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8-30 13:03:26 阅读人次:4271 回复数:54)

  10:00去投一票回来了。

  
我是华人参政论支持者。追溯14年前办公司前咨询,作为中国人遭到了很多限制,同是生活在这个土地上的人,那时办公司,因是外国人,必须有5个成员才能办公司,这5个成员中,除了代表取缔役1名,取缔役2名外,还必须雇用2名日本人,这对于白手起家的我,是不可能的。而日本人的话,可以只代表取缔役外,加2名名誉上的取缔役,于是赶忙加入了日本籍(14年后的今天,可能条件大为改善,听说也不必1000万资本金了)。那时我想,如果日本议员中有几名是外国人出身的话,应该不至于这么苛刻的条件吧。

  
接下,办起公司才知道,日本的法人税率(实效税率)是42.4%,个人所得税是40%,于是心想,一大片华人企业家,作为纳税者,竟然没有选举权,那不是白白替人作嫁妆吗?进而一直疑念,为什么先辈华人企业家们,不团结起来争取参政呢?这直接关系到我们自己的生活,这么现实的事,为何没有华人工商会之类的团体,向日本国会提议,让纳税的所有外国人持一票呢。

  
我想华人参政,首先从争取普遍的华人选举权开始。以我的观察,目前持有日本选举权最多的华人群体,是日本人的配偶者,但她们大多还处于语言沟通,生活习惯融入的阶段,不大去参与投票;而最融入社会的群体,是持永住资格的华人,但他们竟然没有选举权,他们也在纳税,也在参与这个国家的建设,所以第一步应向日本国会提出,持永住资格华人和所有外国人,应该有选举权。

  
很多华人只顾埋头挣钱,不关心政治,可是“你不管政治,政治要来管你”,我们目睹文革的一辈人,提起政治心惊胆魄,可是政治无处不有,无缝不入,我们交了那么多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发言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和日本人一样的待遇。

  
不过日本人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不关心政治,今天去投票,看到的皆是年金阶层和带狗散步的家庭主妇,竟然没有看到一位20代的年轻人来投票。每次大选前,我在公司都号召员工要去参选,可是星期一朝礼时一问,每次都是只有我一个人参选。

  
最后还想说一句,参政,从投票开始。

  


  
投票处在小学校


  


  
前往参选的人们


  


  
投票处入口


  


  
投票处出口


  


  
等待主人投票的狗狗们


  





Page: 2 | 1 |

 回复[31]: 志村健,就是那动物园园长??? 是的 (2009-09-01 15:01:32)  
 
  恐怖分子,其实谁都可能是~~~只要“条件成熟”。

  
秋叶原那家伙,地下铁撒林。。。卡来。。。多了去了。~~~ 本质,和杀害完全无辜的恐怖主义有啥两样捏。。。?

 回复[32]:  大汉临离 (2009-09-01 15:01:29)  
 
  向小木老师不厌其烦的疗愚精神致敬

 回复[33]: 对“个人见闻” 是的 (2009-09-01 15:53:05)  
 
  这两项都是日本法律的规定,日本人不知道,只能说明他/她不关心法律,尤其是不关心与外国人相关的法律,这完全是正常的。——完全同感。(从没说过这“不正常”)

  


  
我不知道你说的“喜好国际交流,喜欢和外国人交往的”标准是什么。——这我不好意思了。我个人没什么“标准”。是根据一般日常经历交往感受而言。常能在国际交流活动上遇到; 热心国际交流活动;喜欢学外语和了解外国文化,习俗等,并喜欢和外国人用外语交谈交流......这些都会让我个人产生“喜好国际交流,喜欢和外国人交往的”的感受。但这不是“标准”。

  


  
在我看来,连这两个都不知道的日本人,谈不上关心外国人在日本的环境。——是否可这样定论,不知了。但就个体而言,对外国人日常生活方面等热心关心,但对尤其涉及法律的问题,以及个人私事,采取敬远的现象,我想应该是存在的。因此无法苛求。反之亦然。

  


