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梦之上海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1-17 10:41:18 阅读人次:6285 回复数:104)

  上海离我越来越遥远了,上海的梦不是我梦中的上海。

  
几乎所有餐厅的服务生都是外来妹,听不懂我纯正的上海话,我说来一根油条她端上了一碗面条。大部分出租公司换上了崇明青浦招来的司机,满口土音比我更加不辨东南西北。为了安全为了时间,甫下飞机就关照太座,要忘掉上海有公交车地下铁这回事。可是,象中奖一样短短几天遇到三位不认路的出租车司机,客气地请我下车。这就是嚷嚷着要和国际接轨的上海?

  
当吃喝玩乐成了回乡的主要节目甚至是任务以后,肠胃频频向大脑发出了强烈的抗议。烤鸭烧鸡大闸蟹生煎馒头小笼包已不觉新鲜,唯有几条鲜活的黄鳝尚能吊起儿子的胃口。将来在儿子的记忆里,上海就是黄鳝,上海就是大闸蟹。旅店的自动麻将,和亲友搓了二圈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我曾是一个沉醉于麻将桌的小赌徒啊,是年龄老化还是生存环境的进化渐渐改造了我的本性?

  
去了一次医院,一次银行,一次派出所,一次街道办事处,一次人才服务中心。虽然大楼新筑电脑联网,可噪杂的人群散发着我已经不能习惯的分贝和气味。去书店,有关上海典故和衣食住行的至少有几十本。买一本图文并茂的《小八蜡子开会喽》,初看印刷精致,但是书脊的标题文字每每偏离2毫米以上。为什么不能做的再精致一些?这不是我过於挑剔吧。

  
那天去区人才服务中心办事。办事员把户口本往柜台上一扔要自备复印件,我跑到外面找啊找找到复印店,回来已到了官老爷的午休时间。下午再去,他要收取我一笔档案管理费,我隐约记起10年前预付过银子,苦于没有凭证。他又扔出厚厚两本账册叫我自己查找,我看着密密麻麻的张三李四收费记录大脑有点发晕。旁边的一只老太见我老实,从仓库里提出尘封雪藏多年的陈某档案袋,找到了一张收费存根。啊,我居然意外地见识了这只普普通通的有点发黄的牛皮纸公文袋,这只跟了我半辈子的口袋。这是我的附身符,也是我的紧箍咒。没变,真的没变,我下意识地感到一阵心悸。

  
此次返乡,最最重要的大事是老娘八十大寿生日聚会。精确地计算,老人家还没到生日,可是阴历阳历虚岁实岁一换算,八九不离十了。多年未见的阿姨娘舅统统登场亮相。想想看吧,这些长辈大多数十年未见,在我记忆里的老人形像再加上10岁,我感到害怕,害怕时间是如此无情。我几乎认不出那个风干的老人就是曾经吃过官司的小舅。做房地产生意的大舅则精神抖索红光满面地告诉我,去网上看看,老娘舅最近出风头了。后来狗狗一查,果然有新闻报道著名慈善家某某某捐款千万大洋,摇身一变由奸商到慈善家,让我看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实在太快。

  
临别时侄子问我,这次来上海,感觉最大的变化在哪里?我说,这是难题噢,好像变化很大,好像又没有变化。有许多从前上海没有而在日本司空见惯的东西出现了,小到诸如超市的一瓶健康饮料,菜场的几只彩色辣椒,马路沿街的一片鲜花,甚至于雨天大型百货店门口的塑料薄膜伞套。当然还有,旅店的“休闲客房”无疑就是日式情人旅馆的变种,虹桥地区有操着满口流利日文的小姐坐台的俱乐部,更是新宿风情原汁原味的拷贝。可这决不是我要寻梦的东东。

  
我开始变得不了解上海。其实,出门打的,既缺少了平民体验,也失去不少购物机会。临走前一天散步,才发现就在旅店西边不远处有一家裱画的画廊,东边的百米之外有一家专营标牌的小店。而重裱旧居书画和制作一个中国特色门牌正是我此行尚未完成的二件小事。我给自己暗暗许诺,下次回去,一定要去尚未开发的老城区走走,甚至去路边的小摊冒险吃一客油腻腻香喷喷的生煎。

  
三个小时的航程把我从河蟹社会带回和谐社会,回复我平淡无奇与世无争的“三上生活”:上班上网上床,周而复始有限循环。上海象一只梦,忽隐忽现虚幻朦胧,记忆和现实交叉叠现,记忆是黑白照片,现实是彩色影像,不可比拟不会重复,也不可能彼此覆盖。上海已经不属於我了,只是我的梦。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唐辛子 (2007-01-17 23:35:54)  
 
  回复[90]: 陈梅林 (2007-01-17 23:32:19)

  
我最近钩了几件,想贴上来献丑。谢谢你邀请,如果去,一定住你家!!!

