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我喜欢的东西
字体∶
未未和[艺术]

老唤 (发表日期:2012-03-15 04:01:39 阅读人次:7156 回复数:69)

   未未和[艺术]

  
好像和艾家有點兒緣份,他們總是[打破了我的平靜……]。

  
81年,還在大學四年級,突然有一天在[文彙報]上看到了艾青的一篇文章[從朦朧詩談起],特別強調:[詩,首先得讓人能看懂。]矛頭對著[朦朧詩],還舉了舒婷的例子。看過之後我很驚訝:一位著名詩人居然連[日常語言]和[藝術語言]的區別都不知道!那麼他能夠理解[白髮三千丈]嗎?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出於[嫉妒],或是站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立場上,想繼續阻礙我國文藝的發展?

  
當時喝了點兒酒,順手就寫了一篇[何謂懂詩?]寄給了[文彙報],沒想著能發表,在我,只是發泄。怕影響畢業分配,還用了一個只用了一次的筆名[亦歇人],暗指[一小撮]。沒想到隔天就見報了,後來還被收入了[新華文摘]。這得感謝當時鬆散的文藝管制。後來重讀,發現我那是一篇不會[過時]的文章。

  
再輿艾家[接觸],是那年文懷沙[出事兒],我回北京,在文懷沙的書房。他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嶄新的詩集,給我[誦詩],我坐在他沙發的扶手上,想他大概是希望看看我的反應吧?

  
記憶模糊了,但是還記得那詩里飄逸著的人情或說人性,那時我已經越來越討厭滿嘴[大地]/[人民]/[太陽]/[明天]的詩歌了,於是我說:[不錯,是誰的?]當我知道那是艾青夫人的詩集的時候,我又一次感到了驚訝,[比艾青的好!]我補充道。

  
艾家的人總是令人驚訝:他們是夫妻嗎?

  
再次令我驚訝的是我見到的艾未未。

  
知道他是在國外的網上。先是他的作品,再是他的行為,最後是[他被關起來了!]

  
我很怕被關起來,因此對被關起來的人有一種本能的敬佩,就像對站在城樓兒上的人有一種本能的厭惡一樣。

  
也因此,我響應了[號召]:[捐款]!從國外捐很麻煩,經過了幾道手。之後就沒有了下文:既沒有收據,也沒有我喜歡吃的[瓜子兒]。這,就是我決心一探虛實的藉口:問題出在了哪一環節?

  
說[藉口]是因為我是想用自己的眼睛[鑑定]一下艾未未這件[藝術品]。

  
一路上,我提心弔膽,除了網絡上看到的那些驚險的衝突鏡頭,還因為我選擇的時機在[兩會]期間。我已經見識了[兩會]的重要性:我住在北京飯店的斜對面,到處是警察,便衣的和不便衣的,真使我產生了[戰鬥在敵人心臟]的自豪感。

  
下飛機的翌日,一位廣東畫家因為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個人畫展而在[譚家菜]答謝,我去陪喝,進北京飯店的時候,連外套都要脫下來接受檢查,跟上飛機一樣:隨著人類不斷的進步,局勢越來越緊張。

  
在座的有北京和地方的操辦者和領導,那都是真的局長。宴會使我覺得:只要跟黨走,名和利並不遙遠。

  
這是我這次在北京見到的第一位[藝術家],老畫家畫得也不錯,很排場,但是那和我心目中的藝術還是有著不可逾越的高牆。

  
艺术是什么?定义各种各样。不过,说到艺术的本质,它是某人创造出来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给观察世界以新的角度(價值觀),因而丰富了人类的精神世界。并且只有这种形式才使[某人]成为[艺术家]。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人们称塞尚/高更/凡高/畢加索/馬蔕斯為藝術家。藝術家不同於手藝人,手藝人是使用一種現成的技術,按照一定的程序,生產或大量生產有固定觀念的產品,或說商品。我們在我國藝術市場上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這類東西。

  


  


  


  


  
(待续吧)





Page: 3 | 2 | 1 |

 回复[31]: 非常感谢 绿毛龟 (2012-03-20 19:12:43)  
 
  太感谢了,夏雨桑还特意打电话给我.

  
夏雨桑,地址发给你了,请查收。谢谢!

  


  
老唤辛苦了,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称呼了,如果方便的话瓜子我也想要一份.非常感谢。

 回复[32]: 艾神玩的政治波普,他的作品大都不见个人。 chengli (2012-03-22 15:52:50)  
 
  当然他也有做很有意思的事。

 回复[33]: 老照片 老唤 (2012-03-29 14:12:25)  
 
  

  


  


  
。。。。。。真麻烦,每张都得裁剪!