  
但日本人不关心法律不关心政治,尤其是不关心与外国人有关的内容的法律,那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完全同感。同上。

  


  
不关心法律的人多得是,并不说明两项法律内容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或者违背他们的意志。——只是叙述了个人经历和见闻现象而已。没人说过两项法律内容是否“符合他们的利益或者违背他们的意志”。

  
即便你周围的人全部都不喜欢这样的法律规定,也不能说明他们就代表了日本的多数意见。——同上,没人说过“他们就代表了日本的多数意见”。个人见闻和经历而已。

  


  


  
民意的表现,一般来说是通过舆论调查和投票,而不是某个个人对周围人的个人感觉——有谁说过“民意的表现,是某个个人对周围人的个人感觉”么?这不是反而在强加“民(木)意”么?

  


  
不管“是的”网友认为自己的周围多么具有代表性。——从没说过“是的认为自己的周围多么具有代表性”。相反,特地写上“个人见闻”就是此意。应该不会漏看。

  


  
因为如果要改变这两项规定,只要有一定的民意基础,是比较容易得到法律的修改的,而且修改也不违宪。——改也好,不改也罢。我个人只能顺其自然。且遵从之。是顺楼主投票话题,联想起这些,聊下个人见闻和经历,也作助兴。

 回复[34]:  小木樨花 (2009-09-01 15:55:51)  
 
  〉〉就我个人周围交往范围,几乎99%的日本人(当然包括喜好国际交流,喜欢和外国人交往的),都不知日本国家相关“国际事务”的两个事实 (首先肯定是因为没具体个人经历。于己无关):

  
一,日本出生的外国人孩子,并不自动属于日本国籍(即: 他们还以为,理所当然属于日本国籍)。

  
二,外国人到日本,必须要采取指纹。

  
当顺话题聊到第一时,一般都是“哦?是吗?原来是这样呀”恍然所悟的反应。而当提到第二时,基本都是“......”意想不到,没心理准备而一时失语,不知如何接话,惊异,不自然表情和互相一瞬“尴尬”进入沉默状态。一般,都是我主动打破尴尬。挑开话题... 返回和谐。

  
-------

  
逮住一个日本人就聊这种话题啊,那个叫啥……

  
跟人聊天,至少要找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吧。明知人家大多不关心或不知道,却找这种话题,考别人呢还是教育别人呢?还自以为自己能主导和谐…… 牛人啊

 回复[35]:  是的 (2009-09-01 16:17:23)  
 
  >向小木老师不厌其烦的疗愚精神致敬

  
*向大汉同学主动前来愚疗的精神致意!

 回复[36]: 既然强加。没小木牛。 是的 (2009-09-01 16:10:02)  
 
  >逮住一个日本人就聊这种话题啊,那个叫啥……

  
跟人聊天,至少要找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吧。明知人家大多不关心或不知道,却找这种话题,考别人呢还是教育别人呢?还自以为自己能主导和谐…… 牛人啊

  
----------------

  


  
既然还能这样强加。没小木牛。

  


  
好。既然小木看不到,复制一下。

  
“当顺话题聊到......”

 回复[37]:  小木樨花 (2009-09-01 16:11:49)  
 
  能把话题往这个方向推的,也是牛人

 回复[38]: 女奔男追嘛~~~ 是的 (2009-09-01 16:23:23)  
 
  哪儿的话捏。

  


  
没看,小木奔哪儿,我追那儿~~~

  


  
“天涯海角”也心甘~~~ 嘿嘿

  
我就不信,这朵玫瑰送不到你手里~~~

 回复[39]: 小木,你把我想推翻的又倒翻给我了 李小婵 (2009-09-01 21:43:55)  
 
  小木,你把我想推翻的又倒翻给我了。

  
我说提倡的华人参政,从争取选举权开始,而选举的目的,不是为国家(中国或日本),而是为自己。我正在申诉,日本应该修改宪法,不能把选举权仅限于持有这国国籍的人,你却又反过来告诉我,“按照宪法的规定,是不可以把选举权赋予日本国民以外的人的(小木语)。”

