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愚公 (发表日期:2013-07-21 23:23:02 阅读人次:4803 回复数:97)

  

  
热热闹闹的“盛大节日”--民主选举,来日本后已经经历了多少回了,每次都会痒痒地发问,咱们为何没有选举权?

  
说在日华人没有选举权,当然是指的持中国大陆共和国护照的在日华人。

  
入了日本籍的在日华人自然立马就有了选举日本“议员”的选举权;而台湾中华民国籍的在日华人也有选举台湾议员的选举权,早在二蒋时代,台湾有地方选举权的时候,中华民国籍的在日华人可以回到台湾去投票地方议员和县长,可见那时选举的级别虽然低,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民主选举,自主“立候补”的非国民党人士当选地方议员首长不为稀罕。进入当代台湾中华民国全面民主,总统可以直选了,每到选举时,各地中华民国办事机构都会通知和指导持中华民国国籍的华人如何如何回国投票参选,这可是最高级别的货真价实的民主选举。

  
中国大陆共和国并非完全没有“选举”, “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也是经过“程序”选举出来的,连国家主席也有“高票当选”的“投票程序”,还与时具进地实况转播让全世界都看到这场的“选举秀”,被当选的“主席”“总理”的还会向大家鞠躬致礼,如果只看这个瞬间片断,当真和日本的总理和议员当选差不多,比北朝鲜的永远挺肚子的 “家传民主”强得多去了。

  
但,即便是一个没有悬念的 “表决机器”,为何在日华人没有参与的权利呢?是在日华人的素质特别低吗?日本是中国辛亥革命的摇篮,多少辛亥革命志士在日本学到了共和的常识,用热血和生命投入了创建共和的时代大革命,时过一个世纪,在日华人反而“时进人退”丢失了民主选举的资质了吗?是也非也,天知人知。

  
中国大陆的选举被叫做“可控选举”,要让上面放心的人当选,首先要剔除上面不放心的人进入“候选人”名单,在层层控制的中国大陆,能够“关门打狗”,自然也能“关门选秀”,每个人都可以去“投票”,但是“候选人”却是上面定的,不服气吗?那就弃权吧,民主程序里面本来就包括弃权的权利。

  
但是这套程序做法在海外华人在日华人中没有可操作性,因为即便持中国大陆共和国的护照,海外华人已经分成甘受控制和不甘受控制的两大类,具体区分起来难度还真不小。虽然各类情报人员早已把这两大类华人基本摸清,也不可公开张扬。

  
比如告示中国国民;凡是持中国大陆护照的海外华人,如果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可以回国到户口所在地参加选举,凡是不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可以选则“弃权”,那直接就是个丢丑的笑话,不行。

  
再比如,在已经摸底确认的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人群中发布可以参加选举的公告行不行?也不行。谁知道有没有暗藏的自由化分子,到时候给局面添乱降低可控度,不是自找麻烦吗? 还有,原来被改造成“奴臣顺民”的人,经过选举折腾,万一激活了想当“主人翁”的自由天性了,更加得不尝失。

  
中国大陆的“选举”,本来就是假戏,假戏真做在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可以,超出这个范围,在“真面目”的世界里做,只有很快暴露“真面目”。中国大陆人,无论如何“爱国表忠”,也决不能让你复活当主人的意识,只允许你面对公开假戏的“潜规则”不断地自我改造适应,表现好的可以给你一个“政协委员”当当,参加参加“决不协商政治问题”的“政治协商会议”,享受一把脚踏红地毯的“荣光”。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东京博士 (2013-07-22 22:30:13)  
 
  89楼,祥林式语言,依然在你们那个章程条文内兜圈子,毫无新意。

 回复[92]:  东京博士 (2013-07-22 22:41:59)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有公权力,中国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下子开放党禁当然需慎重,但是开放报禁网禁是毫无疑问的,刻不容缓,网评员全部撤销,罪魁祸首依法惩办。还嘴于民,是还政于民的第一步。

 回复[93]:  与禅寺 (2013-07-22 22:37:02)  
 
  楼主这可商榷点甚多的文章,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回帖

  
说明什么,一次次目睹人家的民主运行,很多人期待更烈,哀痛更深

  
同时,有的人也更害怕了……

 回复[94]: 民主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解决二代是混蛋的问题。 深谷 (2013-07-23 09:22:20)  
 
  如果独裁的话还得想方设法给二代找机会找路子强送上位。

  
最新消息:李双江被"提前退休",梦鸽给停职放假。李天一想吃米饭,老妈怒斥: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点事。

  

 回复[95]: 吴稼祥呼吁选举-1 愚公 (2013-07-29 20:30:32)  
 
  吴稼祥:我先介绍下自己,淡出公共视野比较久了。我是北大经济系1977级学生;毕业后分到中宣部理论局;1983年6月进入书记处办公室,邓小平1986年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当时书记处成立了一个政治改革研讨小组,我是副组长。

  
先谈一谈十八大后这一个月来的新政,这一个月来的表现,我的主要观点就是“拨乱反正”,基本上可以用第二次“拨乱反正”来形容,是柔性的“拨乱反正”,不是生猛的,因为吸取了过去的教训,改革搞得越急容易翻船。拨什么乱?反什么正呢?