 回复[34]: 就我所知, 老唤 (2012-03-29 14:24:16)  
 
  

  


  


  
[瓜子]作为[借据]是行为艺术[参与]的一个部分,[借款]是主题,凡参与了借款的都应该有瓜子,但是瓜子不用作买卖或赠送。

  
我愿意参与是因为老艾被关起来了,等他成了[主流],我就不参与了。。。。。。

 回复[35]:  夏雨 (2012-03-29 16:53:16)  
 
  哈哈,老唤回来啦!

  
先欣赏照片,

  
第一张是文怀沙夫妇吧,

  
第二张老唤旁边的是谁啊,年轻,挺清秀素净的?

  
》等他成了[主流],我就不参与了。。。。。。

  
喝喝!雪中送炭,好!锦上添花,俗!

  
嘻嘻,老唤你若做了[主流],我们也远远离开呀。

 回复[36]:  邓星 (2012-03-29 17:09:22)  
 
  哈哈,夏雨,猜错。。第二张老唤旁边的我也不知道是谁?

 回复[37]: 老太太还那么漂亮! 自带板凳 (2012-03-29 17:17:31)  
 
  不愧中国第一美人。

 回复[38]:  夏雨 (2012-03-29 17:19:43)  
 
  呵呵,邓星,我索性胡猜了。那清秀素净的是艾夫人?

  
老唤,这周恐怕有点急吧?下周怎么样?由你定(我们可以调整)。瓜子请预备三包。

  
绿毛龟的由我负责寄送。

  
邓星的店星期天休息吧?

 回复[39]:  夏雨 (2012-03-29 17:23:34)  
 
  哦,难道是秦怡?

  
猜错的话就怪板凳的误导

 回复[40]:  邓星 (2012-03-29 17:37:27)  
 
   夏雨,这回ビンボン了。我的店星期天休息。

 回复[41]: 照片如果 老唤 (2012-03-29 21:30:42)  
 
  不剪裁的话,手拉着手。

  
说来很怪,路青周围散发着一种气息,就是[高贵];未未周围也散发着一种气息,那就是[真诚]。这是主观的呢,还是客观的?

  


  
明天呢?

  

 回复[42]: 手拉着手怕什么? 夏雨 (2012-03-29 22:00:09)  
 
  几张照片都看遍了,老唤的手在自己身边,路青的手在自己的手里,如果是那对世纪老人手拉着手,还怕有什么不妥吗?

  
[高贵]的[真诚]的气息,当然是主观的。譬如艾未未的气息,要把他关进牢里的那类人,肯定不认为他的气息是真诚的。

  
刚才与叶子通了电话,不巧,她正在感冒的痛苦中。

 回复[43]: 欢迎老唤回来 葉子 (2012-03-29 23:20:34)  
 
  辛苦了

  
明天我的重感冒无法这样快就好呀

  
抱歉。

  
我会尽量努力的(虽然已经2周多时间了),

  
都在怀疑医院的药了?

  
是否中药会快一些呢

  

 回复[44]:  邓星 (2012-03-30 00:50:46)  
 
  老唤,如果你再去北京遇到艾未未的话,可能的话请转告我对他的敬意。因为我有幸在柏林电影节

  
看了那位年轻美国女导演拍他的纪录片。我很佩服。根性があるね。

 回复[45]:  与禅寺 (2012-03-30 09:23:08)  
 
  「我愿意参与是因为老艾被关起来了,等他成了[主流],我就不参与了。。。。。。」

  

 回复[46]: 北京税务当局维持艾未未罚款裁决 夏雨 (2012-04-01 11:48:47)  
 
  2012年 3月 29日

  
北京税务当局维持艾未未罚款裁决

  


  
记者: 袁美 | 华盛顿

  
敢于直言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星期四表示,北京税务当局维持有关他的公司因逃避须上缴数百万美元罚款的裁决。

  
这一决定是在艾未未要求审议他的案件后做出的。艾未未曾要求对此案召开公开听证会,但未能实现。

  
艾未未表示,“我们无法理解这一问题。我只能认为,任何无法对外公开的事是因为羞于对外公开。”

  
北京税务当局没有立即对此事发表评论。

  
艾未未去年在中国对异议人士的镇压中被拘留3个月。他获释后,当局要求他的设计公司支付1千5百万元人民币,作为罚款和补税。活动人士认为,艾未未批评当局的做法导致他受到这一惩罚。

  
艾未未坚持说,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说,针对他公司的税务官司看来旨在损坏他的名誉,阻止他进一步参加公共事务并批评政府。因此,他就税务局的决定向地方法院提出上诉。

  
目前艾未未虽然获释,但仍因涉嫌经济犯罪而接受调查。艾未未表示,他目前还没有接到解释这些“经济罪行”的正式通知。

  
相关文章

  
2012年 3月 30日

  
艾未未工作室将控告当局复议程序违法

  


  
记者: 萧雨 | 华盛顿

  


  
图片来源: AP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离开北京税务局时展示他的交税担保单(2011年11月16日)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公司的税务师3月30日说,北京税务当局前一天有关“艾未未税案”维持原处罚结果的裁决是非法的,他们将

