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故乡故乡
字体∶
东北话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04 10:40:31 阅读人次:13620 回复数:265)

  

  
不到东北实地走,怎么也体会不到东北话的韵味。东北那么大,各地方音又有不同。生在黑龙江,自以为口音最不明显。离开那里之前,就没想过反顾一下自己的话音特征。后来知道,说是东北话,黑吉辽各地又不同。最没特色的当属黑龙江,说没特色不是贬义啊,是相比普通话说的。话这东西,好像有的外国也是越往北越没特色。

  
到日本之后就成了个卖话的。既然当成换饭的本领,就得整标准点儿,否则误人子弟。久之,就忘了乡音土语。近年的春晚小品和几部电视剧,帮我恢复了一些俗语记忆,并且开心观后开始注意起东北话。

  


  
有一次,在哈尔滨乘上开往沈阳的长途客车。车傍晚出发,没多会儿天就黑了。车里乘客不多,一人一个大椅子,还能放倒半躺下。头一次坐这种长途夜行客车,有点兴致勃勃。大平原啊,任咱驰骋。别的不敢自豪,就大道这平这直,没得比。外面一抹黑,往外看自己整个一盲人,是啥也看不见。车里放着邓丽君歌。每个椅子上有一条脏浴巾用来防寒,迷迷糊糊睡过去就觉得冷,想不盖也得盖,饥寒两样事,袭人不留情。讲究也没用,基本温饱条件第一,嫌脏活挨冻这么傻的事我不干。

  
开车司机是个中年男人,旁边坐着中年女售票员。其实也很少有人中途上下车,她就属于是伴行的途友,陪着司机唠唠嗑儿了什么的。车开到也不知是啥地方,突然坏了。好像什么地方卡住了,嘎嘎直响。大客车停在夜里不知道几点钟的时辰。司机在驾驶室里掀开了什么地方,光着膀子蹲那里折腾,看着很费劲。女助手也在旁边跟着忙乎。

  
我回头看一下,车里几个乘客都睡得呼呼香,只我一个看这看那。司机像在拧卸还是安装一个什么东西,哼哧哼哧使着很大的劲。他一边干活一边议论,“TMD这咋这紧呢?赶上洞房花烛夜了。”女助手就呵呵笑,回沈阳话道“告诉你说话得谨慎啊还有乘客都有耳朵呢。”他就说“我咋不谨慎了?这不就紧着说紧嘛?你别紧张好不?放松!”

  
刚上车的时候我还想,这位女同志夜里跑长途挣钱糊口真不易。听他们的闲聊,忧虑立马解除了。一路风情一路歌,乐不思蜀着,挺好。呵呵,挺好挺好。

  


  


  
刚上网络那阵儿,不知道网是咋回事,也不知道网上都有些啥。点击连点击,把屏上堆了有100多页,还以为倒腾网络就是这样。跟着点击翻页,点哪儿算哪儿。不知怎么就看见个“东北人”的条目,就跟进去了。好像是个音乐网站。有很多歌名,以前听也没听过见也没见过的。点击一个叫什么东北人活雷锋还是黑社会什么的,出来一个大方块,方块上跑着几个字,跟小虫子似的,紧着殷勤,一会儿一句“下载中……”一会儿一句“下载中……”。下载完毕,出来一个三角形。三角啥意思?……哦,这就是让我play吧?刚反应过味儿来,三角下边就出俩字:开整!

  
哈哈!逗得我自己一上午肚子里滚笑浪。东北人可真能整,蔫不唧的一句半句,听得你笑死噎死。

  


  
■东北话——接着整 (2007-07-05 12:13:22)

  


  
回去到电影厂职工宿舍看朋友,要上楼想起来得打个长途电话。就到厂门口的小卖店里去打公用电话。交了钱刚要打,一个女孩过来给店主大妈扔过去1毛钱就抓起电话一顿播号。我还没缓过神来,她电话已经通了。

  
“×你妈你@嘚濏哪儿去了?跟谁浪哪?”她嚼着口香糖,嘴唇涂得鲜红欲滴。我站旁边等着,心想她1毛钱也打不几句话。没想到人家小红嘴儿嘣料豆似的叭叭没个完,听得我不忍耳,躲到另一个柜台磨磨蹭蹭地分两三回买了好几包涪陵榨菜。

  
朋友是个教师。我跟她说了那场红唇香舌的脆骂,她皱着眉头撇着嘴,满肚子的忿恨和蔑视被无可奈何堵在口里,硬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过了一会儿,她发话了。说我在外边呆长了,五官心态都给洗得退化到婴儿水平,说这女孩子说脏话算个啥?你没见有些所谓知识分子文化人呢,别说脏话,啥脏事儿脏钱都敢伸手。她说她除了上课和买菜根本不出门,眼不见心净。

