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再说两句实话

老唤 (发表日期:2008-02-29 20:21:55 阅读人次:7212 回复数:69)

   再说两句实话

  
我估计书记不是共产党,又在国外生活了多年,已属于半个外国人了,所以猜想书记大概不反对实话。

  
并且,如果我不认识书记,或者认识书记,却对他不抱有希望,那么我也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不是么?轻则得罪人,重则找挨骂。

  


  
我可以说是吃饭馆儿长大的。到了东京,毛病也没改。但是却越来越怕吃饭馆儿,尤其是怕进中国人开的饭馆儿。高级点儿的,商品和价格不成比例;一般点儿的,不知道吃的是什么。

  
前一段儿,一位林小姐打电话约我去一个饭馆儿。我正在「日本人的背影」的「后记」里的那个酒吧和妈妈聊天儿,就把妈妈也捎上了。老板上来了大盘大盘的烧鱼炖肉,使我想起了农村的红白喜事。根据量来判断,我知道老板是个好心人,于是尝了一口,也只是这一口,马上就饱了。妈妈看着那些菜, 惊讶得自始至终没敢摸她的筷子。

  
回家的路上,我深刻地认识到中国要实现民主,还有遥远的路程。

  
接下来谈谈书记的饭馆儿给我的印象。

  
先说结论:书记不适合开饭馆儿,起码目前的书记。

  
理由:这个饭馆儿为不住客人,特别是有钱的客人。这样搞下去,老板和客人都很受罪。

  
这里我想先谈谈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客人的感受。

  
我第一筷子先夹住了一条猪耳朵丝,因为我爱吃猪耳朵。我往起一提,没想到拎起来一坨!再看看盘子里,一条儿耳朵丝都没有了。要是平常,我决不会再叫第二道菜,我会立刻放下筷子,站起来一声不吭地结帐走人:谁让我自己没眼力呢。我不是那种有想像力的人,他们会想到:没准儿第二道菜不是这样……

  
但是我不能走,因为这是书记的店,并且旁边儿还有三位朋友。我拎着这一坨,问蛇:「是不是给书记看看。蛇制止我:「可别!」我心里想:「你们在害书记!」

  
猪耳朵不是现切的,并且可以肯定:有日子了。

  
谈谈最简单的几道菜吧:

  
拍黄瓜。拍黄瓜讲究酥,为了让佐料均匀。但是书记拍出来的黄瓜是一块儿一块儿的。确实,这也是一种技术。我心说:不如把整根儿的黄瓜发给客人,让他们蘸酱油吃算了。

  
还有松花蛋,已经糟了。

  
还有油炸花生米,放了过量的淹咸菜的盐,或说「粗盐」,猴儿(鼻句,一声)咸。

  
……

  
这里有两种可能:书记不讲究吃,因而也不大懂烹调。这样的话,饭馆儿前景堪忧,客人也有点儿可怜。……但是据说书记是广东人,广东人不是挺懂吃的吗?

  
还有一种可能,我不敢设想:书记也不爱吃自己店里的菜,那菜是做给客人吃的!

  
「东洋镜」有过一次聚会,在中野,因为饭店的老板和我认识。那天最后一道菜是炒虾仁儿。

  
送走了客人,我又回到饭店问老板:「你那虾仁是哪年的?」

  
他说:「怎么了?」

  
「都耗(一声)了,全是冰箱的味儿!」

  
「哎呦,我不知道。」

  
「你做完了也不尝尝!」

  
他立马嘱咐厨师把冰箱里的虾仁当着我的面儿都扔了。但是我了解他,估计他是做给我看的。

  


  
我为什么认为书记不适合开饭馆儿?

  
和所有的生意一样,开饭馆儿的收益也是依靠:1,降低成本,2,为商品增加附加价值。

  
在这两点上,书记都还没有入门儿。如果取名为「业余饭店」,顾客也许会多一些。

  
我也做生意,我知道精到的生意人是不会让你知道关于货源的详情的,否则他还怎么独占鳌头、获取暴利?但是不用书记说,他的进货,名眼人一尝他的菜就知道,比如那盐、那猪耳朵……那书记还怎么赚钱呢?

