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梦之上海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1-17 10:41:18 阅读人次:7607 回复数:105)

  上海离我越来越遥远了,上海的梦不是我梦中的上海。

  
几乎所有餐厅的服务生都是外来妹,听不懂我纯正的上海话,我说来一根油条她端上了一碗面条。大部分出租公司换上了崇明青浦招来的司机,满口土音比我更加不辨东南西北。为了安全为了时间,甫下飞机就关照太座,要忘掉上海有公交车地下铁这回事。可是,象中奖一样短短几天遇到三位不认路的出租车司机,客气地请我下车。这就是嚷嚷着要和国际接轨的上海?

  
当吃喝玩乐成了回乡的主要节目甚至是任务以后,肠胃频频向大脑发出了强烈的抗议。烤鸭烧鸡大闸蟹生煎馒头小笼包已不觉新鲜,唯有几条鲜活的黄鳝尚能吊起儿子的胃口。将来在儿子的记忆里,上海就是黄鳝,上海就是大闸蟹。旅店的自动麻将,和亲友搓了二圈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我曾是一个沉醉于麻将桌的小赌徒啊,是年龄老化还是生存环境的进化渐渐改造了我的本性?

  
去了一次医院,一次银行,一次派出所,一次街道办事处,一次人才服务中心。虽然大楼新筑电脑联网,可噪杂的人群散发着我已经不能习惯的分贝和气味。去书店,有关上海典故和衣食住行的至少有几十本。买一本图文并茂的《小八蜡子开会喽》,初看印刷精致,但是书脊的标题文字每每偏离2毫米以上。为什么不能做的再精致一些?这不是我过於挑剔吧。

  
那天去区人才服务中心办事。办事员把户口本往柜台上一扔要自备复印件,我跑到外面找啊找找到复印店,回来已到了官老爷的午休时间。下午再去,他要收取我一笔档案管理费,我隐约记起10年前预付过银子,苦于没有凭证。他又扔出厚厚两本账册叫我自己查找,我看着密密麻麻的张三李四收费记录大脑有点发晕。旁边的一只老太见我老实,从仓库里提出尘封雪藏多年的陈某档案袋,找到了一张收费存根。啊,我居然意外地见识了这只普普通通的有点发黄的牛皮纸公文袋,这只跟了我半辈子的口袋。这是我的附身符,也是我的紧箍咒。没变,真的没变,我下意识地感到一阵心悸。

  
此次返乡,最最重要的大事是老娘八十大寿生日聚会。精确地计算,老人家还没到生日,可是阴历阳历虚岁实岁一换算,八九不离十了。多年未见的阿姨娘舅统统登场亮相。想想看吧,这些长辈大多数十年未见,在我记忆里的老人形像再加上10岁,我感到害怕,害怕时间是如此无情。我几乎认不出那个风干的老人就是曾经吃过官司的小舅。做房地产生意的大舅则精神抖索红光满面地告诉我,去网上看看,老娘舅最近出风头了。后来狗狗一查,果然有新闻报道著名慈善家某某某捐款千万大洋,摇身一变由奸商到慈善家,让我看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实在太快。

  
临别时侄子问我,这次来上海,感觉最大的变化在哪里?我说,这是难题噢,好像变化很大,好像又没有变化。有许多从前上海没有而在日本司空见惯的东西出现了,小到诸如超市的一瓶健康饮料,菜场的几只彩色辣椒,马路沿街的一片鲜花,甚至于雨天大型百货店门口的塑料薄膜伞套。当然还有,旅店的“休闲客房”无疑就是日式情人旅馆的变种,虹桥地区有操着满口流利日文的小姐坐台的俱乐部,更是新宿风情原汁原味的拷贝。可这决不是我要寻梦的东东。

  
我开始变得不了解上海。其实,出门打的,既缺少了平民体验,也失去不少购物机会。临走前一天散步,才发现就在旅店西边不远处有一家裱画的画廊,东边的百米之外有一家专营标牌的小店。而重裱旧居书画和制作一个中国特色门牌正是我此行尚未完成的二件小事。我给自己暗暗许诺,下次回去,一定要去尚未开发的老城区走走,甚至去路边的小摊冒险吃一客油腻腻香喷喷的生煎。

