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我是汉奸我怕谁

老唤 (发表日期:2013-03-14 10:46:11 阅读人次:3850 回复数:39)

  我是汉奸我怕谁

  
同志们,今天我要讲的是【象征主义】。

  
一听【象征主义】,很多同志就会头疼。他们找来了很多世界上著名哲学家的著作,希望了解【象征主义】的含义,但是最终还是不得要领。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外国人和我们理解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他们使用概念进行定义,之后运用逻辑进行推理,而这些概念和逻辑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对我们来说,这些玩意儿无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外语。大家知道,掌握一种外语没有几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那么有没有什么便利的方法,也就是说,有没有什么我们得心应手的方法来帮助我们理解【象征主义】呢?

  
答案是:【有】。

  
由于遗传等种种因素,我们理解问题的方法主要是运用【比喻】,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比喻的方法来理解【象征主义】。后面我们还要讲到:其实【比喻】就是一种【象征】,而【象征】正是我们最习惯的思维方式。比如古代的庄子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思考问题的。再比如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是用比喻说话,他的【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就是我们的概念。只是象征这东西让外国人一说,我们就弄不明白了。

  
这就是说,【象征主义】并不是一个十分难以理解的概念。比方说:【举一反三】就是象征手法的写照。当然【举一反三】说起来简单,但能够做到【举一反三】也还是需要最起码的悟性的。

  
不是有一个故事吗?说一个老先生教一个孩子认字,用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一】,孩子说记住了。第二天,先生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道儿,让孩子念。孩子说没学过。先生责怪说:怎么隔了一天就忘记了呢?孩子很迷茫:怎么只隔了一天一就变得这么大了呢?

  
这就是缺少悟性的例子。对于这个故事,我们常常一笑了之,而实际上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还不如这个孩子,不同的只是我们连领悟自己还不如这个孩子的悟性都没有。

  
话说回来,【举一反三】的【三】就是一个比喻,它象征着【多】。

  
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它可以说是集中表达了象征主义的精华,达到了庖丁解牛的地步。这里的【灵犀】也是一个比喻,象征着【悟性】。

  
如何做到【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我这里给同志们举一个例子。

  
我们看到了很多讨论【民主】的文章,理论上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呢?【民主】离中国还是很远。这是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就是:【民主】是外国人的玩意儿,中国人的遗传因子里没有这种东西。我们不知道如何做起,找不到头绪。写文章不起作用,连游行也不顶事儿。

  
那么中国就没有【民主】的那一天了么?

  
答案是:【有】。

  
我们只要运用【象征主义】的手法,或说运用【比喻】的手法,就能找到答案。

  
比方说:台湾的棒球。

  
棒球本来是外国人,准确说是西洋人的玩意儿,为什么台湾人玩儿得这么好?是台湾人的身体素质比大陆人好么?但是他们在奥运会上并没有拿到多少金牌啊!

  
究其原因,台湾有过殖民地的经历,而殖民者正是以棒球为【国球】的日本鬼子。这是一个【强制】的过程,一个悲惨的经历:一个外力的介入!用象征的说法:说得好听是杂交,说得难听是强奸。

  
那么为什么日本人的棒球也这么厉害呢?日本人不是也属于东洋人吗?

  
对于这个问题,同志们大概已经得出了答案,这说明大家已经掌握了象征主义:日本人有过与台湾人一样的经历,他们被把棒球发扬光大的美国鬼子,一个被外力杂交了。

  
同志们,我们可以设想,按照我的一个哥们儿晓鹤的思路:历史是可以假设的,并按照他的题目:假如日本战胜了中国,那么中国的棒球事业会多么的辉煌!

  
假如几十年前,巴西,或者阿根廷占领了中国,中国的足球会是现在这种不堪一击的样子吗?

  
答案是:一个外力!

  
啊,一个外力!

  
再举一个例子。

  
上帝是公平的。上帝造人在分配智商上也是公平的。这并不是说他赋予所有的人以同等的智商,而是说他把高智商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不分地域,不分人种。

  
就是说在我国偏远地区的农民的孩子之中并不乏高智商。但是为什么他们终生务农而没有受到高等教育成为科学家的机会呢?