  
说到买菜,我也来了劲儿。我说我去买菜,那卖菜的咋看都有60多,硬是一口一个大姐地叫我,我交钱给她的时候笑着问她“我怎么能是您大姐呢?”,她就说“哎呀妈呀大妹子!我光顾卖我的菜了也没看你脸啊大姐。!”!教师朋友也说起她的菜场经历。她说“人家叫你大姐那不是抬举你啊?昨天我去买菜,被人叫住说‘大婶买几根黄瓜吧!这黄瓜顶花带刺才嫩呢!’,我说我不爱吃黄瓜,那边就说‘那还不给大叔买几根?’哈哈哈……我说‘你叔他早奔黄泉了,那边儿是片黄瓜地’……哈哈哈”。这位朋友未婚,到菜场就直接大婶儿待遇。

  
在北京去朋友家,见楼下有个水果摊就过去看。一过来守摊主人就亲近着说“大姐快尝尝这瓜,那才甜呢!”一听是个东北老乡,就接过来吃了一块儿。我一个外地人,在北京,吃着东北老乡递过来的哈密的瓜,这个甜!就指着一个大的说要买。她一边给我称瓜,一边叨咕“你就吃去吧,包你没吃过这么甜的瓜。”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说“真跟我尝的一样甜啊?”那边舌头打出一长串啧啧啧,“你看!要不我给你杀开尝尝?”“不用不用。”接过钱,她又接着表态,“大姐你就放心吧,回家切开一口能甜个跟头!这瓜,暴力甜!”

  
暴力甜!抱着瓜上楼,说给朋友听,爆笑一通之后,取刀享受暴力始。

  


  
■东北话——又整出几句  (2007-07-06 09:54:58)

  


  
2003年3月。

  
在大连一家商场买东西,忽然就听那卖货的大连人喊“打起来了!打起来了!”。我问“谁打起来了?”他一手捂着耳边的小收音机,另一手指着那个收音机对我喊“伊拉克!美国跟侯赛因干上了!”。

  
这天夜里,弟弟和父亲盯着电视看到很晚。他们认真听着中国一流战略学家的分析,等待着伊拉克的漂亮反击。直到凌晨,伊拉克炮火四起,却不见有什么精彩的接火出现,他们就去睡了。于是,我把母亲一直推荐的《刘老根》放进DVD一个人看起来。这一看就看到了天亮。

  
特别浓郁的东北话,我从小就不大说。我家里两种语言体系,姥姥姥爷说山东土话,父亲说普通话,其实父亲说的是他的家乡话,是内蒙吉林交界处的东北话。但那时候我就觉得那就是普通话,觉得跟收音机里说的是一类。我和母亲都能自如操纵这两种语系。后来我自己意识到,我一直说的是比较接近标准的普通话。这似乎是由于夹在两种语言体系中造成的别无选择,便直奔捷径而去。

  
单是一个馒头,姥姥姥爷叫“馍馍”或者“细面干粮”,奶奶叫“饽饽”,我则叫馒头。姥姥姥爷把窝头叫“窝窝头”,奶奶叫“老窝头”,北京人就说“窝头儿”,似乎那窝头的尖能直刺进喉咙底。

  
就那么个几口人的家,也有地域文化歧视。何况一乡一市一国。姥姥把她说的山东土语叫“咱家那边的话”,把父亲称为“此地人”,把父亲说的话叫“此地话”。那时候不懂“此地”是个啥还是个哪儿,山东口音的“此地”听着就是“瓷地”。她和姥爷还贬低父亲的话是“臭糜子话”,因为父亲老家那一带种植那种谷物,做粘豆包用的,发酵后有一股酸味儿。父亲也不是本地人,但是姥姥姥爷认为山东以外的东北人都是“此地人”,那语调就像说“此地”也不怎么样。山东移民到东北的人,把山东那边叫做“家”,不管是不是家人是不是亲戚,只要是从那边过来的,一见面统统说“咱家”那边如何如何。3、4月份,“此地”刚开始化冻,他们就说“家那边花都开了……”。家那么好,他们为什么不回家呢?后来知道,他们多是20年代闯关东移民过来的,有点象现在人去南方啦沿海城市啦香港或者海外。他们说家那边花开了,是满怀的乡情乡念。