  
三个小时的航程把我从河蟹社会带回和谐社会,回复我平淡无奇与世无争的“三上生活”:上班上网上床,周而复始有限循环。上海象一只梦,忽隐忽现虚幻朦胧,记忆和现实交叉叠现,记忆是黑白照片,现实是彩色影像,不可比拟不会重复,也不可能彼此覆盖。上海已经不属於我了,只是我的梦。





Page: 4 | 3 | 2 | 1 |

 回复[31]:  唐辛子 (2007-01-17 15:14:09)  
 
  不敬爱的东博:看完您楼上的发言,真让我热泪盈眶,无言以对,555~我送蛋糕贿赂你罢?因为我看完您楼上所有的回贴,才终于发现,您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员。 您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永远说得头头是道。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07-01-17 19:13:11)  
 
  有个中国的“老土帽”初到日本,大热天去市役所办理外国人登录证之类的事宜,来到办理窗口把日本人吓坏了,因为他正热情洋溢地抱着个特意从超市买来的大西瓜,一定要人家公务员收下这一片“心意”,看了这个文章我也哭笑不得,但是一点都不觉得是这个中国人的羞耻,而是整个近代中国社会的耻辱。

 回复[33]:  陈梅林 (2007-01-17 15:24:09)  
 
  俺是环保主义者,家里的资源垃圾全部整理好投出,连包装纸也折好回收。

  
其他事情也应该这样。“从我做起”不应是空话。

 回复[34]:  唐辛子 (2007-01-17 15:26:29)  
 
  还有:东博老师:我不是爱国青年啊,对于是否真正爱国没什么兴趣,我还没有达到那么高的觉悟。我只是觉得东博老师的发言,常常左手矛,右手盾,所以有时间忍不住要好奇,想要质疑一下您的矛盾而已。

 回复[35]:  东京博士 (2007-01-17 15:31:36)  
 
  算你说对了。环境造就了人,在中国是盾(人人使出浑身解数保护自己的个人利益),在日本是矛(可以在相对公平的机制下参与竞争)。

  
在中国,环境出问题了,所以人人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顺应环境。无法忍受着,只能远离那样的环境。小民百姓根本不具备改变环境的能力和权力。不透明的上层政治包装着社会最根本的病症,如何要求百姓去医治?

  

 回复[36]: 32DB taya (2007-01-17 15:41:14)  
 
  人家送西瓜,你羞耻什么,比起假情假意送红包,这个西瓜可是人心无价的宝贝。

 回复[37]:  taya (2007-01-17 15:48:25)  
 
  感觉上海就是一个中国的缩影,大气有余,精致不足,商品也没有上品感,再高级的东西也没有多少卖相。。。。高级农贸市场

 回复[38]:  烧饼 (2007-01-17 15:52:52)  
 
  你看,当年我爹还在给共产党打工的时候,我常趁老人家的顺风车。所以我现在绝对不批评中国公车私用的问题。

 回复[39]:  阮翔 (2007-01-17 15:54:45)  
 
  DB,你的人生态度很有趣。

  
它总在一种取巧的状态下,所以你在道德上,在精神上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一定要批判中国,我觉得你就是中国人的一种典型。

  
你希望立于高处,高瞻远瞩,仁德兼备,但是自我却隐于低处。你希望每个人抬头看到你再上的那个壳,忽略你走在人群中的那个灵魂。中国人的处世千百年来大多如此。

  
-----------

  
你有很多批判,很多所谓思考,很多不满,很多建议,很多痛心疾首,很多不堪入目,但是一旦任何事情指向自己,你说我是小民,我无法改变,我不是圣人,我只是无奈,我只是适应环境。

  
没有任何人要求你是圣人,也没有任何人鄙视你是普通百姓如我们。

  
但是你是圣人就是圣人,你是普通老百姓就是普通老百姓,每当你用圣人的眼睛看,嘴巴说,去用普通老百姓的行为处世,那么被你鄙视着,教育着的人们就无法接受,并本能的抗拒。

  
------------

  
圣人,处于高处。他有怜悯,却没有批判。

  
芸芸众生,走在低处,他们有不满,却没有翻云覆雨手。

  
--------------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

  
不要告诉我你是吃着五谷杂粮的上帝。

  
------------

  
我从来没有批判过你贿赂那些什么什么人。罪,在每个人的心中。

  
如果你觉得那是“贿赂”,你明知故犯了,就不要去谴责收钱的人,和那个奇怪的社会。

  
如果你觉得那不是“贿赂”,就心安理得的去做。

  
------------

  
上帝问:

