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闲话闲说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16 12:12:18 阅读人次:4525 回复数:77)

   

  
本家小姐刚上小学时,有段时间对放大镜特别感兴趣。可能是老师的观察课上得比较精彩,回到家就要我去买放大镜。放大镜日语叫“虫眼镜”。一天到晚,手里拿个虫眼镜,看见什么就放大来仔细看。就在那段时间,她遇上一件奇事。但是,这件事跟放大镜无关。

  
一天放学回来,路上看见几个大人围在一起像是观察研究着什么。她便也走过去也要看个究竟。原来,几个大人中间还有一个警察。警察手戴雪白的手套,手里提着一个让周围人惊异的东西。

  
大人们在议论“这是什么呢?”警察也说“就是啊,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小姐凑近小身子,看了看,说:“这是猪蹄!”。警察忙说“啊呀,可不是嘛,这是一只猪蹄呀!小朋友,谢谢你!”

  
小姐回家说了这件事,我们一场欢笑。我说“看来你成了有用人才了,居然能帮助警察破案。”她却绷着小脸儿说“哼!认识个猪蹄子算什么有用?我才不想成为这么无聊的人才呢!”

  
虽说日本的一般超市里很少见到有出售猪蹄的柜台,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方圆10公里内的超市中,总会有那么一两家。这种信息,只要打听一下中国人,不出多久就能找到某家超市里一个冷清角落里的几个冷冻猪蹄。日本人除去猪体的精肉部位,头脚内脏之类很少食用。据说冲绳那边有食用猪杂文化的习惯。

  
生在中国人家,中国话说得不十分地道,但是中国饮食文化的熏染,还多少给小姐增长了不少见识。否则,她这一功也不会立得这么轻而易举。前几天,吃烤肉的时候,她又想起这件事来,禁不住又是一场全家大笑。她说“你们想象一下,那些人的眼睛瞪得都像放大镜那么大,哈哈哈……”。我还是觉得奇怪,说“怎么就会连个猪蹄也不认识?”她说“那么恐怖的东西,除了中国人谁会认识?那是生的,死白死白,不是能吃的肉。”她又解释说“我有很多同学不吃‘荷尔蒙’什么的。”我们齐口说“荷尔蒙”好吃,她就问“那你们知道内脏类日语为什么叫‘荷尔蒙’吗?”。

  
还别说,我们一下子都被问住了。不是说有多难,是因为没想过这个这么简单的问题。她说“ホルモン,就是ホールーモン。就是扔掉的东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猪心猪肺猪头猪脚之类,放在柜台上厨房里或者餐桌上,就算不吃这类东西的人,也不会觉得奇怪陌生,至少能判断出是个能食用的东西。但是,换个地方看见这东西确实就有点莫名其妙。马路上时而会见到谁家婴幼掉下的一只鞋一只袜,但却难以想象见到一只脚。即便再昏吃昏睡的蠢猪,也不会走着走着忘掉一只蹄子。再说,日本除了动物园和饲养场,到哪里会见到带毛会走的整鸡整猪呢?

  
什么东西一旦拿出来做局部放大推敲,反就容易看不到本质原貌。如此说来,放大镜宜于究理,不宜观形。事事都拿来一二三细究,还不累死。大大咧咧地活着,即便不是看破,那该扔的ホルモン之类,穿肠物一种,吃起来也挺香不是?

  
…………

  
注:为了核实一下,经搜查获知如下信息。

  
ホルモンの語源には諸説あるが、内臓は食用の筋肉をとった後の捨てる部分なので、関西弁で「捨てるもの」を意味する「放(ほお)るもん」から採られたという説(この説を採る代表例は、焼肉の「食道園」。)

  





Page: 3 | 2 | 1 |

 回复[61]:  雪非雪 (2007-07-16 23:40:42)  
 
  红枣莲心,晚上好。你说的咸猪手,上面说过了我不懂,或者是叫法不同。广东话也不懂,吃豆腐呢前几年被教化过似懂非懂。谢谢你来助兴。 对了,那个植草是那个什么大的什么专门家来着是吧?唉,这样的事,总让人觉得是一时丧智,与失神同样,痼疾一种吧。

 回复[62]:  雪非雪 (2007-07-16 23:44:21)  
 
  邯郸子,问候你

 回复[63]: 雪非雪 红枣莲心 (2007-07-17 00:05:46)  
 
  一直很喜欢看你的文章,只是没敢轻易插嘴 关于那个咸猪手的说法我也是听广东的朋友说了才知道的,巧的是也正好是在讨论猪蹄问题的时候提起的

  
植草原来是早稻田的教授,金融专家。可惜2次“痴汉”罪毁了大好前程。

 回复[64]:  邯鄲子 (2007-07-17 00:12:24)  
 
  雪非雪,你好.

