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0-01 00:26:03 阅读人次:3514 回复数:39)

  
----兼答黑白子先生


  
在回答黑白子先生之前,先讲一个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80年代来日本时,遇到的第一个思想观念上的沉重打击,是在我踏入日本国土的第二天就去超市打工时发生的事情。我的工作是在超市的里屋包装蔬菜,超市的店长田中先生,特地来关心我,一边一起包装蔬菜,一边与我聊天。

  
店长问我:“李桑在中国已经大学毕业了,又为了什么来日本留学?”

  
我想也没想就说:“为了国家。”

  
店长一听,惊得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略带愤怒地对我说:“为了国家?李桑,这可不行!”

  
他接着又说了一段让我震惊的话:“李桑,妳知道吗?我的大哥,也和妳一样,说是为了国家,去你们中国打仗,结果战死在那里。他是为了国家去侵略中国,为了国家去死的。”

  
他见我惊呆得说不出话来,又补充说:“国家是什么?是杀人的东西。李桑,你不要为国家,要为自己。”

  
那晚我把这段话记在日记本上,又惊奇,又无法理解。后来我慢慢地理解了田中先生的话,慢慢地感觉到国家是一个杀人的暴力机器,所以才有了前文的那段话:“我想这个世界上,本来不应该有“国籍”这个东西。”

  
黑先生居高临下地指点我去看看有关“国家”的书,了解一下“国家”的概念之后,再来谈论有关国籍的问题。其实这句话我倒是正想退还给黑先生,正是黑先生自己没有看有关国家的书,就来谈论国籍的问题,所以才会把反对国家、反对国籍的论述看成是我创造的“李小婵思想”,这真是使我大跌眼镜。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就有很多先知先哲反对国家这种暴力机器,有一种广为传播的思想体系“无政府主义(Anarchism)”,这里请允许我抄一段字典,给黑先生介绍一下无政府主义的思想。“无政府主义的基本立场是反对包括政府在内的一切统治和权威,提倡个体之间的自助关系,关注个体的自由和平等;其政治诉求是消除政府以及社会上或经济上的任何独裁统治关系。”

  
国家这个东西,给我们带来太多麻烦了。当今世界上的战争和冲突,不都是国家这个东西引发出来的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打仗,印度和巴基斯坦,俄国和车臣打仗……,数不胜数。中国自己也为国家这个东西苦恼不已,台湾搞独立就不必说,今年因为新疆西藏要建立自己的“国家”,就死了不少人,所以我要反对国家这个东西。我上面提到的田中店长,大概也是来自这种朴素的想法,反对一个人为了国家去尽忠。不幸的是,居然有网友提议加入日本籍的中国人要为日本“尽忠”,是不是这位网友有一种特定的思维惯性,总要找个尽忠的国家,不是中国就是日本,不为国尽忠就不踏实。

  
我反对国家这个东西,反对以国家来人为地制造“国籍”,当然也反对以国家来人为地制造“罪名”,即所谓“不法入国罪”。说起来我的这些想法根本谈不上新奇,几百年前无政府主义者的先驱们早就这么反对,而且不仅是嘴上说说反对,而是付之以行动。他们建立了无国界的组织“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第三国际”、“第四国际”,就是试图要消灭国家这个不合理的东西。1936年的西班牙内战,也是一场无政府主义者试图推翻政府的尝试。中国著名作家巴金就是无政府主义者,他的名字“巴金”就是来自两位最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巴古宁和克鲁泡特金。

  
和国家无政府主义相反的是强调国家至上的“国家主义(Nationalism)”,希特勒的纳粹党就是最著名的国家主义政党,它的全名是“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The National Socialist German Workers' Party)”。难道黑先生是一位国家主义者吗?如果明说你是国家主义者,我对你的贴文也就理解了。

  
上面是我想讲的要紧的话,下面回答一下黑先生的问题。

  
1 >>仅就文章的开头部分,我斗胆试评一二,以就教于方家。

  
------------------------------------------------------------------------

  
黑先生一开始就无边无际的造一串又一串离题八百里的句子,我通篇在谈国籍,黑先生却莫名其妙地牵进“法律、政党、罪犯……”等一串与国籍完全不同概念的东西,只能说明黑先生此时的思想已经混乱了,我对思想混乱的问题不予回答。

  
2 >>多问一句,作者在中国听到“人权”这个名词时,头脑里又会马上联想到什么呢?

  
-----------------------------------------------

  
在中国我没有听到过“人权”,所以也不会有联想。反问黑先生在中国的什么地方听到过“人权”?