  
----------------------------------------------------------------------

  
太好了,快贴来看啊~陈姐姐若来名古屋,当然住我家了,不可以住其他地方。

 回复[92]:  雪非雪 (2007-01-17 23:52:01)  
 
  梅林,贴上来展览展览。那丑不是谁都能献得出来的。

  
辛子有没有给MII小姐做新式样披风?

 回复[93]:  唐辛子 (2007-01-17 23:57:38)  
 
  回雪非雪:没有,等以后在女陈老师那儿学了新招,再动手给她勾花边披风。

  
还有:雪姐姐的有一双美手,想来手工活也一定很漂亮,若有什么好看的,也一起拍了照片放上来看看吧。

 回复[94]:  陈梅林 (2007-01-18 00:08:08)  
 
  惭愧,恐怕入不了诸位法眼。俺是敝帚自珍。呵呵。最主要是完工了就送人,老也留不下来。没有库存。

 回复[95]:  雪非雪 (2007-01-18 00:41:42)  
 
  梅林桑不敝帚自珍我敝帚不自珍

  
给热水袋织的毛衣外套 快20年了……

  


  
给餐具筐缝的盖饰,里面装各种电线插头之类 十几年了,脏度可观

  


  
都是以前闲着没事做的。孩子小的候常摆弄缝缝补补,现在下岗了。等做了外婆再捡起来,那时候要好好跟你们二位交流取经。

  

 回复[96]: 唉,巾帼不让须眉啊 风 (2007-01-18 10:58:45)  
 
  .

 回复[97]: 回76楼夏雨:最可怜的是农民,他们可以捞什么呢? 裂纹 (2007-01-18 01:03:49)  
 
  捞命。

  

 回复[98]:  夏雨 (2007-01-18 01:09:34)  
 
  ー个人到了捞命的地歩,

  
你想他能做些什么呢?

 回复[99]:  久夏 (2007-01-18 01:10:14)  
 
  从头看到了尾。先是被文章吸引,后又被笔战吸引,完了只是一声叹息。

  
因为不久前的去年我就被我的档案问题弄得死去活来,说起来话长,也就不提罢了。就像我的一位朋友感叹的,在中国大事好办,只要找到关系有钱就行,小事反而难办,到办事处盖个章啥的,总也找不到人。

  
在日本可能真被惯坏了,惯出一身不愿意求人的坏脾气。

 回复[100]: 梦之上海的北京版(转贴) 四个汉字 (2007-01-18 10:18:03)  
 
  回北京的流水帐

  
圣诞节前后回了趟北京。

  
回家第二天晚上路过无名高地,人山人海,大部分是学生,鬼子也有几个。摩登天空旗下乐队。买票的很疑惑地对俺说:全是摇滚,很闹的。靠!歧视啊?学生们都不许坐,坐下最低消费300。刚坐下,看见弟弟两口子,凑一桌,整瓶红酒,再弄点糖豆大酸枣。长城干红,一股塑料味。

  
音乐一响,吧台俩漂亮小妞就开始陶醉,再也不提供任何服务,爆米花要自己挤过去拿。 北京人素质就是高。

  
新裤子声音碎片旅行团sulumiDeadDJ. 乱乱哄哄的有点听串了。音乐总体不错,风格还挺多样化。但中国摇滚老毛病,主唱不行。另一个就是模仿的痕迹太重,基本上都不说中文了。声音碎片比较 pop,声线让我想起汪峰,配乐没有汪峰那么华丽,也挺好听,应该是一支很容易走上地面的乐队。新裤子有点名气,乐队有一成员来自俺初中的学校。他们扭扭捏捏有些偶像,让我想起了后舍男生,但主唱音乐都没给我留下太深印象。其实在地下呆着也不错,特别是在北京的地下。电子乐,怀疑是那个DeadDJ。就一老哥,猛看就一technician. 没有什么旋律,各类音效,倒也激动人心,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超级市场这种旋律见长的电子乐。全晚上最好的是一个grunge风格的乐队,名字不详,猛一听有 Nirvana的感觉。四个乐队过去,同学们全站桌上了。一身臭汗,困了,累了,回家。

  
第三天去了中关村。老样子,中国科技教育最密集的地区,建筑确实是漂亮多了。n个世界最大的电器电脑卖场,海龙鼎好.....,最主流的人群是推销电脑电器和电脑光盘的小贩。但除了商业,真看不出这地方的科技含量,也许他们都在地下室?

  
没去北大。远远看到太平洋后面又起了一个挂资源集团牌子的大楼,好像后面还有一个体育馆状的东东。什么大师大楼,先起楼吧,来钱快。

  
第四天,早晨电视上看到水立方封顶,下午正好在附近,就去转了转。远远地只见一个脏兮兮的塑料玩意,也不算很大很宏伟,有点失望。感觉还没有英东游泳馆大。倒是鸟巢就在路边,巨大,张牙舞爪的很吓人,和鸟巢这种温暖的名字不大相称。也许是工地到处都是黄乎乎的土影响情绪,周围绿化弄完了会好一些。或者打上灯,似乎大多数鸟巢水立方的模型或图片都是夜间? 聪明。