  
中国人在东京开饭馆儿走的是两条路线:高级和低级。因为高级路线成本高风险大,需要一定的经营手段,因此大部分中国人走的是低级路线。但是走低级路线也不简单:降低成本不能等同于卖便宜货,而是用尽可能少的资本保证买到尽可能高档的商品!这需要渠道。对于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来说,这已不算简单,对于没有彻底溶入日本社会的外国人来说,这就更难。

  
其次是附加价值。

  
局长带我去过一家他朋友的店。老板主厨,老板娘主堂。菜做得无可挑剔,人做得也无可挑剔。不管多么忙,里里外外总是井井有条、笑语喧哗,我甚至爱上了那位老板娘!哪里像书记,还没来几个客人就已经成了无头苍蝇!更谈不上和顾客有什么交流了。那气氛倒好像顾客欠了书记不少钱!万一进来个有钱有势的主儿,你想想:他下次还来么?

  
书记开饭馆儿好像钓鱼一样,等着鱼儿上钩,并且钓着一条是一条。

  
举个例子吧,也许不太高雅,但是道理是一样的。拣破烂儿卖破烂儿也是一种生意。但是一辈子靠拣破烂儿卖破烂儿,可以肯定不能致富,因为他就是捡到了金条,也当废铜卖了。但是他如果能在拣破烂儿卖破烂儿的过程中悟出做生意的道理和诀窍,并且把这个道理和诀窍用在其他生意上,那么他肯定立于不败之地,并且越做越大!

  





Page: 3 | 2 | 1 |

 回复[1]: 理论与实践 老唤 (2008-02-29 20:38:20)  
 
  昨天我去进货,花了8万多。其中2万是十几瓶一箱的酒钱。根据杂志,一瓶零售价10万,在酒吧可以得到X倍的利润。

  


  


  

 回复[2]:  夏雨 (2008-02-29 21:04:36)  
 
  可爱的老唤「越来越可爱了」

  
可怜的书记

  
「见天俺带一帮子朋友来吃」

 回复[3]: 老唤很挑剔 陈某 (2008-02-29 21:30:14)  
 
   不过,大概是实话,俺也听说过

 回复[4]: 过一段儿我带几个朋友 老唤 (2008-02-29 21:53:12)  
 
  还要去「业余饭店」视察!我就不信中国搞得了奥运,搞不了民主!

 回复[5]: 说点儿题外话啊,说完就走 二子 (2008-02-29 21:45:16)  
 
  据我的观察,中国人里面越是声称讨厌共产党,讨厌专制制度的同学越是听不得真话。

 回复[6]:  夏雨 (2008-02-29 21:49:23)  
 
  啊呀,老唤,

  
俺要跟你交朋友

  

 回复[7]:  夏雨 (2008-02-29 21:56:01)  
 
  俺跟二子打赌

  
看书记这次听得听不得真话

 回复[8]: 你最近有点飘飘然 小小鸟儿 (2008-02-29 21:56:51)  
 
  老唤你怎么这样啊?!

 回复[9]: 想起2年前俺码过一段“拉面恩仇记” 陈某 (2008-02-29 21:57:32)  
 
  算了算了,俺就不落井投石了。过一阵再贴。

 回复[10]: 小小鸟儿 老唤 (2008-02-29 22:00:47)  
 
  没学过「广告学」?或者「医学」?

 回复[11]: 没学过! 小小鸟儿 (2008-02-29 22:09:34)  
 
  史无前例!

 回复[12]:  唐辛子 (2008-02-29 22:28:56)  
 
  支持支持!写得真好!应该象拍黄瓜一样拍书记。

 回复[13]:  夏雨 (2008-02-29 22:32:59)  
 
  书记是请不到一个好厨师呀。

 回复[14]: 我学过心理学 陈某 (2008-02-29 22:36:51)  
 
  老唤是这么想滴----^-)

  
如果书记从善如流虚心接受我的意见呢,没准儿,以后成一番大事业,看在我点拨他的份上,可以去白吃白喝一顿吧

  
如果书记大发雷霆了,还是照样开他的业余饭店,反正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去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呀

  

 回复[15]:  吴卫建 (2008-02-29 23:31:41)  
 
  可能开饭馆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是业余饭店),尤其在异国他乡,另外,可能书记也有书记的苦衷。

  
忠言逆耳,但老唤从一个顾客角度提出的意见,对书记今后的经营会有帮助的,我想。

 回复[16]:  胖子 (2008-02-29 23:41:06)  
 
  >拍黄瓜。拍黄瓜讲究酥,为了让佐料均匀。但是书记拍出来的黄瓜是一块儿一块儿的。确实,这也是一种技术。我心说:不如把整根儿的黄瓜发给客人,让他们蘸酱油吃算了

  
>如果书记从善如流虚心接受我的意见呢,没准儿,以后成一番大事业,看在我点拨他的份上,可以去白吃白喝一顿吧

  
操,一个比一个下手狠

  

