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唤 >> 歌颂共产党专集
字体∶
我是流氓我怕谁?

老唤 (发表日期:2007-10-12 08:12:39 阅读人次:4833 回复数:38)

  我是流氓我怕谁?

  


  
虽然生活在号称讲究法制的国度日本,但是却遇到了许多靠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噪音就是一例。我也深知:噪音是文明的象征,也就是说:没有噪音的地方大多是未经开发的荒蛮之地。但是这一认识并没有使我的心灵得到多大的安慰。

  
自打我来到东京就交上了“狗运”。我之所谓“狗运”就是我的隔壁注定生活着一条狗!

  
我曾经算是个脑力劳动者,每天应该完成一定量的翻译和写作的任务。因为所在的单位很有名望,所以对工作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这就需要经常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然而遗憾的是:我做不到。

  
大概谁都有过还没睡够就被吵醒的懊恼:一整天昏昏沈沈的,没有一点儿干事儿的欲望,因此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是从事事务性的工作,也许还能混过去;但是“脑力劳动者”,写出来的东西稀里胡涂是决交不了差的。

  
使我不能保持清醒头脑和平静心情的就是狗!

  
而且这种情况不是一天,而是每天!

  


  
我最初住的地方,窗户正对着邻居的阳台。阳台上就住着一条狗!关在笼子里。

  
虽然若干年前在农村放羊的时候每天与狗为伍,但是现在看来,只能说我对狗还是缺乏认识:那时我只知道它们是我的好帮手。但是通过隔壁阳台上的这条狗,我才对狗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原来狗和人一样也有好坏之分,甚至还有无赖和流氓!

  
打开窗户的第一眼,我就对这条狗产生了良好的印象。这是一条带有德国血统的狼狗,不但身材高大,而且气宇轩昂。我想,如果我放羊的时候能有这么一条狗,该多么威风!

  
但是当天我就发现了我的判断错误:这条狗除了会叫以外一无所长。而且与其称其为叫,不如说是吼更为恰当,因为这叫声远近十几里都听得清清楚楚。我属于第一排的听众,可以说是像京剧的锣鼓一样震耳欲聋!

  
天刚亮,它就开始了第一声吼叫,在叫醒了主人的同时也叫醒了我……而且它肚子饿了也叫,主人出门儿也叫,主人回来它还叫……几乎一天到晚地叫!

  
我开始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我很奇怪:这条狗应该在我搬来之前就住在这儿,而周围的邻居居然能与它长久相安无事?!……并且至今对此我仍然无法理解。

  
我想到了找单位的日本同事商量对策。他们都是日本的所谓“精英”,肯定熟知日本的常识并具有日本法律的观念。我相信他们会提出良好的解决方案。

  
但是方案似乎只有一个!就是耐心和狗的主人据理交涉。

  
我有些泄气,因为我知道“子不教父之过,狗不教主之过”的道理,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反过来说也是一样:“老子反动儿混蛋”……但也只有试一试了。

  
我硬着头皮找到了狗的主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娇滴滴的女人,样子很讨人喜欢,像是酒吧的年轻妈妈。她用了我半个钟头诚恳地向我道歉,并且第二天还托房东送来了一盒点心!我打开包装一看,高级!至少得有3000日元!

  
她的诚恳和彬彬有礼给了我一线希望……但是事与愿违,以后的日子似乎更不好过,除了狗的吼声,又多了这位女人的训斥声。

  
作为对策,我买了一台便携式电脑躲进了图书馆。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不但吃饭成了问题,而且在图书馆写出的东西也不大对味儿。

  
怎么办呢?吃了人家的嘴短,我只好考虑搬家。

  


  
花了不少时间,费了不少心计,终于找到了一个去处,在十字路口儿的街角儿。

  
搬完家第二天我就发现我居然忽视了搬家的主要目的:逃避狗的存在!而且它就住在我的对角儿!

  
这条狗更没有教养!还是一条曾经很令我敬佩的“秋田犬”。狗的主人是一对儿专门修理麻将店送来的麻将桌的中年夫妇。男的五十来岁,寸头儿带卷儿,花衬衫里光着膀子、还露出刺青,整个儿一个花流氓的模样。后来知道他确实属于什么组的。

  
狗也娇惯得从早叫到晚,只要主人不在身边,它就感到孤独、就不停地叫。

  
这次搬家劳民伤财不说,又落上这么个结果,真是让我感到了窝囊!不过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结果使我重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那几天我想得很多……我想,幸亏不是买房!如果好不容易买了一套房,结果发现隔壁住着一位流氓!你的房子马上就等于折了半价,有的场合还不到半价。谁都没少听说过因为邻里不和,打架抄家伙致残甚至丧命的故事……得不偿失!

