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字体∶
一位粉丝的日记

老唤 (发表日期:2007-09-23 22:08:58 阅读人次:3417 回复数:31)

    一位粉丝的日记

  
老唤序

  
十几年前,我在东京某地的时候,楼上住着一位姑娘。好像不到三十岁,瘦高的身材。相貌十分平凡,我想,如果在街上擦肩而过,我也认不出她来。她好像是个公司职员,早出晚归的,很少见面。

  
一天早上,我出门儿的时候,看到楼下的垃圾站堆了一大堆垃圾,其中有几捆以文库本为主的书籍,便走了过去。从书脊上发现有不少日译德国小说,而我对德国小说又很有兴趣,于是就一古脑儿地拎回了家。

  
下午回家,我看到楼下停着搬家公司的汽车,几个人正在从我的楼上往下搬家具和电器,我猜想,大概住在楼上的这位姑娘要迁居了,因为楼上只住了她一个人。

  
搬来搬去在日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也没引起我多大的注意,更何况我们几乎没打过招呼。

  
进了屋,在我开始整理拎回来的这几捆书籍的时候,我发现里面夹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翻开来看,发现是一本日记。因为我看过不少发表的和未发表的日记,因此当时对这本日记也没太在意,更何况它已经被主人当做垃圾一样的扔掉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保留的价值。

  
晚上,当我躺在床上翻开这本日记开始从头阅读的时候,我直感到她绝不希望这本日记会被别人看到,因为其中记录的完全是个人的隐私,而且是一位少女的隐私。

  
我习惯睡觉以前看点儿什么,为了避免睡不着的无聊,结果这次却一直看到了后半夜,直到把日记看完。并且看完之后我也没能入睡,因为我没有能力对这本日记下一个在我看来是客观的判断。

  
她所经历的这些事情在现代生活中应该说是极其平凡的,但是很少有当事人愿意把这些平凡的事情公诸于众,而且带着有血有肉的感情!

  
我曾经从事文学评论工作,当然也看过歌德的日记体《少年维特之烦恼》,知道《少年维特之烦恼》发表后的轰动效应……

  
可以断言的是:这本日记一旦发表,绝不亚于任何一本现代所谓的“畅销书”!但是它的实际价值呢?它的艺术价值呢?

  
我做过宝石的生意,知道商店里宝石的价格与宝石的实际价格之间的巨大差距,因此也知道经过炒作的畅销书的价值。

  
但是这本日记就决没有发表的价值么?我不知道……

  
十几年过去了,这本日记一直立在我的书架上观望着我……

  
陈骏同志的「东洋镜」也许给了我一次冒险的机会,让实践来检验它的意义?

  
日记的作者当时二十岁左右,大概是大学二年级。就是说日记里记载的是住在我楼上的姑娘十来年前的经历。而现在又过了十几年。也许不再有什么法律上的问题了吧?东京博士对此大概知道得最清楚吧?

  
日记偶有中断,还有被撕去的缺页,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为了不给当事人带来麻烦,日记中所有的人名都经过了转载者的改编。

  
并且为了忠实于当事人的感情,日记打算用日文原文发表。值得庆幸的是她的文笔十分干净。

  
我将勉励自己一点儿一点儿地在键盘上把日记打出来。

  
07·9·23

  





Page: 2 | 1 |

 回复[31]: 29楼 老唤 (2007-09-24 19:35:20)  
 
  把你的马甲翻过来!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題大做] 
    我肏! 
    论[谁忽悠就拍谁] 
    论泡菜 
    这篇文章 
     關於[群眾是真正的傻屄] 
    科長先生 
    家拿大是什么东西? 
    關於[愛情] 
     我坦白交代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 
    關於[老王陽痿]一案的調查報告 
    論局長打蒼蠅 
    论智商与婚姻的关系 
    如何寫作文 
    自私与智商 
    今天 
    回101 
    老喚的职业病 
    学习陈X 
     關於[软柿子] 
    流氓本性? 
    捧沙和棒沙 
    「就」字的研究 
    向待先生致歉 
    泛精神分析学 
    一个没有灵魂的高级混子 
    我的1978 
     「日中商报」和韩寒   
    「民主」之我见 
    “鸡巴主义” 
    最近我确实不像话! 
    人家讨厌的是你的吹!!! 
    关于错别字 
    差点儿忽视了小林兄的深刻! 
    答龙之醒问 
    乱来!!! 
    我为什么觉得韩寒不错 
    震灾的教训 
    新浪网贴这篇东西的家伙是个他妈的什么玩艺儿呀! 
    laoniaor考 
    甭跟着瞎操心 
    《没有如果》 
    再说两句实话 
    连看三个 
    「作家就是编故事的」 
    再说几句爱玲的事儿 
    也谈余虹 
    电影剧本「圣诞礼物」 
    苏州河还那么臭吗? 
    纪念我爸爸 续 
    纪念我爸爸 
    一位粉丝的日记 
    林兄啊,绝望! 
    猜迷(打一人名) 
    亲爱的姑娘们 
     喝了酒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活活气死李泽厚? 
    好题目! 
     包子与麻雀 
    声援章诒和小姐 
    “一小撮”这个观念在日本适用吗? 
    王朔现象 
    誓死保卫马克思! 
    日本牙医颂 
    国民素质交响曲 
    给“国骂”一席地位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