  
我也正在申诉,纳税者应该有选举权,你却又反过来告诉我,“选举权是作为一国国民的权利,而不是纳税者的权利(小木语)。”我之所以说,纳税者应该有选举权,是因为纳税者没有选举权是不公平的。

  
更通俗地说,我们每个人将自己所得割出20%(此处举例,实际按个人收入而异)交给这个国家,为什么不能知道我这20%的钱在派什么用呢?这钱让官僚们每天乘计程车,在计程车上还能喝司机进贡的啤酒,这钱官僚们带着小蜜去欧洲视察,你真愿意乖乖拱手缴税,而不去了解或过问税金的用途吗?

  
某人说你在“疗愚”,其实你说的在日本宪法都能看到原文,我们不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些,而是反对你说的这些。

  
宪法不是绝对的正确和公平,很多人要求修改宪法,就是宪法有很多地方不够完善完美。大家都在向国家缴税,有的人有权过问,有的人无权过问,这就是不公平,我就是要呼吁公平。

  

 回复[40]: 大汉桑,小木不是疗愚。 李小婵 (2009-09-01 21:52:14)  
 
  大汉桑,小木不是疗愚,是热心人在替你这样善良的人讲解日本国宪法(但撇开九条哟),你不妨去看看原文。

  
http://www.houko.com/00/01/S21/000.HTM

 回复[41]: 小木确实热心 大汉临离 (2009-09-01 22:42:08)  
 
  看出来了,老唤的诊断还是有针对性的

 回复[42]:  kalichen (2009-09-01 23:38:39)  
 
  日本目前不是移民国家。这是他的国策。一旦有资源问题出来,比如,粮食不够了,外国人就得回家。就这么简单。

  

 回复[43]: 问小木一个最基本的问题 李小婵 (2009-09-02 08:43:14)  
 
  谢谢小木的回帖,昨晚辛苦了。

  
我说的是明天的世界应该怎么样,小木却跟我争辩说今天的世界是什么样,我们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尽管今天外国人没有参政权,但我认为外国人应该有参政权,外国人应该去争取明天有参政权。

  
小木说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外国人没有参政权,这并不能成为我们不去争取外国人参政权的理由。一百多年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女性都没有参政权,但今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女性都有了参政权,记得有句谚语“昨天的常识不等于今天的常识,今天的常识也不等于明天的常识。”

  
日本在1925年第一次普选,成年男性都有选举权,但女性却没有,那时我们只能替男人生孩子做家务/直到1945年战败之后,日本妇女才有了参政权。要是没有那些先辈女性的争取,我们这些女性今天还是在政治上任人摆布的道具,我们要感谢她们哟。

  
最后问小木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你认为外国人应该不应该有参政权?如果你认为外国人不配有参政权的话,我们也许就该谈点别的了,比如我可以向你请教我的诉讼问题。

  

 回复[44]: 回复[42]: kalichen 李小婵 (2009-09-02 08:48:48)  
 
  日本的现在基层工农业,都是外国人在撑着。

  
再过20年,日本人都只在做第三产业,外国人都掌握了生产第一线,日本再也离不开外国人了。

  
如果日本敢让外国人回家,外国对日本禁运食品,日本人就得饿死了,并且也没得穿了。UNIQO,AEON等都是100%的中国产。

  


  


  

 回复[45]:  小木樨花 (2009-09-02 12:42:50)  
 
  〉〉记得有句谚语“昨天的常识不等于今天的常识,今天的常识也不等于明天的常识。”

  
-----

  
这句话好。

  
但要引伸到下一句,就不好说了:

  
〉〉尽管今天外国人没有参政权,但我认为外国人应该有参政权,外国人应该去争取明天有参政权。

  
记得不久前林思云先生断言说日本因为采取民主制度,将来要亡国灭种的。将来的事情不太好说,如果亡国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然就没有国政参政权了。

  
你问我是不是认为外国人不配得到参政权,我的回答是,外国人在一定的政治经济条件下也可能得到参政权,但这个参政权可能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参政权,而是地球共和国扶桑自治区的参政权了。也就是说,外国人此时在居住国身份已经不是外国人,而是和其他住民一样的,纯粹的住民,没有所谓国民身份。因为国家与国家的对立已经不存在,所以相对固定为一国国民的需要已经消失。不知道这样的大同梦何时实现。国与国之间经济和政治存在对立,一个自然人在作为A国的国民的同时和B国国民一样享有B国参政权,最起码的条件就是这两个国家不能有经济和政治上的对立,这个道理对李女士来说是不是理解难度太高?

