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黑白子 >> 
字体∶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黑白子 (发表日期:2021-12-09 12:49:40 阅读人次:10137 回复数:4)

  【黑白子按】给大家抱歉个先——《日本点滴》没有及时更新,事出有因。11月初从北海道开车一路玩耍回到东京,正准备动笔,没有想到,第二天国内一个围棋职业棋手的哥们联系我——他三十多年前留学过日本,和我住在一个寮——他说他答应了国内一家出版社,翻译日本的两本围棋书,等书到手一看,发现里面的内容不光是技术方面的,还结合社会、人生,阐述了很多个人体验、感受、心得,将围棋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为此,在书里面单独写了不少专栏……哥们觉得自己的日语可能把握不住,希望我参与——义不容辞呀,这对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要知道,翻译吴清源已经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凡尔赛一下)。

  
躲进小楼译棋书

  
管它变异与变株

  
人生难得几回忙

  
且看老夫不服输

  
第一本花了二十多天,没日没夜,已经翻译好。第二本是哥们翻译我修改,我一看时间上已经能够满足出版社的规定,心中的《日本点滴》像春天里惊蛰后地下冬眠的动物被春雷激动,苏醒后开始活泛,于是偷闲脚踩两只船,偷情一样,去满足自己的心中所愿。

  


  
【初遇阿寒①】

  
北海道的阿寒湖,因为十多年前的电影《非诚勿扰》而在中国出名,成为打卡圣地。2019年,前来阿寒湖旅游的外国游客共计15万人,其中来自大路的占80%,达12万人之多。

  
2017年的7月下旬,我和小儿子第一次来到阿寒湖——这年4月,不到16岁的小儿子成功入段成为围棋职业棋手,“身边坐着一个职业棋手的感觉不要太爽”,飞机上我尽量掩饰内心的狂喜。

  
那次在阿寒湖只待了一周左右,算是度假,天天喝酒泡温泉,周围的景点哪里都没去,只在阿寒湖当地转了转,也没有多大的感受,就是觉得树很多,苍苍郁郁。刨了了一下手机的坟,当时还活着的朋友圈里,我发了九张森林的照片,写了一句话,“就像一颗老树上的疤,最后成为了望着世界的眼。”

  


  


  


  
一天,和儿子进入到山里原始森林的深处,第一次看到“熊出没”的警告牌,还真有点胆战心惊。我和儿子商量,万一遇到熊,我就蹲下身,你就赶紧骑到我肩膀上,咱俩摞起来比熊高,可能会把它吓跑。儿子说了,那要看熊给不给你站起来的时间了。

  


  


  


  
不远处,树缝里露出点点斑驳的湖水,好比故意破烂的牛仔裤零星露出的女孩子白白的腿。我就想,遇到熊,我就往湖里跑,让熊来追我,不知道我的潜水能不能躲过一劫,当然,前提是我能先跑到湖边……即便被吃掉,估计也要吃一会儿,有这时间差,儿子也就安全了。

  


  


  


  
儿子跑得快,先我到湖边。

  


  
熊是没有遇到,归途却遇到了人,一个当地人。我就问他,山上森林里到底有没有熊。回答我说,应该没有。不过,也难说。但是,不用怕,阿寒湖这一带,熊偶有出现,却不攻击人,至今还没有过阿寒湖熊伤人的报道,北海道有三种熊,阿寒湖的最温柔。当然,如果进山钻树林,身上最好挂一个小铃铛,熊听到后就会自己走开。

  
在一所阿寒湖的观光设施里,我看到了熊的标本,很大,有两米左右,我就想,这种棕色的大家伙,不是熊,应该是罴。

  


  


  


  


  


  
【爱上阿寒②】

  
旅日作家陈永和写过一篇《北海道阿寒湖小镇买房记》的散文,发表在国内的《江南》杂志2021年6月号上,里面讲述了她和女友一起于十年前在阿寒湖买下了一栋小楼的故事,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只交待一句,我去阿寒湖的原因也在里面,因为作家的女友是我的妻子。

  


  


  
这张2011年的照片,这栋雪地中的小楼……在不经意间迈进去的那一刻,阿寒湖也走进了我的生活,渗入到我的生命。

  


  
好多年,我没有过问过这个房子,对阿寒湖也没有任何印象,看过《非诚勿扰》,除了舒淇的风情让我产生出一些坏念头,葛优的贫嘴让我怀念了一下北京的乡音之外,风景什么的也没有过多的感动。

  


  


  


  


  


  


  


  


  
图片说明:《非诚勿扰》里的“四姐妹”居酒屋也是打卡圣地,距离我们的小楼步行不到一分钟……现在人去屋空,破败不堪歇业中。有朋友劝我众筹一下,集资再开起来,我回答说,那要等我先在当地找个老板娘。另外一个朋友说,要找就找四个……我怎么觉得这哥们想开的不是居酒屋。

  