  
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

  
艾未未所在的北京发课文化公司3月29日收到北京市地税局的复议决定,维持北京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去年11月做出的1500多万元人民币的处罚决定。这份书面文件说,如不服,可在15天内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税务师:北京地税局不具复议资格*

  
发课文化公司代理税务师杜延林3月30日对美国之音说,在详细查阅了税务部门的相关文件后,他认为北京市地税局并不具备行政复议的资格。

  
杜延林说:“因为发课公司的税案从这些文件看出来是由市局交办,在市局的指导下做出的处罚,而且这个处罚决定是经市局答复以后的处理。它应该主动提请国家税务总局对它作出的决定进行复议,而不是它去自己复议自己做出的结论。”

  
北京律师刘晓原则用更通俗的语言在推特上说:“作出处罚的是北京地税局的下级机构,那是该局的儿子,哪有老子不维护儿子作出的处罚决定?”

  
杜延林对美国之音说,北京地税局通知发课公司27日和28日去查询案卷,但律师还没来得及阅读完整材料并取得进一步证据时,当局29日就匆匆做出维持下级单位处罚的复议决定,而发课公司此前提出的举行公开听证的要求也被拒绝。

  
杜延林说,那1500多万元的税款和滞纳金究竟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当局至今也没有公布;此外,和案子相关的一些重要证据至今仍下落不明。在他看来,北京地税局做出的这个复议决定是无效的。

  
*北京地税局:要采访先交提纲*

  
美国之音记者就“艾未未税案”致电北京地税局。负责媒体接待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无法核实记者身份,需将记者证传真至地税局办公室,经核实再提交采访提纲后才能进行采访。

  
*以身试法前景不乐观*

  
发课公司税务师杜延林说,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提起诉讼,因为已经别无他路可走。杜延林说,他们知道这是一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事,因为在没有独立司法制度的现有体制下,希望通过打赢官司把税款退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说,按照司法程序走下去,这种坚持的态度本身是他们追求的。

  
艾未未本人在推特上对案子的前景表示“不乐观”。发课公司律师浦志强也对美国之音说,诉讼的结果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因为目前看来当局还是倾向于维持现状,这样做无需承担责任。

  
浦志强说: “结果应该是没什么悬念看起来,但是这个过程我觉得挺好。”记者问他这是否是一个以身试法的过程。浦志强笑着回答:“是。试试吧,是共产党在以身试法。”

  
*艾未未:中国社会并非一盘散沙*

  
艾未未的助手刘艳萍3月30日在推特上说,去年的今天,也就是2011年3月30日, 10名警察及草场地村委会人员以检查消防为由,进入草场地258号强行要求所有人员进行身份登记,检查了工作室、宿舍、仓库和住所的房间。自此拉开了“艾未未案”的大幕。

  
时隔一年后,艾未未在为德国媒体《世界报》撰写的“我不愿意离开中国”一文说,收到罚单后三万多人踊跃借钱给他的事件让他吃惊,也认识到今天的年轻人和社会并非一盘散沙。艾未未说,将艺术融入今天的生活,融入一个国家惨痛的现实的做法,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他也意识到,这些表达是有效的,这种尝试“将个人的艺术行为融入到社会变革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可能性中”。

  


  
网友评论 (8)

  
逸人中国2012年 3月 30日

  
艾未未是反对左派说话的权利的。本人过去只是个中间派,自有的发表言论。但在3.15后,我自愿的加入了左派阵营。作为一个新左派,在这里我要说,我支持艾未未说话的权利。反对胡温反党集团利用所谓税收问题打击迫害艾未未。胡温权贵集团的行为不能代表左派的行为,而是权贵集团的行为。真正的左派是不惧怕别人讲话的,不仅不惧怕,还能从反对派的反对意见中汲取养分。政见不同是正常的,只要是在法制的环境下没有不可以通过辩论解决的。搞迫害,不是真正的左派。

  


  
艾未未洞察2012年 3月 29日

  
“中国社会的问题很大程度来自它的文化。其突出特点是来自封建社会政治标准的五大概念还在主宰社会,即仁、义、礼、智、信。共产党打破封建藩篱后,却利用封建文化的基本因素要求人们承认其政权并服从其统治。这五大概念允许统治者无限地使用其权力。这就是当今政治的真实状况。”

  


  
2012年 3月 29日

  
北京税务当局的相关领导交税了没有?

  


  
公众2012年 3月 29日

  
中国大陆的司法是相当黑暗的是不容置疑。

  


  
正气2012年 3月 29日

  
艾未未是中国人的良心不可抹杀,天地有正气你是得到所有有良心的中国人支持。

  


  
2012年 3月 29日

  
楼下的,对自己的祖国伸中指,使用污秽语言的人能做中国的领导人吗?

