好的腌料,泡至少三小时,最好一夜。

  
5,原则上是一块芋头一块肉,将芋头和肉并排进大碗。高压锅放水,小火压三十分钟左右。再拿一大盘将蒸好的肉反扣!

  
五香扣肉出炉!非常入味,柔软。丈夫不喜欢八角的味道,却也吃得津津有味,特地问了制作方法,说,下次可以如此这般做叉烧。应了那句,只要味道浓厚和やわらかい,日本人肯定说好吃!

  
二,豆腐酿。

  


  
家乡喜酿,只要能塞进肉的东西都成酿。比如蒜酿,笋酿,辣椒酿,茄子酿,瓜花酿,萝卜酿,冬菇酿等等。其中以豆腐酿为普遍。

  
话说家乡的豆腐皮呈圆形,小巧玲珑,一口一个。可日本的豆腐皮只有长方形。我研究良久,只好从中间破刀,所以做出的豆腐酿象豆沙包那么大个儿!

  
馅是猪牛肉碎,芋头碎末(做扣肉剩下的边角料),干冬菇碎,葱青色部分。放少许盐麻油鸡精。

  
酿用少许水,淋上酱油,盖上锅盖,小火约二十分钟,香味四溢!

  
个头有点大,却因为有香芋香菇为点睛,一口气可以吃两个!

  
三,白切鸡。

  
因为家里的刀不够大,刀功不行,乃失败之作,献丑了。

  


  
不过鸡是牧场特别养殖鸡,够土,好吃!需要预订才能买到整只。

  
我只用了一半做白切鸡,一半准备用来做印度咖哩鸡。

  


  
四,最后来个下酒菜,三宝之外。五香腌料剩下,把在牧场顺便买来的猪蹄放进去煮一小时左右,成了五香猪蹄!

  
家里人不喜欢吃带骨头的,把皮一片一片切下来,盛到碗里,大女儿说,这是蛋白胶原!

  


  
来日本后,第一次吃上过年三宝,居然是自己亲手制作!自己为自己的热情感动了一番,特地发图发贴,以做纪念!

  
最后祝镜友们春节快乐!马到成功!睡好玩好吃麻麻香!





Page: 5 | 4 | 3 | 2 | 1 |

 回复[91]:  东京博士 (2014-02-09 11:29:47)  
 
  再说那段红色娘子军的芭蕾舞片段,从芭蕾舞角度看,也就是一些芭蕾舞的基本动作,还行,舞刀弄枪的芭蕾舞欧洲有没有我还真不不敢断言,集体表现将军队的估计没有吧,但网上批判什么短裤大腿舞之类的,实在离谱,那短裤其实并不短,原剧是否穿短裤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海南岛那地方,穿短裤很正常,惹不上什么装骚之类的评论,估计60后70后80后甚至90后,感受都会不一样。

 回复[92]:  与禅寺 (2014-02-09 11:35:50)  
 
  蛆虫:抛开有点臭有点脏,就我们长大的那段客观历史看,那个味道 balabala,balabala的确是我们当时其他食物无法比拟的鲜美!

  
〉〉放在我的政治立场看,也比狗屎可能好不了多少

  
你不会觉得你自己的矛盾吧:既然是狗屎,就应该埋地下作肥料,做成标本科学研究也可以,但搬上舞台让大家一起欣赏其臭其脏,可以看出这个族群的精神状态。

  
不过,既然有你这样的粉丝懂得欣赏,我认为这个节目真的很好,很适合中国人。

 回复[93]:  东京博士 (2014-02-09 11:36:11)  
 
  同理,《闪闪的红星》主题歌“小小竹排向东流,巍巍群山两岸走。。。”,李双江年轻时再怎么犯错误,他李天一再如何坏事做绝,客观地说,这首“红星照我去战斗”的歌也是如此,抛开政治感情,作词作曲演唱水准都相当不错。

  
同理,長渕剛、槇原敬之,甚至酒井法子,都因吸毒犯过罪,但他们留给世人的名作曲子,并不会因此淡然无光。

 回复[94]:  东京博士 (2014-02-09 11:37:40)  
 
  我已经说了,从政治立场看,我对中共也是持否定态度,这个是很明确的,并不矛盾。

 回复[95]:  与禅寺 (2014-02-09 11:55:58)  
 
  93楼,你把艺人的私德,和艺人作品的内容混为一谈了。逻辑不行啊。

  
我说的是作品内容本身。

  
如果他们的作品歌唱说:吸毒就是好啊吸毒就是好,歌曲本身会被歌迷接受吗?

