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0-18 22:01:37 阅读人次:6737 回复数:71)

  

  


  
我来日时间较早,那时中国留学生还很少,身边都是日本人。后来在日本商社工作,自己办公司,由于经营的对象是日本企业,接触的基本都是日本人,所以意外地与在日华人接触较少。加之我不会电脑,不知道去看中文网站,不免对海外华人的信息闭塞障目。

  
最近慢慢学会了电脑技巧,看到在日华人网坛《东洋镜》,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引起滚滚而来的兴趣津津。我见大家在《东洋镜》上用母语交谈,倍感亲切,也就自然地过来插嘴,想与网友进行一些思想上的交流。万没想到我有一点不同的意见,却引来一些人粗秽的漫骂,真是意外之意外。

  
乍看上去,这些人都顶有某个闪亮的光环,什么“学者”、“记者”、“作家”、“会长”等等,不禁让人肃然起敬。可是与他们一说话,就发现这些人满嘴粗言秽语,简直比流氓还不如,有人形容这叫“文氓”,真是形容得入木三分。听说这些人还有公子千金,如果他们的公子千金知道自己的父亲说话如此粗鄙不堪,只怕要羞愧得去跳楼了。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之身,照理说不应该如此粗鄙,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几天我忽然想通了,原来这些人是患了一种心态病症,为了发泄内心中的不平衡,才变得说话如此的粗鄙。想到这里,我也就原谅他们这些人的粗言秽语,原来他们是病人呀,我怎么能和病人斤斤计较呢。

  
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他们这些人患的是一种典型的“潜意识性心态症”,应该去找精神病专科的心理医生诊疗的。只是在他们去找心理医生诊疗之前,我先试着顶替一下心理医生的角色,为他们分析一下心态病症的起因。

  
我细细琢磨这些人的心态病理,大致可归纳为三种:难言的懊悔、自我认同的扭曲,无所归属的失落。

  
一、 难言的懊悔

  
人的感情中,有一种懊悔的心理,与后悔又截然不同。后悔是可以公布于众的,懊悔却往往是难以启口的。因为后悔是起因于自己做错了事,懊悔却并非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而是起因于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客观因素。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来日的中国人(包括我在内),基本是为了去“海外淘金”走而背井离乡来到日本。当我们在日本学成要决定去留日或否之际,那时的中国还是刚崭露头角,国家落后,人民贫穷,所以我们这些海外归来之子,就显得分外耀眼,带回去的海外物品,好像是先进文化的展览,每次回国倍受亲朋好友羡慕赞美,从客观上促成我们选择留住在了日本。

  
但是,历史的潮流是不会因为我们而留止不前,历史给了中国一个飞速发展的机遇,我们这些海外华人谁都没想到中国会发展这么快,在短短十几年内就令人意外地进步和富裕起来。到了今天,过去国内的亲朋好友们,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确实地富裕了。

  
以前回国是我们请客,现在是他们请客,而且去的不是下里巴人的居酒屋,而是阳春白雪的五星级饭店,尽扫我们海外归客的优越感。吃完饭还反过来送给我们高级礼品,声称带去日本送人吧。当然国内的亲朋好友们不仅是金钱上的富裕,更有社会地位的提升,他们亮出来的名片是货真价实的局长科长(不像我们这里是自己封的局长科长)。这些不能不使我们海外归客以前所谓“优越感”失坠千丈,不知不觉会在心底隐隐约约萌生一种叫做“懊悔”的东西,可是又说出不口。

  
二、 自我认同的扭曲

  
平心而论,当年出国留学的人群,都是中国有本事有能力的佼佼者。现在那些过去被他们视为没本事留在国内的人,反过来比出国海外的人更有钱更有地位,就让这些海外佼者心态愈发不平衡起来。在潜意识中,就不知不觉地要去寻找一种“自我认同”的理由,要自我证明出国来淘金是“正确的选择”。

