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歌颂共产党专集
字体∶
我是流氓我怕谁?

老唤 (发表日期:2007-10-12 08:12:39 阅读人次:4808 回复数:38)

  我是流氓我怕谁?

  


  
虽然生活在号称讲究法制的国度日本,但是却遇到了许多靠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噪音就是一例。我也深知:噪音是文明的象征,也就是说:没有噪音的地方大多是未经开发的荒蛮之地。但是这一认识并没有使我的心灵得到多大的安慰。

  
自打我来到东京就交上了“狗运”。我之所谓“狗运”就是我的隔壁注定生活着一条狗!

  
我曾经算是个脑力劳动者,每天应该完成一定量的翻译和写作的任务。因为所在的单位很有名望,所以对工作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这就需要经常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然而遗憾的是:我做不到。

  
大概谁都有过还没睡够就被吵醒的懊恼:一整天昏昏沈沈的,没有一点儿干事儿的欲望,因此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是从事事务性的工作,也许还能混过去;但是“脑力劳动者”,写出来的东西稀里胡涂是决交不了差的。

  
使我不能保持清醒头脑和平静心情的就是狗!

  
而且这种情况不是一天,而是每天!

  


  
我最初住的地方,窗户正对着邻居的阳台。阳台上就住着一条狗!关在笼子里。

  
虽然若干年前在农村放羊的时候每天与狗为伍,但是现在看来,只能说我对狗还是缺乏认识:那时我只知道它们是我的好帮手。但是通过隔壁阳台上的这条狗,我才对狗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原来狗和人一样也有好坏之分,甚至还有无赖和流氓!

  
打开窗户的第一眼,我就对这条狗产生了良好的印象。这是一条带有德国血统的狼狗,不但身材高大,而且气宇轩昂。我想,如果我放羊的时候能有这么一条狗,该多么威风!

  
但是当天我就发现了我的判断错误:这条狗除了会叫以外一无所长。而且与其称其为叫,不如说是吼更为恰当,因为这叫声远近十几里都听得清清楚楚。我属于第一排的听众,可以说是像京剧的锣鼓一样震耳欲聋!

  
天刚亮,它就开始了第一声吼叫,在叫醒了主人的同时也叫醒了我……而且它肚子饿了也叫,主人出门儿也叫,主人回来它还叫……几乎一天到晚地叫!

  
我开始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我很奇怪:这条狗应该在我搬来之前就住在这儿,而周围的邻居居然能与它长久相安无事?!……并且至今对此我仍然无法理解。

  
我想到了找单位的日本同事商量对策。他们都是日本的所谓“精英”,肯定熟知日本的常识并具有日本法律的观念。我相信他们会提出良好的解决方案。

  
但是方案似乎只有一个!就是耐心和狗的主人据理交涉。

  
我有些泄气,因为我知道“子不教父之过,狗不教主之过”的道理,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反过来说也是一样:“老子反动儿混蛋”……但也只有试一试了。

  
我硬着头皮找到了狗的主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娇滴滴的女人,样子很讨人喜欢,像是酒吧的年轻妈妈。她用了我半个钟头诚恳地向我道歉,并且第二天还托房东送来了一盒点心!我打开包装一看,高级!至少得有3000日元!

  
她的诚恳和彬彬有礼给了我一线希望……但是事与愿违,以后的日子似乎更不好过,除了狗的吼声,又多了这位女人的训斥声。

  
作为对策,我买了一台便携式电脑躲进了图书馆。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不但吃饭成了问题,而且在图书馆写出的东西也不大对味儿。

  
怎么办呢?吃了人家的嘴短,我只好考虑搬家。

  


  
花了不少时间,费了不少心计,终于找到了一个去处,在十字路口儿的街角儿。

  
搬完家第二天我就发现我居然忽视了搬家的主要目的:逃避狗的存在!而且它就住在我的对角儿!

  
这条狗更没有教养!还是一条曾经很令我敬佩的“秋田犬”。狗的主人是一对儿专门修理麻将店送来的麻将桌的中年夫妇。男的五十来岁,寸头儿带卷儿,花衬衫里光着膀子、还露出刺青,整个儿一个花流氓的模样。后来知道他确实属于什么组的。

  
狗也娇惯得从早叫到晚,只要主人不在身边,它就感到孤独、就不停地叫。

  
这次搬家劳民伤财不说,又落上这么个结果,真是让我感到了窝囊!不过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结果使我重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那几天我想得很多……我想,幸亏不是买房!如果好不容易买了一套房,结果发现隔壁住着一位流氓!你的房子马上就等于折了半价,有的场合还不到半价。谁都没少听说过因为邻里不和,打架抄家伙致残甚至丧命的故事……得不偿失!

