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看对牌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6-06 13:42:22 阅读人次:3644 回复数:39)

  

  
不记得具体年月,或者就是还没到对年月有意识的时候的事。冬天,姑姑从老家捎来一副麻将纸牌。这种牌好像还叫牌九。纸牌是奶奶捎给姥姥的,说可以用来摸牌解闷儿。

  


  
冬天的夜里,没有风也觉得有风。寒气逼在窗外,没有声音,比风还可怕。寒冷和黑暗是同夥,天一黑,它们就一起压过来。

  


  
我和姥姥对坐在炕头上。姥姥盘腿坐,我也学著盘坐,过不了多会儿就散了形。一会儿趴著,一会儿半躺著。姥姥说我不着调没正形,总是嗔怪我姑娘家没坐相。纸牌是用几层薄纸合粘起来的,比普通纸厚实,也还光滑。我和姥姥一人摸一张,一人摸一张,手里都摸了一大把,就开始找对儿出。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麻将牌。所以,印象里的麻将是纸牌,这个想法迟迟消不去。

  


  
那时候,家里收藏这类东西好像是不光彩的事。白天,姥姥总是把牌掖在被子底下,不是怕人偷去,而是怕人看见。5点多钟,天还没暗成全黑,我就要去外面放下棉窗帘。窗帘卷在窗户上边,要登一个差不多一米高的木墩上去才够得着。把床帘放下,四边还要按严实。这个细节,我做得特别周到。因为如果不按严的话,夜里就会被大风掀起来。风把窗帘翻掀得劈劈啪啪乱响,像有成群的大鬼要扑进来吃人。放好了窗帘,冻得唏唏嘘嘘缩著手脚进屋,在里面反锁上门。每天都这样做,但是姥姥一定要重复两句话:“窗帘放下了?”“嗯。”“门锁了吗?”“锁了。”

  


  
这两样事都做完了,就好像农家备好了越冬的全部储备,心里踏实,安安静静地愉快著。

  


  
这些夜晚,是姥姥陪我,还是我陪著姥姥呢?如果我不是这家的孩子,这些数不尽的冬天的晚上,该是怎样度过?

  


  
姥姥没念过书,不识字,没有过同学。她也没上过班,没有过同事。她一辈子接触过的人,没有我从小到大的同学多。她很少说话,跟姥爷和我母亲,一天也说不上两三句话。她一辈子对话最多的人,或许就数我。她特别封建。夏天穿一件自己做的半袖白褂子,看见我父亲下班骑自行车进院子,她马上就进屋套上长袖衣服。

  


  
姥姥结婚很早,十几岁就生了女儿。她丈夫去当兵,一去不返。说是死了,却不见尸首,也没有字据证明。女儿由婆家代养,她改嫁跟著姥爷来到关外。直到70岁离世,只回去与这个大女儿见过一次面。后来,她生了儿子,夭折;又生了女儿,是我母亲。她是小脚,不能走远路,也不认识路。不能穿买来的鞋。她一辈子穿过的鞋,加起来没有我一个人现在鞋柜里的鞋多。

  


  
她见过两次外国人。第一次是日本人,来找“坏蛋”中国人。日本人一进院,她就吓得哆嗦起来。第二次是苏联人。“长得跟大铁塔似的,眼睛带色的”,苏联人来找日本人。她又吓得抖成一团。她见过两次公家人。第一次是土改工作组干部,组长领人一推门,她还是吓得全身打颤。第二次是我小学的时候,父亲单位文革对立派的同事,来家找父亲。

  


  
见外国人,她不会说外语,洋人是中国人主子以上的存在,她自然要害怕。公家人进院,是来查她家财产搜她子女的,她又不会说普通话,即便不理亏,却也害怕得筛糠。

  


