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美国杂记
字体∶
空旅随录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3-28 13:04:37 阅读人次:3442 回复数:36)

  

  
近一年先后乘坐美联航(UNITED)国际国内线、中国国航国际国内线及中国东方国际线合计约20几班次。对诸航空公司服务状况算有了皮毛一二的了解。首次乘坐美联航是从名古屋经由旧金山至波士顿。出发那天早上,事先约好友人9点半开车来送,听门铃响时还在梦中。也不知道是优雅过分还是前夜行装整备导致过劳不醒,总之是慌忙着起来,接待客人进来,还客气着劝人家用杯咖啡。为了氛围自然,我自己也上一杯,并对家属说“喝,喝咖啡,来得及,不是下午两点才起飞呢吗?”之后,新干线到名古屋,又换车到中部空港,办票。

  
途中不止五次受到严厉谴责,说若赶不上飞机罪魁就是我那杯致命的咖啡。

  
办票柜台临近锁闭之时,见乘客终于赶到,办票女孩欢喜状几近热烈。客客气气地说“乘客同学,实在对不起,经济舱已经满员,给你们安排商务舱可以吗?”“嗯?……可以可以,什么舱都可以。”

  
那抱怨咖啡的怨夫自然消除了胀满的气囊,乐不可支地坐进宽阔的沙发椅。一路上的服务之优良,哄得咱不由自主地连连念叨“美国,挺好!呵呵。”坐得宽敞,吃得也全乎。金属刀叉,白瓷杯盘。牛排那叫实惠,奶油那叫真凝脂,红酒白酒高脚杯盛,冰激凌奶酪点心各色水果。吃了睡。正睡到口干,睁眼便见白人阿姨面带微笑手持水杯递将过来。如此,9个多小时,毫无长途飞行之惫。

  
旧金山转乘国内线后,其状大异。满飞机绝大多数是外国人(废话!)不说,日语服务自然没了,免费午餐也没了。广播说下面开始提供午餐服务,本机售有便当6元、三明治5元等等。在旧金山机场内一家叫“友和”的日式店里进行了第一笔美金交易,6块美式寿司,一份海鲜色拉,2杯绿茶,32美元。有了这些充填,毫无腹空之感。

  
邻座是一位华人,他从包里拿出自制的三明治用餐时,非常绅士地赠给俺这女士一块。于是就认识了。该先生由香港赴美40年,任教于波士顿某大学理工系。于是便一路聊开。话题离开美国国内航班不供午餐进入日本、美国、中国之后,我便被淘汰出来,目送着北美大陆从下面缓缓西移,耳边是亲切友好的男士们的国语会谈。旧金山到波士顿有近6小时的飞行时间,机票上显示为3小时,因为西部与东部还有3小时时差。话题深入到无止境的时候,坐在前边的黑发男士也回转过头加入进来,十分绅士地自我介绍说是来自台湾的美国人,赴美30余年,曾在某大公司供职,近年到大陆投资做企业经营,此次出行是回台湾参加选举为马英九投票,并拿出相机出示选举场面中与马英九近距离接触的照片。之后的2个多小时里,成了大陆、香港、台湾三地华人华语世界。记不清都说了些什么,每人热情饱满,健谈状儒雅彬彬。以我局外人见闻所感,一言以敝之,三人皆爱国人士。国者,我族,我裔。

  


  
返途航班依旧。早上6点从波士顿起飞,机场内Dunkin' Donuts快餐店前排着长队。等待登机的地方,可见不少乘客一手咖啡一手大汉堡,吃着喝着。机内提供简易饮料,无其它免费餐。这么早的航班,起飞后乘客可自由移动座位,环顾周围,大多一人占三座席,蜷身侧卧而眠。朦胧中睁眼,可见服务人员一手持塑料杯一手持矿泉水瓶,站过道中央做着大幅度的倒水动作哑语,意思是“要水吗?”,可能怕说话惊醒熟睡的人,也可能为了省略挨个问的繁琐。总之,感觉有点特别,也周到,也简便。

  
待到旧金山飞日本国际线,登机处开始提供英语日语双语服务。地勤中多半有日人,其作风异于日本境内,风格颇似美国人,快言快语,动作飒爽。插空与同事闲聊家常,面无细致粉黛饰痕。容素,自然。

