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桃花源36小时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8-07 10:14:08 阅读人次:6901 回复数:27)

  

  
某日,闻百公里几重山外有个共产主义村,男女老幼村人数百,衣食住行勿须分文,于青山绿野间日耕夜憩,此怡然光景已有半世纪之久。旅日20年,看尽资本主义高速运转下的早出踵踵状,晚归倦倦容,却不知有这样一个叫人浮想联翩的圣乡所在。

  
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做什么?想什么?……为什么?为弄清这挥之不去的一系列这什么那什么,便从大阪驱车上路,翻山越岭,向东向东。再向东。

  
一味向东途中,才想起尚未确认村庄位置所在,便在西名阪(大阪至名古屋西线)高速公路一SA停车设定GPS。宽阔可容几百部车的服务站,人马各一,外国人日本马。人是本人,马姓丰田。几树樱花,树上开着,树下也席了一地清凉淡泊的粉红。步履落英走向洗手间,荣华富贵感油然而生。莫非神已知吾将赴桃花源,即令他人统统闪开?哈哈,如厕花铺路,世上唯此处了。

  
把友人告知的目标地“赤塚植物园”输入GPS,显示出的距离却是近500公里外的东京。没错,那边有个同名植物园确实更具规模,可玩笑不能这样开啊我的宝贝GPS!为攀高结贵舍近求远,智能过分!聪明不为庸俗误,干脆,索性一路向东奔名古屋走,入三重县境内出高速再说。

  


  


  


  
走出高速,瞬间走离发达先进速度等等噪杂文明,土地平旷,阡陌有致,云披远山,风柔声静。就近见一加油站,问站点大哥三重大学何处,告顺路向前再向前即是。再问那个桃花源村有多远,乡下大哥马上灰蒙了眼睛,似疑我从天上来,语“不知道”退下。

  
打通友人电话,约定接头地点,20分钟后,来到共产村领地。

  


  


  


  
雅子是友人之友,也是村部首脑之一。她笑盈盈地用中文致欢迎辞接待我“你好!欢迎你来到这里。”——天!这里不仅共产主义,还国际主义。正寒暄,一男村人也过来接待,问询路上辛苦否渴乎饿乎。一行漫步两侧楼舍间,前行,右拐,左手一建筑上有绅士淑女图标,雅子提示如厕否,便进。厕内清洁,各厕室内有简易清洗器,可供事毕冲洗下体。梳妆镜旁放有成叠毛巾,淡绿一色。

  
净手出,行至一宽阔阶前,说“这是村人食堂,我们先吃饭吧。”一进门,见前方台上置一盆景,芬芳一团,花开正盛。旁有夹在木架中的当日菜谱,“今日午餐:纳豆。晚餐:韩式火锅、芹菜”。匆匆欲直奔食堂入口,雅子说“先在这边净手”。转身方见门右侧是一长十米余洗手池,十几个水龙头上侧,各放有成叠毛巾,与厕间所见同质同色。净手,拭。雅子把用过的毛巾丢入旁边筐中,并娴熟打开下面小柜,拿出一叠同样干毛巾置于台上。

  


  
【左侧为公厕,前方在左侧为村人食堂】


  


  
【食堂入口处当日菜谱】


  
此食堂非同一般食堂。门厅两边各一大间,顶高堂阔,可容全村数百人同时就餐。墙上有硕大匾额,上书“满吃讴歌”四字。此四字不是吃饱了撑得唱赞美诗之意,亦非赞颂饱食终日。“满吃”意为尽享,可释为怀着感恩的心充分参与并享受世间一切。时已近晚7点,就餐人不过二、三十位。顺路自取餐盘,自选肉、菜、水果甜点等。

  


  
就坐后,雅子介绍这里一日两餐,晚饭开饭时间为5点到10点。长餐桌可坐十人左右,席位自由。桌上有木盆米饭、茶壶、茶碗、碗筷、配餐小菜、以及佐料牙签等。雅子坐在对面,边吃饭边做介绍。我左边一位老头,看上去就是一个寡言少语埋头苦干型的普通男人。他问我从哪里来,来日本多久,并夸我日语流畅。他边像长辈照顾晚辈那样给我夹肉夹菜,边告诉我说这桌上的材料都是村人自己的劳作产物。

  


  


  


  
肉片红白鲜艳,味道醇美。生芹菜用来蘸韩国辣酱,掰起来脆响着喷出菜汁。他们抱歉说不好意思让客人吃这些粗硬的菜梗,因为更好的青嫩部位都用于流通领域当作商品出售。村人自己水田里收获的大米,粒粒泛光喷香,比平时多吃了好几口不止。甜点有布丁、酸奶、草莓,样样都比一般超市的味道好。我忙着吃,也忙着问,这也是村里自己的吗?这也是吗?村人们微笑着点头,是的是的。他们的笑容不像是自豪,而像是在笑我这个村外人这也问那也问的好奇和傻度,或许还有忙不迭东一口西一口的贪婪度。

  
问何以开饭到夜里10点,说村人工作各自不一,也没有严格的上下工时间,所以开伙时间段宽泛。厨房在地下层,食堂入口有摄像机,厨房可在屏上观测新进人数,以便随时送上热饭鲜菜。

  
…………………………

  
【载《男人装》2008年8月号】

  
【8月号杂志封面】

  


  


  
【鸣谢:感谢东洋镜网友老三同学、以及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冲永夫妇及生原夫妇诸位村人在成就此文过程中给予的关照与合作。】

  


  




 回复[1]: 饭后 雪非雪 (2008-08-07 11:08:37)  
 
  吃完饭,来到客栈。这是一栋5层大楼,门厅摆着季节插花,无人接待,十分安静。我入住的房间门上,挂着一枚小牌,写着我的名字。6帖榻榻米和室,一方低桌置于中央,上面一盒纸巾,一盘甜橙,甜橙村中自产。拉门被格中备有双人用寝具,熨烫过的白床单、被罩及枕套叠放在一侧。电视、空调、梳妆台、遮光窗帘、小垃圾箱样样齐备,与规范旅馆没什么两样。

  


  
【上:来客下榻处入口插花。下:来客下榻处寓所。作为普通社会成员的村人家属来访时,可免费留宿此处。】

  


  
放下行装,跟雅子去入浴。一条地板长廊,通向浴室。雅子走近一侧一个小木格边,取出要换用的内衣。那是一个图书馆陈列书架样的大空间,每个箱框归一村人专用,负责洗涤的人会把洗好的衣服叠放其中。

  


  


  


  
【通往浴室的走廊】


  


  


  
浴池叫“和乐馆——丰里温泉”,大而宽敞,门厅饰以当季正开的郁金香,是村人插花爱好者的作品。走廊有手书“和”字匾额,还有樱花风景油画,这些都是村人艺术家的业余创作,按季节更换作品主题。男浴间女浴间之外,还有单间小浴室和桧木风吕。

  


  


  
更衣间里,大小浴巾各自放在浴室门旁,自行取用。用过的投入湿巾专用筐。出浴的女人,有的吹发整容,有的在更衣。每人发型不同,内衣外衣各异。不禁好奇,她们没有工资,如何购买适合自己的化妆品及个性服饰呢?便悄声问雅子:

  
“大家的衣服都不一样,而且很时尚……”

  
雅子笑呵呵说“村里有自己的店,可以去选。”“

  
不要钱吗?”