  
你是投石头的那个人么?如果你是,就请忏悔。

  
-------------

  
佛,是慈悲的。

  
为什么慈悲?因为看到人类,他心里只有怜悯。

  
--------------

  
DB,放下你的姿态,带着你的灵魂一起走向高处吧。

  
中国人,自有他的高尚,只是你还不曾了解。

  
------

 回复[40]:  志村犬 (2007-01-17 15:58:42)  
 
  我也痛恨腐败,也常常发文批判.但是有些事是没办法的,自己不得不同流合污,这是中国的游戏规则,不妥协自己的利益就会受损.

  
最近我在上海投资了一家饭店,照理说只要依法办事做一个正当的生意应该不成问题.可是我这家饭店从去年7月一直办手续到去年12月才开出来,到目前营业执照还没有下来.原因就是层层关卡刁难,不给钱就通不过.我的饭店一切符合标准,国家也没规定要塞钱给他们,但是不塞钱行吗?我也不想“堕落”,可是我的饭店每个月要交房租5万多人民币,拖一个月就损失5万多,谁拖的起啊?所以,我也和东博一样,一边痛骂腐败一边和腐败妥协.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中国的现状大家都很清楚,产生这种事情的根源就是制度问题,一个小老百姓无法去改变,只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向它妥协.

 回复[41]: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02:09)  
 
  阮博不能忘记两个事实——

  
1。任何社会,同样一个人,政客与小民能改变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在改善社会问题上,对政客与小民的要求也是完全不同的,塞红包的百姓有错,政府机构收红包也有错,但此错与那错的罪孽深度不可同日而语。

  
2。中国的政客是靠“拳头“打出来的传统,中国社会的政治发言权也是以暴力做支撑的。

 回复[42]: 再说几句 陈某 (2007-01-17 16:04:31)  
 
  我之所以有以上感叹,还是由於中日的反差依然非常强烈,尤其是服务方面。

  
当国内那个办事员把户口本扔在桌子上叫我自己去找复印店的时候。又是比较,呵呵。正好前一阵我在这里寻找91年交了1年养老金的履历。以前在京都工作1年交了养老保险金。但是,过了十几年,如何加算到现在的账号上?以前的凭证也都没有了。我跑到当地的养老金管理机构,因为从前的信息没有中文汉字,名字全部是罗马字发音输入的,我的名字就是找不到,估计当时我的拼法不标准(后来证实了这一点)。但是,那公务员答应帮我往京都市发信查询,我说记不起当时公司的所在地,好像是中京区也许是上京区而我的住所肯定在北区,她说她会帮我发三封信去中京区上京区北区分别查询。只是一个来回要2个星期左右要我耐心等待。两周后果然收到结果,给了我91年交了1年养老金的相关证明。

  


  
还有,这次回上海前,跑去区政府办理一个证明。那天是周六,按规定仅开放部分业务,我要的“外国人登录证明”是范围外的。我摆出中国人的无赖样说我明天要回国没有时间了,她也只好帮我办理,然后还客气地告诉我如果以后周六要来办理什么手续,事先打个电话预约一下就一定可以了。

 回复[43]:  唐辛子 (2007-01-17 16:02:25)  
 
  整个近代中国社会的耻辱---一边妥协,一边咒骂。

  
相比之下,那个西瓜太纯洁了。

 回复[44]: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08:24)  
 
  我不是吹嘘自己高尚,在中国社会的种种不正之风下,事实上我并不比平均中国人的“水准”做的更不象话,也因为不想更加深重地与之同污河流,而且自己无力去改变,甚至批评了也会遭人攻击,所以我选择了出国,后来又选择了海龟,又选择了再次出国,还在批评,还会受攻击,呵呵。好在离开了那样的环境,至少客观上不再有让我继续堕落的机会,我可以自食其力地在法制规则社会下或紧张生活,或悠闲生活,不用看人脸色,办事也不用塞红包,走后门。

 回复[45]: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10:46)  
 
  唐辣椒:你凭良心说一句,是一个叫东博的人近20年在中国塞了一个红包丑恶,还是中国这20年愈演愈烈的到处不受贿无法办事环境更丑恶?