  
3 >>追求幸福必须合理合法。偷渡,在任何国家都是违法的。

  
---------------------------------------

  
当年欧洲殖民主义者,拿着枪炮进入美洲这片印第安人的土地去追求幸福时,大概都是没有签证的偷渡者吧,所以他们振振有词说“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等到他们抢到人家的土地,却一反设起关卡,不让别人再来美洲追求幸福了。好在美国宪法保留了殖民时代的原貌,说什么“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那只不过是为了抢占印第安人土地找借口罢。不懂历史就不要谈今天。

  
4>>天赋人权里,没有想当哪国人就当哪国人这一款。

  
天赋人权的定义,恰恰有当哪国人就当哪国人这一款,它的同义词就是要消灭国家这个东西。不过你不要拿出美国宪法之类的假天赋人权的东西,去看看真正的天赋人权的东西吧。

  
5>>杀人犯、强奸犯就有了更加去追求“幸福”的借口了。

  
此时黑先生的思想又开始混乱了,我对思想混乱的问题不予回答。

  
6>>从这个意义上,世界上永远也不会出现“真正有人权的国度”。

  
今天没有的东西,不等于今后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断言只能说明的黑先生还没有从思想混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现在世界上就有很多人在致力于“真正有人权的国度”,我想他们的努力和奋斗是会有结果的。我虽然没有力量,至少发言支持他们的奋斗。

  
7>>蛇足:母语是可以选择的。

  
母语是可以选择的?莫非黑先生的母语中文是你自己选择的?能不能告诉我们你选择中文做母语的理由?

  
.

  


  
最后我再说几句,对于人权有两种理解,一种是“天”赋人权,这是无政府主义者的主张,一种是“国”赋人权,这是国家主义者的主张。

  
如果是“国”赋人权,一个国家就不应该,也没有理由干涉他国的内政。一些国家明明自己是“国”赋人权,不让外国人分享他们的人权,可是为了干涉他国的内政,偏偏放出“天”赋人权的幌子,这是所谓文明国家的狡黠。

  
.

  
无政府主义者的徽标


  


  
无政府主义者的旗帜


  





Page: 2 | 1 |

 回复[31]:  tellme (2009-10-01 16:55:35)  
 
  日本基本是渡来民,土著极少,建议「是的」女士简单检索一些日本的基本常识。

  
这些渡来民在这个岛国发展和完善了自己的独特文化,构成了一个以文化认同为原则的“大和民族”,哪来什么“纯血统”?

  

 回复[32]: tellmeさん: 与此相关的,我前两天贴过。 是的 (2009-10-01 16:59:33)  
 
  

 回复[33]:  tellme (2009-10-01 17:22:43)  
 
  なるほど。而且还是传承祖上?

  
///////////////////////////////

  
回复[30]: 答案让你自己给说着了~~~ 嘿嘿 是的 (2009-10-01 16:53:47)

  
>还是你只不过是在胡说八道?

  
完全正确!

  
是我个人祖传秘方字典里的密码解读。不好意思 。

  


  
////////////////////////////////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们几位女士这么讨厌小木,

  
你们的智力差别太大,很难取得 哪怕是对基本常识理解的共识。

  

 回复[34]:  tellme (2009-10-01 17:13:20)  
 
  tellmeさん: 与此相关的,我前两天贴过。 是的

  
//////////////////

  
麻烦你请给个链接。

 回复[35]: 提示并纠正一下:  是的 (2009-10-01 17:33:26)  
 
  我不是女生。你当我嘴上没毛,说话不牢的英俊少年好了。

  
你说的小木,谁讨厌她,我不知。我还是来这里才不到一年的新人。论坛里观点争执,对立,我不理解为是讨厌。

  


  
已许久没和她对谈过。有段时间她没来,我还发帖寻人启事过她。原来,她是当妈妈了。最近偶尔对话两次,还是指出,提示她“错误逻辑,尊重他人,母语概念”。上面你应该看到了。后面的,她还硬说成是“赐教”,你这么一鉴定我的智力,就更不敢接受她的话了。

  


  
连接,我回头找找。就这两天贴的。想不起是谁的帖里了。是网上资料的复制。

 回复[36]:  大汉临离 (2009-10-01 18:06:31)  
 
  我还是来这里才不到一年的新人

  
--以为是这里的元老呢

 回复[37]:  唐辛子 (2009-10-01 19:09:07)  
 
  给“是的”SAN:

  
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人。提早对你说声中秋快乐!