  
如果我们考察一下外国科学家的经历就会发现,除了制度的保障,很多孩子的成功都是由于一个外力:一位伯乐的扶持,一份赠与或奖学金,而侥幸进入了科学的殿堂。而在我国,只有有特殊身份的孩子才有这种殊荣,当然智商是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的。

  
我们的农民的孩子要想成为科学家,如果不是【青蛙想吃天鹅肉】,只能企盼一个外力。

  
根据这个例子,同志们如果继续运用象征主义就会发现,我们的【民主】也需要这样一个外力!并且这个外力越是民主,我们的民主就越是彻底。靠我们自己,民主没戏!

  
因而【爱国】是危险的,它是外力介入的最好的借口!

  
有的同志会说: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来抵制外力的介入。他们这样说,说明他们还没有真正地掌握象征主义。

  
只要看到我们的路易威登的材质和做工比不上法国的路易威登,我们的劳力士的精准和耐久与瑞士的劳力士谬以千里,根据象征主义,我们的航空母舰和导弹、、、、、、北洋水师不是也买了不少大炮巨舰么、、、、、、尽管我们人口多,尽管我们不乏邓世昌那样的民族英雄,但是我们还是割地赔款地卖国,失败在于没有按照智商的规律办事儿。这也是一个象征!

  
根据以上道理,从甘肃发射的导弹本来预计到达东京,真没准儿在北京一带就掉下来了、、、、、、

  
啊,民主、、、、、、

  
啊,外力、、、、、、

  





Page: 2 | 1 |

 回复[31]: 有人提出了等待突发事件降临 夏雨 (2013-04-07 09:37:25)  
 
  「开放杂志:中国等待突发事件降临」2013-04-06 10:00:35 [点击:110]

  


  
开放杂志:中国等待突发事件降临

  
2013-04-06 11:52来源: 开发杂志2013年4月刊 【字號】 大 中 小

  
【正体版】 【打印机版】

  


  
习李上台,一个记者会就显示一贯的高度集权的“计划政治”,精密控制,滴水不漏。政治改革不着一字,就如癌症患者动手术,改不改,必死无疑,单等突发事件来到。

  
十八大之后的“两会”已经达成这样的一致意见:依旧“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核心就是高举党旗,习李和胡温高度一致,惊人一致。这意味着:对习李的任何期待,就像对胡温的任何期待最后都落空一样,党还在领导着国家,国家还在控制着社会,党通过国家管理着社会,奴役着民众(党就是国家的主人,控制着所有财富,惟一的支配人就是党)。

  
政权与民众的关系天天恶化,有朝一日,党民矛盾激化到不能维持的地步,压力到了不能承载的程度,政权到了崩溃的地步,长期缺乏自组性的社会也会随后陷于混乱局面,最后成也是五不搞,败也是五不搞,老路、死路、邪路到了最后一个死角,宁要崩溃,不求新生;宁肯失败,不容改革。

  
习李政权:维稳好似癌症开刀

  
该如何形容当下的习李政权呢?将“维稳压倒一切”继续下去,但维稳的结果就是维不稳,不是稳定压倒一切,而是一切压倒稳定(其实质是最大地破坏稳定)。邓小平时代是改革压倒一切(主要是经济改革),实质并非其高调中的稳定压倒一切(“六四”之后的政治口号),如今偏偏是害怕不稳定,维稳高于一切,任何政治改革都不可能,政治改革已经沦落成行政机构改革,经济改革也变成了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盛宴。

  
在邓小平时代,政治改革异化为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并非他不想,而是他看到政治改革的极大风险,索性就把迈向政治改革的步子给退缩回去了,只剩下半吊子经济改革。改革改到今天,政府越来越富,官员越来越飞黄腾达,折腾民众起来到了极端的地步,所以维稳成为他们压倒一切的任务,江泽民、胡锦涛的二十四年,基本上是走邓小平开辟的路子,不是新路,实际是老路,也是死路。