  
所以,虽然曾经身在东北之中,反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风貌。《刘老根》之后,开始学说东北话。开始欣赏“二人转”。东北人语言简短直露,肌肤之亲更外露,习惯拍拍搭搭拉拉扯扯,可是我不习惯。中学同学有个跟我要好的女生总占着我一只手,我就老大不愿意。早上一见面就拉过去说“把我手给我!不许给别人摸啊!”,要是对我有不满,就对我手撒气,打得啪啪响。我与母亲身体授受不亲,直到现在。东北人高兴了说“整两盅!”,不高兴就直说“装啥呀!”。总之,是不习惯与你拉开距离。家人的朋友哥们儿姐妹儿会跟着朋友一样称呼家里人,跟弟弟妹妹是朋友,就把弟弟的姐姐叫姐姐,叫得跟亲姐姐一样亲。不是大姐二姐,就是“姐”甚至“姐呀”,那股亲昵劲儿,亲得就像亲姊妹在头对头绣着花。

  
有个乡友,不管多少年不见,只要见就一见如故如旧。头一天见了,第二天就来电话“哎,你来呀。陪我唠唠嗑儿,我可愿意跟你唠了。哎,你现在说话行不?……那啥吧,俺家那谁他不是不在吗这阵儿,那谁谁就总往这儿跑,要帮这帮那的。你也知道他从小就对我挺好,我就那啥呀,将计就计,哈哈,有啥重活儿啥的就让他帮干。俺家那谁也知道他,他俩处可好了。完了吧哈,你听我说啊,帮就帮呗,咱也没想别的呀。那天你说咋的?来了吧就不自然,沫沫唧唧沫沫唧唧完还吭哧憋嘟,原来你说咋的?他一个劲儿地往我跟前儿蹭,完了吧也没话,要有事儿你倒发话啊!屁也不放。……那你说这不是明摆着就想跟我干那事儿吗!啊?你说是不那意思?我一看不好要坏菜,我就跟他翻脸了。你说他咋那嗯缺德!啊!俺家那谁要知道了能饶他吗?……那你说我以后该咋办?是装没那回事呢还是再给他几句?反正那天我把他给损够呛,把他气的呼哧带喘地脸都不是色(shanr第3声)了穿上大棉袄就走了,手套都没拿,骑摩托车还不把手指头冻掉几个啊?!哈哈哈……”。

  
其实,我还从没见过她家那谁,但她就是信任我。我也觉得她可爱,有啥说啥。

  
不过,我说的东北人,是我直接接触到的个别东北人,可不是所有的东北的每个人,别整误会了啊。

  
——————————

  


  
以为写完(65楼)电话那边说的就完了,没想到还被追问结果,就只好把这边的话也得交代出来了。

  
————

  
说了一大通,她就问“嗳你说我处理得对不对?以后再见面啥的能不能不自然?”我发话了:“有什么不自然?我听你勒勒这一大串没听出有任何敌情,全你一个人在这单相思编瞎话,人家既没动口也没动手,你咋就知道人家那意思?自作多情吧你?”

  
“哎呀妈呀看你说的我跟他自作多情?但是吧也可能我多心了他那人其实挺本分的。那你说咋回事儿?我看有的书上写的女人直觉百分之七十都对,那我咋就那样觉得了呢?你帮我核计核计这咋回事儿?你一说我就明白你说啥我都信。”

  
“咋回事儿?女人直觉百分之多少正确这我信,但人家指的是心理正常的情况下。”

  
“啊!唉我说那你啥意思你说我不正常?……嗳你说是不是因为俺家他不在家时间长了我就得发生心理障碍?我也觉得我有时候神经过敏,就怕有人占便宜了啥的把握不好自己。”

  
“你呀多余担心。就你这贞妇烈女型的谁敢碰啊?除非谁活够了想当烈士!”

  
“!!哈哈哈……不行,哎呀我笑得上不来气儿了!……嗳你还啥时候回来?”

  


  
……

  
■ 东北话——现日本人的东北话 (2007-07-06 16:40:41)

  


  
新学期,会话班练习初级会话。课本范句是“你好!请问你属什么?”、“我属虎。”“你今年多大?”、“我今年十九岁。”

  
给外国人特别是日本上初级汉语,一开始必须照本宣科。要不然你稍一走样就把刚入门还没入的给吓得不敢说。

  
————

  
领读几遍讲解一番之后,几个学生之间开始做轮换练习。属相和年龄数字部分可以置换。进行到第4、5个学生的时候,就卡住了。女生问男生“你好。请问你属什么?”男生答“我属牛滴。”他比范文多答出一个“滴”,而且话自然得跟在饭桌上和奶奶说话一般,导致下一个学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了。一听他说话,立刻判断出是中国东北人。他是日本人名,不好多问,就诱导学生继续进行。等到该他问别人的时候,免去“你好”这个过度,张口直接就是“你属啥滴?”,他的搭档又发懵,直看我。我把话接过来帮助女生完成会话。

