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是谁伤害了谁?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6-09 21:42:16 阅读人次:5990 回复数:79)

  我们公司的日本人OL,进一位退一位,退二位进一位的,折腾了10年,至今没有一位呆过1年半的。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

  
就今年,还不到3个季度,就有两位日本人OL辞掉。

  
1月份辞掉的是一位我在日本商社工作时的同事。我刚结束留学生生活,当上一名久而仰之的日本公司OL。那时她坐在我前两位,我们同样的领薪族,同样的无忧无虑,她虽然已结婚了,却时尔和我一起去逛银座的季末拍卖特市,一起去喝酒。可能她已结了婚,更有一种悠闲的气派,不像独身的其他OL忙著物色男孩“集体约会”,忙著婚前神秘旅行,忙著用名牌打点自己。我们虽不算亲密的朋友,却也属于每天见面、聊天的同事。后来我独立了,每天前忧后虑,完全断了音讯,我公司刚刚像个公司(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时,我听说我们一起工作过的商社一夜之间连锁倒产了,时而喝酒时想起她,会在心里念一下那个歌词“那孩子现在如何了?”

  
2年以前,她的丈夫不幸遇车祸,倾刻变成年轻的未亡人,并留有3个孩子。我让她来我公司上班,她的母亲代替她看孩子。她满腔的感激,流露在她的脸上,并总是在下班的酒席上一个劲儿地致谢。看她被世俗熬出的谦卑的样子,我每次一边喝酒,一边陪著她掉泪。我们常去的酒店的女将(老板娘)总是数落她;“您真是时来运转啦,遇到一个好上司,要好好工作,报答李社长呀。”她也总是热泪盈眶地不住地点头,不厌其烦地宣传我的所谓传奇故事给老板娘听,并称我是她一生中最佩服的女人。

  
可是,久而久之,她开始请假,或无精打彩,或打手机邮件,只是酒席上她仍然是以往的她。

  
去年年终总结会议上,我批评她说:“你的工作是全公司最轻松的工作,进口业务船务代理公司,都要听你的,因我们是他们的客人。而其他营业担当,面对的是发订单给我们的客商,压力大,工作细,且不论刮风下雪,不论大雨天,大热天,都要扛著大包样品去别的公司洽谈生意,所以,请你振作起来,不仅做好外贸业务,也要抽空积极打点办公室,注意换空气,抓一下环境美化,让营业的同事们更集中精力去拿订单。”她十分谦恭地一直点头。

  
可是新年上班2天以后,过了成人节,她居然无故旷工2天,我开始担心是否她出什么事了,不打招呼就旷工,在日本是不可想像的没有常识的事情呀!突然,公司的传真机吐出了一张纸,上面用我熟悉的她的端丽的文字写著“这两天,非常的失礼了。因身体不适,今天请让我继续休息。”过几个小时后,收到她的辞职书。大家非常惊讶,你看我,我看你的,日本人又都不愿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装作没事又埋头于工作了。我突然萌生一个念头“她在撒谎?”于是我走向她的办公桌,看了10秒钟,一刹那,我领会到她是有计划的。因为我发现她的台灯下的一只斑马纹小狗熊不见了。这只小狗熊是我们同在商社工作时,她的桌上就摆著的她的宠物。她来我公司上班时又摆上了。我曾赞赏她说:“这只斑马纹小狗熊,一定是你的美好回忆,才会伴著你这么多年。”那时,她受宠若惊地说:“社长心肠真好,这么小的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小狗熊也应该有她一席之地呀。”如果她不是有计划地离开公司,她怎么会事先带走她几年来依依不舍的这只小狗熊呢!?

  
那以后,我们再没见过面,我也没再去过我们常去的酒店。因为我害怕让老板娘看见我的眼泪。我的虚荣心不允许啊。

  
至今,我仍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不辞而别”。

  
究竟是我伤了她,还是她伤了我?相信我和她将来都上了年纪以后,会明白吧!