  
到了习近平、李克强接班,依然不敢走政治改革之路,改革就好比对一个癌症病人动刀子,刮骨疗毒,把恶性肿瘤割下来。眼下看,这个癌症重病人还在挺着,身上并没有动刀子,当然,现在已经是重病晚期了,动刀子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等死了,维稳决策就是等死,不死不结束;维稳就是不知道哪一天哪个环节哪个地方突然出现突发事件,导致整个系统失灵,就像高速行驶的火车脱轨一样。只有突然事件才会让其提前终局,令人治制度终结,这样的突发事件当然是很难预料的,一旦发生,就将是多米诺骨牌的连锁效应。

  
政改免谈,七千亿预防突发事件

  
因为一个非民主政权,到了最后关头,总是计画完美,应变不足,一旦遇到全国性的突发事件,必然一败涂地。所谓计画都是事先预定好的,比如北京市公安局一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近三十三亿,全国累加经费一年或超过七千多亿,这么多钱能办什么事情,都是事先预料或推算好的,预期内执行预案。可是若遇到了特大突发事件,仿佛进入一个雷区,三十三亿如同打水漂,甚至多一倍的钱也不能搞定。

  
或者年度计画里已经多支出了三十三亿,另外三十三亿或三百亿或三千亿就成为空头支票,那么这就是最后关头,他们就惊慌失措,疲于应对了。遇到足以影响到全国稳定的突发事件,又没有钱来应对,只能墙倒众人推。那么什么才叫最后关头,一年突发事件几十万起只是某个特大突发事件的前奏,突然引发一起具有全国效应的特大事件,才是不可避免的,正如前面说的火车脱轨,或巨轮撞上冰山,或火山爆发,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却无能无力。这就是最后关头,用一句歌词形容就是撞上南墙“不死不甘休”。

  
假如你还对习李新政有指望,看看三月十七日李克强首任总理的第一场答记者问吧:记者要问什么,几乎一清二楚,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凤凰卫视,轮流上场,问什么,怎么问,怎么回答,比盲人摸象还容易,政改免谈。惟一有问过劳教制度的改革,李克强不过是一句话简要带过。

  
李克强记者会精密控制习以为常

  
这里面透露出几个细节说明维稳机制无比精致:一是所谓答记者问,问题基本上都是内定好的,李克强及其智囊班子有充分准备;二是外国记者十分配合,不问政治体制改革进程及时间表,不问敏感又难以问答的问题,对于眼前敏感复杂的钓鱼岛即中日关系问题,中朝关系、中国与南海争端国,如菲律宾、越南等只字没提;

  
三是有可能会问敏感问题的记者,万万不可给他们提问的机会,不给新总理难堪;四是李克强继续温家宝的行政管理路线,沿其既定政策,甚至不偏不倚,不越雷池,主抓经济,带动就业,至于环境保护、空气品质、食品药品安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基本上没有能力彻底改变或根本改变,真正利国利民的大规模减税也难以在权贵中形成共识;

  
五是包括李克强在内的中共高官,除了会当官之外,别的事情都不会做了,当官只会说官话,打官腔,刚愎自用,长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明知自己听到的是官话、假话、套话,也不能不听、不看,习以为常,最后当了五年或十年总理,什么事情也难以做成,就像温家宝一样灰溜溜地熬到退休养老。

  
六是李克强所谓精兵简政一看就是幌子,但从发改委这个小“国务院”来说,就有四名正部级的中央委员,公安部有三名中央委员;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是原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党组书记是原新闻出版总署书记蒋建国,两个正部级和十八大中央委员;铁道部撤销,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是正部级,原部长任董事长,全民所有者企业,但不隶属国资委,同样是超级的“铁老大”。

  
精兵简政:既不换汤也不换药

  
新组建的国家海洋委员会下属执行机构国家海洋局挂牌中国海警局,局长兼海警局政委,正部级的公安部副部长兼中国海警局局长,单这几个部门就是正部级人员增加,机构扩增,经费也随之增加,李克强约法三章中提到的一条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这可能吗?还不包括一些常设的临时机构的人员编制增加,维稳经费等公共安全保卫开支只增不减,所以说摊子越铺越大,越破坏稳定。