  
就在我黔驴技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毛主席,想起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他老人家在延安窑洞那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我难道就被这么一点儿小小的困难吓倒了吗?

  
在我冷静下来之后,我想起了毛主席的教导:“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想起了“敌驻我扰、敌疲我打……”顺着这条思路,我联想到了我的特长:弹无虚发!

  
小学生时代,我住的地方有一片森林,各种候鸟都在这片林子里做暂短的歇息,因而在这一带培养出不少弹弓的“名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还有一位,叫长江。我们因为互相敬佩而成了朋友。他兄弟三个,还有长城、长征,都算得上是射击能手。这大概与他爸爸是长征干部有关。他爸爸在这一带官儿做得最大,因而他的儿子们也相当聪明勇敢,特别是我的挚友长江。有一次,因为见不到什么鸟儿类,他建议我们以路灯为靶子。条件是一个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决不打第二枪!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那一带一片黑暗,除了漏网的几个星星之火在那里孤零零地闪烁……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第二天街道派出所就准确地找到了我们的家长……

  


  
我从扒金宫店买来了子弹:重量和大小无与伦比。从文具店买来了大号儿的橡皮筋儿。从旧皮包上剪下一块皮子做成弹夹,把衣架窝成了弓架……

  
那些日子我觉得我就像战斗在敌人心脏:把窗户开出一条缝儿。窗外正好儿有一棵小树:敌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

  
狗一叫,我便登上床铺,确定无人在场之后瞄准、射击!

  
一声短促的哀嚎之后,它便蹙回窝里。之后我基本上就能赢得两个小时左右安静地写东西的时间了。

  
我也曾设身处地地想像过弹子打在自己身上的感受,……但是处在生存竞争的生死关头,我知道我不能想得太多,就像在战场上我不能关心敌人的痛痒……要痛打落水狗!

  
我也曾耽心:狗的主人会从遗落在地上的弹子发现什么……但是我觉得这是在日本,虽然弹弓的日语就是“扒金宫”,但是由扒金宫的弹子联想到弹弓却需要极其丰富的想像力!

  
不知道是因为这条狗缺乏记忆力还是联想力,它死不改悔。尽管叫声渐渐地变成了哀嚎,拉锯战还是持续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段时间听不到狗叫了。

  
一天早上,我看到对角儿的墙上贴出了一张白纸,走近一看,是一则讣告,告知这条可爱的狗于昨天晚上不幸去世了,并向关照它的邻里表示感谢……

  
在取得了长久的安宁的同时,我也感到了隐隐约约的内疚。我还想到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于是我像海明威那样向死者表示了哀悼,并更加努力地写我的论文……

  


  
因为换了老婆,就不得不换新居。新居的隔壁又有一条狗!

  
我在奇怪我在如此讲究礼节的日本怎么会遇到这么多如此没有教养的狗的同时,也意识到了我将面临的严峻考验!

  
隔壁是一座白色的城堡!因为原来的主人破了产,刚刚转手。新主人似乎戒备森严,我只能听到狗叫,却见不到狗的影子!

  
这条狗每天早上叫它的主人领它去散步。它的主人如果不肯起来,它可以连叫一个小时!

  
尽管我重温了主席的许多教导,我还是长久找不到对策……终于有一天,我在文具店看到了一支又粗又大、号称“永不退色”的墨笔!

  
冬天,夜深人静,我在“城堡”雪白的墙壁上用片假名写上了“ウルサイ!犬!!!”一个字儿半米见方!

  
第二天下午,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两个警察站在“落书”的对面一边听隔壁的老夫妻讲述什么,一边在小本儿上记录。他们的对话不时被阵阵的狗叫打断……

  
对此我并不耽心,因为我知道虽然日本警察都很认真,但也仅此而已,何况这种司空见惯的鸡毛蒜皮他们绝不会放在心上,并且那狗还在不停地叫!