  
“呵呵。不要。负责购买的人会为全村人购置各种各样的日用品及服饰等等,每人按自己的爱好啦尺寸啦随便选用。”日常必需品,由村里统一配发,其他生活用品则由村部负责购买后自行领取。如果自己想要的东西村中不备,可提出申请,由村部专职人员另行购买。村人想外出旅游或探亲访友,同样需要事前提交申请,包括交通费、伙食费、娱乐费在内,可在预算申报后领取经费。

  
除去头上披着的头发和手中一条毛巾,脱尽所有能脱,与雅子走进浴室。这算是与村人有了零距离的亲密接触,可是一边洗浴,一边仍觉得我和雅子内心里有着不可测量的距离。雅子是50后,比我这个60后早生3年,看上去却比年龄滋润得多。“为什么?”“呵呵,可能是因为少了很多钱的烦恼吧?因为人的很多烦恼大都与钱有关……”。钱,催命的钱啊。

  
出浴后,村庄已被夜色包容。回途中,雅子介绍路过的几个设施。有公用馆“村人涵养所”、选日用品的“村人店”等等。见我一一拍照,她说不忙,明天我们慢慢看。然后,雅子又带我走进村人公共厨房,里面有很大的玻璃冷藏柜,内装牛奶、饮料、面包等。说因为一日两餐,想早点进餐的可以在这里随便拿。走进下榻公寓后,雅子也介绍了这里的公共厨房。里面有碗橱、微波炉、烤箱、炉具、各类锅具及咖啡、茶叶、油盐酱醋等等,说这里的东西都是不分你我人人共用,可以在这里准备自助早餐。

  


  
次日早8点半,雅子来敲门。来到停车场,见这里整齐停放着成排的各式轿车。我要去开我的车,雅子却走到一台崭新蓝色丰田卡罗拉前边,说“还是开村里的车吧。您是客人,我们招待。”见是一台新车,就问新车是否专门为接待客人而用。她说也不一定,正好今天空着,管理配车的人听说是为客人导游,就配了新车。村里有轿车百余台,另外还有几十台包括卡车、吊车、铲车、等等各类建筑农工等工作用车。村人要外出用车时,可事先填写申请表,届时去拿钥匙,到指定停车位提车。所有村人,是一家人,无上下级之分,彼此都是家族,每个人有各自的自然人名字,每个人又都叫“村人”。这里的村人,意可作“家人”解。

  


  
是日春光明媚,树树新绿盎然。走出客栈,是一条通向村中道路的小径。左边一个日式庭院,说是庭院,却不见亭台廊阁,青草地上,一株双色桃花正开得好,半树淡粉,半树桃红。对面是两三栋连在一起的四层楼房,中间是树木环绕的小型游乐场,设有滑梯、平衡木、高低杠等等。楼房分别是村中未成年儿童的居所与读书设施。5岁以上儿童要离开父母住进山岸幼年部(相当于社会学前班),起居由与他们同吃同住的村人专门照料。孩子们每周与父母共同生活一天,这一天叫“亲子日”。如果父母希望一直和孩子一起生活,也可以获得认可,村中亦有大人孩子共同起居的小家庭。

  


  


  


  
离开父母之后的孩子,按年龄段分别住进幼年部、初等部、中等部、高等部、大学部,各部设有自己的专用食堂及活动场所。如考入社会上的高校,村中给提供部分学费,另外部分要靠自己打工和争取奖学金维持。这里有面向孩子的各种俱乐部和运动场所及器材设施。集体生活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们,性格单纯,群体意识强。长大后离开村庄进入外面世界的人,回想起这里的童年时光,都十分眷恋。

  
这里的教育不像外面那样密集紧张,所以,能通过严格竞争考上名校的学生为数极少,而村内自设的大学部学历又不为社会承认。孩子长大后,若想到外面谋职,便需要到社会上去重新学习,或者自学参加各类资格考试,以便顺利找到工作。对于村中孩子的未来选择,村中成人把每个孩子看成独立的个体,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和愿望去选择自己的道路,绝不将大人愿望强加于他们。对于那些没有通过努力学习到外面谋生愿望的年轻人,村里有足够的工作供他们选择。愿意到社会上去闯闯看看的,可自行出去。在外面走一遭不如意的话,还可以再回来,村庄依旧会接纳他们。

  


  
【村附近稻田农家】


  


  

 回复[2]: 村中参观(1) 雪非雪 (2008-08-07 12:42:12)  
 
  拐上村道,迎面是一座老式木屋,雅子说这是最早的村舍,木板虽已陈旧,但瓦瓴整齐,整体坚固,淡定自若状似陈述着自1969年村落创建以来风雨相伴的几十年历史。第一次停车,是村庄建设部,内部如同一个综合工厂,车间内有卡车及各种木材金属加工车床。村庄所有的大小屋舍,均自行设计建造。这一天星期天,全村休息。但也偶尔见有人作业,雅子说他们只是喜欢工作,这里不计报酬公分,也没有评比,休息日做的事,可看作是个人性情消遣。

  


  
开车路过棒球场,场上正在打球,周围有教练模样的人围观。球场大小及夜间照明条件均符合正规比赛球场规格,场地面积与全国著名的甲子园棒球场相同。该球场以预约制面向社会开放。雅子说她丈夫今天就带领村中棒球队出去比赛了,他是棒球爱好者,平时常带孩子们训练。

  


  
【牛栏旁对面路边开满小花】


  
接着,来到奶牛与肉食牛饲养场。这个丰里实显地有1400头奶牛,占分布全国二十几处实显地总数4千头奶牛首位,日产鲜奶20吨。肉食牛1600头,品种为日本但马牛。不论奶牛还是肉食牛,都性情温和,文文静静。见人过来,就凑近硕大的头致意。雅子伸手去抚摸牛脸,牛就像个大孩子般柔顺地吻贴她的小白手。

  


  


  


  
我奇怪这些牛为什么这样沉静可爱,雅子说可能是因为村人们的一向善待,没有人吼它们训它们。新生子牛一律人工哺育,村人选择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职种,做什么爱什么。奶牛围栏外的土路边,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这些花,是爱好花草的村人利用假日栽种的。路边、田头、猪舍外、鸡舍旁,到处可见花丛。靠近牛栏一侧,很多枇杷树,树上结着团团桔黄的枇杷果。雅子介绍说,枇杷树的叶绿素对于乳腺炎有预防效果,所以,村人把应该种植在果园区的枇杷树种在奶牛身边。想像这些牛们,在有限的生命之年,饱食终日之余,尚可赏花为乐,枇杷为伴,虽终不可摆脱遭宰割命运,也算是在牛类生活中安渡着颐养天年的一生。

  
参观牛舍时,见有一外籍男人开着小型货车在运送饲料。问雅子这里为什么还有外国人,她说那是外面雇来的小时工,是一位巴西人。她还说村人中也有外国人,这个丰里实显地大家庭中就有复数的外籍村人,其中包括中国籍。

