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未未和[艺术]

老唤 (发表日期:2012-03-15 04:01:39 阅读人次:7157 回复数:69)

   未未和[艺术]

  
好像和艾家有點兒緣份,他們總是[打破了我的平靜……]。

  
81年,還在大學四年級,突然有一天在[文彙報]上看到了艾青的一篇文章[從朦朧詩談起],特別強調:[詩,首先得讓人能看懂。]矛頭對著[朦朧詩],還舉了舒婷的例子。看過之後我很驚訝:一位著名詩人居然連[日常語言]和[藝術語言]的區別都不知道!那麼他能夠理解[白髮三千丈]嗎?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出於[嫉妒],或是站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立場上,想繼續阻礙我國文藝的發展?

  
當時喝了點兒酒,順手就寫了一篇[何謂懂詩?]寄給了[文彙報],沒想著能發表,在我,只是發泄。怕影響畢業分配,還用了一個只用了一次的筆名[亦歇人],暗指[一小撮]。沒想到隔天就見報了,後來還被收入了[新華文摘]。這得感謝當時鬆散的文藝管制。後來重讀,發現我那是一篇不會[過時]的文章。

  
再輿艾家[接觸],是那年文懷沙[出事兒],我回北京,在文懷沙的書房。他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嶄新的詩集,給我[誦詩],我坐在他沙發的扶手上,想他大概是希望看看我的反應吧?

  
記憶模糊了,但是還記得那詩里飄逸著的人情或說人性,那時我已經越來越討厭滿嘴[大地]/[人民]/[太陽]/[明天]的詩歌了,於是我說:[不錯,是誰的?]當我知道那是艾青夫人的詩集的時候,我又一次感到了驚訝,[比艾青的好!]我補充道。

  
艾家的人總是令人驚訝:他們是夫妻嗎?

  
再次令我驚訝的是我見到的艾未未。

  
知道他是在國外的網上。先是他的作品,再是他的行為,最後是[他被關起來了!]

  
我很怕被關起來,因此對被關起來的人有一種本能的敬佩,就像對站在城樓兒上的人有一種本能的厭惡一樣。

  
也因此,我響應了[號召]:[捐款]!從國外捐很麻煩,經過了幾道手。之後就沒有了下文:既沒有收據,也沒有我喜歡吃的[瓜子兒]。這,就是我決心一探虛實的藉口:問題出在了哪一環節?

  
說[藉口]是因為我是想用自己的眼睛[鑑定]一下艾未未這件[藝術品]。

  
一路上,我提心弔膽,除了網絡上看到的那些驚險的衝突鏡頭,還因為我選擇的時機在[兩會]期間。我已經見識了[兩會]的重要性:我住在北京飯店的斜對面,到處是警察,便衣的和不便衣的,真使我產生了[戰鬥在敵人心臟]的自豪感。

  
下飛機的翌日,一位廣東畫家因為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個人畫展而在[譚家菜]答謝,我去陪喝,進北京飯店的時候,連外套都要脫下來接受檢查,跟上飛機一樣:隨著人類不斷的進步,局勢越來越緊張。

  
在座的有北京和地方的操辦者和領導,那都是真的局長。宴會使我覺得:只要跟黨走,名和利並不遙遠。

  
這是我這次在北京見到的第一位[藝術家],老畫家畫得也不錯,很排場,但是那和我心目中的藝術還是有著不可逾越的高牆。

  
艺术是什么?定义各种各样。不过,说到艺术的本质,它是某人创造出来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给观察世界以新的角度(價值觀),因而丰富了人类的精神世界。并且只有这种形式才使[某人]成为[艺术家]。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人们称塞尚/高更/凡高/畢加索/馬蔕斯為藝術家。藝術家不同於手藝人,手藝人是使用一種現成的技術,按照一定的程序,生產或大量生產有固定觀念的產品,或說商品。我們在我國藝術市場上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這類東西。

  


  


  


  


  
(待续吧)





Page: 3 | 2 | 1 |

 回复[1]: 这下得到瓜子了吧 科长 (2012-03-15 08:16:27)  
 
  

 回复[2]:  艺术是什么? 红叶 (2012-03-15 11:22:12)  
 
  早上好!