  
另外提醒“是的”一句:即使换了个马甲,但查一下IP地址,就可以知道不同马甲其实是同一个人说话。

  
唉~还真有这么人格低下的~

  
俺飘走飘走~~这儿的一些留言,实在太肮脏了~但愿小婵不会介意才好~

  

 回复[38]: 再答黑白先生 李小婵 (2009-10-01 21:24:38)  
 
  黑白先生,我将你的尊姓大名按照单姓的惯例为姓“黑”,对不起了。不过冠之以“黑”叫先生,也绝不是意思为黑心的人,请不要假认。

  
赞一个


  
>>记得有次在镜子里说过,世界上,有黑有白,更有黑白之间的灰色,而且,灰色还有很多层次;人生的许多滋味,都在这不起眼的灰色之中……

  
====================================

  
这句说得好!你的黑白大姓是来自这个意境吗?

  
质疑一个


  
>>这就好象我到饭店去吃饭,感觉到菜的质量很不合口……

  
====================================

  
本来菜的味道与真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味道是十人十个舌感,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生理状况下舌感也不同,但是真理是不可能因人而异,听说您是办报人,惊讶连这一点对真理的认识都没有,还要来教网友们:“这就好象我到饭店去吃饭,感觉到菜的质量很不合口,不是咸就是淡了,不是过了就是嫩了,于是我就“居高临下”地对做菜的师傅“点评”,并说,你最好再多练练,手艺过关了再出来炒菜。大师傅一听,急眼了,冲我吼道:嫌菜不合口,那你给我做一道!”

  
不论是作为讨论的人还是看客,最先就断言“今后也不准备去看有关的书”,这种态度是不可能谈论出有意义的结果。

  
再质疑一个


  
》》在中国我没有听到过“人权”,所以也不会有联想。反问黑先生在中国的什么地方听到过“人权”?

  
>>人权的呼唤与呐喊,从被誉为清末“法学泰斗”的沈家本始——“保护人权,乃立宪之始基”——继之康有为、严复、孙中山、梁启超,再发扬光大、承前启后于陈独秀——陈独秀在人权理论上所达到的高度远远超出了前人,他的“科学与人权并重”的呐喊彻底唤醒了国人对自身处境的意识,终于明白人权的价值和意义——再继之于李大钊、马叙伦、胡适、钱瑞升、马哲民……

  
蛇足:这些是我从《中国近百年人权思想》(杜钢建 著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里看来的。

  
====================================

  
黑白先生你自己也是后来才从书本上看到的嘛,东洋镜的人们,不可能直接听到过那些先人的人权讲话。我说的是今天的中国,不是百年前的中国。黑白先生又开始有一点黑白混淆了。

  
最后说几句


  
至于母语的选择问题,其他网友已经有很好的回答,我就不再多说了。还有一些顽童般顶嘴式的罗列我的罪名,是不是在国庆说搞笑相声呀?

  


  

 回复[39]: 谢唐辣妹子~~~ 是的 (2009-10-03 13:03:10)  
 
  唐辣妹子~~~ 中秋快乐~~~~~

  


  
别夸。我不但定力不行。且不是真正骨子里的善良者。我突然发现,想说清自己不是真正的善良者,和证明自己是善良,一样艰难。

  
对了,这么说吧。我杀过人(别怕。没死,也没伤)。不是危言耸听。真说。

  
准确说,是没杀成。具体不说了吧。很久以前的事了。丑事自然不想提,但实在怕人给戴上善良,好人(这都是唐辣妹子的话)的高帽。心虚的感觉,实在是恐怖。别吓着你,虽然不够善,但也没那么恶。每个人都会有善良的一面。我也一样。我“最善良”的地方是: 知道自己的恶,愿意向往善。

  


  
我听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语叫“高处不胜寒”。现实里,虽特别抗寒,但却非常惧高。

  


  
但非常感谢。也高兴。否则太虚伪了不是?谢谢了。

  


  
ID马甲之类,我不懂高科技。也不会查(据说要学也不难。说明可能没兴趣?)。电脑,我目前只会打字,贴歌。万变不离其宗,换亿万个“马甲”,我只备一辆破“牛车”。签名里写着。低头拉车不看路,更不看挥鞭赶车人。爱谁谁去。况且换马甲ID如今也是需要理解和尊重的自由权利不是?嘿嘿。谁把我当牛使,我牛脾性只管拉车不管路。但不是善良的黄牛。还没进化到那品种。哈。

  


  
严重发愁中。没人收我作粉丝。有点想打算申报唐辣妹子~~~ 粉丝当不上,粉条名额总还有吧?哈。

  


  
中秋节快乐!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