  
下课后,男生过来了。我想试试他的汉语基础,就问他什么时候来日本的,他说“拾拔(18)岁”,问他从哪儿来,“就辽宁那边儿。那啥我奶奶是日本人老师。”我推荐给他两本中文读物,他挺感动地说“谢谢老师。”然后就说“老师我说你别生气啊,我觉(jiao)着吧这中文书编得不咋地,你看这‘请问你属什么?’,咱中国人也不这么说话呀,谁都是‘你属啥滴?’,再说也不老说‘你好’啥的,反正老家那边儿不这样说话……”。

  
……

  


  
在京都的站台上遇见一对老年夫妇,妇人花白的头发上别着好几个黑金属卡,把两鬓头发拢到耳后。我跟他们身后上了电车,不由自主就坐在了他们旁边。他们看着有些拘谨,东张西望着彼此一语不发。我主动问那妇人“你是中国人吧?”,她高兴地眼睛一亮“是啊!你咋知道呢?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我是中国人?是不他们日本人不带这卡子?”,说着“中国人”“日本人”,她就把手伸到头发上去摸那些黑金属卡。老男人把脖子伸过很长一节,探听着我们同一种语言的对话。夫人左手就不断搡搭着他的胳膊。她就这样一手抚头发一手按着老头,跟我聊开了中国日本日本中国。她的东北乡音叫我觉得亲切。“说实话我看他们日本不咋地,还是咱中国人待人亲。”临下车,妇人慌张着怕车不让她下就开走紧着往车门上贴,她身后男人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回弯着长脖子对我点头致意,礼数周到地介绍说“她叫田中,是日本人”。

  
听了老汉的话,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涌上来一层心酸。

  


  
■东北话——大连话 (2007-07-07 20:00:41)

  


  
地处辽东半岛的大连,虽然行政区划属于东北,但是大连地区的口音有其与一般东北话截然不同的特殊味道。人们把东北说的话笼统称作东北话,却把大连人说的话叫大连话。外地人形容大连话说是有股“海蛎子”味儿。到过大连的人常常这样归纳大连,说大连山美水美人美就是语言不美。

  
本家小侄子生在大连,由大连人姥姥带大。他住的地方远远可以看见火车,动不动就爬到窗台上喊“活且!活且!”。第一次听他喊的时候我不知道在喊什么,问他在说什么,他马上换成普通话说“火车。姑妈我说的是火车。”口齿及其清晰。我说你再说一遍方才的“火车”,他就又喊一声“活——且——!”。小侄子名叫千,姥姥叫他时就成了“潜”,经过观察,我发现大连口音基本是把普通话的第一声发成第三声。比如,他们把“我妈”说成“俺妈”听起来就是“鞍——马”。

  
在关西国际机场办完出境手续等着登机的当儿,旁边站两个高个子女人热聊。一看那身材就知道是大连人,大连女人平均高,但高不是唯一特点,其特征是身材高并腿长且直。看她们越聊越投入,我这边一人闲得无聊,就想知道她们在聊什么,更主要的是想证实一下她们说的是否大连话。一凑过去,玄了!海蛎子味儿足得不能再足。一人说一人听,义愤填膺。说主30出头,漂亮也富有的样子,旁边放着路易威登,腰上别着品牌小包。她好像说了很多很久的话,声音有些沙哑了,听她反反复复说着“宝子宝子”,我以为是在说孩子,再听,又好像不是说孩子。

  
“哎呀马(妈)呀俺家那个彪(第3声)子他怎么就那么爱吃宝子!八百辈子没见过宝子了那个没出息的熊样儿!……你说啊,那×养的狐狸精看上去也人模狗养儿的哈谁想到她能干那花花肠子的事儿?勾人儿还有拿宝子下套儿的这世上可真是什么事儿都有啊哈。……这事儿说起来也怨我,俺家那彪子就爱吃宝子我呢就不会包,这不跟她住一个小区嘛就认识了还处挺好的,我呢又成天价不着家东跑西跑的挣钱顾家,这年头谁不玩命挣钱你说?嗨就趁我不在的时候啊她就给他包宝子吃,三吃两吃就吃一块儿去了你说这包子吃滴啊!真没见过这么吃包子的这个彪子可真是彪到家了气死我了!我跟你说你记着我这辈子不吃包子!别说吃我一见包子就恨不得撕烂了还吃?我将来就是养条狗我都不给它吃包子!”