  
村人开发出自己的堆肥技术,用猪牛粪尿加工而成的肥料与附近农户交换麦秸稻秸,再将这些麦秸稻秸作成饲料。周边施用他们所提供的堆肥农田面积,达200公顷。

  


  
【作为饲料正在发酵中的稻秸】


  


  
【堆肥制作】


  
之后,雅子又带我去看了果园、茶园、草莓大棚、苗圃,以及种植着各类蔬菜的大片菜田。果园有苹果、橘子、黄橙、葡萄、柿子、李树和梨树。绕过棒球场,汽车行走在一条不宽的村道上,路边时有片片花色,水池中游着天鹅和其他水鸟。不远处草坪空地上,一对年轻夫妇在与两小儿玩儿飞碟。他们的“飞碟”,是一个雪白聚碌乙烯包装盒的半片,大人孩子之间来回飘游,两边慢悠悠地等它靠近自己。远处山峦虚映,周边有樱树,还有春天就通体红透的枫树。小儿奔跑在父母之间。这或许就是这个大家庭中的小家庭“亲子日”。这个四人游玩的场面,如同一幅恬淡幸福的静止图画,刻进我的心屏,久久不能淡去。

  


  
开始于1975年的“山岸主义儿童乐园村”活动,每年夏季面向社会开放。学龄前及中小学生可报名参加,“乐园村”分设在不同村落,参加期间,可与村中儿童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玩耍一星期。进入自然,接触实物,亲手触摸作物、动物、昆虫,通过最直接的实践参与,既可以体验到开心快乐,还可以体会到如今正在渐渐消失的兄弟姊妹手足情。“乐园村”活动的发起,旨在培育孩子心灵,使他们学会感受自然爱并建立伙伴间的友情爱。

  


  
【村口花坛】


  


  

 回复[3]: 村中参观(2) 雪非雪 (2008-08-07 14:18:47)  
 
  

  
接下来,去参观了饲料加工所和猪舍。猪娃猪兄猪妹们,有各自的圈栏,饲养员头戴三角巾,身穿作业服,推着饲料车巡视在大猪小猪们之间。猪栏外几畦花池,桔黄色的非洲菊,朵朵争放,灿烂夺目,如成群的小太阳悬腾于茂密青蓬之间。

  


  
小猪们见有人来,前蹄搭到金属栏杆上,贴着猪脸致意。猪眼睛笑着,娇滴滴的憨俏状可爱之极。从来没见过这样纯情简单的猪少年猪少女,忍不住把相机对着牠们左拍右拍。

  


  


  


  


  
【花与猪相伴,各自美不胜收】


  
一个月后回中国探亲时,给中学生侄女看,她欢喜得跳起来,“天啊!可爱的小猪太可爱了!我要把它当壁纸!壁纸!欧吔!”见我跟猪们玩得如此情投意合,雅子也高兴,说这里的猪是从中国引进的品种,说该品种有怎样的优良特质等等。遗憾我一律没听进心来,一是不懂养猪之道,二是此前与猪也从未有过如此开心的亲密接触。我的猪趣就此产生,以后再吃猪肉,恐怕当合掌念一句“罪过”才好。这个村中有上万口猪,占山岸主义共产村全体猪群队伍的五分之一。

  


  
从草莓大棚返回途中,见路边有一石佛像,底座刻有“绿化使者”四字。问雅子这是众佛中的哪一尊,她笑呵呵地说,“那不是神,是村人心中目的自己吧”。这是前几年村人们自己雕刻的,主要是为了表达热爱自然关注绿化的内在情怀。

  


  
走过绿化使者,汽车开上一个缓坡。樱花、枫树、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树,从车窗一株一丛地闪过,让你坐车内饱览千姿百态的妩媚春光。红叶林丛边,有持工具的村人在修剪树木,想必也是趣味所致,以此为假日休闲。汽车上行中,看到一棵树干笔直树冠繁茂的松树。树形浩然舒展,绕树行过,感应到一层从容静穆的悠然荡阔之气象随风而近。雅子停下车,说“这是这里的最高地,可以俯瞰村庄全貌。”

  


  


  


  


  
从高岗下面的远处看,置身最高地上的雅子和我,当泰若两将军。人景皆风光,且风光无限。散落在周围平地田间的民房农舍及各类设施中,最高建筑,最有形最像样的,都是共产村的财产。雅子指点着她的江山,一一介绍与我。那是村部,那是高中,那是牧场,那是茶园,那是米仓,那是仓库,那是球场,那是……我们立脚的这个制高点,当然也是村人土地,村中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均村人共有。雅子是村人,是主人之一,我现在是在人家地盘上,这里山是她家的山,水是她家的水,树是她家的树。可是,从雅子脸上却看不出丝毫自豪啊显摆式的表情。她的自然稳静,平淡大方,包含了日本女性所有的优雅性情。安静不张扬,礼仪周到,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说是导游,她的介绍用词都像朋友聊天一样随和,随意随境。本来她是主人,却能让你觉得此刻你这个村外人成了主角,成了她有义务有责任招待好的对象。

  


  
可以尽览众山小的小小高地平台上,可容二十几台汽车。我坐在一条长木凳上,放眼远处。森林、稻田、菜园、牧场、牧草地……。近500公顷的森林,63公顷的牧草地。想像着,假如我是村人之一,此刻,看自己有山有水有猪牛有稻蔬有果树有花开的家园,心情是否会与现在的惊异奇妙有所不同,而只是一种天长日久的安顿泰然。

  


  


  
【茶园】


  


  
风光实在好,一时间令人恍惚忘我。说是忘我,却不由得陷入女人的小我天地,感慨人生之念油然而生,便作百般诚恳状与雅子套近乎,打听她的身世隐私。雅子却全然无所拘谨遮掩,逐一坦然相告。20年前,雅子不到30岁。离婚后,带着1岁多的女儿离开北海道,来到这里,成为村人之家的一员。20年前,我也不到30岁,将1岁多的女儿交母亲代养,离开中国到日本留学。这两个此时置身高地的女将军,在同样的人生年龄段,在不同地点不同背景下,一个从资本主义出走投奔共产主义乡村,一个从社会主义出走进入资本主义学堂。各自的驱动力,都是为追求自我认定的价值,文明、充实、幸福。这些同是求进取的抽象概念,落实到具体行为,却是如此不同。雅子成为村人之后,与村人再婚,并成为山岸主义共产村首脑层中实力最强的首席女将。如此说来,我身边这个雅子,堪称此庄此地压寨夫人。可是,这位压寨夫人实在太平易淡定。手里拿着汽车钥匙,声音含笑,步履轻轻,脚下踏不出一点响动,眼神温和,举措得体。这些让人找不到合适词汇描述的恰到好处的品质,不知如何练就。

  


  

 回复[4]: 村人访谈、沿革、及产业概况 雪非雪 (2008-08-08 04:23:49)  
 
  

  
走下高地,进入平川田间。大面积菜园里,种植着各类蔬菜。雅子指着旁边的菜地说,这一片都是圆白菜,一年四季循环播种,这样可以保持村人长时有鲜菜吃,并定期投放到流通领域。路边一株垂樱,懒洋洋地开着,披挂花朵无数。长长的枝蔓上粉英串串,抵落田头。这里的一切这样安静,安祥,静美。每一种作物,每一株生命,仿佛都是图画上去的,而它们又都在成长,在变化,在无声的和谐中吟唱着大自然赋予的生机韵律。