  
事实上,最近就有听到声音说“让我们在日华人也有投票权,不要把票投给那些对中国不友好的右翼政治家!”在有这种声音背后的利益对立的情况下,日本不可能,也不应该赋予外国人国政参政权。

  
李女士说参政权只应该为个人,不要为国家,这只是你的看法吧。对更多的人来说,把参政权中的自己与国家割裂开来看,是做不到的。并且,貌似纯粹的个人利益,汇聚到国政上就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有钱人集团,穷人集团等),也就构成国家的种种利益。要分开恐怕是不可能的。

  


  
〉〉1945年战败之后,日本妇女才有了参政权。要是没有那些先辈女性的争取,我们这些女性今天还是在政治上任人摆布的道具,我们要感谢她们哟。

  
-----

  
战败当时赋予了妇女普选权和男女平等权,不是先辈女性们的争取,而是日本战败,美国给日本制定了一个宪法,参与日本宪法的草拟,并在宪法中加入相关条文的一个美国女性好像还健在。日本的女性在战前并没有什么争取妇女解放和政治地位的活动,有的只是麻木地送子送夫上战场。

  
所以我们不是要感谢她们,而是要感谢日本战败。

  


  
〉〉日本在1925年第一次普选,成年男性都有选举权,但女性却没有,那时我们只能替男人生孩子做家务

  
-----

  
这不是谈参政权么,怎么把女人生孩子做家务也扯进来了?难道有了参政权就可以不生小孩不做家务了?

  
再说,生孩子首先是女性自身的事情,怎么是“替男人生”?现在日本已婚女性女性大部分还在生孩子做家务,李女士可能觉得她们没出息?

  
李女士如果也有生孩子并亲自抚养的经验,就应该知道这是不亚于任何其他工作的辛苦的事情。

  


  
顺便说几句哈。经常听到一些没啥大出息的男人成天把“不过是主妇”之类的挂在嘴上。好像女人生孩子的功能有多么低下,自己不具备生孩子的功能有多么崇高。

  
那些自以为自己有本事的某些男人,制造的可能是机器或者提供服务。我相信,不管造出怎样高级的的机器,都比不了造出好的人。制造和维护机器(物),不过是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of the people.素质高的女性养育的孩子,高素质的比例就是高。日本的犯罪率低,有一个很大的要素就是母亲在孩子的幼年时期给了他们爱和安全感。家庭不幸福没有母亲的爱的家庭,孩子将来犯罪率居高。

  

 回复[46]:  小木樨花 (2009-09-02 12:47:17)  
 
  〉〉日本的现在基层工农业,都是外国人在撑着。

  
-----

  
这句话不确切。都是外国人在撑着的产业,是低技术劳力密集型的产业,并不是日本要指望来咸鱼翻身的朝阳,而是夕阳。 

  


  
〉〉再过20年,日本人都只在做第三产业,外国人都掌握了生产第一线,日本再也离不开外国人了。

  
-----

  
这个论断比较接近林思云先生日本就要亡国灭种的论断,有先见之明

  
不过,在外国人全部掌握第一生产线之前,恐怕会有又一波的直接对外投资,即把工厂开到外国,直接在当地雇佣劳力。也就没有必要在日本国内雇佣外国人。因为在海外劳力可能更便宜,李女士自己做生意,成本的道理不会不懂。

  


  
〉〉如果日本敢让外国人回家,外国对日本禁运食品,日本人就得饿死了,并且也没得穿了。UNIQO,AEON等都是100%的中国产。

  
-----

  
日本好像至今没有说过要外国人回家,反而是在社会福利各个方面对外国人采用了国民待遇,同样缴税,同样享受社会服务(医疗、育儿、教育),这是要赶外国人回家吗?