  
听到这儿才明白不是“宝子”是“包子”。大连人爱吃面食的多,到处有卖大包子的小摊,有一次赶上春天槐花开,我还在大连人推荐下买过一个槐花包子吃。

  
80年代中期去大连,坐公共汽车赶上观看售票员跟一个小伙儿乘客吵架。那顿对骂热火朝天。“就你那熊样一辈子嫁不出去!”“彪样儿!俺嫁不出去?俺老对儿比你强一百套!你看你那矬矬样儿养个儿扛肩上爷俩加起来也没俺老对儿高还俺嫁不出去!”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对骂,像话剧彩排一般有板有眼,乘客听着看着,挺振作的样子。听到节骨眼上还起哄助威,像听戏。大连话中很多年轻人把学校同桌叫“老对儿”,把对象也叫“老对儿”。“对儿”的发音是“der”。在大连听到频率最高的话是“彪”(音‘表’),意思是傻、呆、蛮、愚等等。“彪子”、“彪呼呼滴”、“你彪啊”!

  


  


  


  


  


  


  


  


  


  


  


  


  


  





Page: 9 | 8 | 7 | 6 | 5 | 4 | 3 | 2 | 1 |

 回复[241]:  蛇 (2007-07-15 13:44:40)  
 
  强烈抗议!

  
斑竹删除自己转来的这个帖子, please。

 回复[242]:  雪非雪 (2007-07-15 13:50:23)  
 
  谢谢蛇。还有版主。よく懂了。

 回复[243]: 你到底抗议谁? 陈某 (2007-07-15 14:10:23)  
 
   做臭豆腐的?

 回复[244]:  蛇 (2007-07-15 14:19:21)  
 
  那页终于翻过去了,太恶心了,比这里骂人的贴子还要恶心百倍阿!太影响食欲了~~~

  
> 你到底抗议谁?

  
抗议你阿!

 回复[245]: 与蛇共舞 黑白子 (2007-07-15 14:22:07)  
 
  与蛇共舞——

  
第一,抗议做臭豆腐的丧尽天良。

  
第二,抗议斑竹转贴的惨无人道。

 回复[246]: 虚心接受抗议 陈某 (2007-07-15 14:30:38)  
 
  233楼已经改为

  
有关“臭豆腐”的报道,饭后慎入。点击后引起任何生理反应,陈某概不负责。

 回复[247]:  雪非雪 (2007-07-15 14:39:15)  
 
  上午接到一个电话,常年老友按时令交换“中元”,客气着问送什么好,哈哈。其实呢,好像就是要关心一下我们,提醒国内老人啊不要买加工食品什么的。没办法,接招吧。话题又是纸箱包子。臭豆腐的事不好意思张口,那边想必也不知道。

  
同胞们,面对市场上的垃圾食品,咱们,除了回避不买——抵制国货? 还能做什么?口诛笔伐都觉得恶心。。。。

  
天地良心。阿弥陀佛。

 回复[248]: 我怀疑 久夏 (2007-07-15 16:06:50)  
 
  非雪的这篇东北话创了东洋镜两个最高:点击率最高,回复率最高?有没有奖啊?

  
从东北话到绞肉机再到包子臭豆腐。我们要不要在非雪家换个地方座座

 回复[249]: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 死刑 蛇 (2007-07-15 17:03:14)  
 
  > 郑筱萸一案,必将成为世界制度史上的经典。在郑筱萸当局长的那些年里,湖南一个药厂的一位技术员高纯,手里拿着药厂药商向国家官员行贿的证据,以及国家药物管理官员腐败渎职的证据,向国家药监局举报,历时多年,竟然就是举报不进。

  
> 高纯“写信、上访,至少向国家药监局寄了100多封挂号信、特快专递42件、电子邮件400多封、电报2封,电话打了500多次,去了21次,其中8次是在局长接待日。”而那些年里,假药劣药由于国家药监局的渎职仍然在全国危害人民健康。

  
> 高纯无奈之下,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却不受理,理由是,国家药监局是国家机关,“国家机关代表国家形象”,“不属于《行政诉讼法》范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高纯上诉案中竟然也维持了这一裁定。这样的事情,在当今世界说给别国人听,人家大概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文明国家的国家机器和郑筱萸穿连裆裤长达几年。

  
> 于是,将来的历史上一定会记载郑筱萸的名言:“你有什么资格起诉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我代表国家行使职权!”

  
+++++++

  
好象是“兰大”毕业的。 ~~~ (搞笑而已

  
镜子里的局长可要小心了!!!

  
下个贴是第“250”,看谁敢回?