  


  
2012年 3月 29日

  
艾未未是中国的希望,我们支持你。中共解体后,希望你成为未来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之一。

  


  
yzjzg2012年 3月 29日

  
像一个人

  


  


  
.

  


  


  


  


  


  


  


  


  


  


  


  


  


  


  


  


  


  

 回复[47]: 46楼摘要 夏雨 (2012-04-01 11:57:35)  
 
  艾未未在为德国媒体《世界报》撰写的“我不愿意离开中国”一文说,收到罚单后三万多人踊跃借钱给他的事件让他吃惊,也认识到今天的年轻人和社会并非一盘散沙。艾未未说,将艺术融入今天的生活,融入一个国家惨痛的现实的做法,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他也意识到,这些表达是有效的,这种尝试“将个人的艺术行为融入到社会变革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可能性中”。

  


  

 回复[48]: 罚款好! 老唤 (2012-04-02 01:24:25)  
 
  

 回复[49]:  夏雨 (2012-04-02 13:58:00)  
 
  老唤,我们想瓜子想死~~~啦!

  
这周什么时候有空?

  
我什么时间都可以,叶子也说了,这次就是病没好,也要见老唤!

  
等着你定时间!

 回复[50]: 感冒基本好了,也想吃瓜子呀。 葉子 (2012-04-03 08:08:01)  
 
  

 回复[51]: 今天有台风吗? 老唤 (2012-04-03 08:55:14)  
 
  台风之前进店,台风之后出店?

 回复[52]:  邓星 (2012-04-03 19:29:30)  
 
  今天就免了,这么坏的天气。顺便说一声,你们中间有喜欢品茶的人么?我有一套

  
茶具从来都不碰,要是有人喜欢我就奉送。老唤你喝茶么?

 回复[53]: 不喝。 自带板凳 (2012-04-03 20:47:48)  
 
  给我。

 回复[54]:  邓星 (2012-04-04 02:34:47)  
 
  哦?那就给你吧。有人欣赏太好了,省得给我暴殄天物。。 (虽然,天物哪里轮得到我)

  
最近我给地震的预测吓死了,几乎三天两头在想再处理掉一点啥的,不过充其量也只是玻璃花瓶

  
烟灰缸摆设之类,当初欣喜若狂觅回来的。不过,我家里已经扔得光秃秃差不多可以算赤贫了。。

 回复[55]: 那你就留着吧。 自带板凳 (2012-04-04 08:24:16)  
 
  

 回复[56]: 艾未未说《我不愿意离开中国》 夏雨 (2012-04-04 13:54:15)  
 
  

  
艾未未《我不愿意离开中国》

  


  
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父亲和家庭的经历经历了被迫害和被歧视的痛苦。我从中学到了忍受巨大痛苦和凌辱的能力。父亲个人经历了国民党的监狱、共产党的流放,这种迫害和苦难成为了我的家庭生活内容的最基本状态。我适应这种状态,也很了解这种状态。我对中国的人性,对极权政治的残酷性和野蛮性,都有着非常清晰的理解。对于我来说,承受政治迫害已不是新鲜的事情,我也没有任何幻觉。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准备好了,就可以承受突如其来的种种痛苦。

  
如果问我,如何能成为今天这个状态,肯定有以下几个因素。一个是我出生在中国,经历了若干个不同的时期:童年的时候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我去了美国纽约后的经历,之后再回到中国,已有将近二十年。这几次经历,使我对中国社会有着比较强的认识。我认识的中国社会问题,很大程度来自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是它一直是一个封建社会,在仁、义、礼、智、信这种礼教政治的控制之下,每一个人的个人位置都是非常确定的 。共产党将这个封建礼教打破以后,仍然沿用了封建文化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对权力和权威的认同和服从。这导致统治者的行为不受局限和权力滥用的可能,这也是今天政治的现实。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这是统治者说的。唯"上智下愚而不移",是说生活在社会上层的人是智慧的,而下层的人都是愚蠢的。

  
孔子说唯此而不移,这是封建社会的秩序,秩序是确定的。今天开两会,从他们的方式、态度和行为上可以看得出来,权力在文化中发挥和渗透着。这完全是上层和下层一种断裂的状态。显然,这片土地离民主社会很远,这是枪杆子里打出来的政权,它的野蛮和非理性的特征始终是持续保持的。在这种情况下,个人的参与和表达化为虚有,社会在基本层面上否认个人自由、个人权利和个人的欲望和需求。当大家公认,作为个人是不能够提出政治见解,没有真正美学和伦理学判断的时候,这种全民的放弃,就变成了极权主义生长的最佳土壤。

