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6-21 23:10:14 阅读人次:3977 回复数:46)

  
也谈1个和51个


  
----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动物的生命本身可以用价值来分类,按照人的价值观和需要,分为益虫害虫,甚至还可以细分为猪肉100克198日元,牛肉100克498日元等等。人的生命本身就不可用价值来盖论,因为在人的世界里,还证明不了人的肉体对另一个生命群体有什么价值。

  
当然人的生命不分贵贱,人的劳动也就不分贵贱。罗京之死,之所以报道压倒51个同胞之死,并无可非议。只不过罗京的劳动(工作)的范畴,就是远远超过51个同胞的劳动(工作)的范畴。

  
既然罗京是20年如一日的“国脸”,那么新闻取向也必须向20年如一日屏幕前的观众做一个交代。而51个遇难同胞,人们素不相识,才正是大可不必在人悲哀之时,一一标榜其尊姓大名。况且死者家属,往往不喜欢用亲人的死,来拥有新闻上的一席之地。至于事故的追查,既然不是原文的主题,在此暂且不论。

  
文中指摘“但点击网上众多写着“罗京”的标题,发现内容大同小异,实在找不出什么突出的“感人事迹”。其实罗京是悲情的,20多年在一个照本宣科的岗位上工作,连表情都是机械化的。相信他本来是完全能够干些其他事……”,这段话让我我十分惊诧。

  
这种对劳动(工作)本身强加于“英雄与狗熊”之说,是中国大陆教育的失败。一个人,20年如一日,“照本宣科”地在他的“岗位”上工作,本身就是“感人的事迹”啊。一个社会,就是依靠这样诚朴的劳动(工作)者,才得于和谐,得于和平。日本HNK的播音员,不也是“20多年在一个照本宣科的岗位上工作,连表情都是机械化的……”,这样的劳动(工作)者,才是合格的播音员。

  
更有甚者,在此篇文章的回复栏里,竟然有人贴上一句人为贬低劳动(工作)者,贬低劳动价值的不当评论:“罗京根本就不是新闻人,甚至就不是人——工具而已”、“罗京干的那个就是念念稿子,喉舌喇叭而已”云云。

  
说人“不是人”的人,不正是否定人的尊严吗?否定人的劳动(工作)吗?一个和谐的社会,正是靠千百万平凡的人,20年如一日的平凡劳动而形成的。日本是个人人尊重平凡劳动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的你我,为何不正视平凡劳动的可贵,为何不尊重20年如一日的同一的劳动呢?

  
这篇文章及其跟贴,表面上看来似乎在为所谓的“弱势群体”说话,在我看来,将51位死难同胞列为“弱势群体”,本身就是作者及论客们的傲慢。

  


  





Page: 2 | 1 |

 回复[31]: 你们都吃饱啦? 大象 (2009-06-23 00:01:35)  
 
  

 回复[32]:  老赵 (2009-06-23 00:02:33)  
 
  呵呵

  
其实我挺佩服你和东博处事的

  
远离麻烦要比解决麻烦更好

  
呵呵

 回复[33]:  kalichen (2009-06-23 00:03:02)  
 
  支持。

  
媒体的表现,有点走调。

  
不过与泰山和鸿毛无关。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09-06-23 00:15:12)  
 
  好像是板凳(或许是黑白子)说过一句粗话,我挺欣赏的,你们这帮傻老爷们,女人不是用来斗嘴的。。。。。老唤谈智商的确是有道理的,但你让他每月也放一次血再来谈智商看看。

 回复[36]: 》》:“人本来就不能用价值来评论的” 老唤 (2009-06-23 00:39:12)  
 
  李小婵同志大概没读过马克思的书。因为如果读过,就不会这么说了。

  
受过基本逻辑思维训练的人会区别现实的逻辑和想像的逻辑。也许敬天爱人说得更简单明了:[但说什么人的生命,劳动不分贵贱就太理想化了,很显然现实生活中并不是如此。]

  
你的问题是把理想当成了现实,把终点当成了起点:

  
[天赋人权],[人人平等]是一个人类创造出来的理念,或说理想,你却把它当作了前提。

  
看你的文章,估计你没受过正规的哲学训练。建议你仔细读懂一本外国哲学家的书,再来探讨深奥一些的问题。

  
那时你再看自己的文章,或许会有意外的发现。

  
良药苦口。

  
提出和他人对立的观点并不都是有思想的证明,往往有出风头的嫌疑,时间一长就露馅儿了:比如那谁谁谁,,,,,,

  

 回复[37]: 》》:有时候很欣赏老唤的有关“智商”的论调 老唤 (2009-06-23 00:47:42)  
 
  我是有根据的:人们天生身高不一样,有人适于打篮球,有人不适于打篮球。你非要打篮球,我也没办法。

  
但是我有职业病:通过一个人的文字来判断他的智商,,,,,,

 回复[38]: 真看不懂 小木樨花 (2009-06-23 01:00:51)  
 
  〉〉NHK的播音员是不是某个政党的党员,他们没有义务向公司报告,公司也毫无兴趣过问个人的政治见解和政治倾向,日本公司里根本也不相互打听对方投票哪个政党。甚至夫妇之间也互不打听,这应该是日本的常识

  
-------

  
我很为你的日本常识感到害臊。

  
你以为NHK的职员的政治活动的自由跟你公司的职员是一样的吗?

