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未未和[艺术]

老唤 (发表日期:2012-03-15 04:01:39 阅读人次:7104 回复数:69)

   未未和[艺术]

  
好像和艾家有點兒緣份,他們總是[打破了我的平靜……]。

  
81年,還在大學四年級,突然有一天在[文彙報]上看到了艾青的一篇文章[從朦朧詩談起],特別強調:[詩,首先得讓人能看懂。]矛頭對著[朦朧詩],還舉了舒婷的例子。看過之後我很驚訝:一位著名詩人居然連[日常語言]和[藝術語言]的區別都不知道!那麼他能夠理解[白髮三千丈]嗎?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出於[嫉妒],或是站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立場上,想繼續阻礙我國文藝的發展?

  
當時喝了點兒酒,順手就寫了一篇[何謂懂詩?]寄給了[文彙報],沒想著能發表,在我,只是發泄。怕影響畢業分配,還用了一個只用了一次的筆名[亦歇人],暗指[一小撮]。沒想到隔天就見報了,後來還被收入了[新華文摘]。這得感謝當時鬆散的文藝管制。後來重讀,發現我那是一篇不會[過時]的文章。

  
再輿艾家[接觸],是那年文懷沙[出事兒],我回北京,在文懷沙的書房。他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嶄新的詩集,給我[誦詩],我坐在他沙發的扶手上,想他大概是希望看看我的反應吧?

  
記憶模糊了,但是還記得那詩里飄逸著的人情或說人性,那時我已經越來越討厭滿嘴[大地]/[人民]/[太陽]/[明天]的詩歌了,於是我說:[不錯,是誰的?]當我知道那是艾青夫人的詩集的時候,我又一次感到了驚訝,[比艾青的好!]我補充道。

  
艾家的人總是令人驚訝:他們是夫妻嗎?

  
再次令我驚訝的是我見到的艾未未。

  
知道他是在國外的網上。先是他的作品,再是他的行為,最後是[他被關起來了!]

  
我很怕被關起來,因此對被關起來的人有一種本能的敬佩,就像對站在城樓兒上的人有一種本能的厭惡一樣。

  
也因此,我響應了[號召]:[捐款]!從國外捐很麻煩,經過了幾道手。之後就沒有了下文:既沒有收據,也沒有我喜歡吃的[瓜子兒]。這,就是我決心一探虛實的藉口:問題出在了哪一環節?

  
說[藉口]是因為我是想用自己的眼睛[鑑定]一下艾未未這件[藝術品]。

  
一路上,我提心弔膽,除了網絡上看到的那些驚險的衝突鏡頭,還因為我選擇的時機在[兩會]期間。我已經見識了[兩會]的重要性:我住在北京飯店的斜對面,到處是警察,便衣的和不便衣的,真使我產生了[戰鬥在敵人心臟]的自豪感。

  
下飛機的翌日,一位廣東畫家因為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個人畫展而在[譚家菜]答謝,我去陪喝,進北京飯店的時候,連外套都要脫下來接受檢查,跟上飛機一樣:隨著人類不斷的進步,局勢越來越緊張。

  
在座的有北京和地方的操辦者和領導,那都是真的局長。宴會使我覺得:只要跟黨走,名和利並不遙遠。

  
這是我這次在北京見到的第一位[藝術家],老畫家畫得也不錯,很排場,但是那和我心目中的藝術還是有著不可逾越的高牆。

  
艺术是什么?定义各种各样。不过,说到艺术的本质,它是某人创造出来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给观察世界以新的角度(價值觀),因而丰富了人类的精神世界。并且只有这种形式才使[某人]成为[艺术家]。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人们称塞尚/高更/凡高/畢加索/馬蔕斯為藝術家。藝術家不同於手藝人,手藝人是使用一種現成的技術,按照一定的程序,生產或大量生產有固定觀念的產品,或說商品。我們在我國藝術市場上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這類東西。

  


  


  


  


  
(待续吧)





Page: 3 | 2 | 1 |

 回复[61]:  绿毛龟 (2012-04-14 21:53:59)  
 
  附上上次汇钱的交易记录,一共四次,其中叶子2次,可以的话,需要的话,麻烦老唤转交给艾未未,方便他们登记资料和查找,再一次感谢。

  


  


  


  

 回复[62]:  夏雨 (2012-04-14 23:46:42)  
 
  绿毛龟 桑,晚上好。看到你贴出的照片和资料,让你费心费时间了,谢谢!

  
希望常常在网上见到你哦。

 回复[63]: 不谢 老唤 (2012-04-15 01:32:27)  
 
  还有谁没有领到瓜子?

  
最近一个做古董的上海裔日本熟人突然死了,弄得我觉得人生很虚幻:他好像赚了不少钱……

 回复[64]: 行为艺术挺麻烦 老唤 (2012-04-15 02:11:21)  
 
  我也不清楚操办细节,好像应该有真实的姓名/帐号之类吧?

  
fakesheji@gmail.com是他的工作室,有人专门负责这事儿。一是汇款者自己联系,一是我代办。但是我也不了解各位的情况(如果了解,上次顺便就办了)。是不是自己行为一下更快捷?或是等我下次回国?