  
飞行十几个小时,正餐一次,牛肉或鸡肉。牛肉那份里代替米饭的是一小坨土豆泥,斯文着吃可分为四五口,大汉可一口置入。鸡肉那份有一撮比日本饭团还小的米饭。各自外加一个玲珑面包,点心大小。零食一餐,是三小包包括膨化食品在内的哄孩子间食,另有一份便餐,空心粉或者美式乌冬面,算是早餐,其实是日本时间的午餐。此外是饮料。问喝什么时,答要啤酒。“麒麟还是朝日?”“麒麟。”“6美元”。几年前乘坐新西兰航空( AIR NZ),用餐时白人空哥一手各高举一葡萄酒瓶,过道里挨个用日语夹杂着英语大声问“SHIRO or AKA?”音节铿锵,步履爽阔。知道的这是给人服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砖的打手,呵呵。听他这样盯问红白,我脑中不由就给译成中文“白的?还是红的?”于是就联想到白匪共匪等等教科书上的革命概念。大韩航空以及中国国际、东方等等国际航班好像均提供免费酒类,虽然极少用,却仍对美联航的有料用酒印象颇深。是出于经费节俭呢还是因为他们本来不嗜酒?餐馆吃饭很少见有客人喝酒,无论中餐西餐馆,刀叉筷子碟子碗,唯少见酒杯。问之,曰多不嗜酒,嗜者饭后去酒吧。纯美式酒吧也去过,人手一杯啤酒或者什么酒,说啊说的,一杯酒能乐呵一晚上,享受的是酒吧氛围朋友聚谈,而非酒水本身。由此,收费供酒便也并不费解。

  


  
(美联航大阪旧金山线机内主餐)

  


  
话说机内服务人员,发现美国及新西兰航空公司的用人均不像中国航空公司那般注重年轻貌美体态轻盈。旧金山到大阪以及名古屋长途航线的空姐空哥,个别人看上去在60岁上下,白发苍苍,个别空哥甚至已经无发可白。他们表情安顿,服务熟练周到,各种体态各种肤色,自然的笑容令人放松,没有在个个都年轻美丽的中国飞机上那种地上空中的差异感,而使得空中之旅平易近人得颇为日常。

  
笑容常见,是洋人世界里一个十分不同于东洋天地的温和景象。只要面对上面视线对上视线,总是那边先笑给你。人家那笑是现成的,来得自然和蔼。但是,笑容归笑容,机场往传送带上送行李的大个子小个子们会笑容可掬地把你的箱子提起来扔垃圾似的扬上去。好像是为了显示力气大扔个箱子跟丢出一个塑料飞碟一样即轻松又愉快。在肯尼迪机场,女儿看着自己一路小心提推的箱子被咣当一声扔出的同时不禁惊出一声“啊!”,扔箱人见状得意似的对着你嘿嘿一串笑。人家没脾气,你又奈何。

  
纽约至上海往返走的是中国东方航班。一到肯尼迪机场办票柜台,基本感觉就是到了上海。大量的行李以及大中小孩子大人,黄面孔黑头发,上海话。办票柜台工作人员华人华语,每人可托运两个21公斤行李,这一项比票价不相上下的美联航优惠出一大截。美联航不仅安检严格到脚底腋窝漱口水,行李托运也绝无切磋之余裕,过秤同时,23公斤超量份直接换算美金当场收纳。要说中国航班的好处,一是行李限量宽松,一是供餐大方且合口。纽约时间凌晨1点起飞,上海时间次日凌晨5点到达,飞行约15小时之间,按时供主餐2次。途中基本是夜间生活,机窗照明皆关闭,夜长长。渴了饿了,可到机内厨房处自助用餐饮。三明治,方便面,大大的有。可以跟机组人员以及乘客边吃边喝边聊,还可以哄小孩玩儿,幼儿幼童多半也被时差搞得睡不规则,不知道是兴奋还是闹觉,带孩子的乘客就三三两两聚到这里闲聊,其状颇似星期天的公园一角。小孩儿中会有两三个大眼睛混血儿,飞往日本的航班内景象亦相似。

  


  
总算领略了美国的登机及入境安检的一丝不苟。在名古屋第一次登机时,时间本来已无多,却在离登机口一步之遥处被拦截住抽查。一扇医院隔离屏风般白障隔离出的小角落里,手提行李全部倾囊,挨个查看。人体检查只差裸验。细看,被抽查的都是日本人以外的外国人,有白人、黑人、我等中国人,尤其是阿拉伯系人,连妇女婴幼也被仔细检查,包括小小女孩抱着的娃娃,以及婴儿用品诸零碎。坐进机舱再看登机牌,见上面有个用红笔圈出的红圈,再看他人的登机牌上却无这红印。估计是办票后接受第一道安检时被圈上去的。

