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6-18 01:21:12 阅读人次:5186 回复数:48)

  今天,2009年6月16日,是我至今为止最激动的好日子。我接到东京地裁第23部增永谦一郎法官给我的判决通知:

  
1. 原告的请求全部废弃

  
2. 诉讼费用由原告负担

  
一个人,捧着这个简略不过的公文,从双眼一粒一粒地滚下辛酸、苦辣、高兴、激动的眼泪。

  
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一场来自日本人的被告,长达两年,一种被披带莫须有罪名的茫然;一种被恩将仇报的委屈;一种无处发泄的愤怒,整整淹盖了我两年的日日夜夜。

  
那是发生在两年前,2007年10月9日晚23时左右,我去中国出差,从成田机场回家,一进门,就像有人跟踪似的。我还没放好行李,门铃呼叫起来,打开公寓监视器的屏幕,只见一张熟悉却又变了形的脸,印在监视器的屏幕上。我一看,这不是去年我们公司进了一批货后,就形影不见了的HR桑吗?我心里纳闷,他有什么急事?这么晚了……正要问,只见监视器屏幕上又出现两个陌生的大汉子,浑身都是黑,黑西装,黑衬衣,黑裤子,黑皮鞋,小平头,就差额头上少写三个黑字“黑社会”。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HR桑就一改以往叮咛的敬语,用粗人的日语,隔着话筒对我说:“俺有话对你说,马上开门,让我们进去。”

  
我对他的豹变,一时间也还没有反应过来,客气地对他说:“那两个人是谁,和我没关系,怎么可以让他们来我家呢?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他用横蛮的态度说:“你还有一笔钱没付,不让我们上去,我们就在楼下嚷。”

  
我实在惊讶了,以为自己在做梦,是他还没付一批大衣的货款,怎么变成我欠他钱?我马上判断有大问题,于是打电话叫警察,日本警察来了一车人,约4人,把他们劝走了。

  
第二天,HR桑又带了3个黑一色的人来我们公司前,大叫大嚷,竟然喊我欠他800万日元。我听了半天,才弄明白他曾介绍一客户给我,让我将客户订单的总额中付给他庸金,可是我从一开始没有听到过这个庸金,只是答应付礼金,并且履行了,他也说解决了3个月的生活费。事过半年了,突然来这一招,我坚决不付,他竟然扬言要到我的另一家客户去抵出我的未兑现支票。奇怪的是,他也真的带着那三人去讨,当然被客户扫地出门。我突然悟出他在做戏给这三个黑衣服的人看。过了半年,他到法院告了我。

  
天下竟有这样的事,我应告他,没告;他反而来告我,公司职员也被他吓跑了两个人。于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官司就开场了,其中一个最大的打击是,我曾受人之托收作正社员的一个日本青年人,被他收买出庭作假证。法庭上,即使从那些男人庸俗的、贪婪的、虚伪的脸上,可一目了然谁是谁非;但法庭恰恰是一个没有正义、也没有非正义的场所,即使我无罪,他有证人,司法上于我不利。我最初本着不要麻烦别人的原则,没有请证人,而且一想到还要一次又一次的再与那些龌龊家伙同登司法殿堂,你一句我一句的,浑身就不舒服,酒不甜,饭不香。但实在是理不尽了,我也只好去与客户商量,没想到两位客户义不容辞地站出来为我作证人。在证人的大名分下,我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全面胜诉,所谓全面胜诉,就是连我的律师费用也要这个无理取闹的原告来付,真是大伸一口气呵。

  
记得在法庭被告席上,我的律师为我赢得一个五分钟讲话的机会,我愿披露在此镜,作为此文的结束。

  
藤川纲之律师:“答辩只剩最后五分钟,妳有什么希望要讲的话吗?”

  
李小婵被告:“有的。”

  
藤川律师:“裁判官,可以吗?”