  
这等于说李克强一边踏进国务院大门,一边无可奈何地打自己的耳光,既不换汤也不换药。这种从上到下的集权制度,本身就是腐败和权力寻租的平台,彻底腐败,上行下效,比如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到任一年未满,已经突击提拔官位一百多人,经常在公安分局局长、各支队支队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下派一个派出所所长或大队长(一个所长职位不少于二十万元)。

  
事后人们才知道是上面有人——“空降兵”。官职基本都是上面定的,搞定上面什么位子都有可能,君不见二○一三年“两会”,国家信访局局长“空降”地方当省长,国务院副秘书长“空降”到下面当省长、部长,甚至中纪委的副书记、秘书长都能“空降”到地方当省委书记,可见“上面”的权力有多大,利益又有多大。

  
政改不政改,党都会突然死去

  
自上而下高度集权的“计画政治”是中共的命根子。计画就是确保,如期,就是万岁万万岁,计画让习近平当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就一定要计画成功;李克强当总理也是如此,甚至当年人大会议通过一个《物权法》,也是中办下达红头文件“确保”人大会议通过。形象地说,如此中共特色的计画政治就好比一列负重火车行驶在铁轨上,当铁轨已经磨损、断裂,来自上面的指令依然是“计画通过”,于是只能危险通过,结果人人分摊。

  
这个政权不可救药,党是最大的破坏稳定的源头,虽然改革停滞,但党不会计画自己会突然死亡,但事实上已经没有别的任何可能,党这个怪胎只能任其夭折。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个政权在极大压力之下,被迫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但对党来说是最坏的结果,一旦政治制度改革,党就没有任何立足之地,不政改,党会突然死;政改,党也会突然死。

  
苏联的共产党还有戏吗?东欧共产党呢?共产党在国际社会有什么好名声吗?要知道在台湾凤凰涅盘的是国民党,新生的是民进党,独独不是共产党。共产党只能死,政权只能崩溃,别无其他生路。所以,不用什么“计画政治”,中共特色的计画政治都会落空。中国一旦实现宪政,保障法治和民主自由,不再有维稳,就能稳定;不再有“五不搞”,就能政治繁荣,经济繁荣。

  


  


  

 回复[32]: 有人从被老唤看得一无是处的传统文化中找出--- 夏雨 (2013-04-07 09:45:42)  
 
  主文摘录:

  
当今中国的出路,在于找到一种能在黑社会这个层面上战胜中共的力量!

  
纵观世界文化,只有中国的儒家传统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替天行道的侠义精神。这是我们老祖宗给后人留下的战胜中共这样恶魔的法宝。受了这半个多世纪的荼毒,如果还执迷不悟,不回归自己的文化传统,那就真是无可救药了

  


  


  


  
莲子 「对所谓突发事件的等待是一种政治迷信」2013-04-06 12:59:39 [点击:53]

  


  
中共之所以拒绝政改,是在权衡了几方面利弊之后所作出的决策。

  
政改就意味着被审判,所以,不到山穷水尽,中共决不会主动去政改。那么,等待下去会如何?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看明白了,中共即将死亡,但按照他们的如意算盘,中共死亡这个过程,如果操作的好,仍可以避免审判,从而在变天之后继续坐享几十年来搜刮来得民脂民膏。

  
所以,他们要准备的,就是操作中共死亡这件事。有上中下三个方案。

  
上者,用早已扶持好的某个民运甚至国民党等,通过政治交易,金蝉脱壳,再通过经济控制、黑帮暗杀等手段,操纵台上的民主政治木偶。

  
中者,倘若上策失败,社会失去控制,中国成为无政府状态,那么大家都回到起点,进行黑社会之间的生死较量,中共因为其多年的准备,仍能占有很大胜面。

  
下者,倘若上面方案仍然失利,则发动内战,将中国分成几个朝鲜模样的小国,对外号称联邦以欺骗世界,对内则裂土分疆,在小成本小规模的模式下维持独裁。

  
幻想突然降临的突发事件、期望中国的事情能在一场茉莉花革命或广场狂欢中成功的人,完全没有认清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这个现实就是:由于多年来中共在文化思想上、组织上、社会上、经济上的破坏,中国社会已经成了一盘散沙,不仅难以实现民主,连革命现在也很难实现。所谓的突发事件来了,也会很快被压制下去。其实,在一些人坐梦等待突发事件的时候,有很多事件已经发生了。若在他国,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但在中国却并没有发展成为所期待的突发事件。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这就是现实,所以我说,对所谓突发事件的等待是一种政治迷信。那么,怎么办?独知们能做点什么?