  
艺术是什么?

  
我总这么想:艺术家首先是能抓住任何具象物的筋骨,或者说魂魄,并用抽象的形式表现出来。懂艺术者,便是看到抽象的形式,便可在头脑里,或者心里赋予血肉,活现具象……请指教

 回复[3]:  老十 (2012-03-15 10:04:50)  
 
  唤爷好

  
好久不见

 回复[4]: 心灵还很活跃么! 自带板凳 (2012-03-15 10:19:05)  
 
  〉〉[戰鬥在敵人心臟]的自豪感。

  
〉〉隨著人類不斷的進步,局勢越來越緊張。

  
〉〉只要跟黨走,名和利並不遙遠。

  


  
---哈哈哈,不错,可归于名言行列。

  


  
关于第三点,好像有很多人比你认识得更早,并且早就开始实践了。

  
包括一些在日的华人。

  

 回复[5]: 同感 葉子 (2012-03-15 11:36:30)  
 
  『也因此,我響應了[號召]:[捐款]!從國外捐很麻煩,經過了幾道手。之後就沒有了下文:既沒有收據,也沒有我喜歡吃的[瓜子兒]。這,就是我決心一探虛實的藉口:問題出在了哪一環節?』

  
同感。

  
期待您的待续。

  

 回复[6]: 藝術照 南海浪 (2012-03-15 22:43:24)  
 
  文图并茂。最后一张照片不错,背景为 FUC

  
什么叫艺术,这就叫艺术

 回复[7]:  邓星 (2012-03-15 15:20:12)  
 
  “ 只要跟党走,名和利并不遥远。” 金玉良言。

 回复[8]: 我和老艾 老唤 (2012-03-15 17:57:14)  
 
  谈到了夏雨和叶子,因此他让我带给你们一人一包瓜子(如图1:一包两颗)。

  
我不好意思多要,未未问:[够吗?]我说:[够了。]

  
图2:未未的借据相当正规,用毛笔写成!目前正着手还债(行为艺术,与缺钱无关)。

  


  


  
这两天好像我还得回去一趟,这回多要点儿,据说正在升值中。

 回复[9]:  夏雨 (2012-03-15 18:21:47)  
 
  哇塞!谢谢老唤带来的瓜子!(真不好意思)敬佩老唤的勇气!

  
老唤在照片里比艾未未精神,年轻嘛! 怎么你认识那么多人啊。

  
>只要跟黨走,名和利並不遙遠。

  
从最近一场大论战来看,文人圈里也是腐败透了,我就好奇,老唤怎么不沾染一点他们的习气呢?

  
让老唤写待续(写各种文章),

  
让我们来研究老唤!

 回复[10]: 板凳,电话! 老唤 (2012-03-15 20:49:44)  
 
  

 回复[11]: 画家陈永锵 科学家 (2012-03-16 03:40:59)  
 
  文革后国画的第一届研究生,当过文化局副局长等等。。。。。

  
这次是木棉花题材

  

 回复[12]: 木棉花 南海浪 (2012-03-16 16:08:44)  
 
  有谁知道,木棉花含苞待放时,割掉前表皮的样子?

  
http://baike.baidu.com/view/79722.htm

 回复[13]: 谢谢您! 葉子 (2012-03-16 16:53:15)  
 
  

 回复[14]: 葉子请进 夏雨 (2012-03-16 18:29:52)  
 
  葉子葉子,好久不见,上次只见你露了一回头。

  
我们跟老唤约一下,什么时候去拿瓜子好吗? 去邓星的店,怎么样?

  
你给我一个联系地址。

  
忙的话,过一段时间也行。

 回复[15]: 回复夏雨 葉子 (2012-03-17 10:17:09)  
 
  夏雨你好

  
不是很多时间上网,

  
一旦上网都会关注镜中人事,

  
只是默默地。

  
唤爷很忙哟,还是看他的时间安排吧。

  


  
相信我们两人都可以调整时间。

  
星姐的店久仰大名了,

  
一直羡慕大家在哪里喝绍兴酒、吃小菜,

  
你知道店铺在哪里?