 回复[250]:  蛇 (2007-07-15 17:47:39)  
 
  唉!都是台风闹的,三连休,出也出不去,看来大家都憋的不行了!

  
尤其那个局长,正在隔壁“出口成zang”呢~~~

  
没办法,看来这第“250”个回复只好我顶着头皮回一下了~~~

 回复[251]: 暴力甜!没错 lkgk7547 (2007-07-15 18:53:18)  
 
  我上次回去也听说过 (以前发言都不如二百五今天终于强过二百五拉!)

 回复[252]: 非雪此文是该得奖 龍昇 (2007-07-15 18:45:48)  
 
  我没钱,献上一支歌吧----

  


  
天上布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恨.千头万绪、千头万绪,涌上了我的心------

  


  

 回复[253]:  雪非雪 (2007-07-15 19:28:08)  
 
  一看见说要得奖……就晕过去了片刻

  
这是啥时候的龙爷?

  
1991年?1992-1993-1994-1995-1996-1997-1998-1999-2000-2001--2002--……2007 黑发变变变灰白~~~了

  
谢谢!

  
献给1991年诉苦申冤的龙升

 回复[254]:  雪非雪 (2007-07-15 19:34:59)  
 
  lkgk7547。谢谢阅读。

  
方才买个西瓜回来,挺甜,但没甜到用暴力形容的程度。

 回复[255]: 蛇 雪非雪 (2007-07-15 19:54:00)  
 
  出去一会儿的功夫,这么吉祥的数字就让你占去了

  
只好恭喜了。

  
送假字歌一首(抄来的):

  
假烟假酒假味精,假医似药假郎中,假书假画假古董,假兵假官假学生。

  
(没说假雪假蛇什么的,握手庆幸一下吧——蛇哪里来的手???

 回复[256]: 缺一假; 龍昇 (2007-07-15 20:13:10)  
 
  假医似药假郎中

  
缺一假

  
蛇哪里来的手?

  
假蛇有假手!

  

 回复[257]:  雪非雪 (2007-07-15 21:02:28)  
 
  恐怕蛇的假手是幻肢,有形的话出入洞碍事

  

 回复[258]: 谢什么啊 lkgk7547 (2007-07-15 21:20:54)  
 
  我也是黑龙江人,读你的文章挺亲切的

  
你这一客气我又感慨了一下,不熟悉的人之间总是小心翼翼的,且保持一定的距离。而熟悉的人呢,不是亲就是骂!

 回复[259]:  雪非雪 (2007-07-15 22:56:42)  
 
  呵呵,在达到不是亲就是骂那一步之前,该怎麽向黑龙江人表示黑龙江人式的问候呢

  
好像还真没一句现成话哈。遇到同江人,高兴。笑着呢

 回复[260]:  蛇 (2007-07-15 23:00:29)  
 
  > 而熟悉的人呢,不是亲就是骂!

  
打是亲骂是爱,要不怎么叫熟悉呢?

 回复[261]:  雪非雪 (2007-07-16 11:30:51)  
 
  > 打是亲骂是爱,要不怎么叫熟悉呢?

  
打是亲骂是爱,(下面是:不打不骂是祸害。)

  
——亲人熟人相处,温情岁月够蹉跎

 回复[262]: 东北话备份 雪非雪 (2008-05-23 18:27:09)  
 
  网络工具的神奇之一,就是瞬间可使有发布欲发泄欲的言辞及图像立刻传播开来。最早开发网络技术的人,是否想到过当它用于市井文化时该是一番怎样荒诞的热闹景象?

  


  
5月21日,视频上出现一个自称辽宁女孩儿的人发布一段伤害震区灾民的“演说”,引起不少网友出镜反唇相讥,污言秽语此起彼伏,把赛丑当作正义秀。用下面这位海外沈阳大妈的话说是“大伙儿这都是气的”。这个女孩儿的发言,无疑是突破了起码的伦理底线。遗憾的是许多对骂紧接着就与她站到同一底线上去撕拼泄愤。一边骂她脑子里灌了水,一边把自己脑子里的水往外喷泄。叫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人还煞有介事地自称爱国青年啊大学生云云,整得还挺庄重。谴责一个无知者,还得戴上爱国高帽登场,什么思维逻辑?也太牵强附会了吧!女孩子的行为,用东北话说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缺心眼儿,缺弦儿。傻得离谱,跟教养啊学历啊爱不爱国都不贴边儿。就因为这几天不能玩想玩的游戏看不见带色的视频了,她就不开心了,就来气了,就自暴自弃着实话实说了。拉她上纲上线她也够不着。本以为这个傻丫头是个例,没想到一下子引出一群。仿佛特有道德感爱国心,可那样子又像为找到正义的发泄口恶口诛连其父母家人而爽快得淋漓尽致。大地震引发的情绪余震,把这些年教育积累下的素质断层中的负面也给震得一览无余。试问,有几人有资格登上道德审判的裁判台?