  
自我认同和自我证明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对中国的富强视而不见,闻而不听,或者干脆不承认。反过来特别欣喜听到中国有关不好的坏消息,把这作为需要离开中国的证明理由。

  
中国这些年不仅在经济上发展很快,就是在人权方面,也有公认的令人欣慰的进步。说句公道话,中国的发展中也出现贪污腐败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套用中国以前的老话,这可以说“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可是在《东洋镜》上,很多人津津乐道中国的缺点错误,一旦有人说句公道话,客观地反映中国的发展进步,就会引来一阵恶语围攻,“张扬”、“无耻”、“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过街老鼠”……,枚不胜数。

  
这些叫骂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情感上有一种悲怆感,而悲怆感往往带有煽动性,特别是对于女性,使很多善良的女性网友顿时失去判断能力,一言不发,使一些无聊的男性网友趁机起哄。曾经看到一群无聊之徒以用夫妇会话讲故事的形式,对持不同意见的网友进行指桑骂槐的攻击,讲下流话的人本身的尊严在这些下流的笔触下,一点一点的泯灭,可是讲下流话的人还津津有味的自我欣赏。

  
客观地讲,目前中国还没有足够的人权,还没有充足的自由,一些人就以“人权斗士”自居,以维护人权的名目攻击中国。可是人权之中最基本的就是尊重对方的人格尊严,那些自称要维护人权的人,居然以最恶毒的语言来侮辱不同意见的人,这种对人权的践踏,远远超过中国现政府的程度。让我不禁感到庆幸,幸亏这些“人权斗士”们没有掌权,要让他们掌了权,中国人连起码的人格尊严也要失去了。

  
三、 无所归属的失落

  
“自我”可以算是个时髦的词,在民主主义社会中,是到处可听到的。但是我们也要知道,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法则是:人必须有所归属,有所依赖,才能拥有真正的自我,才能在社会上生存。

  
一个人在脱离母语圈十年,乃至十五年、二十年后,可以说基本上不属于过去母语圈的归属了。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是归属于目前身在的非母语圈吗?大体也未必是这样。一个人的纵轴橫轴都落着在一个非母语圈的时候,往往如同天涯孤客,很容易失去真正的自我。有一个词汇叫“边缘人”,来形容这么一批人。

  
举一个例子,有人在网上把中国人过中秋节当成一种病,并沾沾自喜的称为“中国病”,还得意地声明是他发明的版权,这就是失去真正自我的一个典型例子。《东洋镜》上的诸位网友,应该说是在中国受过高等教育后才来日本的,应该知道中国人过“中秋节”是象征着合家团圆、天伦之乐的喜庆节日。自己明明知道“中秋节”的内涵,却违心地把它称为“中国病”,这就是失去真正自我的典型表现。

  
如果认真地问在日华人:“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尽管一些人振振有词地说:“我是日本人”,但他(她)的内心都深深明白,他们在日本找不到归属感,找不到认同感,在日本我们这些人的命运,永远是主流之外“外国人”或“边缘人”,我们在这里没有“根”。中国有句话叫做“落叶归根”,就很好的形容这种心态。

  
……………………………………………………

  
上面分析了这些人的心态病理,最后还想给他(她)们开个药方,治治他们的病。可惜我不是高明的心理医生,只能尽我之所能,说几句缓解他们病症的安慰药。

  
第一, 不要过于沉溺于懊悔之中,要知道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我们留在日本,不是我们的错误,是时代的使然。不懊悔了,这心态病症就好了一半。

  
第二, 不要谩骂诋毁别人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悲忿,要化悲忿为力量,用这股力量干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特别不要用“骂人”来维护人权,请明白骂人是最最践踏人权的行为。

  
第三, 不要试图把自己从中国分离出去,我们这些用中文思考的人,不管加入什么国籍,归根到底是中国人。我们的身体在这边,根却永远留在那边。我们要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重新认识自己,客观地认识和把握自己,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那么中国的进步富强就能成为自己的快乐,中国的缺点问题也会成为自己的忧虑。那片遥远的土地上,有我们的父老乡亲,有我们的血脉,有我们割舍不去的根。

  





Page: 3 | 2 | 1 |

 回复[61]: 你不要躲在日本大言不惭的表达你对你的国家的肉麻的热爱! 东京先生 (2009-10-23 00:36:33)  
 
  你的国家需要你,你的国家建设需要你!