  
裁判官:“限在时间内。”

  
藤川律师:“那么请妳说,不得超过五分钟。”

  
李小婵被告:“明白了。今天,我不可思议的被押上被告席,我想向裁判官您说:中国是个庸金大国,但像我这样平凡的中国人,在日本一点一点脚踏实地的劳动,早把庸金这个腐败之习嗤之以鼻,所以我可以在日本有一席之地辛勤耕耘。而HR桑,其实本是一个平凡的日本人,但自从他去中国住了两年以后,他尝到了庸金的甜头,就老想着不劳而获了。这次我因被告证明了我的诚实,他因告我证明了他的不诚实。

  





Page: 2 | 1 |

 回复[31]: 瞎蒙两句。 小草 (2009-06-19 18:08:59)  
 
  匆匆看了几篇,感觉楼主的经历满有趣的,如静下心来好好整理一下,我想出版社

  
会感兴趣吧。

  

 回复[32]: 小婵社长 法庭禁止带录音机 司令官 (2009-06-20 19:34:59)  
 
  小婵社长

  
1)录音机禁止带进法庭。不知您如何录音?尤其是您陈词之时。如您擅自带录音机进去,被发觉的话,您非常不利。您违反了规定。法庭由书记官记录。

  
2)同时做两份以上的工作并不违法。如果○○さん另一份生意跟公司的利益有冲突,他很有可能违反公司的就業規則。

  
社长需要的是冷静。

  
> 法庭上我用日语,录音记录如下

  
> ××さんも普通の日本人ですが、中国で会社員をしながら、個人でマージンを取るという

  

 回复[33]:  假语存 (2009-06-19 19:20:29)  
 
  绕来绕去的,缠社长不就是想说,日本人到了中国学坏了,而缠社长在日本受熏陶多年学好了。

  
还振振有词“作为一个中国人”,很对不起祖国母亲啊。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09-06-19 22:02:11)  
 
  働く姿に引かれ——働く姿に惹かれ

 回复[35]:  甄士隐 (2009-06-19 22:46:09)  
 
  “逆に不真面目の生きざまが証明され”

  
错了,应该是“逆に不真面目な生きざまが証明され”

 回复[36]: 探讨一下HR桑的想法 林思云 (2009-06-19 23:08:30)  
 
  探讨一下HR桑的想法

  
我看HR桑去找黑社会的人,到未必是针对楼主的。有可能是他欠了别人的债务,还不起,那债务人就把债权卖给了黑社会,所以黑社会就去问HR桑讨债。

  
把别人欠自己的债权,低价卖给黑社会(欠债人不肯还债或还不起债),然后由黑社会去强行讨债,在日本也算是常见的。

  
HR桑被黑社会上门讨债,他还不了钱,就谎称楼主还欠着他的钱,然后装模作样地带黑社会的人来楼主家上门讨钱,让黑社会的人以为HR桑还有可能还钱,以此来缓和黑社会对他的逼债。

  
他上法庭告楼主,说不定也是被黑社会所迫,也是用此来缓和黑社会的逼债,未必是他本意真的想告楼主。

  
以上想法纯属“私见”,供参考。

  

 回复[37]:  duogduo (2009-06-20 00:41:39)  
 
  在这种场合下的发言还有心情追究语法?

 回复[38]:  甄士隐 (2009-06-20 00:58:09)  
 
  “在这种场合下的发言还有心情追究语法?”

  


  
你这是初学者的意识。

  
人家是社长,在日本有公司,来日本可能有近20年,本来就是学日语科班出身,这都还要动脑筋,不是惹人笑话么。

  

 回复[39]: 社长的日语的确上乘 会長 (2009-06-20 02:05:12)  
 
   如果事先没有草稿,在庄严的法庭上,众目睽睽的情况下,能如此自由发挥,日语可以说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请各位高手看了社长的中文稿后,自己翻译一次,对照对照如何?

  


  

 回复[40]:  duogduo (2009-06-20 18:36:24)  
 
  你这是初学者的意识。

  
人家是社长,在日本有公司,来日本可能有近20年,本来就是学日语科班出身,这都还要动脑筋,不是惹人笑话么。

  
是!我惹人笑话....

 回复[41]: . 司令官 (2009-06-20 21:19:29)  
 
  転記

 回复[42]:  东京博士 (2009-06-21 16:17:10)  
 
  日本人也有写错日语的时候,人无完人啊。

  

 回复[43]:  小木樨花 (2009-06-21 16:24:29)  
 
  最基本的语法错误和印刷错误能相提并论吗

  
谁也没有期待谁是完人,不过,这样基本的语法错误,对于科班出身的人好像不是很应该。东京博士你不是科班出身,可以放宽。

 回复[44]:  东京博士 (2009-06-21 16:41:19)  
 
  科班出身的这么刻板,我很欣慰,还好不是科班出身,否则活得也够累的,一天大概能收集3根皱纹了。

 回复[45]:  小木樨花 (2009-06-21 17:21:46)  
 