  


  


  
路边有一个空间二十数平米的帐篷,村人正在这里出售菜苗。柿子、茄子、青椒、苦瓜、黄瓜,还有一个塑料桶里几株成一束的各色野花。花100日元一束,旁边放有“今晨采割”的纸签。负责菜苗收款的是雅子女儿,颜不施妆,皮肤细嫩,青春天然。头戴三角巾,与其他几位村人静悄悄地工作着。村中菜苗在附近农庄很有人气,每到春季,这样的菜苗市场总会吸引很多农户前来购选。

  


  


  
离开帐篷,雅子说该去吃午饭了,不知道今天吃什么,没什么特别好吃的招待客人很不好意思。村中还有养鸡场,没来得及去看。说是没来得及,是因为这项参观不同于伴随敷衍的走马观花式工作考察。每一处恬静而实在的场景,都充分领略到了怡然劳作带来的收获与报偿。山岸主义共产村饲有蛋鸡86万只,肉食鸡近18万只。图片上看,鸡群白羽红冠,只只干净漂亮,这么好看的鸡,该叫地鸟与其他鸡区分开才好。

  


  
吃饭之前,发现相机被酷用没电了。雅子带我到村办公室去充电。办公室入口前鲜花阵阵,办公桌前一盆白兰开得正好,洁白淡雅的串串兰瓣,似对着来这里办事的人低首做着无语的寒暄。

  


  
当日午餐,是圆白菜夹肉摊饼。拌好的面糊里,加入新鲜圆白菜丝,再磕进一个红皮鸡蛋,轻轻搅动几下,摊入敷油平锅。上面再席上几片鲜肉,几分钟后即食。肉、菜、蛋,样样清香可口。吃着自己亲自从无到有做出来的东西,胃舒服,心舒坦。

  


  


  
返途已过晚上7点,夜幕向山边徐徐铺去。我没有走直通大阪的高速公路,而是在山地田野间进入奈良境内,取道行过木津河畔西向而归。此次村庄体验,如同一场复杂而奇异的美好沦陷。不愿冲进高速公路被迅速发射回到什么什么都高度浓缩的都会中。此时此刻,那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小楼小院们,万家灯火,流光溢彩。可是,这些光环后面的发达与节奏,对于这两日沉浸在脱胎换骨般神游之中的我来说,似已成为另一世界的沉重负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层层累累,道尽其味,便是一个疲惫。避开高速不走,是舍不得让这个刚刚清洗过的自己一下子走脱村外。走在夜里,走在田野风中,即便是黑暗,也是柔和的缓冲与过渡。(完)

  
=========================================

  


  
村人访谈

  
1.冲永和规

  


  


  
会客厅中与冲永面对面坐下时,才意识到他就是我在大锅饭食堂蹭饭吃时给我夹肉夹菜的那个老头儿。22岁,从中央大学法国文学专业退学,加入山岸会,今年59岁。这个嘴唇紧闭不苟言笑的人,近1小时里讲述了他个人及村庄几十年来的历程。从学生到村人,从单身青年到丈夫,又到父亲到外公到祖父。他的名片是“山岸主义生活丰里实显地 国际部 冲永和规”,事实上,他是整个山岸主义独立体制中的最高首领。问他是否有过犹豫,是否想过自己的选择正确与否,“我从未参加过任何社会工作,从未领过叫做工资的1分钱。山岸以外,我一无所知,无一对比。所以谈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山岸主义在上世纪80年代曾有过繁盛期,理念获得广泛认可,很多新成员加入进来,产品销路畅通无阻。十几年前奥姆真理教事件发生后,以商业法则为运营方针的很多媒体,将他们与同类宗教团体混为一谈进行报道,致使不明真相的民众对他们产生偏见。山岸被列入黑名单,产品广告不予刊登。但冲永对山岸组织的未来依然抱有坚定信念,认为在山岸信仰中可以体会到充实而愉悦的生之况味。这里的村人健康长寿,80多岁的人依然乐于从事劳动。村人最高龄94岁,力衰者由村中看护组专职人员照顾。

  
提到中国,他说20年前东京领事馆人员曾来这里参观,此后与中国记者等已有过往。与中国人接触,获知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人大有人在,这令他很吃惊。

  
“中国社会主义国家,冲永先生认为山岸主义的共有体制与中国的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同?”

  
“唔……其实我对中国的社会主义不曾有什么兴趣,所以也不了解。我更感兴趣的是欧洲,比如我曾经去过东德,第一次看到了社会主义,觉得很有意思。瑞士那边也有山岸会,由瑞士人独立经营,与我们是亲戚关系,或者说是兄弟关系。中国的人民公社时代,虽然也是大锅饭过集体制生活,但是成员都是当地人,一个村一个乡的,大家别无选择,想不参与别无生路;而我们不一样,我们这里当地人极其少,绝大多数来自全国各地,成员目的明确,都是发自内心认同山岸理念,热爱这种生活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特征。有意思的是山岸的发起人并非知识分子,而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发点就是要搞好农业,农家人卖掉自己的房屋及全部土地全部财产,合资在一起建立起这个共同体。我们这些当年参加学生运动的所谓知识人,是出于什么马克思主义什么的理念加入进来的。农民表面上看很保守,但是他们真行动起来时却很激进,这才是山岸最强的基础。所以说这里七、八十岁的人与我们这些学生运动出生的人很有共同语言。”

  
涉及到成员加入及退出时的财产话题时,冲永说现在新成员加入时的相关环节处理谨慎,以前曾出现过退出成员索要带入经费的裁判纠纷。按照规则,加入时需要将自己的全部所有归于村中共有,因为大家是一家人。出去是自己主观离家出走。当然,对于出去的人,到他们找到安定工作为止提供相应援助。有的人进来时带进上亿日元,有的人带着债务加入,我们代为偿还。有人目的不纯,是为生计活而来。至于我们的理念不符。

  
冲永的子女都出生并成长在村中,都在村中大学部受过教育。现在,儿子担任网页制作工作,女儿前几年离开这里,与外面人结婚成家。“最近女儿做了母亲,我做外公了。”“噢,祝贺您!”“呵呵,没什么可祝贺的,这也不算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他说得直接而轻淡,看来内心确实不像外面人那样热衷于天伦之乐。访谈结束时,他笑着说“给你介绍一家我们村中最干净的村人家庭去看看吧。”然后打通手机“喂!房间收拾干净了?空啤酒瓶什么的都得藏起了弄利索了啊!”

  
最后,我把带来的点心递给他,说“这是大阪的礼物。”他跟外面人一样十分礼仪地笑出来,“谢谢!雅子一定会高兴哦。”这位率领700多名从业人员最高曾达数千人以上村人的事农首领,与前日带我参观的雅子,是再婚夫妇。

  


  
2.生原秀幸

  


  


  


  
1954年生。1990年带领一家五口加入。“1岁、3岁、5岁三个小孩,还有我妻子,全家都来了。呵呵。”他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他的入村经纬。上世纪80年代,山岸会的育儿教育曾产生广泛影响。生原一家加入这里的契机,就是因为前妻听了一次山岸会到大阪举行的一场讲演会。

  
我倒不是只对育儿问题感兴趣,而是希望做正确的事。真理?呵呵。

  
你学过中文吗?