  
你不要躲在日本大言不惭的表达你对你的国家的肉麻的热爱!

  
我忘记了,你加入了日本国籍了!

  
你需要办签证才能在中国居住了。

  
也许你可以说你是中国人,中国当局就会特别一下,看在你潜伏在日本的份上,不必办签证了!笑话!

  

 回复[62]: 东先生也许是重症患者哟 李小婵 (2009-10-23 09:43:59)  
 
  >你不要躲在日本大言不惭的表达你对你的国家的肉麻的热爱!

  
----------------------------------

  
我在网上发表文章,用鼠标一点,全世界都能看到,何谓“躲”?

  
国家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你我只是国民,不是国王,不会拥有国家。

  
我热爱中国,也热爱日本,两个国家都爱,这是最最一般的人之常情。

  
难道说为了爱日本,就非要恨中国不可?反过来说,因为爱中国,是失去爱日本的资格了吗?

  
东先生爱日本恨中国的心态,真是怪怪的不可思议的。以我这个业余赤脚医生的不完全诊断,很可能就是患了“失意症侯群”,而且是重症患者。“懊悔”发展到极致,就变成“恼羞成怒”了。

  
东先生,请不要再像上次那样“失态”哟。

  


  

 回复[63]: 理解并致谢老王的商榷批评意见。 是的 (2009-10-23 17:40:55)  
 
  专文写作用以攻击个人,在东洋镜上不是首创,况且本文并没有针对某一特殊的个人,而是指一群人,因此也可以说是针对某一种倾向。因此,我对你的“不赞同”也不赞同。

  
---------------

  


  
请允许作几点说明。

  


  
虽来这里不长,但我自然知道不是小李子首创。来到东洋镜,我个人目前读到的专文针对具体个人,包括小李子有三位。皆是日本人(镜坛得知。情系生长故土中国的小李子,别生气)。

  


  
而且,专文针对具体个人,是否就不可以?我不但没权利和权力作出评判,更没能力作出判断。因此这仅仅是对自己的约束和约定。所以犹豫且说明“自定”。但如果巧合能有共感者,自然很高兴。(推测,至少在东洋镜,这心情肯定孤家寡人孤掌难鸣)。实际上,这心情还不很清晰明了时,就曾在隔壁为老王申辨而提出过意见。

  


  


  
前前后后多多少少去过一些论坛网站。争执,争论,甚至对骂,几乎哪个论坛都有。程度不同而已。但,都是在跟帖和回帖里直接相对(限于我遇到的),不属于文章。遇到专文现象(专文。都是收录到论坛批准的个人文集里的正式文章),到这里东洋镜是第一次。因此陷入茫然,不知该如何理解如何面对如何交谈。

  


  


  
自从到了东洋镜,夸张点说,几乎每天都惊奇兴奋地经历和感受着“第一次”。

  


  
第一次知道有在日华人(中国人)网站论坛∶ 第一次接触和感受,在日华人聚集群体(虽然是网络); 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在日华人“精英”和中国作家(作品);第一次发现,多年前曾每周守读的报纸上文章的作者,竟然就在身边(镜坛);第一次得知,一直以为是中国人集中的东洋镜论坛,主力写手或曰主流写手(文章,跟帖),实际不少人不是中国人;第一次感受到,至少在东洋镜,最好不要直接冒失地流露或表达对故乡中国的情感;第一次认真留意思考“爱国”和“祖国”的涵义之别;第一次......