  
作为一个艺术家,自由表达和建立交流是我的天职。我在表达过程中发现很大的空缺,我说的很多观点,实际上谁都可以说。即使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百分之八十的人会拒绝去说,剩下百分之二十的人会说,但是却没有人能听得见。这导致了百分之百的没效果。我公开的表达了这些观点,已经算是非常特殊,一个有社会影响力或者生活处境很好的人,为什么会和权力对抗,已经让很多人不太理解;但同时,这个状态又给了我很大的空间,由于没有人说,我的行为就变得很明显和突出。再就是,我的声音有可能被听到,因为作为艺术家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在国内和国外都有可能被听到,直到这几年,我在国内完全被禁。

  
虽然我做艺术的时间很长,但是,在其中很多阶段,实际上我是处于一种放弃的状态,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太关心艺术问题,而是对建筑、设计、甚至收藏,还有策展、出版这些事情,产生了比较大的兴趣,直到我找到互联网给我提供的可能性。在05年年底的时候,新浪要求我开一个博客。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用过电脑,也没打过字。虽然最初很不熟悉,但是很快我就自觉的克服了这些不足,成为一个比较熟练的网络使用者。博客对于我来说,第一次将个人孤立和切断的事实打破,进入一个与他人,可以随时随地建立一种新关系的交流方式。这在以前的经验中是很难以想象的,这种关系的确带来了新的自由表达的可能性。这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媒介本身就是信息"。记得我的第一篇博客,只写了十二个字:"表达需要理由,表达就是理由。"2007年的Kassel文献展,我做了作品"童话"。在做"童话"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使用互联网进行交流的便捷性和有效性和多种的可能。这是我开始发生变化的一个很大原因。

  
由此经验,我08年 开始,做四川汶川地震遇难学生调查,这是另一次主动通过网络交流发生的事件,通过和志愿者的招募、交流,实地的考察,信息的整理,并且在博客上的公布,使这个调查成为了一起非常成功的社会运动案例。作为个体参与到社会重大公共事件中,起到了较大的影响力和共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这个事件使我的博客被彻底的被永久关闭,由于不可能再使用国内互联网媒介,促使我使用了推特。在推特上,我每天公布死亡学生在当天的姓名、生日,动员网友们对每个学生的名字的朗诵,并寄回给我们,合成了一个叫做"念"的声音作品。

  
这些案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致使我们在以后现实当中,遇到的很多事件,包括我在四川被因为为谭作人作证,被警察施以暴力,之后在So Sorry的展览过程中做了脑部手术,回到成都后再次申诉,并引发后来一系列政府的报复行为,包括,对我监视居住,工作室拆除,再后来,对我秘密拘捕关押,以及释放之后的1500万的税款事件,以及网上借款行为,都变成我们在网络上进行自觉表达和参与社会事件的活动。将艺术融入今天的生活,融入一个国家惨痛的现实,融入个人理想、个人表达的一种尝试。我虽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这些表达是有效的。这种表达成功的尝试将个人的艺术行为融入到社会变革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可能性中。

  
我发现在互联网时代,即使我在国内已经完全被禁,从09年开始,至今已两年半时间,我的网络影响力仍然在不断的增加。我被关押监禁,在放了以后,推特上的跟随者增加了将近一倍,从七万到目前的十三万人,这是一个很奇异的的现象,同时也是一个测试。政府打了一个很简单的主意,他们把我抓了,然后以经济犯罪的借口来惩治和污垢我。被抓后的第一天,他们面对面地告诉我,"你攻击政府,我们要把你搞臭,让人们知道你是一个骗子"。我当时比较愤怒,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挺好笑的,是因为我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他们刚开始跟我说,是诈骗,经济诈骗,我觉得这罪名非常好笑。他们后来摊牌了,说他们实际上是想削弱我的影响力。原因是我在外媒和推特上对政府的批评,他们直接跟我这样说,这令我觉得他们挺坦率的。但是我在想,这罪名有没有可能成立呢?我说,你认为一个90后年轻人会相信你们说的这些话吗。他笑了,说,大部分人是会相信的。我想,这是他们压的一个赌注吧。

  
我 出来以后才知道,他们确实做了大量的抹黑和诬陷的工作,当然,是技术质量很低下的抹黑,直接、明摆、很容易看出来他们缺少耐心,连制造舆论评论的"五毛" 也是教养很差的那种。从这点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才会做大量低质量的抹黑,包括环球时报和境外香港的大公报、文汇报都失去了风度。关于我的案情,国内报道极少,他们回避公开讨论,只是在网络上找一些诸如司马南、吴法天之类的学者旁敲侧击。他们已经非常羞涩了,没有任何问题敢拿出来公开讨论,没有公开指责和批评。他们大可不必,去做一个执政了60多年的政党所应该做的事情。你自视强大,无需要做一些很不体面的勾当,当你一定要做这样的勾当的时候,那就是黔驴技穷了。