  
临终又患了重病,医院对家人说接回家去吧,没几天了。两个月里,一家人守著常常疼得尖叫起来的姥姥,一筹莫展。我15岁,似乎已预感到姥姥再也站不起来了。趁她昏睡的时候,我就低声倾述我对她的感激。“姥姥啊,你把我从小养大,可我什么也没报答你。”这样的话,很像作文本上的话,当人面说不出口。所以,就趁著她昏睡,一个人小声说。我知道她听不见,但我就是想说,觉得说出来心里踏实。我要把我的心里话说给姥姥的心听。可是,昏睡著的姥姥却突然发起脾气,“你在这儿嘟囔什么呢?我刚睡着!”我吓得哭起来。与其说是恐怖,其实是极大的伤心。那一刻,我好像第一次感觉到了作为人最无可奈何的悲哀。

  


  
虽然没有经历她那么多磨难,却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幸福。现在的生活,随便拿出一样给姥姥享受一下,她都会觉得是莫大的福分。按一下电钮,1分钟就能把饭菜变热。隔著哪怕几千里,让她听到我说话的声音。坐在我车里,几分钟把她送到小脚走1小时才能到的中市场戏园子……,或者,跟她坐在一起,让她听我跟她一起回忆那些看对牌的冬天的夜晚。这些事,无论哪一样,都会让她开心无比,都会让她很少笑的面孔舒展开来,都会让她感觉到做人是一件美好的事,做母亲做姥姥是女人最大的天伦之乐。可是,这些,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浮想。除去绵绵怀念,我,一无所能。

  


  
想念姥姥。这份想念,会伴随终生。或许,将来我也会有一个人独自看对牌的时光。那时候,依然会觉得是跟姥姥一起在看。所以,该不会感到寂寞。

  


  





Page: 2 | 1 |

 回复[31]: 雨 雪非雪 (2008-06-07 15:31:07)  
 
  很多时候,心里想的东西说不出来也写不出来。

  
更多的时候,只是思,想。

  


  


  
言心之所虑,无不包也。

  

 回复[32]:  cocoa (2008-06-10 12:03:34)  
 
  你姥姥是不是闯关东来东北的?我看了那个[闯关东]的连续剧,觉得那个年代真的悲惨!

 回复[33]:  雪非雪 (2008-06-10 12:30:15)  
 
  是的是的,俺那嘎达这样的可多了。《闯关东》买来了,没时间看。后来遇到的一个同学,爷爷奶奶也是闯关东的,爷爷挑着担子,一头是全部家产,一头是小脚奶奶,从南往北走啊走。。。。

  
…………

  
从前有个粗线条记录,在这里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8&&no=0009&p=1

  

 回复[34]: 以前也喜欢外婆的澎湖湾。但是比较起雪mm的回忆 张三 (2008-06-11 21:07:58)  
 
  就显出浅薄造作来。

 回复[35]:  待于泥/ (2008-06-11 21:20:52)  
 
  哈哈,雪桑写的回忆的确很好看,但据此就说外婆的澎湖湾浅薄造作,是不是也太武断了点?

  
每个人的外婆在每个人心中留有不同的回忆罢了.

  
俺最惨,从来没见过姥爷姥姥长什么样.

  


  
只知道姥姥长年吃斋念佛,姥爷在爸妈回去探亲的时候,轻蔑地对他们说,哼,一对穷八路.

  


  

 回复[36]: 回答张三兄、待于泥兄(?) 雪非雪 (2008-06-11 22:58:03)  
 
  

  
先上茶再说

  
我觉得自家姥姥是咱的小钱包,外婆的澎湖湾,则像那美好的时尚橱窗,大家可以借此共享各自的姥姥情结。人还是需要常常抒情一下的嘛

  
待桑是八路后代啊?致以革命的敬礼。

 回复[37]:  待于泥/ (2008-06-12 10:05:22)  
 
  哈哈,这礼敬的,有俺啥事啊,不受不受.

  
雪桑近期写的这几篇,风格一致,文风洗炼,活脱脱一幅六七十年代东北世俗人物素描图,何不把他们丰富润色后结集出版?

 回复[38]:  雪非雪 (2008-06-12 11:10:05)  
 
  好不容易敬个礼还给退回来了

  
谢谢待于泥鼓励。

  
贴到东洋镜上,就算出版了,呵呵。

 回复[39]:  待于泥/ (2008-06-12 11:50:34)  
 
  好容易提个建议还不被采纳,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