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也谈国籍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9-30 12:42:39 阅读人次:8476 回复数:131)

   

  
我想这个世界上,本来不应该有“国籍”这个东西。当我在日本听到“人权”这个名词时,头脑里马上会联想到“国籍”、“黑户口”、“偷渡者”……,这些歧视性的名词背后,其实都掩藏着“无视人权” 四个大字。

  
美国宪法的序言中,一开始就提到人有天赋的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一个中国人为了生活更好一些,擅自不远万里去美国追求幸福,立即就会被扣上“偷渡者”的黑帽子,美国人会告诉你:“你是中国人,没有到美国来追求幸福的权利”。

  
作为一个人,本来他(她)愿意去哪里,愿意当哪国人,都是他天赋的权利,即天赋人权。没有人权的含义之一,就是被人为地强迫,不能自由地生存在他(她)愿意生活的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这个世界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真正有人权的国度。

  
既然世界还没有进步到消灭国籍,那么国籍本身就是每个人“IDENTITY(自我认同特性)”,此篇小文也只好就“国籍”而论。

  
今天在《东洋镜》上看到一位自称日本人的姓无名悔的人,用非常流利的中文(比我这个自称中国人的中文水平还要高),写了一篇题为《我的国家是日本,这是我的国家!我的!》的文章,文中骇然写道:“中国使馆的官员对我说:你是外国人。我不会厚着脸皮说自己是中国人!”

  
看到这里,我难忍情不自禁地脸红起来,为这位无悔先生脸红,为有如此厚脸皮的中国人脸红,忍不住问道:“以你何颜(言)面对生你养你的中国父母,难道用他们听不懂的日语说:“俺、日本人だ。”

  
国籍,不是商品,不是炫耀的装饰品,更不是抹杀自我的凶器。国籍只是一张公文,一本旅劵,一个在还没有消灭国籍的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符号。任何一个人,因为天时地利,可以获得非母语的国籍,在日本这种人叫做“归化”;反之也因为天时地利,可以坚持母语的国籍,在日本这种人叫“在日××人”、“在日××二世”。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冠于国籍之前,最重要就是根据一个人所使用的母国语言,根据一个人思考所使用的语言。

  
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有思想,而“思想”又必须借助于“语言”这个东西,所以不同语言的人,思维方式必然不同,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如果严格地来定义,一个人用什么语言来思想和思考,他(她)就是哪国人。

  
我生长在中国,我的母语是中文,所以我是中国人。尽管我归化了日本国籍,持日本护照,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日本人,这是因为我用中文思考问题,而不是日文。我在日本工作营业,家庭生活等都用父母给我起的中文名字“李小婵”,偶然在梦中用日文说话,也都是短短的几句,整个梦境一定是中文的。

  
我在日本生活了很多年,见过很多归化日籍的中国人,但我和这些人一见面,马上就可以感受到,从他(她)的每一个举手投足、每一瞬音容笑貌都散发出浓厚的中国味道,这和纯正的日本人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让我无法找到他们是日本人的感觉。

  
我母亲是在日本生长的,她的母语是日语,她用日语思考问题,也可以说是中国籍的日本人吧。我从日本给母亲写信,从来都是用中文;而母亲从中国给我写信,从来都是用日语;我们都自然地使用自己的母语写家信,这样更能确切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尽管母亲早已加入中国籍几十年了,尽管她改换了中国的名字,但我从她的每一个举手投足、每一瞬音容笑貌都感受到浓厚的日本味道,比那些自称日本人的归化中国人都要“日本”得多。

  
我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得出结论: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改成日本名字也好,换成日本国籍也好,中国人无法隐藏自己的中国特征;同样日本人就是日本人,改成中国名字也好,换成中国国籍也好,日本人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日本特征。

  
除了在球场啦啦队头上绑一条“日之丸”布条的一看就是日本人之外,判断一群黄皮肤的人中间谁是中国人,谁是日本人,最直接最明确的就是语言。而语言有两种,一种是“身体语言(Body language)”,另一种是“母语(Native language)”,这两种语言都是伪装不了,抹杀不了的。

  
有网友讲了一个归化日本人被日本警察抓获的故事。我想如果这位先生如实对警察说:“我是中国人,不过已经归化日本籍了”,警察也不至于抓他。估计那位先生也跟无悔先生一样是厚脸皮的,居然在警察面前大言不惭地说:“我是日本人!”警察当然要抓他啦,日本人怎么会说日语奇奇怪怪,半生不熟的?