  
时间转动得比赌场里的轮盘还快,而坐在轮盘前的赌徒却浑然不觉忘却了时间。我总是想,如果时间能够像母猪注水一样可以掺假的话,我一定在里面兑些液体去稀释它。东京这个赌场,几十年混迹其中,让我这个赌徒有些厌倦了,新鲜、神秘和刺激,渐渐消失于无形,豪华五星级酒店客房里,你再也看不到一只苍蝇。

  
2018年,忙忙碌碌,就没有再去阿寒湖。

  
2019年,得了个歇息处,8月2日,朋友开车带我从东京前往阿寒湖,沿途几天吃喝玩乐不表,留到以后炫耀——这条路线凡是听我吹过牛逼的,都想走一遭。这一年,在阿寒湖住了将近3个月。回程也是朋友开车一路风光。

  
2020年夏季,有个又漂亮又大方的妹妹在我的忽悠下,和我一同来到了北海道和阿寒湖,快乐的一周间,我们去了富良野、网走、斜里町、知床,当然,落脚在阿寒湖。漂亮妹妹一周后回了东京,我在阿寒湖又待了一个多月,9月底才返回。

  
为了阿寒湖的快乐,年底,花甲老汉去学车,20天左右,顺利拿到了驾照。

  
2021年,今年,7月21日,一个人飞到了阿寒湖。因为我会开车了,我的老哥哥岩田先生专程从东京开了一辆车过来……行动的半径放大几十倍,快乐也增加了几十倍。

  
10月25日,从阿寒湖出发,一个人开车,流浪汉的感觉,屁颠颠地跑了几千公里,玩了半个日本。

  


  


  
一路颠簸,试问能否邂逅寂寞。

  
人老车破,看你还有几多蹉跎。

  


  
这些年间,不少朋友都来阿寒湖玩,其中的故事多又多,容我后面慢慢述说——现在想说的是,我爱上了阿寒湖。

  
当你喜欢上一个女人,你就打心眼儿里想为她做些什么,讨她欢喜,博她笑容,恨不得当她的应声虫……在我的现在,阿寒湖就是我心仪的女子,相识几年,她给我的快乐无以言说,而我呢,却不曾为她做过什么,心里总是虚空不踏实,好像欠债的长工。男女之间,是相互的索取,不存在父母对儿女单方面无私无偿的付出。为阿寒湖奉献点什么,成了我的夙愿。今年得闲,如愿以偿的机会,我无数次跑遍了阿寒湖的山山水水,就像无数次爱抚女人的身躯,每次都带来新的体验,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山水有灵,女人有魂,美的像女人一样的山水,润的像山水一样的女人,曲曲弯弯,峦峦叠叠,层层递进,步步深入……自然得一塌糊涂,自然得忘乎所以,自然得唯有自然。

  


  
【阿寒之母③】

  
2018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为了纪念,《文艺春秋》在2017年4月号上,以110页的篇幅,推出大型专辑,永久保存版,《明治百五十年·至美日本人50人》——从接受西洋文明开始步入近代化,经过战败到成长为经济大国,这些“至美”的日本人舍己为公,塑造了这个国家的“形”,先贤们为今天文明的日本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50个人里面,有军事家、作家、文学家、思想家、医学家、实业家、音乐家、画家、学者、登山家、政治家、企业家、教育家、剧作家、文化人类学家、外交家、演员、记者、经济学家、料理家、宗教家、相扑力士、评论家、柔术家、社会活动家……

  
比如:秋山好古、武者小路实笃、涩泽荣一、藤田嗣治、宫泽贤治、榎本武扬、德富苏峰、大冈升平、梅棹忠夫、团琢磨、白洲次郎、津田梅子、大宅壮一、高峰秀子、宫崎龙介、绪方八重……看看这些名字吧,能够位列其中,区区50人,不要太了得。

  
在这50人里,有八名女性,其中一位名叫前田光子。

  


  


  


  


  
1912年3月,光子出生于栃木县日光市,15岁的时候,不顾家人的反对,进入宝塚少女歌剧团(现宝塚歌剧团),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宝塚女郎,活跃在舞台上。24岁的时候,嫁给了她的粉丝、49岁的前田正次,从此,光子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前田正次的父亲叫前田正名,去世当天追赠男爵,萨摩(鹿儿岛)出身,曾经留学法国7年——作为萨长同盟的密使,坂本龙马曾经赠给他一把短刀——明治维新后成为明治政府里的高级官僚,在山县有朋的内阁里担任过山梨县知事和农商务部副部长。

  


  


  


  
前田正名(1850~1921)

  


  
但是,这些都不算厉害,最牛的是,前田正名不喜欢都市偏爱乡村,反对大资本企业的工业化而热衷于以农业为中心的地方产业,他热爱自然,保护自然,为此行脚全国考察各地,为振兴茶业、农业、蚕丝业等地方产业奉献了一生,人称“无冕农相”。他的商业行为比如开办银行等,都以保护自然为目的,就连明治天皇都被他感动,1906年,将属于皇室财产的“帝室御料地”转送给他,让他去保护维护、植树造林。随后,国有“未开地”阿苏和阿寒也都转移到他的名下。于是,前田正名成为日本最大的地主,坐拥富士御殿场、阿苏、阿寒,约5000公顷——1公顷是1万平方米,5000公顷是50平方公里。现在的阿苏国立公园、阿寒国立公园都是前田正名的个人资产——“王子制纸”的原木都出自这里。