  
就在我黔驴技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毛主席,想起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他老人家在延安窑洞那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我难道就被这么一点儿小小的困难吓倒了吗?

  
在我冷静下来之后,我想起了毛主席的教导:“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想起了“敌驻我扰、敌疲我打……”顺着这条思路,我联想到了我的特长:弹无虚发!

  
小学生时代,我住的地方有一片森林,各种候鸟都在这片林子里做暂短的歇息,因而在这一带培养出不少弹弓的“名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还有一位,叫长江。我们因为互相敬佩而成了朋友。他兄弟三个,还有长城、长征,都算得上是射击能手。这大概与他爸爸是长征干部有关。他爸爸在这一带官儿做得最大,因而他的儿子们也相当聪明勇敢,特别是我的挚友长江。有一次,因为见不到什么鸟儿类,他建议我们以路灯为靶子。条件是一个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决不打第二枪!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那一带一片黑暗,除了漏网的几个星星之火在那里孤零零地闪烁……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第二天街道派出所就准确地找到了我们的家长……

  


  
我从扒金宫店买来了子弹:重量和大小无与伦比。从文具店买来了大号儿的橡皮筋儿。从旧皮包上剪下一块皮子做成弹夹,把衣架窝成了弓架……

  
那些日子我觉得我就像战斗在敌人心脏:把窗户开出一条缝儿。窗外正好儿有一棵小树:敌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

  
狗一叫,我便登上床铺,确定无人在场之后瞄准、射击!

  
一声短促的哀嚎之后,它便蹙回窝里。之后我基本上就能赢得两个小时左右安静地写东西的时间了。

  
我也曾设身处地地想像过弹子打在自己身上的感受,……但是处在生存竞争的生死关头,我知道我不能想得太多,就像在战场上我不能关心敌人的痛痒……要痛打落水狗!

  
我也曾耽心:狗的主人会从遗落在地上的弹子发现什么……但是我觉得这是在日本,虽然弹弓的日语就是“扒金宫”,但是由扒金宫的弹子联想到弹弓却需要极其丰富的想像力!

  
不知道是因为这条狗缺乏记忆力还是联想力,它死不改悔。尽管叫声渐渐地变成了哀嚎,拉锯战还是持续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段时间听不到狗叫了。

  
一天早上,我看到对角儿的墙上贴出了一张白纸,走近一看,是一则讣告,告知这条可爱的狗于昨天晚上不幸去世了,并向关照它的邻里表示感谢……

  
在取得了长久的安宁的同时,我也感到了隐隐约约的内疚。我还想到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于是我像海明威那样向死者表示了哀悼,并更加努力地写我的论文……

  


  
因为换了老婆,就不得不换新居。新居的隔壁又有一条狗!

  
我在奇怪我在如此讲究礼节的日本怎么会遇到这么多如此没有教养的狗的同时,也意识到了我将面临的严峻考验!

  
隔壁是一座白色的城堡!因为原来的主人破了产,刚刚转手。新主人似乎戒备森严,我只能听到狗叫,却见不到狗的影子!

  
这条狗每天早上叫它的主人领它去散步。它的主人如果不肯起来,它可以连叫一个小时!

  
尽管我重温了主席的许多教导,我还是长久找不到对策……终于有一天,我在文具店看到了一支又粗又大、号称“永不退色”的墨笔!

  
冬天,夜深人静,我在“城堡”雪白的墙壁上用片假名写上了“ウルサイ!犬!!!”一个字儿半米见方!

  
第二天下午,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两个警察站在“落书”的对面一边听隔壁的老夫妻讲述什么,一边在小本儿上记录。他们的对话不时被阵阵的狗叫打断……

  
对此我并不耽心,因为我知道虽然日本警察都很认真,但也仅此而已,何况这种司空见惯的鸡毛蒜皮他们绝不会放在心上,并且那狗还在不停地叫!

  
果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狗的主人好像并不急于消灭证据,以证明自己的受害者身分。另一方面,我则看着过往的行人一边儿听着狗叫,一边好奇的欣赏着我的书法。在这种场合,出入的邻居们更是视而不见,做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过了半个多月,终于有一天早上,我看到隔壁的老夫妇开始消灭证据了。他们搬出来梯子、水桶……估计是他们也觉出了自己多少有点儿理亏。

  
下午我回来,发现隔壁的墙壁越发白了,但字迹却依然清新。确实,“日本造”就是不同凡响。

  
又过了两天,我看到隔壁的门口儿停着一辆面包车,一个工人模样的中年人在粉刷墙壁。并且还发现城堡的前方安装了监视器!但是狗依然在叫着。

  
很快,我就找到了监视器的大面积“死角”……几天以后,雪白的墙壁上又出现了“落书”。

  
终于,我的隔壁发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不但请来了油漆工,还请了一位驯狗的专门人才,不几天就再听不到狗叫了。再次粉刷后的墙壁上也再没出现过落书。