 回复[65]:  老十 (2012-04-15 10:40:53)  
 
  同感

  


  
前几天我认识的一个银

  
也死了。。。

 回复[66]: 人生虚幻啊. 夏夏 (2012-04-15 19:48:17)  
 
  那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好.

 回复[67]:  夏雨 (2012-04-15 22:12:43)  
 
  绿毛龟是顺便说一说的。查不查无所谓。老唤是义务的,不要有压力。

  

 回复[68]:  夏雨 (2012-04-15 23:24:29)  
 
  人生确实虚幻。

  
人生到后半辈子,应该注意养生。然后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

  
卸掉了家庭儿女负担,钱赚多赚少无所谓了,够用就行。

  
钱赚到了,健康却丢掉了,这不是成功而是人生的失败。

  
钱财名誉健康,三者选一,健康最要紧。健康是人最大最朴素的幸福。

 回复[69]:  夏雨 (2012-04-18 14:10:12)  
 
  「zt 艾未未:中国政府的审查永远打败不了互联网」

  


  
出处:The Guardian

  
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笔杆子保政权"。你会发现宣传舆论和对意识形态的控制是专制社会最重要的任务。在互联网到来之前,人们只能看电视和《人民日报》,他们会从字里行间揣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就很不一样了,报纸还在讲新闻,但是在新闻出现在报纸上之前,每个人都已经在网络上讲开了。

  
我始终认为戈尔巴乔夫在俄国发动的"开放性"革命更为重要。开放与透明是唯一可以制约黑暗势力的手段。中国公民从未真正获得表达他们观点的权利,虽然宪法说你可以,但是现实中这么做却很危险。在西方,人们认为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但是在这儿,这个权利是政府施舍、从未真正让你用过的东西。

  
尽管我们实行了改革和开放,但是这个所谓"开放",并非是"开放社会"的开放,而是指向西方打开大门,是一种实用措施而非一种政治理念。在一开始,即使在西方也没有人预见到互联网会对言论自由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也没有预见到社会媒体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当时的人们只是认为这是一种更快、更有效、更强大的交流工具而已。

  
但是自从我们有了互联网,可以写博客,现在又可以写推特微博,人们马上开始利用网络分享思想,获得了一种新的自由的感觉。当然在这些被分享的东西中,有些不过是你今天早饭吃了些什么,但也有些是对新闻事件的认真讨论,不管怎么说,人们已经开始学习如何行使他们的权利。这是一个难得的时刻,一个值得珍惜的时刻,人们开始感觉到言论自由的清新空气。互联网如同一片无人的荒野,具有特殊的游戏规则、语言套路和姿态动作,人们已经开始利用这片空间分享共同的感受。

  
但是政府是不愿意放弃控制的,封锁了互联网上最常用的交流平台,比如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因为这些人害怕自由的讨论,而且他们还不断删除信息,政府的电脑似乎只有一个按钮:删除。

  
但是光凭言论审查还不管用。毛泽东已经说过,枪杆子和笔杆子同样重要。他们会在夜半三更之时闯入你家抓人,给你带上黑头套押到一个秘密处所对你进行拷问,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你罢手不干。他们会用你的家人来威胁你:"你的孩子以后别想找工作了。"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却还在大谈什么让国家文化更强大更富创造力。如果一个人从未享受过主动选择信息、自由认同任何形式的政治理念、以激情和想像来发展自己的个性这些权利,他们怎么可能变得富有创意?这与人的天性不符。如果你对任何个人主义的基本要素、独立思考、乐于冒险并承担后果、以及勇于负责等等统统反对,你能期待产生什么样的创造力?

  
这些做法将会在今后几十年内,使中国在国际竞争中落后于人,你难道希望制造一代又一代只会在富士康打工的年轻人吗?每个人都想要个iPhone,但是在中国你设计不出iPhone来,因为它不只是一件工业产品,它的诞生来源于对人类天性的认识。

  
不过如果没有言论审查,我想我远远不会像现在这么有趣,在各种困扰中试图寻找出路,让人生变得更有意思。我经常看到我的几只猫会把它们的玩具放在一个满是障碍的地方,这时候它们的游戏就变得生动有趣了。

  
言论审查者背后的想法是:"我有终结话语权,不管你说什么,下结论的都是我。"但是互联网就像是一个不断生长的大树。每一个人都有终极话语权,不管那声音有多么微弱。哪怕是轻微细语,都会让言论审查的威力垮掉。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很叛逆,我的头发留得很长,正当我打算把头发剪短之时,我的父母对我说:"头发太长了,剪了吧。"这时我反而觉得应该再留长一会儿,于是我的头发就越来越长。整个一代年轻人现在都像是这个样子,与他们只顾得上挣钱养家的父母有着不同的价值观。

  
中国似乎在言论控制上做得很成功,但实际上只是在积累压力。这就像是修建水坝:他们认为将来水位会上升,于是把水坝修得更高一些,但是水库中的每一滴水都还在那儿。他们不知道如何让压力释放出来,他们只会继续维持着控制,把问题留给下一代人。

  
当然,目前整个系统崩溃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于是许多其它国家就十分仰慕他们用于控制的技术手段。但是他们必须认识到,从长远来看,他们是不可能完全控制住互联网的,除非把它整个关闭了,但其后果又是他们无法承受的。互联网是无法控制的。如果互联网是无法控制的,那么自由将最终获胜。事情就这么简单。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