  
鸟巢马路对面的几栋六层居民楼,垂下拉大幅的标语,还我绿地,还我阳光,团结,坚持.....之类。估计是官府嫌这些楼不好看,要在前面盖些什么的建筑之类的。高速发展和对权利公平的漠视,对比强烈,是个好题材。

  
想去大屯的大中买个三脚架,吭哧吭哧走到一看,倒闭了。马路对面开了个永乐,又吭哧吭哧绕了过去一看,装修暂停营业。奥运村附近,要么就晚点开,要么就忍两年应该也就能赚到钱了。资本真是很盲目又没耐心。

  
第五天。吃了第三顿涮羊肉。总算轮到了东来顺,工艺美术边上的那个,新东安的装修。晚上,中山音乐堂,新年晚会。雪后天黑的中山公园,广场上的灯光、云层、雪地,倒是十分明亮,外加难得的安静,恍若回到了n十年前。广播交响乐团,不出意外的一般。一般的曲目一般的演奏,全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古典音乐,祥和。两首抒情的间奏曲,卡门和乡村骑士,倒是和公园里的宁静相配。最后,群众的掌声配合拉德斯基进行曲,当场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紧张。

  
1 号,天黑后到什刹海滑了冰。一切如旧。大爷大哥仍然在侃,美女仍然如云,只是没有了瓦尔德颓废而的溜冰圆舞曲,改许巍田震了。冰确实太差了。而且昏暗的冰场被酒吧的霓虹灯包围,有点晕。老胳膊老腿,安全第一。跑跑大圈,出了一身汗,烤肉季爆肚烤肉元宵。酒吧仍然是灯如潮人如海,没去。

  
BTW. 国内的体育设施还是太差了,凡是政府应该出钱的公用设施,体育设施,公共图书馆,政府建得太少了。和发达国家比,大概差了不只是一个量级。

  
所谓发展中,就是不发展头,不发展四肢,只发展中间。:)

  


  
一月3日。

  
忙,灰常忙。中午吃完了饭,上了景山。雪景的尾声,雾蒙蒙的没拍出任何照片。下了景山进北海,湖里出现了一种冰上自行车跑大圈的运动。纳闷。滑冰跑大圈不是更爽么。景山还是老样子,上山下乡下岗的那一拨。南门穿着羽绒服棉帽子口罩打扑克,山后歌声嘹亮,幸福的6、70年代。北海人不多,零零散散的游客加只有一大帮老外,导游居然在说俄语, 时代真是变了。看来得抓空活动活动俺的俄语了。景山北海之间的胡同,透过没有叶子的树枝,两群鸽子鸣着哨盘旋。俺现在很少感动了。

  
下了山去东四三条吃了卤煮。老店但卤煮是以前没有的,新发展的传统。听说9条小吃店现在是爆肚名家了。这些现在网上都有些名气了。其实还是脏不兮兮地好吃。

  
晚上人艺小剧场。一种毒药。说了,现在越来越不容易感动,而且越来越矫情,越来越挑剔。仅仅戏最后舒伯特的菩提树,唉,感动了一小下。演员都不是名角,但戏不好不是演员的错。有点过,不是演员,是万方的剧本。 唉,老万家的方子没传下来。

  


  
6日。 晚上吃饭,居然没有座位。换地儿,晃悠到了星光现场旁边。干脆进去看看。

  
两只奥地利金属摇滚,女主唱的金属,vision of atlantis, edenbridge。edenbridge名气挺大,但其实vision of atlantis也很不错。edenbridge的吉他非常好。星光现场的乐队水准和票价比无名高地高了不少,但缺点是不满。不满场总让我有点替乐队尴尬。不过进来的大都是真摇滚迷,粗通英语也还算能交流,气氛不坏。

  
大运动量,一身臭汗。

  
------------------------

  
和人聊很多,听到最多的名词就是钱。火热的革命斗争,令人向往。就这些了。

 回复[101]:  东京博士 (2007-01-18 10:45:38)  
 
  75楼的“我”说得有一定道理,令人思考的文字。无视某些胡搅蛮缠的水(商贩)帖。

 回复[102]:  jiaying8 (2007-01-18 12:03:37)  
 
  不是上海离我越来越遥远了,而是你离上海远了。人是因环境而改变的,你来到另外一个国家,为了适应在这个国家生存,会尽量模仿能受到赞美的言行,远离那些可能遭白眼的行为。这是人的本能,没有异议。当然在这模仿过程中,可能压抑了另一种本能,所以想要回到原位,寻回那被压抑了另一种本能,本来是蛮好的一件事,问题是你拿日本最上榜的优点当一面镜子,没有乐趣的话,也是你自找的。既然想寻回、就应先把自己定位在原点,从原点看世界,就不会产生不认为是老太的善良而是自己的老实,捐款的也还是奸商的幻觉了。

 回复[103]:  蛇 (2007-01-18 12:36:51)  
 
  To [102] ~~~

 回复[104]:  东京博士 (2007-01-18 12:46:15)  
 
  102的回帖让人思考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善恶观究竟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