  


  
经过活学活用和继续革命,我切身体验到了毛主席的教导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为我、也为我的邻居们争得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除了来往的汽车马达声、卖晒竿儿的、收电器的和政治家的喇叭的叫喊以外、周围还算安静。而且那些喇叭的叫喊基本都在九点以后。

  





Page: 2 | 1 |

 回复[1]: 原来老唤是只老流氓啊 陈某 (2007-10-12 08:31:02)  
 
   写的好看。是虚构的吧。

 回复[2]: 不是流氓是盲流 老地主 (2007-10-12 08:56:54)  
 
  不是流氓是盲流,是漂洋过海到东京的高级盲流。

  
主席的指示被老唤活学活用到打狗上了,好得很!建议评选老唤为2007年度镜子上活学活用主席思想标兵,奖品为弹弓一个,皮蛋两只。

 回复[3]: 老地主 我是局长 (2007-10-12 09:18:56)  
 
  请给我的信箱里写信。

  
laohuli65@hotmail.com

 回复[4]: 又给东博添麻烦了。 老唤 (2007-10-12 20:50:57)  
 
  在此提前表示感谢!

  
上文中的「我」是否触犯了日本的法律?

  
在国外,当毛泽东思想和当地法律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回复[5]: 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 龍昇 (2007-10-12 17:47:21)  
 
  

 回复[6]: 国法家规你全犯 黑白子 (2007-10-12 19:07:40)  
 
  


  


  
黑白子说,猛男要从老开始.

  


  
(黑白子太猛了一点点,删去1张。-------管理员

 回复[7]:  小小鸟儿 (2007-10-12 23:11:40)  
 
  夜深人静,一个人照东洋镜真好!

  
老唤,我总是先看你的作品。你可要多出作品啊,你写的东西真真假假的,好看!

 回复[8]:  小小鸟儿 (2007-10-12 23:15:51)  
 
  我发现一个问题呀,回复4的时间为什么会在回复5和6的后边?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7-10-13 00:07:32)  
 
  老唤,以前以为你会口技,现在看见你写到换老婆,才明白你ID的由来,原来是老换啊,贅沢だな。

 回复[10]:  吴卫建 (2007-10-13 00:38:33)  
 
   回复[8],大概现复4的时间是修改帖子后的时间。

 回复[11]: 老吴说得对 老唤 (2007-10-13 01:30:32)  
 
  

 回复[12]: 狗吠声声诗意浓,秋雨潇潇马兰情! 小林 (2007-10-13 21:59:21)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回复[13]:  无悔 (2007-10-13 23:34:26)  
 
  感觉陈摊主是个温和的人,没想到也有出口惊人的话来,嘿嘿。

  
文中的「我」触犯了日本的法律,器物損壊罪,3年以下懲役。

  
本文可以说是虚构,不过只要老唤邻居的墙壁上有“ウルサイ!犬!!!”,那么绝对可以定罪了。

 回复[14]: 我出口惊人? 陈某 (2007-10-14 18:06:43)  
 
  

 回复[15]: >写的好看。是虚构的吧 大饼 (2007-10-14 18:22:23)  
 
  弄半天是虚构啊

  
是挺好看的,俺这两天脑子里老在想象一个老帅哥

  
眯着小眼,再戴上眼镜

  
躲在角落

  
那弹弓瞄准人家狗坏乐的的事情

  
好嘛,故事啊,嘿嘿,俺说不能啊,文明人不应该这样啊

 回复[16]: 无悔真的学过法律? 老唤 (2007-10-15 00:39:55)  
 
  三问之一:

  
假如:>>老唤邻居的墙壁上有“ウルサイ!犬!!!”,那么绝对可以定罪了。

  
根据什么认为作品的作者等同作品的主人公呢?

 回复[17]:  无悔 (2007-10-15 11:26:00)  
 
  老唤,我的兴趣广泛。

  
不谦虚地说,类似找出搞法律的人的法律错误,找出搞医学的人的医学错误都是我的特长。

  
我的缺点是人太善,过分注重情义,所以很惭愧。

  
我没有断定作品的作者等同作品的主人公,但是,这里是日本。不要说什么在日本已经居住多少年了多少代了,日本人不知道的日本的事情也很多,不否认,我不知道的日本的事情也很多。