  
我也愛吃猪脚爪和蹄胖呢.我ー家都是食肉党.

  
只是近年来我的腸冑巳被和食同化,无生蔬菜不下飯.

 回复[65]: 错了, 子白 (2007-07-17 08:57:33)  
 
  >对了,那个植草是那个什么大的什么专门家来着是吧?

  
>植草原来是早稻田的教授,金融专家。可惜2次“痴汉”罪毁了大好前程。

  


  
俺来插一句,植草家中搜出大量猥琐性”赃物”,不是一,二天的事情。

  
应该是:

  
植草原来就是“痴汉”+金融专家,因为名气大,又是东大出身,后来成了早稻田的教授,事发之后还被名古屋商科大学聘去,可惜2次运气不好毁了前程。

 回复[66]:  雪非雪 (2007-07-17 12:25:28)  
 
  子白,谢谢说明。看来这金融才子虽才华横溢却性情有异癖,苦命人一个

 回复[67]:  雪非雪 (2007-07-17 12:29:31)  
 
  邯郸子,多出来说些话吧,愿意看你的发言。

  
我也被和食同化得不浅,但一家人有时候会突然就犯了中国胃病——想吃某样五香味的什么差不多到了能想疯了的程度

 回复[68]:  雪非雪 (2007-07-17 12:32:57)  
 
  红枣莲心,你好。

  
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你的日语诗怎么来得那么迅速又那么顺溜?我读的时候,断句还要费劲呢

  
欢迎以后多赏佳句。

 回复[69]: 躬身说明一下 雪非雪 (2007-07-17 12:48:57)  
 
  这个闲话贴子的话题涉及到蹄膀等美味,各地人士赏光参与讨论,很感谢。若有食素朋友或者回族朋友浏览,请多多包涵。

 回复[70]:  蛇 (2007-07-17 22:49:06)  
 
  撑一支长篙,架一叶扁舟,荡漾在莲塘中,向更深处~~~

  
干脆你问问她能不能看懂这个吧。。。 ~~~

  
> 红枣莲心,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回复[71]: 活あじ 子白 (2007-07-17 13:02:16)  
 
  雪桑,俺是多嘴了。

  
——想吃某样五香味的什么

  
你那么好的手艺,放点儿五香粉在里面不就成了吗?

  
藤原说过这话啊,嗨。。。俺和日本人去居酒屋,有那什么「活あじ姿」什么的,端上来还蹦达着呢,整天她们喊「かわいそう」,看到「活あじ姿」却眼都不眨吞进口里,真实假慈悲。。。

  

 回复[72]:  雪非雪 (2007-07-17 13:07:01)  
 
  与其让我去问,还是蛇用蛇语问的好,我想。比如“~~~~や、~~~~~~~、~~~~~”

 回复[73]: 回雪非雪 红枣莲心 (2007-07-17 13:14:04)  
 
  我是中国人阿 我那是和蛇闹着玩呢,惭愧!看见蛇在外面瞎逛,赶紧借他的蛇洞躲起来

 回复[74]:  雪非雪 (2007-07-17 13:18:22)  
 
  子白,不是你多嘴,是我少嘴——想吃某样五香味的什么(猪蹄呀带皮红烧肉)之类的。把这後半给省略了。有五香粉,没材料也是没辙。看东博斑竹介绍说东京那边有售带皮肉,这边没有。要买,得去华人早市。

  
——》看到「活あじ姿」却眼都不眨吞进口里……,这是讲究的一品;看见啃猪蹄,是觉得面目可憎吧。

  


  
视角不同。

  

 回复[75]:  雪非雪 (2007-07-17 13:24:03)  
 
  就是啊,看这名字也不像不是中国人。

  
红枣莲心。羡慕得想改名成“绿杏核眼”对成句

 回复[76]:  待于泥.. (2007-07-17 15:18:14)  
 
  哎,你还别说,红枣莲心这个名字,要找个恰当的对子出来,还比较费事.

 回复[77]: 红枣莲心、子白,那个植草…… 雪非雪 (2007-07-18 14:35:05)  
 
  植草被告に懲役6月求刑「再犯の恐れ高い」

  
毎日新聞 2007年7月18日 12時17分 (最終更新時間 7月18日 13時03分)

  
http://www.mainichi-msn.co.jp/shakai/jiken/news/20070718k0000e040039000c.html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