  
我认识一位中文非常流利的日本人,请他吃饭时,他对我说:“受到您如此热情的款待,让我无比荣幸。”这句话本身一点语法错误也没有,只是讲话的场合不对。“热情款待……无比荣幸……”这是在国宴之类的正式宴会上讲的话,私人宴请时讲这样的话,就让人感到说话的场合不对,纯正的中国人是绝对不会这么讲的。

  
我们这些在日华人,学日语最最头疼的,并不是语法造句之类的书本知识,而是社会常识,即“在什么场合应该讲什么话”。有些人的日语发音非常漂亮,语法也完全正确,但可惜社会常识不足,不免说出与场合不付的“语法正确日语”,让日本人一下就觉察出他(她)是外国人。而是“在什么场合应该讲什么话”的社会常识,是需要从小在日本生活成长,才能把握得住。从这点来看,我们这些成年之后来日本的中国人,不可能学成地道的日语。

  
再举一个例子,中国人作家荣获日本文学奖,一般不因其文学价值,而是因其小说主题的社会性、国际性、或者更露骨地说吧,是因为民主国家针对民主这个话题吧。我曾经拜问过日本著名汉学家竹内实先生(曾经给毛泽东当过口译),他说:“荣获日本文学奖的那个作品,一看就是以中国人的思路,中国人的语言方式来写的,虽然文法一点儿不错,当日本人看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再好的中文,一旦翻译成日语,就失去了中文表现原有的力量。”

  
最后再举一个看似与本文无关的例子,确很能说明“国籍”问题的事。最近几年,西方影视界的富翁富婆们,时髦领养亚洲非洲发展中国家的孩子。我每次看到这种镜头,就会心里一痛,富人们的行为,势必剥夺这些孩子的母语,奴役这些孩子的心灵,使他们终生苦恼于得不到自我同一性的证明。孩子们内心的无可救药的孤独,自尊心的损伤是这些珠光宝气的富人们造成的。物质上的丰富,将无法弥补他们心灵上的贫困;被强加的语言,将是他们永远无法沉着;母语的失去,将使他们走上无归之路。

  
一个人的母语不可选择,它是我们一生无法改变的自我认同标志。绿卡也罢,归化也罢,这个自我认同标志的是永远不变的。一个用中文来进行思考的人,没有也不可能有理由说:“我不是中国人。”

  





Page: 5 | 4 | 3 | 2 | 1 |

 回复[121]:  邓星 (2009-10-01 15:15:34)  
 
  laowu 好,长远不见。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回复[122]: 邓星 小木樨花 (2009-10-01 16:03:43)  
 
  不好意思居然惊动你了

  
我倒没有这个联想, 先给你压压惊。抱歉啦。

 回复[123]:  邓星 (2009-10-01 16:14:19)  
 
  小木樨花,与你无关。不过要说明,免得你误会。

  
那什么,,实在倒胃口。

 回复[124]: 哦? 是的 (2009-10-02 09:06:50)  
 
  看错?

  
我做梦了?稀里胡涂的。

 回复[125]:  东京先生 (2009-10-05 20:49:41)  
 
  请李女士或斑竹将我前几天的跟贴删除,失态了,过意不去,不好意思。

 回复[126]: 落子无悔 科长 (2009-10-05 21:41:56)  
 
  只要不是骂人的,贴了就贴了。一律不删。

 回复[127]:  东京先生 (2009-10-05 22:24:00)  
 
  落子无悔是对的,有错必纠也是对的。

  
古人说: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回复[129]: 也说 国籍 愚人是我 (2009-10-06 16:08:11)  
 
  既然世界还没有进步到消灭国籍,那么国籍本身就是每个人“IDENTITY(自我认同特性)”

  
国籍只是一张公文,一本旅劵,一个在还没有消灭国籍的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符号。

  
---------------------------------------------------------------------------

  
国籍本身如果是每个人“IDENTITY(自我认同特性)”,那请问作者你认同自己现在的国际吗?

  
国籍也并不像文中说的“一张公文,一本旅劵,一个在还没有消灭国籍的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符号”。如果真如文中说的那样,只是一个符号,那我想恐怕大多数变更自己国籍的人都会放弃这一即便是拿过来用在自己身上也总觉得不得体的面子行为,他们之所以会变更自己的国籍,看重的都是国籍背后所能带来的具体的,丰厚的,诱人的利益而已。

  
当然,我个人并不认为,是否变更自己的国籍和是否真的爱国有着必然的直接联系。

  


  
愚人

  

 回复[130]:  大汉临离 (2009-10-06 17:09:14)  
 
  哈哈,是的,那个男女不分的确实倒胃口

 回复[131]: 有道理~~~ 是的 (2009-10-06 18:03:30)  
 
  >之所以会变更自己的国籍,看重的都是国籍背后所能带来的具体的,...,...利益而已。

  
--------------

  
有道理。

  


  
虽好象不能概括全部。也会有持不同政见者,政治避难等。但实质上,这也是某种利益。

  
(然而实际上,利益的选择取舍,本也完全是个人自由和权利。)

  

Page: 5 |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