 回复[96]:  与禅寺 (2014-02-09 11:58:19)  
 
  灌输一个儿童去杀人,美称为战斗,这种作词,是多么有艺术水平阿。

  
我和东京博士最大的不同是:我认为这种东西除去了政治要素,已经不成其为作品。因为太血腥野蛮反人类。除非是没脑子的,如果有点脑子,去想一想那个词的含义,还能说那个歌词有艺术水平……

  
话说我老爸,50年代出生的人,现在没事还爱哼个 东方红太阳升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我妈在边上对我冷笑:你爹脑子有病,毛出来弄得你们家人不人鬼不鬼,拆屋抢金 ,斗死了家人,还这么唱 你讲阿是人。

 回复[97]: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01:15)  
 
  这个我前面说了,60后70后80后90后,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感受,我倒还不至于情不自禁哼红歌,我一个大我10岁的亲戚,以前在新疆兵团的文工团呆了10几年,跟你父亲差不多满嘴的“我们新疆好地方哎”,我跟他极为随便,但也不会对他说什么那是我们侵略新疆之类的话,尽管我的政治立场这么认为。所以那晚你说的新疆蒙古之类的我相当部分赞同,但不赞同的地方是你一刀切了,民族问题并不是你那么嘴上酣畅淋漓图个痛快说一通的那么简单,所以我才举例说的朝鲜族与大和民族的地理历史成因之不同,宗主国概念与殖民地也是不同的。

 回复[98]:  与禅寺 (2014-02-09 12:11:03)  
 
  东波能潇洒地抛开的“政治”,对我来说不是政治,而是人的尊严,人的生命。歌唱挑唆儿童杀人的歌词,居然口轻飘飘说可以抛开这种“政治”还有艺术性。

  
但是很无奈,很多中国人和东波一样的想法。

  
人和人,是多么不同!

  
只希望下一代,不要再产生这种人了。

  
我不愿意我的孩子给我的父母带,不是因为不爱他们,而是不希望我的孩子潜移默化中,成为那种人: 深情地歌唱,极其沉醉,却根本不用脑子去想,那个歌词是什么意思。

  
在我看来,具有这种特点的人,应该截止于上一代人,不要再毒害和愚弄下一代了!

 回复[99]: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04:30)  
 
  96楼,我觉得我对文革虽然有记忆(比如某些熟悉的歌熟悉的影片),但并无特殊的感情,这方面我觉得小林那个年龄的人可能跟我会有很大的不同,当然这些人是否愿意跟你说实话交流是另一码事,你可以看看他们的过去帖子。

 回复[100]: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07:26)  
 
  “歌唱挑唆儿童杀人的歌词,居然口轻飘飘说可以抛开这种“政治”。”——这个话题发展下去挺有趣的,比照一下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参拜,以同样标准来看的话,的确也符合你这句话。

 回复[101]: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13:01)  
 
  我通常努力用中立客观地看待中日问题,比如靖国神社,钓鱼岛,或其他的历史事件,但我发现挺难的,大多数对话者做不到的话,我即使努力保持中立客观,别人也会觉得只要我不是完全符合对方的立场,立刻会竭尽全力地树靶批判,甚至素质不错的人也会玩玩别人一个网名,可能那样比吃红烧肉还要気持ちいい。

 回复[102]:  与禅寺 (2014-02-09 12:13:31)  
 
  参拜神社是私人行为,不花公家的钱,也没有鼓励儿童杀人。我没听说安倍去参拜时候说要红星照咱们孩子们去战斗。

  
央视用的不是私人的钱!

 回复[103]: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20:46)  
 
  红星照咱们孩子们去战斗的歌,是80年前的时代背景。也没看到2014年有红星照咱们孩子们去战斗。如此偷换时空,那现在日本播放一个珍珠港偷袭的影片,就是号召日本人去攻击夏威夷了?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你不是挺讲逻辑的,诡辩术对你很不好,真的。

 回复[104]: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22:31)  
 
  首相私人参拜神社,居然让美国很失望,难以理解,失望个p啊。

  
话说我并不反对私人参拜神社,况且安倍是甲级战犯的孙子,名正沿顺的遗族。

 回复[105]:  与禅寺 (2014-02-09 12:23:48)  
 
  我认为参拜这些战争牺牲者,是为了安抚他们送死的不幸,并不是要鼓励战争。当时能参军的,也不是儿童了。

  
但是红星照我去战斗,这个歌曲本身就是鼓励儿童去战斗的。

  
“诡辩术”?hehe,还有什么词可以用在我身上?