  


  


  
为纪念明治维新150周年,电视剧《前田正名》为前田正名扬名。

  


  
前田正次的母亲是明治维新元勋、“维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的侄女——在法国留学的前田正名在西南战争期间短暂回国,得遇大久保利通,后者赏识前者,随将侄女下嫁。

  


  
【阿寒之母④】

  
前田正名于1907年在阿寒湖成立了“阿寒前田一歩园”——“万事第一步最重要”是他的座右铭。1921年前田正名去世,前田正次成为第二代园主。

  
1943年,31岁的光子第一次来到阿寒湖,正次带着光子在湖畔散步,手里挥舞着牛排,对光子说道:“看,这就是前田家的山林。”这一片山林3892公顷,是现在阿寒国立公园的中心地,观光资源最为丰厚,72%的天然林,呈现着没有人工的原始美。

  
1957年,前田正次去世,光子成为第三代园主。她宣布:“阿寒的山不是开采的山,是观赏的山。”“前田家的所有财产都是公共的财产。”

  
守护大自然并不那么容易、简单,台风、山火、盗伐,都需要去对应。50年代开始的全国性的大规模开发,东京的大资本家也想在阿寒湖动手动脚——著名的“巧取豪夺魔”、东急创业者五島庆太社长求见光子,希望收购阿寒的土地,光子直接回绝,见都不见。伴随着日本经济的高速成长,席卷全国的旅游观光开发的浪潮也波及到阿寒。光子说,“阿寒不会成为‘人工公园’”,“自然不是要被保护,而是要不被破坏。”

  


  


  
前田光子(1912~1983)

  


  
光子对森林的维护、植被的恢复下了极大的功夫,为了长期安定地提供温泉,她还着手进行地质调查——现在流行的“生态旅游”、“可持续性发展”,半个多世纪之前光子就想到了,也做到了。权贵们不急功近利的造福意识,先驱者不图私利的高瞻远瞩,为后人留下了无价的美好。

  
预告,下一篇先继续“阿寒之母”,然后渡边淳一的“魂断阿寒”,继之“阿寒看我”。

  
(未完待续)

  


  


  


  


  


  


  




 回复[1]:  采夫 (2021-12-10 08:44:23)  
 
  恭喜:小黑白子跻身职业棋手

  


  
冬雪皑皑的日本

  


  

 回复[2]: 先备份一下 科长 (2021-12-10 09:06:56)  
 
  陈永和:北海道阿寒湖小镇买房记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88&&kno=002&&no=0036

 回复[3]: 怎么就贴不上去呢 龍昇 (2021-12-11 14:30:14)  
 
  

  


  

 回复[4]: 老没磨镜子了,竟不会贴图片啦? 龍昇 (2021-12-11 14:37:08)  
 
  摆弄半天把黑白子的五层楼贴上去了。但和他晒的同楼有点不一样,是楼底店铺换新啦。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本点滴之九十五/放飞/第三天(上) 
    日本点滴之九十四/放飞/第二天(下) 
    日本点滴之九十三/放飞/第二天(中) 
    日本点滴之九十一/放飞/第一天 
    日本点滴之九十/放飞/序 
    日本点滴之八十九/麻将的闲话(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八十八/麻将的闲话(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八十七/麻将的闲话(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六/麻将的闲话(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五/玛丽魔 
    日本点滴之八十四/阿寒湖(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三/阿寒湖(中) 
    日本点滴之八十二/阿寒湖(上) 
    日本点滴之八十一/裸体导演(下) 
    日本点滴之八十/裸体导演(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九/裸体导演(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八/胜负的极致(下) 
    日本点滴之七十七/胜负的极致(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五/越狱和逃亡(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七十四/越狱和逃亡(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七十三/越狱和逃亡(中) 
    日本点滴之七十二/越狱和逃亡(上) 
     日本点滴之七十一/裸睡的闲话 
     日本点滴之七十/裸体写真集(下·之二) 
    日本点滴之六十九/裸体写真集(下·之一) 
    日本点滴之六十八/裸体写真集(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七/裸体写真集(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六/围棋趣话(下) 
    日本点滴之六十五/·围棋趣话(中) 
    日本点滴之六十四/·围棋趣话(上) 
    日本点滴之六十三/正义中毒·爱国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二/正义中毒 
    日本点滴之六十一/自粛警察 
     日本点滴之六十/人望术 
    日本点滴之五十九/男气极道 
    日本点滴之五十八·一战成神 
    日本点滴之五十七·乃木希典·也曾放荡 
    日本点滴之五十六·乃木希典·君臣美谈 
    日本点滴之五十五·饭野吉三郎(下) 
    日本点滴之五十四·饭野吉三郎 
    日本点滴之五十三·先觉者 
    日本点滴之五十二·皇家的淑女 
    日本点滴之五十一·歌子与梅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