  
我的邮箱:haoyun1416@yahoo.co.jp

  

 回复[16]: 正在发愁: 老唤 (2012-03-17 12:25:28)  
 
  是寄呢?还是见面时……

  
寄吧(不是那个意思),不知道地址;见面吧,又[如隔三秋]……

  
我这就投入祖国的怀抱,大约十天……

  
大概是本能,我很怕被叫[老师],更怕被叫[X爷]。都是钩子搞的……我觉得[老唤]已经挺牛比了……

  

 回复[17]:  老十 (2012-03-17 13:48:46)  
 
  别头疼了

  


  
来个乐子吧

  


  
昨天第一次去未来老丈人家,被灌了个不醒人事!今早起床发觉,女友一直死板着脸,细问,原来昨晚未来老丈人把我灌醉,问我:“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女儿?” 我就不停重复回答三个字:“大咪咪...”

  


  

 回复[18]:  邓星 (2012-03-17 15:43:07)  
 
  叶子,我的店里没有绍兴酒小菜的哦。。只有洋酒鸡尾酒。夏雨我也早就想见了,

  
等老唤从祖国的怀抱里出来后,你们来喝吧。。

 回复[19]: 谢谢葉子的大力支持 采夫 (2012-03-17 17:44:33)  
 
  美女+鸡尾酒+老H=

  


  


  


  
下次喊我一声,来给你们上酒.

 回复[20]:  夏雨 (2012-03-17 20:47:36)  
 
  呵呵,酒保上酒是最合适了,可惜可惜,远在天边。

  
葉子,我晚一点给你去信。

  
我知道邓星的店铺在饭田桥,没去过。她的店好像有网页的。邓星,给个网址吧。到时候,我俩先在饭田桥车站见面,一起过去。跟老唤过去也行,但是不敢给他添麻烦了。

  
好,再过十天!

  
我们要把老唤灌醉。

 回复[21]:  南海浪 (2012-03-17 20:56:00)  
 
  到时,他不灌也醉。

 回复[22]:  邓星 (2012-03-18 23:14:30)  
 
  夏雨,不好意思才看见。我的网址:userste@ybb.ne.jp

 回复[23]:  hahaha (2012-03-19 14:50:16)  
 
  邓星啊,侬迭只么叫信箱或者叫邮箱或者叫e-mail地址。老早侬店家在东洋镜上有连接,现在好像呒没了。

 回复[24]: 嗯,因本人要求撤去的 科长 (2012-03-19 14:52:57)  
 
   谁要去的话,我把那个页面找出来

 回复[25]:  邓星 (2012-03-19 17:21:04)  
 
  对咯。啥人要去问科长。页面就勿要寻出来了。

 回复[26]:  夏雨 (2012-03-19 20:34:00)  
 
  邓星,我已给你发了短信。等你回信。

  
这次就不麻烦科长了。下次弄专栏时,肯定要麻烦他的。

 回复[27]:  邓星 (2012-03-20 01:42:29)  
 
  夏雨,短信收到,已回复。

 回复[28]:  伴我醉 (2012-03-20 11:32:31)  
 
  喝酒么,肯定是要伴我醉的。

  
我的网名就是星星伴我醉。

 回复[29]:  夏雨 (2012-03-20 13:07:03)  
 
  星星伴我醉,不好,满天星星,花心!

  
月亮伴你醉,还行,桂花酒管你喝个够。嘻嘻。讲笑话哦。

  
刚才与绿毛龟桑通了电话,也请老唤帮她带一包瓜子(不知老唤是否出发了)。

  
我们仨都为老唤记得我们这些,镜子里不显眼的小人物的心愿而感动。

  

 回复[30]:  邓星 (2012-03-20 15:49:25)  
 
  哈,伴我醉桑,和老唤一起来吧。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