  
呜呼。衣食足了,亦不知荣辱。爱国教育道德教育需要重新定位,起点,自爱。

  


  
相比之下,那些正在教育殿堂或走出殿堂的学子们的对骂,远不如下面这位被激怒的沈阳大妈的话入题。语重心长,苦口婆心。虽然也冲动得有点语无伦次,其中也有过分的粗语暴言,但她强调的是做人,而不是非理性到把爱国做矛又做盾。

  
“你什么都没有也无所谓,你要拿出一颗人心来啊,你为什么人心都没有呢?”

  


  
“人心”——道德感与自我约束力。这位大妈的话,应该是道出了很多普通民众的普遍心理。灾难降临百姓,作为同样的百姓,以慈悲心相助相慰,良心本能驱使。但愿这些单纯朴素的善良不被另一种变质本能恶用。

  
………………

  
沈阳大妈的话:

  
我们现在这几天的心情儿都非常地沉重,我想,和全国人民的心情是一样的,因为四川这个灾难太大了,很多的灾民都去、离开了我们。所以,我们为这件事啊都流了很多的眼泪。可是,令我气愤的是,今天我在Youtube网上看到了辽宁的一个女孩儿,看着像一个人,可是她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生。她说出这几句话,能让,都能把好心人气、气疯。我想,她有没有父母啊?她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啊?灾民死了这么多人,可是她在那儿幸……幸灾乐祸。你的母亲在哪儿呢?现在,就是她的妈妈爸爸死了,她也会拍手叫好的。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有人养没人教的畜生!我们在海外的朋友,和在国内的全国人民,都在悲痛之中。可是你,在幸灾乐祸,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我想,每一个人看到了你这张狗脸,都会恶心、呕吐的。现在,你的妈妈,如果能听到你这番话,我想,她如果是人的话,和你……如果是人的话,会打你几个耳光。如果她是畜生,她也会和一样,说一些拍手叫好的话。你长这么大,你妈妈教育过你没?要怎么去做人,怎么去做一个人。你说你是个小女孩儿,你是吗?你纯是个畜生。你从小没有家教,没受过教育,没有教养,没有修养。你不知道怎么去同情别人,你活着有意义吗?像刚才在Youtubee网上的那几个网友骂你,你死了算了。别人死了,大家都能为他去流泪。可是你死了,躺在马路上也没有人去管你看你一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捐钱,有钱捐钱,没钱捐物,你什么都没有也无所谓,你要拿出一颗人心来啊,你为什么人心都没有呢?你还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呀?(旁白:真给我们沈阳人……)

  
你太给我们东北人丢脸了。我是一个沈阳人,可是现在我在国外,我是一个沈阳人,我看到你说的这番话,我气愤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可是我不能去骂你,我觉得骂你也没什么用。

  
你这个畜生,说你什么都……都没有什么用,你听不进去。大伙儿这么骂你,这都是气的。你还舔着脸把你的这番话,放的这些屁,还存到Youtube网上,让全世界人民去骂你,你还能活吗?啊!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还有意思吗?你自己以为,你自己以为你自己是个谁啊?啊?大伙儿这么骂你,那是太应该了,太应该了,大家气的。如果是,如果换个别人儿,早就去死了,你还坐在那儿恬不知耻……你妈妈和你爸爸怎么给你整出来的?啊?你是人吗你?你太让我们气愤了!

  
你要有同情心,可是你没有也无所谓,可是你别这么去骂人家,说人家又……应该去死,老人应该去死,我跟你说,你也有老的那一天,你要孝敬老人孝敬年纪大的人,尊重年纪大的人,你还叫年纪大的人去死,就你这句话,你也活不了几天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让大家去评一评,评论评论她的这些做法说法儿。

  
最后,祝全国人民和四川人民这个这个灾难早日过去。中国必胜!