  
没有!只会一点麻将,呵呵。

  
生原是工学硕士,此前在松下电器电视液晶开发部门做工程师。

  
“你不喜欢你的工作吗?”

  
“喜欢!特别喜欢,喜欢得不能在喜欢了。整整十年……”

  
“那为什么……松下很有名气,辞了不可惜吗?”

  
“可惜!实在可惜,呵呵。”

  
“现在也这样觉得吗?”

  
“现在?呵呵……,嗯……怎么说呢?喜欢,绝不是为了领工资而干活。我热爱技术,但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彼此之间想侦探一样相互警戒,着力于探索其他公司在做什么等等,都在追求效益,唯恐别人比自己赚钱多,这种竞争很无聊很可笑对不对?大家一起致富一起幸福才好。我觉得没意思,这不符合我的愿望,幸福应该是大家共享的。松下30多年前开始开发一项技术,进行到第5、6年的时候,问用于什么环节,说是自卫队的武器开发!这太叫人失望了是吧?我要离开松下辞职之前,周围同事都表示遗憾,但是到最后临走时,都说生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真幸福,很羡慕。”

  
当我说到我现在就住在他曾经住过的那个城市同区时,他惊讶得睁大眼睛“真的?啊,不可思议,这么巧!”“是啊是啊,算起来,你离开的时候正好我去了那里。”“嗯……是这样啊。”

  


  
3.生原律子

  


  
雪非雪:你好律子。我想知道你加入山岸的契机,可以说一说吗?

  
生原律子:契机嘛呵呵,说起来32年前了。我属于乱七八糟胡思乱想型,当时读夜大,白天在饲料公司上班。21岁,什么都想不清楚,但又喜欢瞎想。食品安全啊饲料成分啊空气污染世界和平什么的。那本《复合污染》小说当时很有影响,我看得特投入,由此对环境问题忧心忡忡。父母不希望我离开,想方设法让我嫁人,相亲,呵呵……

  
雪非雪:相亲?呵呵。30多年前中国也还流行相亲呢。

  
生原律子:是吗?可我相了亲也照样没有结婚念头。其实我呢家庭生活精神生活方面都没有缺憾,只是胡乱想啊想的。石油纷争啊安保条约战争地区难民生活等等,我就想这样下去不定日本哪天也陷入什么危机,如果结婚生了男孩去当兵,他很可能就会杀人……这样想也许是为了逃婚,呵呵,总之是觉得即使结婚有了个人小幸福也算不上真正的幸福……

  
雪非雪:律子怎样知道山岸会的?

  
生原律子:有天看到一张山岸会海报,一个非洲儿童穿得破破烂烂,骑着独轮车但看上去很阳光。海报文字“我们为今天而活,而不是明天”,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吧详细记不清了。于是去听了山岸会讲演,之后就……父母发现我动了加入山岸会念头,把我关在家里软禁起来,还冻结了我的存款账户。所以呢我来这里的时候带来的钱很少很少……。(说到这里时,旁边丈夫生原插嘴说“我可不一样啊我,我可是带进来不少……呵呵。”)

  
(对谈后,律子说“去吃饭吧。今晚您是我们村客人,招待吃村饭,只是不知道吃什么,没什么好吃的。”)

  
雪非雪:律子,不锁门吗?

  
生原律子:呵呵……。

  
雪非雪:门上根本没有锁,怎么锁啊?

  
生原律子:呵呵……

  
生原和律子也是再婚夫妇。但是他们看上去十分和睦。“这里的生活没有家务,你们肯定不会有那些因为鸡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夫妇吵架的时候吧?”“呵呵,也有……”他们四目相对,只笑不答。

  
………………………………

  
据介绍,2005年,广州地区出现一个有几家人组成的“懒人部落”,自成一统过起田园生活,引起多家媒体关注。这些成员注入资金都在200万元之上,动机是休闲人生,似乎是患了致富疲惫症之后猛然间顿悟到了幸福真谛。很多人从早到晚打电话欲追随而进。2年前,也有一中国网友到日本华文网页打听山岸会信息,哭着喊着要加入山岸会共产村。这些同胞的共产理念中,不知道与生原夫妇等村人们有否重叠成分。(2008.07)

  
………………………………

  
村庄沿革:

  
说起来,饲养蛋鸡是这个共产村诞生的起源。1953年,山岸巳代藏创立养鸡改良团体“山岸式养鸡普及会”,后简称“山岸会”。 当时的日本,物资匮乏,鸡蛋尚属高级食品,作为民众主食的大米亦供应不足,要靠进口补缺。此时,山岸巳代藏提出“不进口一粒米也能填饱肚子的方法”,此方法很简单,即每一农户根据耕作规模饲养200只左右蛋鸡。该会目标放在摸索扩大蛋产量饲养方法的同时,研究以鸡肥促使水稻增产。他们的目的既非盈利,亦非搞副业,而是使养鸡与水稻增产相互促进,最终带来水稻增产,稻米香甜,实现农家人的生活富足。

  
该山岸式养鸡法不需要技术和经验,工作量低,每日用于养鸡时间不到1小时。鸡粪用于耕地,可节省肥料,免用化肥。根据耕地面积决定养鸡数量,稻壳、米糠、作物根茎等均可作为再生饲料循环使用。蛋肉质地可靠,益于健康。水稻增产及蛋肉市场效益,使得农家经济状况获得改善与提高。如同养鸡与种稻互相谐调一样,他们强调人与人关系的友好相处,相互理解与共同繁荣。这些理念,始终是他们努力追求的目标。

  
具有上述特征的务农方式称作山岸会式农业,也称“动物、植物、人类整体循环农业法”。

  
1956年,山岸会举行首次专题研讨会。1958年,作为主要活动中心地,在三重县伊贺市开拓出春日山实显地,作为山岸主义农业共同体的最早雏形问世,以此奠定下日后发展基础。日语“实显地”一词,可理解为“实践场所”或者“实验场”,强调直接参与式亲自劳作。

  
山岸会是一个全国性组织,在日本广为人知。成员由赞同山岸社会思想的村人构成。村人来自各地乡村及城市。南到九州,北至北海道,以至海外。

  
现在,这种山岸模式村庄,在日本全国各地有32处,此外还有巴西、瑞士、韩国、泰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共38处。各地村庄规模不一,既有几个家庭组成的小村,也有6百余人组成的大村。山岸会的理念是“不需金钱、关系和蔼、幸福快乐的村庄”,创建农村模式的真正符合人类幸福理想的社会。村人财政、经营、生活,三位一体。

