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夏夏 >> 我的回忆在旅行
字体∶
江永女书,人死书焚

夏夏 (发表日期:2007-08-11 23:02:29 阅读人次:3304 回复数:32)

  长沙南移是江永,桂林北上也是江永,广州西去还是江永。

  
在这些喧嚣城市的包围之下,江永以一颗宁静的心泰然处之,城市的浮躁对她来说似乎没有任何诱惑力,她只是在品味幽静与寂寞。

  
江永能够抵挡外界的诱惑,我却不能抗拒江永的诱惑。因为神秘的女书,还有千年古村上甘棠。

  
人们常容易被语言引诱。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许多次旅行,就是跟着一个个语言大师的幽灵,捡拾他们洒在这个世界上的种子。在我颠沛流离的旅途中,都会闻到一股被妖惑被催眠般的味道,那些人类中的浪漫主义巫师们诱惑我的味道。就这样,从一个词语,我开始了或者说开始酝酿一个旅行。

  
这次是江永女书。

  
在遥远的湖南江永,一个被潇水环抱的岛上,那儿的女人们相互吟唱着一种唯女人能懂的歌谣,用只有她们自己能看懂的文字,传递女人间的秘密,记录她们的爱恨情仇,这就是女书。

  
然而,我们却未能找到流传三代或更早的女书,因为,人死书焚。随着主人的逝去,那些传递一生爱恨的印证从此化为灰烬,如烟往事,灰飞烟灭,一生的故事从此沉睡地底。

  
因为种种神秘而悲情的听闻,江永女书于我是个魅惑的字眼,柔媚凄凉。而“人死书焚”,无端便生悲凉。

  
江永,湖南南部一个小县城,一直是个闭塞之地,打开地图,可以看到它如一把尖刀插入广西境内,许多年来,这里与外界沟通只有一条南北官道,出入江永总要经过几次中转。也许正是因为它几乎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才有曾经孕育女书的土壤。

  
放下行李,我们直奔女书岛---普美村。

  
岛四周古树翠竹,潇水河缓缓而流,将普美村悄然环抱,仿佛与世隔绝。踏上晃悠悠的吊桥,桥的那端,青瓦屋檐,一个古村落静静的站立。

  
我不禁轻声问,是谁,曾在那儿吟唱女书。

  
终于见到女书,这种仅存于女性的文字。

  
象是在风中摇曳的小草,体态轻盈,似舞动的精灵,无声的诉说,灵气逼人。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在深宫里含泪而绣,是她,将无限心事与凄切一针一线绣入,卿卿红颜,飘零一生。据说,这个叫胡玉秀的北宋江永女子,被选入皇宫,却备受冷落,是她,创造了这种独特的女性文字,将愁苦哀怨尽情倾诉。

  
此后的千年里,这方土地的女人们就用这种文字来倾诉悲愁。

  
一个二十来岁的长发女孩向我们走来。愿意带我们进村吗?我们问,她羞涩的点点头。

  
她叫小胡,头发柔软如云,漆黑如墨。

  
你会写女书吗?我们再问。

  
我不仅会写,还会唱呢。她轻弄着长发。

  
刹那间,如歌如泣的女书吟唱声在耳边响起,千转百回的旋律恍如天赖之音,空灵,凄美。

  
我再一次恍惚了,如此美丽的江永女子在吟唱,时光仿如静静凝固。谁哭过,谁笑过,谁爱了,谁散了,谁的如烟往事,在灰飞烟灭了。

  
是金庸笔下的赤练仙子李莫愁?这个悲情女子,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却仍然爱着他,想着他。死亡是对人生的一切解脱,她命陨绝情谷,临死之时,还唱着那首凄厉的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凄凉的歌声,慢慢而绝,人生说不出的悲凉。

  
原来爱是连死亡都无法看透的。爱要爱得刻骨铭心,恨也要恨得惊天动地。爱的极致是疯狂。

  
是凡高的向日葵?“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这就是太阳。”为了纪念他去世的表兄莫夫,他画了一幅阳光下盛开的花儿,并题诗句: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人们如果确能真诚相爱,生命则将是永存的,这就是凡·高的愿望和信念。

  
他自杀时只有37岁。

  
我们原本孤身而来,也要孤身而去。爱的,恨的,转眼间就都消失不见。世间种种,恍如一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无论当初如何的激情如何的背弃如何的绚烂,最后都不过如此。

  
绝世的才华,刻骨的爱情,世间的华美不过如此,多少爱恨情愁,多少繁华凄凉,命运一世轮回,如一场虚空,时间,使得一切结局都如云烟。

  
江永的女人,竟然将世事看得如此通透,一切都留不住,不如焚之。

  
夏夏20050620北京

  





Page: 2 | 1 |

 回复[31]: 小林 夏夏 (2007-08-13 22:37:31)  
 
  我给你MAIL了!查查看!

 回复[32]: 谢谢小林 夏夏 (2007-08-14 22:04:35)  
 
  谢谢你,我收到书了!真快!喜欢!

  
另外,名字多了一个字,难怪,你说,不知是哪国人......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回忆在旅行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下> 
     灵魂的季节--湖南人文之旅<上> 
    信州高原的冬天 
    夏色の北海道 
    日光的秋天 
     那些琐碎的记忆--有关礼物  
     伊豆,带着狗去旅行  
    那几天,在塞班(Saipan)  
     沉静温和沈从文 
    江永女书,人死书焚 
    我曾拥有一家藏式酒吧 
    两个人的凤凰  
    佛眼,我的TATOO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