  
当今中国的出路,在于找到一种能在黑社会这个层面上战胜中共的力量!

  
要在黑社会的搏杀中成功,靠两点:内功和外功。所谓外功,即组织的形势,组织的规模,等等。这些方面中共的优势不言而喻。而内功,则是黑帮成员对本帮的忠诚,是精神、理想方面的东西,这是中共的致命弱点。

  
目前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反共信仰力量有藏传佛教、法轮功和基督教等。这是反共运动可以依赖的力量。但是,纯粹的信仰离政治还是太远了些。静坐抗议、自焚、甚至拎着塑料袋偷贴传单,这些对中共的打击力度都太小。一旦中共换个傀儡民主党派上台,这些更丝毫打击不了中共。

  
所以,要把信仰与黑社会的组织形式结合起来,才能奏效。而能与黑社会的组织形式结合起来的信仰,绝大多数是邪教(如共产主义等等)。纵观世界文化,只有中国的儒家传统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替天行道的侠义精神。这是我们老祖宗给后人留下的战胜中共这样恶魔的法宝。受了这半个多世纪的荼毒,如果还执迷不悟,不回归自己的文化传统,那就真是无可救药了

  
因此,当今独知的社会责任,就在于用替天行道的侠义精神去启蒙百姓,号召百姓组织小范围的结义兄弟帮会,替天行道,刺杀那些中共狗官。一旦每天都有中共狗官暴尸街头,中共就彻底失败了——因为它是在黑社会这个最基本的、最原始的政治层次上失败了。

  
要得到社会正义,首先要有原始正义。

  


  

 回复[33]: 老板 老唤 (2013-04-09 10:50:44)  
 
  如何找到【自助编辑】?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13-04-09 11:06:12)  
 
  编辑自己的帖子——自己回帖的第一行(标题行)的右边,点击那个小小的黄色十字架。

  

 回复[35]:  东京博士 (2013-04-09 11:10:46)  
 
  编辑自己文集——点击主页最上面的“个人文集”后,在作者列表(头像)内找到自己后点击进入,在自己的主页画面右上方有4个红字“自助编辑”,点入后,可以删除自己文章,重新排序,或其他各种栏目编辑等功能。

  


  


  


  

 回复[36]:  东京博士 (2013-04-09 11:00:04)  
 
  忘记说了,我不是老板,我是打工的。上海话叫“空麻袋背米的”

 回复[37]:  科长 (2013-04-09 11:29:44)  
 
  老唤的问题

  
可能是浏览器变了?

  
最好用IE

  
重新登陆一下试试看

 回复[38]:  东京博士 (2013-04-09 11:54:31)  
 
  貌似Chrome有这个问题。

 回复[39]: 谢谢二位! 老唤 (2013-04-09 17:06:39)  
 
  IE不支持雪豹,但是firefox好像能用。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老婆和我的最爱 
    纪念刘晓波 
    悼五道 
     文贵的智商 
    中韩比较 
    【谁不说俺家乡好】 
    【我终于死了】 
    《雷雨》与“俄狄浦斯情结”  
    【信、达、雅】是个假命题! 
    中国还有学问吗? 
    2015年老唤美术金奖 
    智商 续 
    求助 
    我是汉奸我怕谁 
     战争万岁! 
    忍无可忍! 
    中國人為甚麼老被別人肏? 
    也聊韩寒和李承鹏 
    [哭]的机制 
    孙中山和毛泽东 
    韩寒的孤独和老唤的孤独 
    一份来自非洲的报告 
    [善]与[忍]的最简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