 回复[17]:  胖子 (2008-02-29 23:55:14)  
 
  

  
>想起2年前俺码过一段“拉面恩仇记”

  
一想就很诙谐搞笑应该,以为自己遗憾没看到

  
就尝试搜了一下

  
呵呵

  
第五条就是

  
感情您没贴啊

  
真想看,呵呵,靠自己想象吧就

  


  
http://www.google.cn/search?hl=zh-CN&q=%E6%8B%89%E9%9D%A2%E6%81%A9%E4%BB%87%E8%AE%B0&btnG=Google+%E6%90%9C%E7%B4%A2&meta=&aq=f

 回复[18]: 拍手,热烈鼓掌! 和平鸽 (2008-03-01 00:07:39)  
 
  

  
为老獾敢说实话的勇气!为东洋镜宽松的民主环境!进步了,斑竹!

 回复[19]: >>书记是请不到一个好厨师呀 老唤 (2008-03-01 00:10:27)  
 
  夏雨说得对。但是责任还在书记。

  
我有不少开饭店的朋友,还有老华侨,其中一位不但几乎无人不知,而且在夏威夷、德国、美国都有分店。我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当然不是关于如何开饭店,而是关于他如何喜爱中国艺术。他很器重我,但是我帮他花1000万日元买了一张假画。这是一个更令人伤心的故事。

  
话说回来,厨师是成本之一,这就是责任在书记的原因。饭店老板们聚在一起主要的话题常常是厨师。可见雇用厨师之难:不单单是钱,还有人的素质。但是如果老板素质不高,厨师就可想而知了。

  
开饭店不单难,而且累。有时候还费力不讨好儿。在这一点上,我很理解书记。但是书记是有脸面的人物,我必须让他顾不及脸面!他净抱怨「饺子风波」,但是他本可以逆风而上,让全东京见识见识什么叫「中华料理」!

  
当然,我和开饭馆儿的是「两股道儿上的车」。我一直穷,但是不以穷为耻,因为我活着不是为了赚钱。我的理想是「工作一天挣够一个月的生活费,之后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现在离理想越来越近了。

  
如果我是女的,还年轻,我觉得当妓女也不坏。平时俭省点儿,工作一天就可以了。

 回复[20]:  胖子 (2008-03-01 00:16:22)  
 
  

  


  
说起猪耳朵

  
俺前几天吃了一次,唤老看看这盘猪耳朵咋样

  
俺拍了张照片

  
嘿嘿

 回复[21]:  夏雨 (2008-03-01 00:24:18)  
 
  开饭馆一要厨师好,二要地段好。

  
厨师好地段不好,酒香小巷深。

  
厨师手艺平平,地段好,也行。中时午分,撒拉里曼排列成队。但是租金太高。

  
俺有朋友开饭馆的。化功夫好不容易从上海锦江搞来个厨师,可口味不对日本人,说他还不买账。工资开价要高,别处多开一万就走人了。

  
朋友为此头疼得不行。

 回复[22]: >>朋友为此头疼得不行 老唤 (2008-03-01 00:34:24)  
 
  厨师跳槽,家常便饭。但还是老板的责任。

 回复[23]: 我党搞腐败 老唤 (2008-03-01 00:48:43)  
 
  的最根本的根源是什么呢?

  
我早就说过,如果我是广西省长,我连成克杰都不如。所以我不骂成克杰,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糊涂!

 回复[24]: >>看看这盘猪耳朵咋样 老唤 (2008-03-01 00:38:05)  
 
  光看不知道,寄来我尝尝。之后写一篇客观的评论,我有吃过很多著名饭店的猪耳朵的资格。

 回复[25]:  胖子 (2008-03-01 00:50:30)  
 