  


  


  
在华人网络世界,论坛海洋中,东洋镜是怎样的位置和分量,我不知。但我知道,必须取得东洋镜许可,才可正式以个人文集发文。而且,东洋镜明确申明,对这些个人文集文章是被作者授权的。那我就理解,这里的文章,都是和法律层面的或保护或允许或限制关联着的 (即使作者或论坛没有由此的经济收益)。我懂得凡事没必要非那么刻板呆板。但如果,这里特地申明的“授权,许可”等法律涵义,其实完全是有意为了一种善意的幽默,可当装饰点缀无视或不屑。那我只能自认天真单纯得可以。

  


  
因此,在茫然不知所措中,我从心情模糊犹豫渐趋清晰,自定了读文和交谈读文感受的原则∶ 不赞成专文针对具体个人(专文商榷讨论,或在文帖里针对性跟帖回帖,除外)。楼主文虽没直接点名,但针对个别个人,这都知道的。我的意见,对有“反论反击”之意的小李子,较有委曲和苛刻,这我知道。但我相信,她有能够理解的能力和度量。否则应该做不了艰苦多年的独立实业。

  


  
老王的期待。让老王失望抱歉。我只是读者,一些读文个人心得,下次和老王交谈。

  


  
谢老王。

  

 回复[64]: 老王是的献自烹红烧豚手一盘 李小婵 (2009-10-23 22:16:35)  
 
  谢谢老王和是的,两位深入认真的讨论,正如是的先生说,我并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只是希望镜子能有像你们两位这样的讨论方式

  
两位周末辛苦了。偶遇大特价,抢购到豚手,献上自烹红烧豚手一盘。

  


  
豚手大特价,四斤八两,593元

  


  
鼎鼎大名的日本猪

  


  
毛拔得很干净,可食一星期份

  


  
自配香辛料一小撮

  


  
可辣羹……噗噗,味道……喷喷

  

 回复[65]: 有时间就接着说几句 tellme (2009-10-24 23:14:42)  
 
  阳春白雪 合者盖寡

  
那不是因为昂贵,而是因为高雅 ---和财富、地位全然无关

  
(脳みそ不足的话,不差钱也是白搭!)

  


  


  
世界上很多“阳春白雪”都是“边缘人”在居酒屋创作出来的

  
而在吃拿国,即使是5星酒店也照样会上演赵本山们的“下里巴人”

  


  


  
月餅を大事にするなら、典故を馬鹿にするな。

 回复[66]: 再看tellme发现新问题 会長 (2009-10-24 21:39:54)  
 
  

  
社长好像真的脑筋出现点问题,1528克等于4斤八两?好像还不到4斤吧。朕已经离开教育战线多年了。如果确实记错,那朕就是老年痴呆症了??

  
好像1市斤/500g。大大照片

 回复[67]: 大概写错了 科长 (2009-10-24 22:01:15)  
 
  应该是半斤八两

 回复[68]: 哦。应该是円了。 是的 (2009-10-25 01:13:15)  
 
  >豚手大特价,四斤八两,593元

  
---------------

  
看到元,以为是从国内买的。

  


  
谢谢小李子。

  


  
一点不懂美食。但有机会能品尝你的厨艺很高兴。

  


  
(虽然,在国内时从不吃猪肉。我不是穆斯林)

 回复[69]:  会長 (2009-10-25 01:59:25)  
 
  难怪是的不懂得猪肉价钱,四斤八两,593元?吃龙肉都没这么贵。

  
〉〉。月餅を大事にするなら、典故を馬鹿にするな。

  
这句很经典。日译中不知对不对“关注月饼的话,就不要愚弄典故

 回复[70]: 嗯。看来,应该是日元了。 是的 (2009-10-25 02:20:59)  
 
  >难怪是的不懂得猪肉价钱,四斤八两,593元?吃龙肉都没这么贵。

  


  

 回复[71]:  injapan (2010-03-22 17:52:35)  
 
  写的真好,我从这个论坛上的发言就特别强烈的感受到了你写的现象。说实话,这个群体挺可怜的。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