 回复[46]: 公平 小橘灯 (2007-01-17 16:19:15)  
 
  我觉得你今天还是别说了,有点儿言不达意,你做生活博士不错。

 回复[47]:  采夫 (2007-01-17 16:21:36)  
 
  年前去的上海。

  
晚上9点左右在虹桥机场下了飞机。

  
叫了出租车。司机是个50左右的胖子。他跟俺说已经在机场排队等了1个多小时了。俺想这家伙会不会像XX市的司机一样儿,在跟俺砍大山的同时带着俺遛弯呢?

  
XX市的司机一边笑咪咪的跟你套磁,一边把你要去的浙江办事处“弄错”拉到山东办事处,或带着你绕圈。但嘴里绝对是“爱你没商量”地送着温暖。

  
这次是自费,得提示提示他,俺想。

  
“浦东XX新村就在隧道一出口的斜对面。”

  
“哪条路远了,今天我带你走刚建好的?浦大桥...”

  
“很多年没来上海了吧?”

  
“2、3年来一次吧。”

  
上海的城市道路平坦、标志清晰,轿车在路上、高架桥上跑起来除了感到憋在右边外,跟日本没什么两样儿。

  
“这出租司机根本不是人干的活,单这尿就憋死人,几个同伴都得病了,再干两年阿拉也要退休了。”

  
“买房子了没有?”

  
“阿拉上海人才不会买,买的都是外地赤佬!”

  
“到了吧!”

  
“对,对!”

  
“不知道路吧?”“告诉我号码,帮你叫他们来接。”

  
“太谢谢了!”

  
“从外国回来的吧?”

  
“......”

  
“嘿嘿!”

  

 回复[48]: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27:14)  
 
  “杀”一个陈良宇救不了中国,批判一个老百姓偶尔塞个小红包更动不了中国社会一根猪毛,红烧肉有一张很厚的皮包着呢。

 回复[49]: 怎么看上去有点向东博批判会了? 大真话 (2007-01-17 16:35:31)  
 
  怎么看某博都似在开东博批判会,离题太远了吧?

  
个人攻击可是最要不得地!无耻也无赖!

  
东博是否圣人与中国何干?他的人生态度又关你何事?惹着谁了?

  
如果按照某博的说法

  
好像某博在犯与自己所批现象的同样错误,

  
自己都做不好,怎么能去说别人?

 回复[50]:  郭家 (2007-01-17 16:38:09)  
 
  同样是行贿受贿,东博的case和志村犬的case有本质的区别。正是因为这种区别,才使得东博被“非难”。

  
志村犬的case:他痛恨中国社会的腐败,但是要在中国社会生存,不得不加入这种腐败。也就是说,志村犬的行贿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被迫的。所以他一边骂中国社会腐败一边行贿的行为可以理解,值得同情。

  
东博的case: 东博完全可以不行贿,但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他利用中国社会的腐败制度,主动行贿。利用中国腐败的制度主动行贿,占了大便宜,反过来对这种制度制度进行道德批判,这就让人难以理解,遭受非难也是理所当然。

  
我想问东博一句,如果现在还有那样的机会,你还会那样做吗?如果你能大声地说,我不会再同流合污了,哪怕能获得更大的利益。那么,你上面的道德批判还有几分道理。

 回复[51]:  烧饼 (2007-01-17 16:41:02)  
 
  东博自己管不住自己,所以渴望一个健全的社会规范规范自己。

  
他现在做的不是努力规范自己,而是渴望一个健全的社会。这样就有人能管住他了。

 回复[52]:  唐辛子 (2007-01-17 16:46:48)  
 
  刚刚人来人往,不方便回贴。现在方便了,再刷新一看,郭家和烧饼说得好!