  





Page: 3 | 2 | 1 |

 回复[61]:  大汉临离 (2009-06-11 18:44:38)  
 
  怎么能随便支招,楼主只不过让看帖人判断一下是非而已

 回复[62]: 回复[60]: 触及灵魂深处。 李小婵 (2009-06-11 21:34:54)  
 
  >> 感觉楼主又想和人家打成一片,又把握不住这个火候

  
…………

  
看到众多回帖,这句话最让我触及灵魂。于是我想”火候”这个词,日文怎么说,还没答案,知者告知为盼。

  


  

 回复[63]: 回复[44]: 谢谢科长的友情提醒 李小婵 (2009-06-11 21:38:49)  
 
  正在纳闷,我怎么一夜之间得罪了那么多人?!看到您的及时提醒,豁然轻松,原来对这些事可以当空气的?!

  

 回复[64]:  东京博士 (2009-06-11 22:00:27)  
 
  ”火候”=(空気を読む+タイミング+適度の無視)/3

  

 回复[65]: さすが東京博士 李小婵 (2009-06-11 23:10:21)  
 
  ”火候”的解说,很有启发,谢谢东京博士。

 回复[66]:  东京博士 (2009-06-11 23:38:35)  
 
  李女士,咱们素不相识,镜子上好多ID我也不认识,但是认识的应该比你多,有些发言的确比较过份,但也像潮汐,有涨有落,有的是调侃,有的是并无恶意的砖头,当然也有死缠蛮搞的回帖,我不信教不信佛,但是唯在网上我相信一句话,送给你——佛眼看世界。

  
你要上网,首先就要具备被扔砖头的心理承受力。镜子有时候是有点过份,当然也包括我,也喜欢拍砖,不过,拍过了互不记仇的,有时候拍砖厉害的其实是现实中关系很熟悉的人,拍重的时候也不会真的计较,这么去看,你就会得分寸,至于别人的分寸,那是他们自己掌握的,咱们无权干涉,也无法干涉,实在不感冒的回帖,无视好了。

  
言归正传,你的这个话题,我本人是有着切肤之痛的经历的,就在最近几年还遇见过,所以有网友好心对我说,你怎么还不吸取教训,嗯,凡事多从自己找原因,这个视点去思考,对自己的今后肯定是有益无害的,世界上很多事情并非都会因为自己的初衷是好的而一定有好结果,所谓好心必有好报,是中国文化中诸多裹脚布之一,决不能轻信。

  

 回复[67]:  会長 (2009-06-11 23:44:07)  
 
  东博说得不错,本会长一向以发言刻薄恶毒著称。但也会看对象,一般发出去的对象,都是会长比较喜欢或欣赏的人。而对不感冒的奴子。绝对看不到会长的身影的。

 回复[68]:  东京博士 (2009-06-12 00:01:30)  
 
  会长,我不知道你跟楼主是否熟悉,但你那个回帖的确有点过了。。。。我对不熟悉的ID就算拍砖,也不会用那么刻毒的语言,包括有2张嘴但完全不知所云的柏林。老王今天那么认真的去驳斥他,还真的又老王了一把,这老王也真是老王得挺可爱的。

 回复[69]: 全然! 会長 (2009-06-12 00:56:04)  
 
  全然!开始我连社长性别都搞错了。经他人指点,后来我不是改了吗?“人”换成了“姐”,口气缓和多了。

  
文中

  
〉〉〉2年以前,她的丈夫不幸遇车祸,倾刻变成年轻的未亡人,并留有3个孩子。

  
!。有这么巧!这情节,总觉得是文学作品上描写的痕迹很重。就像不少文学作品描写中国年青女子嫁个日本丈夫,千篇一律日本丈夫形象总是矮小,秃头,老得不成样子,然后就是性无能还有变态行为等等。难以让人相信。(日本有不少老婆弄死老公,想骗保险金都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2。即使真如所述。那一位是生命保险外交员,给算一下,这位芳龄少妇因这一意外,能获得多少保险金,利益损溢价起来抚养3个孩子,应该超过1亿。加上单身母子家庭补助,俩家父母照顾等等。因可温饱有余,应该不会促使该少妇不顾3个孩子的养育重任而再出江湖。不敢动问,李社长给她开支多少呢?税入不会超过25万吧。是否正社员还真的不敢说了。