  
果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狗的主人好像并不急于消灭证据,以证明自己的受害者身分。另一方面,我则看着过往的行人一边儿听着狗叫,一边好奇的欣赏着我的书法。在这种场合,出入的邻居们更是视而不见,做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过了半个多月,终于有一天早上,我看到隔壁的老夫妇开始消灭证据了。他们搬出来梯子、水桶……估计是他们也觉出了自己多少有点儿理亏。

  
下午我回来,发现隔壁的墙壁越发白了,但字迹却依然清新。确实,“日本造”就是不同凡响。

  
又过了两天,我看到隔壁的门口儿停着一辆面包车,一个工人模样的中年人在粉刷墙壁。并且还发现城堡的前方安装了监视器!但是狗依然在叫着。

  
很快,我就找到了监视器的大面积“死角”……几天以后,雪白的墙壁上又出现了“落书”。

  
终于,我的隔壁发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不但请来了油漆工,还请了一位驯狗的专门人才,不几天就再听不到狗叫了。再次粉刷后的墙壁上也再没出现过落书。

  


  
经过活学活用和继续革命,我切身体验到了毛主席的教导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为我、也为我的邻居们争得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除了来往的汽车马达声、卖晒竿儿的、收电器的和政治家的喇叭的叫喊以外、周围还算安静。而且那些喇叭的叫喊基本都在九点以后。

  





Page: 2 | 1 |

 回复[31]: 夏夏,别怕! 老唤 (2007-10-17 08:05:23)  
 
  他那个「书记」已经被双规了,这两天就要上镜头,烧的!

  
我赞同:「狗通人性」,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你的狗可能比你官儿还大,那可就要学坏了。好像应该像我国那样搞成「和谐」关系,它要学习看你眼色行事。

 回复[32]:  雨 (2007-10-18 00:07:59)  
 
  除了狗的吼声,又多了这位女人的训斥声

  

 回复[33]:  夏夏 (2007-10-18 21:48:28)  
 
  老唤说对了.我家的狗官儿可大了.我还学不会对它行眼色.

  
我觉得它属于,被惯坏了的子女,想改都改不过来了.

 回复[34]: 擦肩……而過?! 老唤 (2011-02-04 01:43:54)  
 
  世上真有這麼巧的事兒?

  
我剛剛看到一條消息:[1月21日、「現代中国美術展」が東京の日中友好会館で開幕した。開幕行事には程永華駐日中国大使、谷野作太郎日中友好会館副会長、林田英樹国立新美術館館長、白西紳一郎株式会社日中協会理事長、佐藤純子日中文化交流協会代表理事および呉長江中国美術家協会常務副主席を団長とする中国美術家代表団が出席した。]

  
吳長江?!

  
他是我少年時代的朋友嗎?

  
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長江嗎?

  
是我在[我是流氓我怕誰]裡邊寫到的長江嗎?

  
》》:[小学生时代,我住的地方有一片森林,各种候鸟都在这片林子里做暂短的歇息,因而在这一带培养出不少弹弓的“名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还有一位,叫长江。我们因为互相敬佩而成了朋友。他兄弟三个,还有长城、长征,都算得上是射击能手。这大概与他爸爸是长征干部有关。他爸爸在这一带官儿做得最大,因而他的儿子们也相当聪明勇敢,特别是我的挚友长江。有一次,因为见不到什么鸟儿类,他建议我们以路灯为靶子。条件是一个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决不打第二枪!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那一带一片黑暗,除了漏网的几个星星之火在那里孤零零地闪烁……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第二天街道派出所就准确地找到了我们的家长……]

  
是我在少年時代的照片中還能看到的長江嗎?

  


  
(左1:長江,中:老喚,右1:長城,后:眾林,長松)

  
。。。。。。

  
我趕緊打電話到會館,答曰:[他們已經回國了。。。。。。]

  
我從沒想到查網,因為我根本沒有想到網上會有他的消息,盡管小時候他就[賊]得出眾。

  


  
沒有想到的是:網上有很多關於他的消息。。。。。。

  
》》:[吴长江,1954年9月生于天津漢沽,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82年至2007年7月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

  
展览:1986年至2004年在北京、西班牙、日本、广州、重庆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展览23次;在法国、日本、英国、瑞士、埃及、美国、德国、韩国、台北、澳门及北京等地参展31次。

  
获奖:第八届全国版画展优秀作品奖、国际青年美展鼓励奖、挪威国际版画展评委会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第十三届全国版画展铜奖、时代风采—全国写生画展佳作奖、80—90年代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以及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采风成果奖。