  
到旧金山转国内线时,见登机牌上也有同样的红圈,果然,进入安检时被叫到一边又是一番特殊关照。特殊程度,是与其他乘客一样过检之后再来一遍详细受检。再看对面,一位年迈日本女士的手提行李过检后被打开,里面的小量真空袋装萝卜咸菜大米之类均被没收扔进旁边一个大箱子里。

  
约半月后在旧金山离境时,无声经过安检门框后,刚要举步去拿传送带上的行李衣物,被一手持探测棒的白人大汉猛然吼住“You! stop!!”惊得我立刻触电一般立地成仁,等他过来持着棒子一顿触探,口吐OK之后才全身解冻。

  
但是,3个月后旧金山转机办理第N次入境手续时,被问箱内有否水果火腿之类,答曰否,那边就一个字:“过!”。还以为会像新西兰那样先问后开箱核实,若有出入必究罚款一样等着开箱受检,没想到这么宽宏爽快。或许是看我不像恐怖分子,或许是因为飞自大阪?摸不清他们的规则路数,总之是免了开箱这一环给转机腾出了时间上的充裕。善哉。看那边身披彩绸貌似阿拉伯系的男男女女大小孩子们,守着一大堆被开箱的细软,安检人员在那里挨件盘查触摸。花花绿绿搞成莫大一个摊子,不禁奇怪:他们入境美国怎么还带着粉红色的棉被子?

  


  
盘点归途收获,阅读一长篇小说四分之一,绣出《兰亭序》两枚红印章。过后细看,绣错了纹位,还得拆。

  


  


  


  


  


  





Page: 2 | 1 |

 回复[31]:  雪非雪 (2009-04-03 20:06:46)  
 
  那就给公子献花了

  
看什么都是花。

 回复[32]:  夏雨 (2009-04-04 18:48:57)  
 
  龍爷龍爷,意思了解。

  
还是要谢谢你的不支持。

  
鱼和熊掌不能兼而得之,这我早就觉悟しています。

  
那为什么还要赌呢,我也再一次自问自答。

  
隔壁“2009上海流水账”里,班主说他奉行的是朴素的现实主义生存观,作为对照,自己也算是朴素的现实主义生存观奉行者了,但得承认,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浪漫的理想主义色彩存在着。

  
对公司的赌就是这样,对自己的赌也是这样。

  
没有这么点浪漫的理想主义色彩,我会活得很难受。

 回复[33]:  夏雨 (2009-04-08 22:40:18)  
 
  向龍爷及各位关心我的网友们汇报,

  
前天向上司说了4月23日请假出游的事,提出希望回来再继续工作,上司很愤怒,也有点不相信(他还不知道我一个人单独出游呢),说

  
1,提得太晚了,请假应该一个月前提出。

  
2,这月的工作到22日止。

  
3,作退职处理。

  
我答

  
1,很对不起。

  
2,OK.

  
今天却被叫去告知,回来后给アルバイト待遇。

  
这一结果够好的了,回家的路上脚步分外轻快!

  
接下来就是对自己的赌啦,我开始充满了信心。

  

 回复[34]:  酒保 (2009-04-08 23:41:44)  
 
  阅过。

  
〉接下来就是对自己的赌啦,我开始充满了信心。

  
嘿嘿。最好穿上

  
.

  


  


  
.

  


  


  


  
.

  


  


  


  
.

  
袈裟。

  
100多天涅。保重。

 回复[35]:  夏雨 (2009-04-09 22:47:53)  
 
  准确地说,是89天。

  
袈裟嘛,当然要穿,斗笠也要戴。

  
有时候又要脱。

  
不脱,怎么走得进呢,

  
那光光的诱人的天体海滩!

 回复[36]:  雪非雪 (2009-04-10 00:48:13)  
 
  “这一结果够好的了,回家的路上脚步分外轻快!

  
接下来就是对自己的赌啦,我开始充满了信心。”(33楼)

  
————

  
夏雨,有魄力。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美国杂记
    空旅随录 
    幸福时光 
    去年圆月时 
    说说美金两毛五 
    简单生活 
    美国略记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