 回复[106]:  与禅寺 (2014-02-09 12:24:48)  
 
  越辩论,越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真好

 回复[107]:  与禅寺 (2014-02-09 12:28:27)  
 
  现在在日本上映一个偷袭珍珠港的片子,是鼓励现在日本的孩子再去打仗?hehe

  

 回复[108]:  与禅寺 (2014-02-09 12:35:05)  
 
  我不反对我爹唱红歌,也不反对东波爱红歌红舞作品的“艺术性”

  
因为这是个人的自由

  
但是央视拿纳税人的钱,我认为是没有这个自由的。

  
这个话题,东波引出了靖国神社参拜

  
有点意外

  
我要说的都在上面了,是不是诡辩术,读的人去判断吧

 回复[109]: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35:01)  
 
  同问,现在在中国电视上唱一首“红星照我去战斗”的歌,是鼓励现在中国的孩子再去打仗?

  
我说过了,我努力用客观中立的同一个标准去看世界,尽管这很不容易做到,更不能强求他人。

 回复[110]: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39:37)  
 
  我记得在一次镜子聚会上,有参加者露一手唱了一段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博得大伙的掌声和叫好,按照与大师的逻辑,那既是怀念和歌颂臭名昭著的文革,而且还在宣传侵略满洲国。

 回复[111]:  与禅寺 (2014-02-09 12:43:09)  
 
  〉〉“红星照我去战斗”的歌,是鼓励现在中国的孩子再去打仗?

  
我上面已经说过了,重复一下吧:

  
1,他们宣扬的歌中的那个暴力,他们自己也很害怕(现在再发生革命怎么办)

  
2,但是由于没有文化进步和新的寄托,或者是为了暗示某些政治方向,他们还得把这种内容本身是宣扬妇女儿童暴力恐怖行为的东西搬上舞台,因此我觉得这种节目实在是悲哀,耻辱。

  
3,你觉得这不影响你欣赏其艺术性。我认为这里面去除了政治暴力谎言,已经没东西了。

 回复[112]:  与禅寺 (2014-02-09 12:40:17)  
 
  〉〉有参加者露一手唱了一段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按照与大师的逻辑,那既是怀念和歌颂臭名昭著的文革,而且还在宣传侵略满洲国

  
东京博士,重复一下:这是个人的自由,但是央视拿纳税人的钱,按道理没有这个自由。

 回复[113]:  与禅寺 (2014-02-09 12:42:18)  
 
  东京博士今天特别和气,一会儿与大师,一会儿你这孩子,一会儿诡辩术,让我觉得好亲切

 回复[114]: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42:44)  
 
  钱不钱是一回事,这里有分歧的主要是,是否是政治情感的流露或崇尚。

 回复[115]: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43:34)  
 
  别人都当你大师,我觉得你还是很孩子气的,其实挺好的。

 回复[116]:  与禅寺 (2014-02-09 12:45:20)  
 
  这一点没分歧。

  
1,我没有觉得你有崇尚那种歌曲里的政治感情

  
2,我说的是,如果真的理解,用脑子想过作品本身的含义,怎么可能还去欣赏。

  
3,你欣赏,是你的自由。

 回复[117]:  与禅寺 (2014-02-09 12:46:05)  
 
  呵呵,孩子气真没什么不好,谢谢你

 回复[118]:  东京博士 (2014-02-09 12:47:59)  
 
  把楼主的帖歪成这样了,对不起夏夏了,我出去铲雪了。。。。

 回复[119]:  与禅寺 (2014-02-09 13:20:44)  
 
  谈论央视红色娘子军的时候,东波拉出靖国神社参拜来说事,很意外,很有新鲜感,对东波有新认识!

  
铲雪加油啊,我家上午铲过了,几天特别温暖,屋顶上冷不钉砸下一块雪,挺吓人的

 回复[120]:  东京博士 (2014-02-09 13:40:22)  
 
  拨乱反正,给夏夏帖子添个菜,此刻的アサリスパゲッティ。冬季,スープスパゲッティ很合适。

  


  
クリームコンスープ、ほかほか。

  

Page: 5 |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厨房
    2015自制新年料理 
    <图配诗>萝卜糍 
    舌尖上的春天 
    昨天的午餐宴 
    Apple Pie飘香 
    过年三宝ー五香扣肉豆腐酿白切鸡 
    新年料理准备中 
    今天的圣诞PARTY 
    生活---有关吃喝和花草 
    周末来聊聊吃的吧 
    Let's make cheese cake(让我们做奶酪蛋糕)  
    自己做蛋糕! 
    我会做披萨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