  
如果说没有赋予参政权就是要赶外国人回家,那中国人还能到世界上哪个国家去?都呆在中国吧。

  
UNIQO,AEON等都是100%的中国产,这也不是说中国就牛了日本就不牛了。日本以前纺织品日用品不都是自己做的吗,难道现在的日本反而后退,技术上做不出这些个东西了?不过是中国产的便宜而已。如果越南产印度产的比中国的更便宜,日本就没有必要非靠中国提供这些商品。

 回复[47]:  小木樨花 (2009-09-02 12:56:13)  
 
  〉〉日本的法人税率(实效税率)是42.4%,个人所得税是40%,于是心想,一大片华人企业家,作为纳税者,竟然没有选举权,那不是白白替人作嫁妆吗?

  
------

  
1,把税率拿来跟选举权挂钩,不知其可也。这么说日本低收入者税率是0的,就不该有选举权了?北欧一些福利国家税率更高的,外国人在这些国家就一定要被赋予国政参政权了?也不就是这些福利国家中的少数仅赋予地方参政权的水平嘛。

  
2,“白白替人作嫁妆”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中文有一个说法是“替人做嫁衣裳”。

  
拜读李女士的文章,最有意思的是经常能看到这样奇异的创新用法,让我不温故就能知新。

  
是不是厦门大学的高才生的中文都这样的?以前我听说过,亲属在大学任教的,子女可以优先录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事情。在我印象里,厦门大学的门槛并不低,中文水平好像不该如此。

 回复[48]: 农民意识。 自带板凳 (2009-09-02 13:07:13)  
 
  

 回复[49]:  唐辛子 (2009-09-02 13:32:37)  
 
  小木樨花 :

  
“是不是厦门大学的高才生的中文都这样的?以前我听说过,亲属在大学任教的,子女可以优先录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事情。在我印象里,厦门大学的门槛并不低,中文水平好像不该如此。”

  
〉〉〉讨论问题就认真讨论,其实你说的一些话也有你的道理。但说到最后就开始莫须有的攻击,出来一些多余的话,就没必要了,这点应该向林思云学习。

  
偶尔路过,善意提醒一下,听不听由你,呵呵~俺得出门了,没时间多啰嗦。888~

 回复[50]:  cocoa (2009-09-02 13:49:27)  
 
  找个日本老公,在家做主妇,带孩子,闷呀。没地方说中文,对了,俺的中文水平很高的,在网上发发疯吧

 回复[51]:  小木樨花 (2009-09-02 13:47:56)  
 
   唐女士说得好。多谢批评。

  
检讨一下吧。主要是我这个人不学好,前几日看到有人怀疑我读过的学校和学过的专业,也没见到唐女士出来给我伸张正义,还以为这不算人身攻击呢。现在我明白了,以后不了。

  
唐女士是觉得我孺子可教对我苦口良言的,多谢多谢

  
同时向李女士表示歉意。

  

 回复[52]:  待于泥== (2009-09-02 14:57:11)  
 
  找个日本老公,在家做主妇,带孩子,闷呀。没地方说中文,对了,俺的中文水平很高的,在网上发发疯吧

  
----------------------------------------------------------------------

  


  
COCO啊,你喝了可可就变的这么聪明了么?

  
看来,我也该多喝点才是.

  

 回复[53]:  雨 (2009-09-02 20:25:38)  
 
  “参政,从投票开始。”用这种心情在一个地方生活很棒

 回复[54]: 致敬!致谢! 是的 (2009-09-04 18:05:55)  
 
  不涉核心结论和观点部分(外国人选举权),

  
虽然我个人并不希望参政权,对楼主为无本质性发言和决定权的我们——在日外国人利益,如此忧心奔走和呼吁,并实际投入行动的心意,理想和行为,作为在日外国人,个人从心底致敬!致谢。

  


  
实际上,这又恰恰正是日本社会的宽容,以及不断健全和完善所在。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