  
山岸式村庄以务农为主。育人天地——是他们的农业观与农村观。农业在人类生活中发挥着巨大作用,要搞好农村社会建设,建立与自然相适应的自然农村社会,实现多方面经营,是先决条件。只有农业才能让人更多地了解自己和他人,懂得自然规律,由此确立起正确的世界观。日常生活中,可以最直接感触到土地、风雨、四季变换。这种与自然共生的文化熏陶,对于人的心灵成长极其重要。农村社会是培养人性的最佳场所。这里有山坡、耕地、作物,有新鲜的空气、水、无际绿野。空间宽绰的大自然中,怀着爱情饲养禽畜,播种后欣享顽强生命力赋予的感动。劳动,是这样有欢乐。每一样自家产的食物,都甜美到舌地生津。孩子在这里获得应试教育牢狱的拯救,他们拥有充裕的自由时间和敞亮的心境,做中学,学中成长。身体强壮,不知病痛为何物。丰富的自然人性中生出感知真理的智慧。以行动为本的人,才是真正具有社会性与创造力的人。这样的人,才堪称理想的新人类。山岸村为老后生活提供妥善定位。这里的农业法则为循环式,因此,有许多适合老年人做的工作。因人而异,每人可根据自己的体能技能从事适当的工作。这里有面向65岁以上老年人的“醒老会”,它不同于养老院,不仅是“养老”,而是让老人发挥其余热,使他们在奉献的快乐与充实中老有所终,终有所美,最后寿终正寝,返归自然。

  
很多人对农业报以消极态度。农业疲软的根源在于事农者自身的狭隘,在于眼睛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种闭锁孤立的封建农人意识。相比之下,山岸村的农业观和农村观,光明而乐观。发现了农业的实质与原理之后,他们认为世上再没有任何行业能像农业这样予人以光明、快乐与富足。村人的生活水准,绝不低于其他职业及工薪层。这一点,从全村人均纳税额即可获得证明。农业繁荣的根本,在于每个事农者不靠外在力量的思维方式与实际行动力。

  


  
山岸主义生活丰里实显地农事组合法人运营概况:


  


  
本社:三重县津市高野尾5010

  
设立:1969年6月

  
资本金:5000万日元

  
年商:55亿日元

  
从业员:720名

  
原材料供应:三重县经济联合会 饲料公司及原料商等550家

  
销售途径:全国31家山岸会生活实显地商品供应站以及超市、蛋品批发、肉食市场、食品公司等120家

  
商品项目:畜牧业 、养鸡、农业畜牧业产品加工、农作物生产、林业、环保业、产品销售供应、其他相关部门还包括建筑(金属、木工、电气、设计、设备、机械制造等)、运输、山岸印刷厂、山岸主义学园、后勤福利等。

  
(以上为仅丰里实显地一处产业资料)

  
——————————

  


  


  


  
鸣谢:同胞刘女士及山岸主义实显地各位给予接待的村人。

  
说明:

  
1、资料介绍部分参考了该设施网络并书面资料及老三文章内容。

  
2、资料图片获准引自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公式网页。【2008年8月7日】

  


  


  

 回复[5]: 终于去共产啦 陈某 (2008-08-07 10:24:36)  
 
  

 回复[6]:  雪非雪 (2008-08-07 11:32:01)  
 
  去了去了。看镜子有阵子忽悠得紧,俺就悄悄地进了村儿。

 回复[7]:  夏夏 (2008-08-07 11:51:59)  
 
  此村村长乃一高人也!

 回复[8]:  王者非王 (2008-08-07 12:14:58)  
 
  真有这样的世外桃源?不可思议。

 回复[9]: 雪。请教一下 小草 (2008-08-07 12:27:03)  
 
  与“山岸会”一样的吗?

  
进村就得如数上缴所有财产?见这儿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4-09/30/content_2040984.htm

 回复[10]:  雪非雪 (2008-08-07 12:46:25)  
 
  答小草:是。我参观的是丰里实显地。下面还有稍详细一点的内容,请稍候。谢谢通报信息。

 回复[11]:  待于泥- (2008-08-07 12:59:36)  
 
  中国曾经也有这样的村落,禹作敏的大丘庄,最后毁在记者刘林山手上。

  
雪桑如果感兴趣和日本的对比一下,可以去看<<羊的门>>。

  
不同的人适合不同的社会模式,日本能容许这样一种模式存在,不能不再次叫人为这个国家的自由度叫声好。

  

 回复[12]: 这里也转过几篇文章 陈某 (2008-08-07 13:10:43)  
 
  日本有个“共产主义村”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30006&&kno=004&&no=0003

  
共产主义的“幽灵”在山岸村徘徊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30006&&kno=004&&no=0002

  
日本“共产主义村”探秘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30006&&kno=004&&no=0001

  


  


  
看看那个帖子(200多个回复!),老三同学曾经邀请大家去参观访问,已经是2年前的事了。不过,老三答应的,这个邀请始终有效。什么时候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294

  


  


  
重看那个帖子,顺便发几句感叹。前几天不是还有人说论坛不够热闹吗?看看那个帖子,当时够热闹吧。可是热闹了半天,没有什么结果。时过2年,倒是雪非雪一个人悄悄地进村,照片拍好了,文章出来了,稿费也赚到了。

 回复[13]:  雪非雪 (2008-08-07 21:49:06)  
 
  版主啥意思嘛?搞得我怎么像个投机倒把的似的?

  
待淤泥好,好久没见。谢谢你提供参考,你说的那个《羊的门》我不知道,有机会会留意。实际上我什么主义也不懂,只是把看到的想到的感觉到的记录下来而已。

  
夏夏,村长的采访录也有,一会儿贴上来。

  
王者非王,我想世外桃源世上恐怕没有,因为没有才叫世外,因为没有大家就把稍有点不可思议的姑且称作世外桃源了,呵呵。

  

 回复[14]: 谢谢非雪赐文.班主,什么时候也组织我们东洋镜去共产一番 向宣 (2008-08-14 12:57:19)  
 
  

 回复[15]: 那里不是吆喝了? 陈某 (2008-08-15 11:53:25)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294

  
看来这里的大多数对共产没有兴趣

 回复[16]: 备份一下 雪非雪 (2009-12-15 13:17:40)  
 
  1、(2009-12-03 13:31:29)

  
发现

  
《环境》杂志2009年第5期目录:

  
不需金钱的山岸“共产村” 雪非雪 (40)【本人未曾向该杂志投稿,也未收到任何刊发联络信息】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_disp.cgi?zno=80409&&kno=001&&no=0075&&hfno=0042#HF0042

  


  
2、【世纪图书馆】不需金钱的山岸“共产村”(雪非雪)PDF版 【需付费下载】!

  
http://cnc.redlib.cn:81/html/6258/2009/60653064.htm

  


  
3、《环境》杂志发布的全文(页面无作者名):

  
不需金钱的山岸“共产村”

  


  
发布者:环境杂志 发布时间:2009-6-11 阅读:247次

  


  
开始于1975年的“山岸主义儿童乐园村”活动,每年夏季面向社会开放。学龄前及中小学生可报名参加,“乐园村”分设在不同村落,参加期间,可与村中儿童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玩耍一星期。

  
山岸式村庄以务农为主。育人天地是他们的农业观与农村观。现在,这种山岸模式村庄,在日本全国各地有32处,此外还在巴西、瑞士、韩国、泰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共38处。各地村庄规模不一,既有几个家庭组成的小村,也有600余人组成的大村。山岸会的理念是“建设不需金钱、关系和谐、幸福快乐的村庄”,创建农村模式的真正符合人类幸福理想的社会。