  
在被关押的时间中,得不到一丝关于外界的消息。我曾说过,关押时,我就像一颗黄豆滚到了一个无人关注的缝隙里面。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你被彻底的遗忘,与外界的生活断裂。警方明确告知不允许会见律师和通知家人,完全切断了我和外界可能产生的任何联系。直到我出来以后,我才知道我的关押可能成为有史以来个人失踪所引发的,无论是政治层面或是艺术群体、普通民众极为关心、参与的,多种方式,持续的一种反应。这不仅仅是关于我个人处境的一种反应,而是表达了对于言论自由、个人权利遭受侵害时,抒发的一种普遍的社会价值的认同,表达了人们对极权政治的野蛮和非理性的厌恶,这种情感是普遍的甚至激烈的。无论是我家人、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网友、国外的艺术家、博物馆,从普通民众,80后90后的年轻人到政界的一些显要,都对言论自由所遭受到的伤害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表态。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到的。毕竟,中国在今天世界的政治和经济格局中仍然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有很多有良知的人们,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众多的新闻媒体做了细致和持续的报道,使人们能够再一次重新意识今天包括互联网在内的舆论抗争的巨大优势。因为这是不可能发生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不会有同样的结果。

  
81天监禁中,我的处境所承受的那种状态,应该是人类在监禁中可能承受的最为严厉的刑罚,虽然没有肢体接触和殴打,但仍然是一种心理和意识上的折磨,非人性的一种酷刑。在这种非人性的处境中,所遭遇的苦难不是来自皮肉的疼痛或精神上的凌辱,而是通过强迫性的屈从致使个体对正义和公平绝望,致使个人对社会正义和你生命的生存含义失去信心和希望。这种失望来自于,个人意识到,眼前的社会和国家,必须建立在一个公开的、无视法律、拒绝交流的基础之上。没有任何法律可以保护你,没有任何权力的制约,阻止对个体生命实行任意迫害的时候,生存的心理伤害是巨大的。这是对宇宙间的秩序、人的伦理和美学、生命崇高的信仰的摧毁。没有一个人,不管在进行什么类型的抗争,不是期望和信任更高的伦理和意志的存在,相信善意能够战胜邪恶。迫使一个人在一种状态下失去了这个信念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不是脆弱的,将无一例外,因为极权知道,生命的特征就是脆弱。

  
在收到罚单之后一个星期的时间,三万多人踊跃借款给我,和最终拿到9百多万的捐赠,这个事实让我非常吃惊。这个事件,同样让我对中国社会有了重新的评价。我认识到,现在的年轻人和今天的社会并不是像往常所想象的那样一盘散沙,拒绝参与和表态。只是因为缺少一个合适的机会,或一个合适的方式,这些都很重要。我相信整个社会都是在自我教育,过程中无论是权力方还是这些争取权利方,或者第一次应用自己权利进行表达的人,每一个人,都在从中学到一些什么。。。

  
中国正处于一个巨大变动的前期,互联网的出现,使我有机会通过这种技术革新寻找出一种新的表达和交流的可能性。我始终认为,科技的变化是个人发展至今天这一状态的最主要原因。同样,科技的革命也是中国可能发生变革和必须变革的最主要因素。关于变革的时机,没有人能够知道。既然是变革,它很难出现在人们的预期之中。变革的含义本身就是意外和不可知的出现,随时都可能发生。

  
在关于伦理和社会正义的争论和辩证当中,德国始终扮演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角色。德国的公众觉悟和公共舆论、政界和商界所表现出来的理性支持,是今天维护普世价值和社会公正的重要的力量。我希望看到德国在今天的社会变革这个重要时刻仍然能够坚持这种立场。在政治和经济的交往中,人们共同的倾向是做出某种妥协,所有的妥协,都是通过在关于差异的争议上来完成的。这些差异之争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以牺牲弱者的利益来获取交易中的优势。希望世界各国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作出交易与决定的人们,有更长远的观点和宽广的视角。不要牺牲长远的价值,为了一个短期的利益。任何在人的价值,人权和自由言论的权利上作出的让步和妥协都是罪恶的,都应当付出代价,因为这必然是盗用和掠取他人的生命和不幸在做交易。我们处在一个混乱的时期,这个混乱来自于一个旧有的世界、固有格局在新的政治和技术条件下的瓦解和崩溃。这不仅是中国的现状,也是全球的现状。这个瓦解和变革会持续下去直到旧有的体制彻底崩盘。新生的可能和对自由的渴望必然会取代陈旧、腐朽、束缚自由,对人的基本价值和生命伦理的扭曲。在这一点上,人性必然会胜利的,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有觉悟的世界。

  
我有意识和无意识的行为, 使我和中国产生了某种密切的关系,它意味着现实的,也可能是超现实、形而上的联系。这致使我的去留负有特殊困难和附加的含义。我没有要离开中国的准备。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给生命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直到危险真正到来之前,你都可以认为是安全的。这是不确定的一种状态,在这里的生存是可能和极有含义的,除非被强制性的置入另外一种不可能状态下,在此情形出现之前都是可能的。