   博士,又没人强迫你一定要用正确的日语。你爱怎么随意都是你的自由,如果你能力达不到,自然不必勉强。

  
个人能力有限,有点错误很正常,但公开贴出来的,又怕人家指出,不知其可也。(恶意的无中生有的攻击是另一回事。)

 回复[46]:  东京博士 (2009-06-25 09:05:23)  
 
  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是100%正确的(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人的世界如果都是这么,那死板得像钢铁一样了,当然日语科班出生,又是靠严密的日语吃饭的人在我这种野路子日语出来靠技术吃饭的人面前大肆炫耀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今天早上到公司收到的一份业务邮件,企业秘密信息我用[-]号替代了,其他原封不动。请注意看(2)的第三行字。我没有统计数据,正好遇上的例子,无意与谁争输赢高低,也不想反驳谁(要斗嘴,我也不会跟女人斗),仅供参考。

  
***************************************

  
From: "----"<-------.co.jp>

  
To: "東京博士 様"<-------.co.jp>

  
Sent: Wednesday, June 24, 2009 8:45 PM

  
Subject: 連絡遅れ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株式会社

  
東京博士様

  
大変お世話になっています。

  
すみません、いろいろと調整していて連絡が遅れました。

  
先ほど携帯に電話したのですが繋がりませんでしたのでメールにします。

  
手遅れかもしてませんが。

  
---案件のご提示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是非お請けしたく思います。ただいくつか制約があります。

  
(1) 作業工数実績での請求にさせてください。

  
受託では難しいです。弊社内にある----の経験を

  
生かせますので互いに納得のできる人員·単価設定があると

  
考えています。

  
(2) 担当者の決定にはもう少し時間をください。

  
----がアドバイザ程度に参加します。実担当は今のところ---か

  
若手で優秀なX(東京博士はご存じない人です)で調整中です。

  
勝手を言って申し訳ありません。明日、また電話いたします。

  
株式会社---研究所 ----

  
----.co.jp

  
〒---- ---------

  
----ビル

  
Tel:03------- Fax.:03--------

  

 回复[47]: 46楼东京博士 小木樨花 (2009-09-03 11:15:50)  
 
  这个帖子好久没看,回话晚了。抱歉。

  
〉〉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是100%正确的

  
------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认识,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何出此言?

  
是不是只有自己100%正确,才能指出人家的错误?我看到你在网页上也不断地指出过其他人的错误(比如本主贴你的34楼回帖),我觉得很好啊。

  


  
〉〉语科班出生,又是靠严密的日语吃饭的人在我这种野路子日语出来靠技术吃饭的人面前大肆炫耀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

  
指出人家的错误,是不是就等于大肆炫耀?你指出人家错误的时候也是为了大肆炫耀吗?

  
我指出人家日语的错误,是就事论事,不是因为你东博我就跟你过不去,我指出得不对的,也欢迎你指正。

  
PS,我上网经常指出人家的日语错误,动机和根源在哪里,我的个人专集《我为什么要挑网友日语的错---「張本人」物語》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99&&kno=004&&no=0001一文中有详细说明,如果有兴趣,欢迎阅读。

  


  
〉〉今天早上到公司收到的一份业务邮件,企业秘密信息我用[-]号替代了,其他原封不动。请注意看(2)的第三行字。我没有统计数据,正好遇上的例子

  
--------

  
我从来没有说过日本母语者写日语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你的例子中,“(2)的第三行字”有什么问题吗?如果你愿意探讨,我想请教。当然,不必勉强。谢谢。

  


  

 回复[48]: 看不懂了 小木樨花 (2009-09-03 11:26:01)  
 
  〉〉李小婵被告:“明白了。今天,我不可思议的被押上被告席,我想向裁判官您说:中国是个庸金大国,但像我这样平凡的中国人,在日本一点一点脚踏实地的劳动,……

  
---------

  
一般来说贸然打听人家的国籍是不礼貌的。不过如果人家主动说起,也就洗耳恭听了。

  
6月份打官司这会儿还是中国人?8月底就有选举权了?,但又在最近的文章里说到:

  
〉〉追溯14年前办公司前咨询,作为中国人遭到了很多限制,……于是赶忙加入了日本籍(14年后的今天,可能条件大为改善……

  


  
李女士可能自己内心没有接受自己已经归化这个事实,在自己的国籍问题上自己都搞不清。

  


  
PS,我对外国人获得地方参政权是支持态度的(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99&kno=004&&no=0002&p=2之59楼)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