  
拿如此极端事例来己她强烈对照,实在有本会长所说DZ之嫌。

 回复[70]:  黑白子 (2009-06-12 01:07:54)  
 
  最近镜子里是阴盛阳衰呀!

  
挺好!挺好!

  
东博开始惜香怜玉啦?!

  
难得!难得!

  
会长的一张乌鸦嘴,阴阳不分……

  
不提!不提!

  
镜子里的一帮老东西怎么不嘚瑟啦?

  
龙升还吱几声,长声连屁都不放一个,唤唤偶尔瞎叫唤几嗓子,我呢,也尿(sui)了……

  
怪了,我什么时候也成老东西了?!~

  
醉了,睡好,梦乡广大人间小!——好像是元曲里的,记不得了……

  

 回复[71]: 哈个腰 挺好 (2009-06-12 09:54:45)  
 
  侠骨却又柔肠的会长。。看走眼当成不打不相识的爷们儿,調子に乗っちゃって... 男なら、誰にでもあるはずのことさ。不必过于内疚。。。

  
可感,楼主是经历了各种大风大浪和坎坷曲折者。否则也难成点兵点将的巾帼英雄~~~ 这点儿小坎坷小委屈,相信该不在话下。。。

  


  
对了,差点忘,会长我哈腰~~~ 发现,一天不给会长哈个腰,怎么跟丢了魂儿似地。。。?啧啧。哈。

  


  
得!哈一个是哈,哈10个也是哈。楼主+楼里所有的,给你们哈个腰~~~ 不是90度那种,微微一欠。。那种~~~ 特优雅~~ 哈。

  
皆、ご機嫌よう~~

 回复[72]: 这家伙又冒出来了? 挺好 (2009-06-12 08:57:57)  
 
  >最近镜子里是阴盛阳衰呀!

  
挺好!挺好!

  
-----------------------

  

 回复[73]: 东博,感谢您的指点开导 李小婵 (2009-06-12 09:04:04)  
 
  谢谢你的指点开导,那些男人真是把我吓死了。

  
经你一指点,我也想起日语中有一句“言われる方が花です”。

  
我还不习惯这种网络文化的风气,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那位会长,一定也有他的经历了,对我来说,也是很难得的批评。

  


  

 回复[74]: 谢谢挺好,谢谢社长 会長 (2009-06-12 09:48:31)  
 
  理解1岁,去会社了,下午见。

 回复[75]:  王者非王 (2009-06-12 09:48:24)  
 
  才1岁?那明年就不用理解了。

 回复[76]: 有什么好吓死的 风影 (2009-06-12 10:52:46)  
 
  打是亲,骂是爱麻

 回复[77]:  王者非王 (2009-06-12 10:56:32)  
 
  哦,我的天,那就整天挨打挨骂的好。活的挺有趣,亲亲爱爱的。

 回复[78]: 不但明年,后年,大后年... 挺好 (2009-06-12 11:50:57)  
 
  >才1岁?那明年就不用理解了。

  
2岁,3岁...不但还得理解。不小心摔着时,还得爱护~~

 回复[79]: [70]楼:镜子又阴盛阳衰了?  小烧饼 (2009-06-12 15:06:18)  
 
  去年奥运闹了一阵阴盛阳衰的病症,如今镜子也感染了阴盛阳衰之症,还有救么?

  
科长、会长加点油,不要成了老是半边天上贴,阳人起哄嘛。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