  
昨天,我们一位老师讲了个观点,他告诫我们的同学,必须做到县委书记以上,才能考虑做省委书记。这话暗含着批评,连县委书记都没做过,能在上面做决策吗?我绝对不相信,很多问题解决不了。现在提拔的人,很多都是在基层干过的,比如新提拔上来的中办主任,就是从县里上来的。

  
再一点,习近平能做总书记,我认为就是最大的拨乱反正。为什么这样讲?首先他的父亲是党内有名的英雄好汉,可以与彭德怀相比,仗义执言,为民请命,两肋插刀,是这么一个人。而他这个人也不是搞阴谋诡计、不是两面三刀、搞交易上来的,是靠自己苦干上去的。这就是自信的最大来源。政治一般都是黑暗、肮脏的,他上去的这条路应该给这个国家、给老百姓最大的自信。就是说,好人也可以从政,而且可以登峰造极。对整个社会风气,会有好影响。

  
这一个月我感到很欣慰的就是,坏的政治在减少。为什么网络上一检举,马上就处理,这些都是风格改变了,现在的环境不是老环境了,你要不做,后面在看着你,到底做不做?这一点我认为是风气改变了。

  
据我观察,这20年来,凡是假改革都喊着改革,真改革不是很高调。

  
现在的政治出现三个20年没有出现过的特点。第一,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天下定于一尊”的局面,总书记一上台就掌握军权,军队的权力是黄金储备,其他权力是纸币,没有军权,其他权力都会通货膨胀。避免出现总书记被免的情况。这一点值得庆贺,改革没有权威是不可能的。

  

 回复[96]: 吴稼祥呼吁选举-2 愚公 (2013-07-29 20:32:19)  
 
  第二,总理和总书记想法和路线高度一致,而且是总理先把改革的调子说出来,这是非常好的局面。

  
第三,老人干政的现象基本结束了。这一点很重要,老人干政,会出现最高名义权威与最高实际权威分裂的局面,最高名义权威做出的任何决策,都可能不是最终的,可能被流产。而且由于名不正言不顺,最高实际权威(老人)不能频繁干政,非要促进危机产生,才出来干预,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应该说现在的局面是不错的,这是我对十八大的简单看法。

  
关于政治改革,我说两句。我们只有一个结论,离开选举都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只有选举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怎么做?我觉得还是用“两试法”:试点和试错方法,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沿用经济改革的方法,划出特区,从村级开始选举,一年后普及到乡镇一级,再一年到地市一级。其路线图,是20个字:“划区选点,逐级直选,自下而上,小步快走,由点到面”。这样,可以减少社会震荡。

  
我透露一个机密,这个事情很多年我没有说,1989年5月19日,我去政策研究室看望一位领导,他和我说了3件事,其中一条说,“紫阳同志跟我讲过,我们的动作太慢了,如果政治改革能够做下去,打算用五年把直选从村级推到地市一级”。他说,他如果出意外,授权我对外公布。他现在健在,我第一次公开说这件事。

  
我相信这句话,温家宝也经常说“人民能管好一个村,就能管好一个镇,管好一个县,甚至管好一个地区”,说的就是这个选举。我相信这个观点,习总书记也不陌生。中央政策研究室现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曾经就是1986年书记处政治改革研讨小组成员。

  
可以这么说,政治体制改革,是邓小平的遗志,胡耀邦的遗愿,赵紫阳的遗恨,是他们那代领导人对新一代领导人的遗嘱。

  
我相信,他们能很好地执行整个遗嘱,从习总沿着邓小平南巡路线考察,我看到了整个决心:中国改革的第三波启动了。

  

 回复[97]:  海边星空 (2013-08-03 16:07:17)  
 
  一邊說槍桿子裡出政權,一邊說暴力革命解決不了社會問題;

  


  
一邊唱《國際歌》從來不相信任何救世主,一邊唱《東方紅》中國出了個大救星;

  


  
一邊說中華民族是最偉大的民族,一邊說中國人素質不高不宜搞民主;

  


  
一邊說美帝走的是邪路,一邊把自己的子女往邪路上送!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中共堪稱老鼠精 新 
    共产主义法西斯 
    血盆大口放妖言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