  
如果这个网站是建立在日本,那么就很容易的能查出本文作者的身份,本文将作为证据。

  
不论作品的主人公是不是作品的作者。

  
也许是巧合,只要本文作者的邻居的墙壁上有“ウルサイ!犬!!!”,那么绝对就是所谓的法制国家的日本警察和检察的铁证了。

  
本文的作者可以不服,我也同情,不过这就是现实,信不信由你。

  
不过也许不必太担心,别以为日本的警察一定会查办的,法律是人制定的,小事虽然可以查办的,大事也可以不查办的。举几个例子,一个小伙子在公共厕所写了战争反对,被判有罪。一个少年被成人无辜暴打多处受伤,再告警察也不立案。这样事情多了,生活在日本的很多的日本人不知道还不相信,很多的日本人的心目中,警察就是法律,只能赞美,否则就是暴力团同类,愚昧之极。

  

 回复[18]:  蛇 (2007-10-15 11:26:01)  
 
  > 不谦虚地说,类似找出搞法律人的法律错误,找出搞医学的人的医学错误都是我的特长。

  

 回复[19]: 请在真正理解了问题之后, 老唤 (2007-10-15 14:13:33)  
 
  找出下面的「法律错误」:

  
>>不论作品的主人公是不是作品的作者……只要本文作者的邻居的墙壁上有“ウルサイ!犬!!!”,那么绝对就是所谓的法制国家的日本警察和检察的铁证了。

  
提示:如果小说中的「我」杀死了邻居,小说的作者又住在附近,那么作者就是犯人!

  


  
当然,我能理解无悔的「所谓的法制国家」的意义,因为有同感。

  
问题的前提是假设:日本是一个法制国家。

  
(参考消息:我同日本最高级的律师们为了中日裁判共同奋斗过几年。)

  

 回复[20]:  无悔 (2007-10-15 14:28:18)  
 
  幼儿园小朋友的题目。

  
打字很累人,用最少的时间能给别人最大的帮助才是目的,无意争胜负。

  
我认为日本不是一个法制国家,至少目前还不是。

  
参考消息?律师还有最高级的?嘿嘿

  


  

 回复[21]: 日本律师有分级别么? 大象 (2007-10-15 14:37:23)  
 
  最高级,高级,中级,初级的律师如何区别鉴定?

 回复[22]: 你到日本律师协会去一趟 老唤 (2007-10-15 14:57:10)  
 
  就知道了。

 回复[23]: 请问20楼无悔 大象 (2007-10-15 15:17:17)  
 
  请你拿出日本不是一个法制国家的案例来看看.如果日本不是一个法制国家,那中国等第三世界是什么国家?当然,日本与欧美比可能还有差距,但也够可以了!毕竟法由人定,要不断完善.

 回复[24]:  无悔 (2007-10-15 15:05:33)  
 
  我认为老唤想说的可能是:「我」同日本最优秀的律师们...

  
或者老唤想说的可能是:「我」同具有高级职称的中国律师们...

  

 回复[25]: 老唤,去律师协会太麻烦了 大象 (2007-10-15 15:13:00)  
 
  跪请简明扼要地.......

 回复[26]:  无悔 (2007-10-15 15:22:19)  
 
  所说的按例可能是案例吧,

  
用一个案例就证明一个国家不是法制国家,是不公平的。

  

 回复[27]: 一个案例都拿不出来! 大象 (2007-10-15 15:30:28)  
 
  你的日本非法制国家如何成立.公平都扯不上.

 回复[28]:  夏夏 (2007-10-16 22:12:55)  
 
  老唤的文字,生动好看.

  
我们家的狗,只要屋外一有儿童经过,就汪汪直叫,真不明白是啥原因.闹心....

 回复[29]:  書記 (2007-10-16 22:57:51)  
 
  嘿嘿,.....消除。如果是那样,向你道歉。不过你最好另立专题。否则太过容易产生误会。

 回复[30]:  夏夏 (2007-10-16 22:54:42)  
 
  冤枉!

  
书记说的话,我一点也没看懂.

  
我们家的养的狗,嗅到儿童经过就叫,是事实.我一直没弄明白啥原因.

  
小BABY睡觉时,常被它叫醒,所以我也恼着.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歌颂共产党专集
    从【记念刘和珍君】看鲁迅眼中的中国人 
    我为什么这么说 
    关于【傻屄】的问题 
    智商与智商开发续 
    智商与智商开发 
    日本官僚是傻屄呢,还是毛泽东的狗? 
    我國當代悲劇的根源 
     谁当头儿都一球样! 
     中国人有想像力吗? 
     [装B] 
    论论[算命]吧 
    堅決支持黨中央的方針政策! 
    希特勒和毛泽东 
    论论中国足球 
    论中国造露易威登和中国造马克思主义 
    热烈庆祝全国粪清代表大会隆重开幕!!! 
    “论”「华人周报」的「每周一论」 
    新狂人日记之一 狗日(转贴) 
    我是这么想的 
    我爷爷那孙子 8,9, 
    年终总结 
    建议伟大领袖胡主席 
    怀念我的励济芳老师 
    狗改不了吃屎! 
    自我批评 
    我是流氓我怕谁? 
    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