  
希望大家都出一份力,献一份爱心吧。

  


  
http://www.youtube.com/swf/l.swf?video_id=AdaLUrYu2HE&rel=1&eurl=http%3A//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3Fmode%3Dview%26%26no%3D2751%26%26hfno%3D38&iurl=http%3A//s2.ytimg.com/vi/AdaLUrYu2HE/default.jpg&t=OEgsToPDskIDHHD-9PSUmCvoHeB-73de

  

 回复[263]: 我们都是脑残者 陈某 (2008-05-23 13:08:23)  
 
  >>遗憾的是许多对骂紧接着就与她站到同一底线上去撕拼泄愤。一边骂她脑子里灌了水,一边把自己脑子里的水往外喷泄。

 回复[264]:  王者非王 (2008-05-23 13:40:02)  
 
  陈某找出了一句最有趣的话。

 回复[265]: 宽容与宽恕 雪非雪 (2008-05-24 23:59:49)  
 
  

  
张雅4分钟余的无知演说,顷刻间使她沦为网友唾弃的大逆不道的化身。其言辞不仅伤害了正处于灾难中的四川同胞,也激怒了众多目睹到这一耸人听闻视频的世人。于是,立刻引起众多网友的视频回击,大家不骂不足以泄愤。

  
之所以引起公愤,是由于她的行为太偏离了人性中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由于一时的不爽,便不管不顾地发布了一番胡言乱语。当初,恐怕她也没有什么清晰的动机,似乎是为了一时的快感。被她激怒的人,有的采取同样方式,对着镜头和话筒骂得淋漓尽致。当然,更多的人,看后一阵心堵,摇头叹息,诅咒这个没心没肺的年轻人。同时,也有一些人,只是沉默无语。沉默中,感到可悲。大家是否应该来做一下反省,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会造就这样一个畸形的心灵?

  
子不教,父之过。谁家父亲会教子女这样去冒天下之不韪去诅咒死难的人?这个道理很简单,将罪归其父母,只是网友们的一时发泄。

  
衣食足,知荣辱。衣食足了,尚不知荣辱,谁之过?是什么环境使她的价值观如此悖离常识与常情?是什么东西驱使她有如此强烈的发布欲?难道她不知道她的行为会引来怎样的后果吗?我想,对于后果她是知道的,她期待着这个哗然效果。但是,她的愚昧无知却使她忽视了她的语言暴力性对人的伤害。内心空洞混乱的她,只是想要一种效果。她根本不具备其哗然效果将带给自己怎样的恐怖这一联想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真的是脑残到了可怜的地步。想想看,是不是因为漫天炒作的社会风气,才使她这样一个内心浑沌缺少起码是非判断能力的人做出了这样的蠢事?

  
如果认为她是一个道德意识残缺者而自己道德健全,那么就有责任去挽救她,而不是把她置于死地。如果在意自己的尊严,就不要去与她对骂;如果在意中国人的整体形象,就不要再奔走相告这个丑闻(有好事者翻译成了英文版);如果悲叹同族里出了这样一个弱智者,就献出一点慈悲心去帮助她重新做人。挽救她,也是为提高整体素质做一份贡献。她才21岁,从这个起点开始,还有几十年的人生。

  
爱的内涵,包含宽恕与宽容。犯了众怒的她,受到公众谴责与法律制裁,罪有应得。负罪的她,应该更懂得宽恕的分量。宽恕,或许是疗救一个畸形心灵的最佳良方。如果说祖国是母亲,她也是儿女之一。希望大家息怒之后,予她以平等相待的目光,让她在健全中走向健全,在众望中建立起尊严,在宽容中生出良知,在慈悲中学会慈悲。

  
她的畸形心态,给自己的人生制造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强烈地震,如果说报应,她已经得到了报应。对她和她的家庭来说,这几天的日子已经是一场天塌地陷的灾难。恐怕她自己根本不具备这种需要回天之力的能力去扭转局面。从这个意义上说,她和她的家人,现在也是受灾者。虽说应该咎由自取,但是,离开大家的援助,她将很难重新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她是社会一员,是一个弱者,要使她鼓起重新做人的勇气,需要大家消除怒气与愤慨,帮助她铺出一条路,扶持她站起来,走上普通人的人生路。

  
爱心,施予你爱的人的同时,亦应施予弱者。一个由怀有宽容情怀彼此相处的民众组成的社会,才能达成真正的和谐。以人为本。伤害人的有人亦有不可违抗的天灾,拯救人的,却只有人。

  


  

Page: 9 | 8 | 7 | 6 | 5 |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乡故乡
    2014回乡记 
    樱花时节悼吾师 
    2014年春节回乡记 
    针线版《兰亭序》 
    2010回乡记(夏) 
    2009故乡行(1) 
    日记:我的年 
    民生相(2) 
    七十年代 
    民生相(2008) 
    饺子 
    美事回顾 
    东北话 
    大老婆二老婆 
    獾毫笔 
    你在哪里? 
    拿情儿 
    贴对联 
    怀念年 
    姥姥的临终 
    地平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