  
山岸以外,一无所知

  
冲永和规,22岁从中央大学法国文学专业退学,加入山岸会,今年59岁。这个嘴唇紧闭不苟言笑的人,在近1小时的时间里讲述了他个人及村庄几十年来的历程。从学生到村人,从单身青年到丈夫,从父亲到外公、祖父。他的名片是“山岸主义生活丰里实显地 国际部冲永和规”,事实上,他是整个山岸主义独立体制中的最高首领。问他是否有过犹豫,是否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他说:“我从未参加过任何社会工作,从未领过叫做工资的1分钱。山岸以外,我一无所知,无以对比。所以谈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山岸不符合我的愿望

  
生原秀幸,1954年生。1990年带领一家五口人全家加入共产村。现在从事村中养猪部的工作。“1岁、3岁、5岁三个小孩,还有我妻子,全家都来了。呵呵。”他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他的入村经历。上世纪80年代,山岸会的育儿教育曾产生广泛影响。生原一家加入这里的契机,就是因为前妻听了山岸会到大阪举行的一场讲演会。生原是工学硕士,此前在松下电器电视液晶开发部门做工程师。辞掉松下工作之后就一直在“山岸会”工作。他提到辞掉松下工作的原因时这样说道:“我绝不是为了领工资而干活。我热爱技术,但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彼此之间像侦探一样相互警戒,着力于探听其他公司做什么等等,都在追求效益,唯恐别人比自己赚钱多,这种竞争很无聊很可笑对不对?大家一起致富一起幸福才好。我觉得没意思,这不符合我的愿望,幸福应该是大家共享的。松下30多年前开始开发一项技术,进行到第5、6年的时候,问用于什么环节,说是自卫队的什么模拟,这太叫人失望了是吧?我要辞职之前,周围同事都表示遗憾,但是到最后临走时,都说生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真幸福,很羡慕。”

  
所有不动产均属共有

  
走下高地,进入平川田间。路边一株垂樱,懒洋洋地开着,披挂花朵无数。长长的枝蔓上粉英串串,抵落田头。一切都这样安静、安祥、静美。

  
路边有一个空间数十平米的简易帐篷,村人正在这里出售菜苗。柿子、茄子、青椒、苦瓜、黄瓜,还有一个塑料桶里几株成一束的各色野花。花100日元一束,旁边放有“今晨采割”的纸签。

  
散落在周围平地田间的民房农舍及各类设施中,最高的、最有形最像样的,都是共产村的财产。雅子指点着她的江山,那是村部,那是高中,那是牧场,那是茶园,那是米仓,那是仓库,那是球场,那是……我们立脚的这个制高点,当然也是村人土地,村中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均属村人共有。

  
巴西来的小时工

  
风光实在好,一时间令人恍惚忘我。参观牛舍时,见有一外籍男人开着小型货车在运送饲料。问雅子这里为什么还有外国人,她说那是外面雇来的小时工,是一位巴西人。她还说村人中也有外国人,这个丰里实显地大家庭中就有不少的外籍村人,其中包括中国籍。介绍我知道这个共产村的同胞朋友L女士,数年前在三重大学留学时,曾到这里的乳制品加工厂打工维持学业,就此与村人结缘,与雅子成为好友。就是因着这层缘分,雅子开始学习汉语,并到北京去留学,住宿在北京一个普通家庭里,体验中国的城市居民生活。

  
次日早8点半,雅子来敲门。来到停车场,见这里整齐停放着成排的各式轿车。我要去开我的车,雅子却走到一台崭新蓝色丰田卡罗拉前边,说:“还是开村里的车吧。您是客人,我们招待。”见是一台新车,我就问新车是否专门为接待客人而用。她说也不一定,正好今天空着,管理配车的人听说是为客人导游,就配了新车。村里有轿车百余台,另外还有几十台包括卡车、吊车、铲车、等等各类建筑农工等工作用车。村人要外出用车时,可事先填写申请表,届时去拿钥匙,到指定停车位提车。所有村人,是一家人,无上下级之分,彼此都是家族,每个人有各自的自然人名字,每个人又都叫“村人”。这里的村人,意可作“家人”解。

  
5岁前同吃同住

  
这日春光明媚,树树新绿盎然。走出客栈,是一条通向村中道路的小径。左边一个日式庭院,青草地上,一株双色桃花正开得好,半树淡粉,半树桃红。对面是两三栋连在一起的四层楼房,中间是树木环绕的小型游乐场,设有滑梯、平衡木、高低杠等等。楼房分别是村中未成年儿童的居所与读书设施。5岁以上儿童要离开父母住进山岸幼年部(相当于社会学前班),起居由与他们同吃同住的村人专门照料。孩子们每周与父母共同生活一天,这一天叫“亲子日”。如果父母希望一直和孩子一起生活,也可以获得认可,村中亦有大人孩子共同起居的小家庭。

  
离开父母之后的孩子,按年龄段分别住进幼年部、初等部、中等部、高等部、大学部,各部设有自己的专用食堂及活动场所。如考入社会上的高校,村中提供部分学费,另外部分要靠自己打工和争取奖学金维持。这里有面向孩子的各种俱乐部和运动场所及器材设施。集体生活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们,性格单纯,群体意识强。

  
这里的教育不像外面那样密集紧张,所以,能通过严格竞争考上好大学的学生为数极少,而村内自设的大学部学历又不为社会承认。孩子长大后,若想到外面谋职,便需要到社会上去重新学习,或者自学参加各类资格考试,以便顺利找到工作。村中成人把每个孩子看成独立的个体,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和愿望去选择自己的道路,绝不将大人愿望强加于他们。对于那些没有通过努力学习到外面谋生愿望的年轻人,村里有足够的工作供他们选择。愿意到社会上去闯闯看看的,可自行出去。在外面走一遭不如意的话,还可以再回来,村庄依旧会接纳他们。

  
http://www.huanjingzazhi.com/article_view.asp?id=328

  
(除去外加小题目之处,其他部分几乎全部引用此帖《桃花源36小时》原文片段编辑而成。——雪非雪)

  
…………

  
【雪非雪注:发现上述未被告知刊载的同名同内容网文后,与08年8月首发本人相关内容文章杂志社联系,杂志社说杂志文章及图片被盗用的官司打不过来,每年能找回几十万元,并提醒说可与《环境》杂志社联系,义务举报。于是给《环境》发去邮件咨询。次日收到回复,如下:】

  
Date: Fri, 4 Dec 2009 08:33:11 +0800

  
From: huanjingzazhi@126.com

  
To: ……snow@hotmail.co.jp

  
Subject: Re:作者联络

  
雪非雪:

  
您好,关于《不需要金钱的“共产村”》一文,是陕西省汉中市一位作者的来稿。

  
由于人力所限,我刊不能对所有来稿审核是否原创。

  
本刊已经声明“文责自负”

  
如果确属该作者盗用你的作品,本刊在此表示歉意。我们很希望今后能与您加强合作,希望能得到您的赐稿和批评指正。

  
编辑部电话为020-87538231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213号二楼

  


  
编辑部 法律事务部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四日

  
--【签名】

  
创刊于1978年,国内最悠久的环境科普期刊。

  
“打造中国环保先锋媒体”

  
————————

  
————————

  
————————

  
此帖图片都不能显示了。。。。。

  
图片链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28614.html

  


  


  


  


  

 回复[17]: 果然不出所料 科长 (2009-12-15 13:07:18)  
 
  >>由于人力所限,我刊不能对所有来稿审核是否原创。

  

 回复[18]:  自带板凳 (2009-12-15 13:17:18)  
 
  〉〉山岸不符合我的愿望

  


  
啥么意思?