  


  
--------------------------------------------------------------------------------

  


  

 回复[57]: 摘自楼上 夏雨 (2012-04-04 14:07:49)  
 
  ------在收到罚单之后一个星期的时间,三万多人踊跃借款给我,和最终拿到9百多万的捐赠,这个事实让我非常吃惊。这个事件,同样让我对中国社会有了重新的评价。我认识到,现在的年轻人和今天的社会并不是像往常所想象的那样一盘散沙,拒绝参与和表态。只是因为缺少一个合适的机会,或一个合适的方式,这些都很重要。我相信整个社会都是在自我教育,过程中无论是权力方还是这些争取权利方,或者第一次应用自己权利进行表达的人,每一个人,都在从中学到一些什么。。。

 回复[58]: 艾未未反制國安監控  夏雨 (2012-04-04 14:19:11)  
 
  艾未未在家中設置網絡攝像頭反制國安監控 zt

  


  
2012年4月3日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報道﹕

  
為了抗議中國公安對他的監控,中國大陸藝術家艾未未今天向法新社表示,已在家中架設 4 個網路攝像頭。他說,居然他家四週都有監視攝影機,他的辦公室、電腦、手機都受到監控,他本人又被搜身,何不干脆在家中設置攝像頭,在網絡公開他一天 24 小時的活動。

  
艾未未勇于表達与行動,一直都是中國大陸當局的眼中釘、肉中刺。

  
去年有人在網路呼籲民眾效法阿拉伯之春示威活動,在中國大陸發起革命,警方遂大舉逮捕異議人士,艾未未也在去年 4 月 3 日受到拘禁,消聲匿跡好一段時間。

  
艾未未 4 月 3 日向法新社表示:“我的生活受到很多監控,電話和電腦都受到監管。我們辦公室遭搜查,我也被搜身,我每天都被跟監,我家門前就有監視攝影機。”他又說:“所以我在想,何不裝設些(攝影機),這樣民眾就可以看到我的所有活動。我能這樣做,我希望他方(當局)也能展現一些透明度。”

  
艾未未在床的上方和書桌都裝設攝影機,從 http://weiweicam.com/ 可以看到艾未未的一舉一動。

  


  
“愛神”進行時:自由是生命權利

  
2012年4月3日德國之聲中文網報道﹕

  
今天是艾未未 “被失蹤”一週年,艾未未工作室的門外,警方安裝多個攝像頭一直對他進行監控。從昨日起,艾未未在其工作室和生活空間內安裝了四個攝像頭,以“自我監控”的方式紀念失去自由一週年。

  
4 月 3 日是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被失蹤”一週年紀念日,從昨日起,艾未未在其工作室內外的工作區和生活空間內安裝了 4 個攝像頭,開啟“愛神進行時”,被稱之為“自我監控”,網友可以在網上實時觀看他的工作和生活狀態,甚至包括他睡眠時的狀態,此舉引網友瘋狂登陸觀看和截屏,有網友表示,艾未未是在以此方式紀念“被失蹤”一週年和抗議警方對公民的非法監控。他也表示籍此推動中國官方“透明化”。

  
此時他的工作室外,中國警方安裝的多個攝像頭持續不間斷的對他進行監控,据艾未未工作室人員觀察,從早期的 8 個已增至目前的 15 個。沒有人知道中國警方攝取的內容,包括艾未未的探訪者、艾未未出門及回家的時間表,是否會成為中國當局對這位他們稱之為“危害國家安全”的藝術家的“罪證”?

  
2011 年 4 月 3 日,艾未未准備經由香港至台灣籌備他的個人藝術展,在北京首都國際機楊,被北京警方帶走,經過長達 81 天的秘密羈押,6 月 22 日,中國當局以“取保候審”的名義將其釋放。在艾未未失蹤期間,先后有多個國家政府和人權機構等要求中國政府盡快釋放艾未未。在世界范圍內民間發起多個“尋找艾未未”及抗議活動。艾未未回家后曾揭露在被關押期間,警方對其 24 小時監控,他說“象一顆黃豆滾到了一個無人關注的縫隙里”,承受了“人類在監禁中可能承受的最嚴厲的刑罰,即心理和意識上的折磨。”他的 54 歲生日時,看守給了他一碗面條,但沒有給他筷子。

  
艾未未被釋放后,中國當局將這起“政治案件”轉為“經濟案件”,于 2011 年 11 月 1 日,艾未未接到北京地稅局第二稽查局對發課文化公司的處理、處罰決定,總金額為 1,522 萬元;后艾未未提起行政复議; 2012 年 3 月 29 日,北京地稅對“艾未未稅案”做出行政复議結果,維持去年 11 月 1 日北京市地稅局第二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罰決定。艾未未表示“奉陪到底”,目前該稅案擬進入到法律訴訟程序中。發課公司代理稅務師杜延林 4 月 2 日向外界發表聲明表示北京地稅部門的處罰決定和行政復議處理決定,從程序、證據及主體上都嚴重違法,不具備法律效力。