 回复[53]: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48:30)  
 
  回郭家: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那么多的猫腻,回国时间有限,虽然事先亲戚朋友为我搜集了不少有关与动迁组交涉的“情报”,周围邻居也有类似的信息,我们那片地方属于上海的黄金地段,最终钱也不是国家出的,而是外商,所以说到到底就是一个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当地居民都有一个共同概念,那就是政府历来欺负老实人,所以几乎家家都多报面积,多要求面积,你已经很难划分哪些是合理的符合良心的,哪些事做了是不道德不应该的了,因为动迁组的形象代表了政府,而动迁组大家都知道就是“吃吃好户头”,你不使出浑身解数向他们要求,等于自己名吃亏,这里面的细账我听了一些,但我也懒得管,懒得算,事后,我知道我们那幢楼里几乎家家都获得了超出实际面积的评估,甚至有家人家有个吃过好多年“官司”的有名的打砸抢分子,居然以自己没有工作,社会歧视他为理由,多获得了10个平方米的价钱,所以我认为具体批判某个人得了多少便宜,走了多少后门已经不具有意义,透过现象看本质,我认为应该批判形成这种风气和堂堂正正地代表政府行贿的机构。

  
你要我说不再同流合污,估计客观上完全能做到,因为我不再与这个国家的利益有什么牵连,更厌恶那种环境,卖掉房子是我最后一根藕丝。在日本我正大光明工作,照样能买地买房子,没必要在日本或回国去再干那种给人塞红包陪笑脸的营生。

 回复[54]:  郭家 (2007-01-17 16:54:16)  
 
  烧饼的说法有道理。因为人都是自私的,有便宜都想占。有人占了,就有人吃亏。所以需要一种制度,限制人们无止境的私欲。从这个角度来看,东博的道德批判有几分道理,虽然他有机会还会腐败(我也一样,因为这是人的本性)。

 回复[55]: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53:09)  
 
  回烧饼:谈我一个人做得到做不到的问题意义不大,我一个人做到了又有什么意义?你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高尚的人,从这个角度你算看明白了我为何举自己例子打了这么多字。

  
社会制度的健全远比要求一个个人健全来的重要,而健全的制度的建立,首先必须有自由民主的政治,在那样的环境下政客接受民众的监督制定健全的制度和执行系统,中国缺乏的正是这些,而不是期待某个人突然变得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尚。更不存在一个普通人就没有资格去追求一个更健全社会的希望。

 回复[56]:  唐辛子 (2007-01-17 16:57:58)  
 
  东博:凭良心说:您是个善良的中国人,您和许多的同胞一样,在无奈中违心地干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同时,还边仰望天空,期待一种完美的体制掉下来正好砸您头上,还您以作人的公平正直。因为“在国家面前,我是一个无能的小人”啊,除了恶狠狠地期待,还能怎么样呢?

 回复[57]:  东京博士 (2007-01-17 16:58:50)  
 
  “东博自己管不住自己”这话说得不是很准确,在那种环境下,可能用“同污合流”都不是很准确,如果你仔细看完我53楼的叙述的话。印度电影《流浪者》看过?那个电影早就告诉了人们,社会的罪恶远远大于拉兹个人的罪恶。虽然不是为个人干坏事开脱,但是与一般刑事犯罪不同,我们讨论的这些不良现象属于社会问题的范畴,如果把着重点盯住某个个人,那么不要说批斗东博,再抓1万个陈良宇都不解决问题,这个道理为何就是有人不明白,却以为是我在为自己狡辩?

 回复[58]:  东京博士 (2007-01-17 17:01:15)  
 
  “除了恶狠狠地期待,还能怎么样呢?”,如果能改变什么,我这种人本来就不用出国,不该出国,也不会出国的。所以对于现状,我只能感叹:“在国家面前,我是一个无能的小人”,因为我只能选择了离开那种环境,更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

 回复[59]:  唐辛子 (2007-01-17 17:05:53)  
 
  东博:我再直率地说:你给了人家红包,于是拿了人家的好处,好处拿完,转身还要面对观众们大声疾呼:这公平嘛?法制了吗?

  
没有这么捣浆糊的。

 回复[60]:  雪非雪 (2007-01-17 17:07:06)  
 
  5点多了,大家SOROSORO休息休息,聊点别的吧

  
离开这么远也有点这么久,张口不离中国是是非非。看得出再没有比我们这些人爱国爱得要发疯了 深深感动着······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写给老胡 
    朋友圈絮语之五 
    朋友圈絮语之四 
    魔国的梦 
    落叶何必归根 
    朋友圈絮语之三 
    朋友圈絮语之二 
    东京奥运前后 
    朋友圈絮语 
    从"中古车"说到"车中泊"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