  
作品收藏: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深圳画院及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美国波特兰博物馆、比利时安特卫普美术馆、挪威国际现代版画博物馆、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日本日立市乡土博物馆、日本日中友好会馆美术馆等美术专业机构。

  
出版画集:《吴长江人体素描选》、《吴长江西藏速写》、《现代艺术家风范—吴长江人体素描》、《吴长江的世界—西藏人的生活素描集》、《吴长江青藏高原画集》、《中国素描经典画库—吴长江素描集》、《高校名家教学范画—吴长江素描艺术》、《吴长江素描—青藏高原行》等十余册。]

  
。。。。。。就把這一發現,算作上帝賜給我的春節禮物吧!

  

 回复[35]: 你从小就是个美男子 自带板凳 (2011-02-04 09:11:16)  
 
  比我强

  
我小时候的照片都穿着开裆裤露着小JJ.

 回复[36]: 老唤的帽子是栽绒还是羊剪绒? 龍昇 (2011-02-04 09:11:48)  
 
  够份儿!

 回复[37]: 又一個鐵凝? 老唤 (2011-02-04 12:50:06)  
 
  少年時代的朋友們,因為父母調動工作而失去了音訊的,也許很多吧!

  
。。。。。。半個世紀過去了。

  
沒有想到的是:我們在同一年走進了大學的校門。。。。。。

  
他還是那樣敢想敢說,敢作敢當嗎?

  
還是那樣從不畏懼和掩飾嗎?

  
他還像我一樣珍藏著那張發誓[友誼地久天長]的照片嗎?

  
。。。。。。

  
我們曾形影不離,曾你中有我,曾兩肋插刀。。。。。。

  
我在網上尋找他的作品,他的文章。。。。。。他的身影。。。。。。

  
我看到了如下的文字:

  
》》:[【观点】吴长江:09年是践行中国气派的重大成就年

  
作者:钱晓鸣发布时间: 2010-01-11 09:21:39

  
“今年的工作,就是围绕着去年我们提出的‘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来做的,可以说是去年提出,今年开始实现。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抓了一系列庆祝新中国成立60年‘向祖国汇报’重点展览项目;二是全面实施当代中国美术‘走出去’战略;三是响应中央的号召,整合青年美术家队伍,推出新人,启动‘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项目。”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言简意赅地说道。

  
。。。。。。 低调谦虚的吴长江总结道:“今年做得还可以,没有大的疏漏,各方面反响都挺好。美术为人民大众服务是永恒的主题,我们提出‘熔铸中国气派’就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大众服务。”]

  
他走的是徐悲鴻的陽關道。。。。。。而不是義無返顧地拋棄了光明仕途的艾未未和陳丹青的獨木橋。。。。。。

  
他使我想起了鐵凝的發言,想起了[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我是那麼孤立和絕望。。。。。。耳邊又響起了那沙啞而悲涼的嗓音:[老屋离我愈遠了。。。。。。]

  
我不是一個堅定的[主義者],我無時無刻不在懷疑自己:我真是一個自絕於人民的反動派嗎?

  

 回复[38]: 左上角的众林 老唤 (2011-02-04 10:33:00)  
 
  和我来往还多几年,他是中学生全国标枪冠军,不知道现在在哪儿。

  
小时候我常常被处于领导地位,但是长大以后,谁都可以领导我!

  
http://wuchangjiang.artron.net/main.php?aid=A0000093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歌颂共产党专集
    从【记念刘和珍君】看鲁迅眼中的中国人 
    我为什么这么说 
    关于【傻屄】的问题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智商与智商开发 
    日本官僚是傻屄呢,还是毛泽东的狗? 
    我國當代悲劇的根源 
     谁当头儿都一球样! 
     中国人有想像力吗? 
     [装B] 
    论论[算命]吧 
    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方針政策! 
    希特勒和毛泽东 
    论论中国足球 
    论中国造露易威登和中国造马克思主义 
    热烈庆祝全国粪清代表大会隆重开幕!!! 
    “论”「华人周报」的「每周一论」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我是这么想的 
    我爷爷那孙子 8,9, 
    年终总结 
    建议伟大领袖胡主席 
    怀念我的励济芳老师 
    狗改不了吃屎! 
    自我批评 
    我是流氓我怕谁? 
    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