  哈哈,真的假的

  
请我去吧

  
我也会烧菜,这种东西闲贫几句

  
首先烧菜镜子里边会得人很多

  
会吃的更多

  
在日本只要刷过一年碗就应该会烧菜了

  
在家高兴的时候谁都来两勺子,

  
尤其是对喜欢用吃的人,

  
这是正确的态度。

  
如果你是烧菜挣饭吃的,

  
就把它烧得更好吃一点。

  
烧菜不是什么高雅的事情,

  
更不是高人一等的人才能做的事情。

  
但是记住,会做菜不等于是大厨。

  
你在社区里跨栏拿了第一,不代表明天就可以挑战刘翔。

  
第一和第一是完全不同的。烧菜也是这个道理。

  
呵呵

  
什么东西学会是很容易得

  
学精是靠天分得,那种天分跟人格有很大关系

  
只是把菜烧得比家庭妇女好吃很容易得,只要你味觉不坏,手脚麻利,能吃亏吃苦

  
基本就厨师水平了

  
但烧好就难了,因为他是一个技术加艺术得工作

  
如今时代变了,更偏重于艺术了

  
但中华发展太慢,没跟上其实

  
更主要必须全身心得爱这一行才行

  
对待每一道菜必须象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而不是烧给工资烧给老板的

  
才能烧好,但这就太难了

  
在日本大家都是求生存,书记来了,人家就多干些,书记眼光看不到得,人家就糊弄下

  
这没办法

  
做生意应该也一样,好帮手跟好老婆一样

  
人是一大堆,但想要你想要得

  
那得看缘分,可遇不可求,

  
所以这碗饭,起点虽低,但很吃好很难

  
理解万岁吧,主要是忙啊

  
萝卜快了不洗泥也能理解

  
嘿嘿

  


  
那天唤老方便,给您寄过去,呵呵,认真的说

 回复[26]:  胖子 (2008-03-01 01:04:13)  
 
  在跟一个吧,以前做学生时候,老去池袋一家吃中午放题

  
因为经常有广东烧鹅

  
自己以前很爱吃广东烧烤,1000快可以玩命吃

  
但自己一般就吃这一样和包子

  
别的不吃,等到有一天,在另一家饭馆里刷碗时候,大厨刚好是一个马来人

  
原来在那家店做,一说我就说我知道,我经常去你们那吃放题

  
建议谁吃过就别看了,呵呵

  


  
说那个烧虾仁是昨天下午卖剩下得,客人吃剩之后

  
厨师在拿水冲一遍,第二天就是放题得干烧虾仁

  
烧着菜,老鼠爬上灶台,厨师拿炒菜勺子砸,

  
最后不干了是因为中午没休息,因为外边下面地毯全是塔尼

  
一次他在店了睡了2小时,浑身让咬得起包

  
听得我当时差点没吐了

  
亏得我没吃那些贵得

  
唉,还见过上厕所回来不洗手又直接开切菜的

  
我不信你们都没见过

  
都没在料理店刷过盘子,

  
刷碗专业就我跟我师父啊

  
呵呵

 回复[27]:  吴卫建 (2008-03-01 01:11:01)  
 
  〉饭店老板们聚在一起主要的话题常常是厨师。

  
反之,厨子们聚在一起主要的话题常常就是老板,

  
估计书记的厨子明天日子不好过了,

  
如此饭店,听胖子说的真有些怕怕滴,

 回复[28]: 回答 書記 (2008-03-01 01:59:36)  
 
  刚下班回家看到老焕和各位同仁对本店之评价,如雷轰顶,细想一下各位都有道理,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之态度,感谢各位。不过不是猛龙不过江,我这个店从别人做黄了的店接下来的,来过的人都知道,地理条件相当不好,让书记接手后,从第一个月到现在没亏过一分钱,如今已4年出头,白金,高轮是什么地方,老东京们都知道,第一局句就是哗,1等地。お金持ち。。。。来的都是当地会社的萨拉里忙和有钱的住持,俳优等等。大家都吃得还满意熟客也很多,如果真想老焕说的如此失落。不出3个月就要关门大吉。厨师是我情的,拿我的钱,如果干得不好,我立刻叫它滚蛋。相信各位也知道,我做得出来。因此现在请他还认为是可以拿得出手的。上次老焕也来过小店,未见反应如此激烈。昨天心情也许不好,也许是我怠慢之故。昨天确实人多,加上收钱机突然坏了,有些顾及不了熟人,特向他致以深深道歉。欢迎各位随时光临指导。

 回复[29]:  蛇 (2008-03-01 02:53:23)  
 
  书记,不要听那个老唤的!

  
你那个地段,一个月才能来几个中国人?又不是新宿、池袋!以后你在店门口挂个牌子,上书∶“中国人免进!”。中国人去吃中华料理,谁都能讲出一箩筐道理来,不原意吃还不伺候他们呢!

 回复[30]:  胖子 (2008-03-01 05:56:12)  
 
  呵呵

  


  
还没去过,不知道

  
但声明一下

  
俺说那些老鼠啥得

  
可跟书记无关,呵呵

  
别误会了才好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