  
看了看文章内容,那个人并没有说“山岸不符合我的愿望”,他好像是说“松下不符合我的愿望”,吧……

 回复[19]:  雪非雪 (2009-12-15 14:38:52)  
 
  自带板凳真是优秀读者。

  


  
杂志社说了:“由于人力所限,我刊不能对所有来稿审核是否原创。”

  
并说:本刊已经声明“文责自负”

  
……

  
估计编辑也没好好看。本人文字沦落得真叫惨。

  

 回复[20]:  小木樨花 (2009-12-15 15:01:30)  
 
  多谢雪非雪。

  
原来你写过这样详细的报道阿 太有意思了。

 回复[21]:  雪非雪 (2009-12-15 18:39:48)  
 
  小木樨花,谢谢你的小红花。

  
详细得啰嗦,不好意思。

 回复[22]: 详细才有趣啊---突然想起 小木樨花 (2009-12-15 19:18:12)  
 
  我看第一遍的时候,读到小标题“山岸不符合我的愿望”,就赶紧往下找具体内容,结果没找到。

  
回头就看到板凳的回帖

  
想起以前读过一篇「なんでも見てやろう」的エッセー。

  
自己亲自去看看,真不错

  


  
又想起我老家的邻村有一个全国有名的模范村,经常有记者来采访,有上级来视察,有其他地方领导来参观学习。上次回国就被那个村出身的小学同学拉过去在那个村的村办食堂腐败了一顿……

  
村长是全国人大代表,领导村民们创业致富,企业不搞私有化,但是允许村民有私有财产。在当地很有名气。因为限制村民的耕作内容,规划村民住宅小区时候强行压制了不同意见等,有村民偷偷发牢骚说“村长管头管脚管放屁” 这个村长跟我祖父交情很好,读了雪老师的这个报道,我突然想,下次回国我应该去看看。说不定下次我能找机会采访他。光惦记着跟小学同学腐败没出息

 回复[23]:  雪非雪 (2009-12-15 19:36:58)  
 
  〉〉光惦记着跟小学同学腐败没出息

  
……

  
可能是没出息的,却是实惠的。

  
小花写出来一定耐看,邻村事,人不生地不生。不像我,外村人,外地人,还外国人……除了拿自己不外,什么都外。

 回复[24]: 没有挑刺的意思。就是想打听打听。 深层次 (2009-12-16 01:19:01)  
 
  HOMELESS想申请加入这共产村的话应该被拒绝吧。还有派遣村滞在的大批青壮劳力也不在吸收范围之内吧。

  
另外中国当年弄大食堂的时候,马上许多人就光吃不干,出工不出力。日本的这个人民公社有这种情况么?如果有的话怎么办?驱逐出村?

  
还有就是公社里面的婚配怎么解决?男女比例总不能恰好1比1的。是否男性多的时候女申请者就容易被接收?

  
越是生活紧迫的地方越向往世外桃源,我想这是雪桑文章被国内广泛转载的原因之一吧。

 回复[25]:  雪非雪 (2009-12-16 15:10:09)  
 
  回复深层次。

  
你好,我只能比较浅层次地说说,呵呵。

  
》 HOMELESS想申请加入这共产村的话应该被拒绝吧。

  
去采访时我问题准备不充分,几乎没准备,抱着主贴说的“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做什么?想什么?……为什么?为弄清这挥之不去的一系列这什么那什么”这种表层好奇心,去看了看,问了问。

  
村长谈到过类似问题。说有的人加入时带着债务,村中为其还债。但也有为解决生活问题加入的,所以村长说“现在新成员加入时的相关环节处理谨慎”(4楼 村人访谈)。

  
》还有派遣村滞在的大批青壮劳力也不在吸收范围之内吧。

  
您这句话我没看懂,不知道什么是派遣村。对不起。

  
》另外中国当年弄大食堂的时候,马上许多人就光吃不干,出工不出力。日本的这个人民公社有这种情况么?如果有的话怎么办?驱逐出村?

  
山岸不是慈善性质组织,新成员加入时要先听讲座受培训,首先在思想理念上有所认同才能彼此接受。培训时间好像有3个月(记不太清除了)。

  
我也向雅子提出过村人中有否好吃懒做的人这个问题,她呵呵笑,说“有,有的。都是人,什么样的都有。但是这样做对他(她)自己不好,因为工作是好事,干起活来心情愉悦,而且劳动还有益于健康。这样的村人迟早会明白这样的道理的。”(不一定是原话,大致是这样的意思)

  
》婚配……

  
我理解这个是个人问题,村人的婚恋似不受限制,我接触的几个人都是到村中后重组家庭者。其中一对夫妇各自的前妇、夫都分别转到其他山岸村去了。

  
关于村人性别比例方面的资料我没有看到。所以接不上话。

 回复[26]: 花非花,雾非雾,王非王,雪非雪。你好,我还是深层次。 深层次 (2009-12-16 22:24:27)  
 
  老王还剽窃您ID的创意呢!

  
开个玩笑,多谢详细耐心的回答。

  
派遣村是一帮被裁员的人聚集的地方。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B9%B4%E8%B6%8A%E3%81%97%E6%B4%BE%E9%81%A3%E6%9D%91

  
就我本人来说是非常向往这个共产主义村庄的,刚才下班的途中,经过地下人行横道的时候,看见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纸箱子搭的流浪汉的小窝,感觉跟一口口棺材的差不多,感觉非常凄凉。真想拍拍纸箱的门塞给他们一张张共产村的入场券,指引给他们一条通往光明的康庄大道。

  
但是感觉这是做不到的事,逻辑告诉我如果可行的话早就有人去做了,看看了共产村的历史,成立的时间还不长。好像其中老人大多是带钱来的,年轻人是不要工钱白出力的。这种年轻的企业发展个几十年下来恐怕才能看出是否结构健康。

  
不过如果雪桑有机会能查到他们的收支报告的话,恐怕判断起来会方便很多。

  

 回复[27]:  雪非雪 (2009-12-17 13:26:02)  
 
  

  
看了深层次的链接,才想起“派遣村”不是一个生词,谢谢你。

  
你的跟帖提问,让我再次意识到对这个敏感话题付诸行动之际自己问题意识的浅显。

  
“收支报告”我已不打算查问,如果当初能想到,应该可以看到。据村干部介绍,从纳税额上看,村人平均收入高于普通萨拉莉忙。

  
……

  
》 花非花,雾非雾,王非王,雪非雪……

  
不好意思。。。

  
我的ID是有点花哨,但是几乎无创意成分,基本是实名大半。在这里有坦白交代: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3&&no=001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