  
你以为NHK职员投票的自由跟政治活动的自由是一个概念吗?看来你对日本宪法一点概念也没有。不懂不难为情,不懂装懂,不知其可也。

  


  
〉〉为什么把什么小事都要上纲上线,所以中国才会有那一场文化大革命。

  
------

  
我同时也为你的中国常识感到害臊。

  
按说你的年龄也不该是对那段历史一无所知的吧。

  

 回复[39]: 回老唤 李小婵 (2009-06-23 01:02:56)  
 
  请你具体的说出你读过的马克思的哪句话?请你具体介绍哪一本外国哲学家的书。

  
您说的没有一个具体,泛泛而言,什么都不具体。而我偏偏在日本学会一个说“具体”。

  
讨论本来就是一种互相提高的手段,如果你觉得“往往有出风头的嫌疑”,那东洋镜有什么意义呢?

  

 回复[40]: 李社长闺下 会長 (2009-06-23 01:25:17)  
 
  怎么,那天聚会您没去啊?见不到您让我失望得不得了。政治上我觉得不是您的长项。思想也许谈不上成熟。但做生意方面,本会长还是很佩服的尽管还未到五体投地。上次您要的联系方式如下

  
luoming1118@ybb.ne.jpご連絡をお待ちしております。

 回复[41]: 书 sunshine (2009-06-23 01:26:19)  
 
  Philosophy for Dummies

 回复[42]: 一般说来: 老唤 (2009-06-23 10:00:43)  
 
  伟大领袖毛主席虽然论述了普及和提高的辩证关系,但是我一般不搞普及,普及主要由局长,小花来搞,他们有耐心。

  
因为普及虽然很重要,但是太费时间。

  
先说说你的提问:

  
有两种性质不同的提问。一种是:[去东单坐几路车?]

  
一种是:[相对论有什么创见?]

  
要提出第二种提问,必须先要具备一定的基础知识,起码应该事先调查一番(当然是在提问者具有一定理解力的前提下)。

  
这才是提问的常识,也是严肃的科学态度。

  
根据你的提问:[请你具体的说出你读过的马克思的哪句话?]可以知道,你既无前者,也无后者。

  
因为马克思最伟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发现并试图解决[劳动力的商品化]问题。通俗些说:人的本质的异化/物化问题。人也成了商品!

  
这不是一句话可以解决的问题。

  
你的第二个问题更是问题:[请你具体介绍哪一本外国哲学家的书。]

  
我不喜欢黑格尔的辩证法,但是他有很多聪明而又漂亮的地方,他说:[哲学讨厌群众。]这属于反党言论,因为我党提倡[大众哲学]。

  
哲学像数学一样,需要坚韧不拔的努力,还有智商。

  
你要根据你的实力选择读物,因为读哲学书的第一条件是看原文。

  
如果你要挑战,那就看康德,但是怕你白费功夫。浅显一些的:叔本华/费尔巴哈,都很聪明。

  
要是只能看中文的,请看老唤的[解读尼采],因为老唤是一个会说中国话的哲学翻译。

  
其实都怪陈某!!!一个不求进取的中国小农!世界上的网站有了那么大的发展,[东洋镜]却毫无变化!跟他妈了个逼的中国民主一个样!

  
几年前我就说过:要分领域:饮食,音乐,性交,哲学等等。比如性交有性交的专家黑白子,饮食有饮食的专家龙升,美学有美学专家老唤(可以兼网上拍卖),服装有服装专家李小婵等等,省得串行打架白费功夫……也让专长得以发挥,别人有个学习的机会。省得卖包子的谈军火,,,,,,什么的。

  
然而陈某就认一碗杂烩,他就是吃[杂烩]的品位!!!

 回复[43]: 你恰恰是在白费功夫! 自带板凳 (2009-06-23 09:54:14)  
 
  我搞普及,可以。

  
但是我能看清普及的对象。

  


  
你不搞普及,你搞提高,但是你根本没搞清对象。

  


  
请参阅跟贴11楼。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你跟一个服装公司的女主人谈论康德甚至尼采,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假如有一天,你看到我跟家庭妇女辣椒(她还禁止我写唐辛子三个字,你看看多厉害!)在一起谈论舍斯托夫,我情愿让你嘲笑致死。

  

 回复[44]: 看在我辛辛苦苦地打字, 老唤 (2009-06-23 09:54:12)  
 
  有心人李小婵或许能明白点儿什么。

 回复[45]:  待于泥== (2009-06-23 12:36:49)  
 
  你跟一个服装公司的女主人谈论康德甚至尼采,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

  
同感.

  
对于一篇从立论开始就彻头彻尾地跟我观点不一样的东西,我才懒的跟贴主讲什么道理.

  
接着写你的古董经,你从事这个行业那么多年,该遇见过多少有趣的人和事呀,写出来吧,我

  
等着看哪!

  
北京的卤煮,更是一锅杂烩,好吃在能互相借味儿,你练摊那么久,不会不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理儿.

  
牢骚太盛防肠断哦.

  


  

 回复[46]:  kalichen (2009-06-23 20:47:21)  
 
  老唤说了,尼采也好,康德也好,都是商品。

  
是商品,有的人说好,有的人说没昧道,顾客就是上帝。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