  
“我還是原來的我”

  
4 月 2 日,德國之聲記者曾聯系到艾未未,他正与發課公司的稅務師杜延林等商量起訴北京地稅事宜,他表示在電話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說,自他釋放后,他的電話也一直處于被警方監聽狀態。

  
艾未未回顧這一年的經歷﹕“2011 年 4 月 3 日,一年前的今天。我在北京機場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劫持,在秘密地點開始 81 天的關押。期間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經濟詐騙、偷稅、傳播淫穢照片、重婚、非法換匯之名審訊 50 余次。同年 6 月 22 日被‘取保候審’為期一年。”

  
中國知名律師劉曉原問他﹕“在去年 4 月 3 日以前,是否想過會有被失蹤的一天?”他說﹕“我從來沒有幻想,我父親曾承受更大折磨,我公開承認是反華勢力。”

  
另外艾未未早前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也表示﹕“他們編造种种罪名,其實他們不需要罪名,我也不需要,因為自由表達就是我的罪名,維護公民權利就是我的罪名。我依然是曾經的我,權力意圖刪除一個人的思想,除非將他置于死地。言論自由是生命的權利,是生命的屬性,祖國在我的生存經驗中傷害了如此原則。”

  
也有網友問艾未未﹕“你今年是否做了預防失蹤的措施”?他答﹕“將失蹤合法化”。意指此次兩會上已經通過的《中國刑事訟訴法修正案》第 73 條,此條也因艾未未去年被秘密關押而被稱為“艾未未條款”。

  
“追求自由的人得不到自由”

  
在艾未未被秘密羈押期間,他的母親高瑛曾四處奔走,尋找儿子的下落;北京地稅部門向艾未未下達處罰處理決定后,高瑛欲以艾青故居為抵押以獲得艾未未提起行政復議或法律訟訴的資格。

  
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高瑛依然為儿子目前的處境深表擔憂﹕“我前幾天去了他那儿一趟,很多的電子眼監控他,還是把他當作一個坏人,在這种氛圍和環境里,一個人追求自由而得不到自由。我對他确實不放心。”

  
近日,艾未未的《我不愿意离開中國》的德文及中文版分別在《世界報》和德國之聲刊發,引起很大反響,艾未未表示他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行為,使他和中國建立了密切的關系,他目前沒有要离開中國的准備。對此高瑛表示已經讀過儿子的這篇文章,她說﹕“我愿意他離開中國,我覺得他出去是比較安全的,在國內老是沒完沒了的糾纏,什么時候才能自由啊,我希望他能結束這种生活。我多希望我的晚年不要象現在這樣過的提心吊膽,每天要看他的消息。”

  
2011 年 5 月 28 日,英國《衛報》曾發表長篇文章,詳細講述艾未未的人生經歷,以及近年艾未未參与到中國的多個公共事件中,因為參与這些公共事件,這位藝術家“消失了”。文章的結尾處寫道,艾未未曾經在 2009 年 8 月份發出推文說“有一個人不自由,我就不自由,有一個人受凌辱,我就受凌辱。有一個人受傷害,我就受傷害。聽明白了么?”

  
作者﹕吳雨﹔責編﹕達揚

  


  


  

 回复[59]: 摘自楼上 夏雨 (2012-04-04 14:20:15)  
 
  艾未未曾經說

  
“有一個人不自由,我就不自由,有一個人受凌辱,我就受凌辱。有一個人受傷害,我就受傷害。聽明白了么?”

  

 回复[60]:  绿毛龟 (2012-04-14 21:49:11)  
 
  老唤好,托夏雨寄来的瓜子收到了,谢谢老唤,谢谢夏雨,辛苦了。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喜欢的东西
    偷梁换柱  
    这回的美国选举 
     围棋难吗? 
     漫画弗洛伊德 
    江铸久大师谈吴清源祖师 
     反腐就是反党! 
     我看常艳儿 
    中国当代文学屎 
    未未和[艺术] 
    太有才! 
    大题小做和小题大做 
     沉痛悼念岛田绅助 
     哎呀,鲁迅的翻译! 
    [鳟鱼]的成立 
    论论[走红] 
    [李逵日記](盜版)作者:倉土 
    致星兒的信 
     关于第一期[老唤文学奖]的说明 
    请修改作文 
    剽窃[韩寒语录] 
    論Salinger和丫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转载:于奇智;德勒兹;生与死;张国荣;哲学 
    灵感制作秘方 
    由「期刊」所引起的 
    橡实和南瓜 
    请教:关于李佩芬 
    象征符号 
    想起了武训 
    老唤美术馆(观赏无料) 
    论风格 
    小说「梦」(续完)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