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我把玫瑰献给你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1-25 22:34:22 阅读人次:3377 回复数:33)

  

  
电影《涙そうそう》主题歌「涙そうそう」,在电影公映之前就已唱遍日本。夏川里美充溢着冲绳特有的阳光普照哀婉忧伤的歌音,悠扬在耳边激荡在心壁。就在我想着这首歌如果用中文该怎样译换歌名的时候,华文报纸上出现了介绍夏川里美的信息,这里把「涙そうそう」翻译做“泪光闪闪”。

  
“泪光闪闪”——绝妙的对译。关于“涙そうそう”,日语注释为 “「涙(なだ)そうそう」とは、沖縄の方言で「涙がとめどなく流れる、涙ポロポロ」の意味だそうです。”如果平庸直译,该是“泪流不止”。但是,“泪光闪闪”这四个字,不仅译出了原文中“泪流不止”的动感,“闪闪”的叠音还对应了原文“そうそう”的重音节奏。没有“泪流”,何有“泪光”。望着这四个字的歌名翻译,对文字的爱欲瞬间被征服。汉字的排列组合,是这样奥秘深远,思量无穷。玫瑰,现在很多时候成了表示爱慕恭贺感谢的代用物和代用词。对于那位第一次想到选译“泪光闪闪”四个字的译者,我要奉送我的玫瑰。

  


  
我喜欢文字,从不识字的时候开始,就对汉字怀有无限兴趣。很小很小的时候,姥姥养着一只母鸡。母鸡每生一只蛋,姥姥就要把新蛋放进盐水坛里腌起来。为了分辨投放的先后,姥姥就用铅笔在蛋皮上画道道。我觉得好玩儿,也跟着画。姥姥就说“不能乱画,今年开春放的头一个蛋画了一道,现在都下了16个蛋了。”手里的白蛋皮上,画着密密麻麻的黑铅笔道道,我和姥姥头挨头,用小小的手指细数那些画上去的道道是不是16个。很快,我学会了父亲教我的数字。我的第一份文字记录工作,是给姥姥在鸡蛋上写数字。

  
父亲供职机关科室几十年,却一辈子悟不出政治究竟是什么。他陶醉在文字的形体和变换万千的字词奥意之中,退休回家后,依然不可自拔。不做家务,不谈家常,不热心政治。下围棋,写毛笔字,观体育节目看国际新闻。我对文字的好奇和喜爱,来自于父亲这一不悟实政的兴趣熏染。

  
文革期间,每年年底父亲机关要搞一次大规模的灯谜晚会,晚会向职员全体家属开放。对我来说,这个晚会差不多是童年生活中最开心也最实惠的盛大派对。能吃到各种糖果,喝到各种果汁汽水,还有手绢彩气球等等奖品。同时还能在猜中灯谜的时刻获得许多大人的喝彩。灯谜内容总是由父亲负责制作。晚会前几天,他就开始在家里加班作业,把许多灯谜用毛笔誊写在红黄蓝绿的种种彩色纸条上,下面一个小括号中写着“打一城市名”或者“打一字”。比如“夏天穿皮袄(武汉)”、“两个胖子”(合肥)、“大家都笑你(齐齐哈尔)”等等。我站在一边,兴味津津。父亲绝不告诉我谜底,而是在晚会结束后才对我讲解。

  
有一次,他在条幅上写出“好干部”,括号里写上“打一字”的时候,突然惊叫一声“天哪!这还了得?!”。我上前惊看,问“怎么了?”父亲不说话,叫母亲过来看。母亲看了说“这怎么了?不就是猜个字吗?”父亲瞪着眼睛说“怎么了?你看这谜底是个什么字?”母亲思索,我也在自己小学几年里学过的字群中拼命搜索分解组合着。父亲对字谜游戏的乐趣荡然无存,禁不住说出谜底是个“奸”字。那时候,政治风云激涌,再不懂政治的人也被政治着存活。大家都知道“好干部”是江青,谜底是个“奸”字,意味深长到令人住笔心惊。入大学之后买来一本《天安门诗抄》,翻看时才知道里面许多诗段早已读过。父亲的笔记本,我从小就常常偷看,那里面有很多课本上没有的文字信息。

  
还记得第一次知道“嫉妒”一词读音的情景。一天,在父母面前随便说话的时候,无意中想卖弄一下自己的表述文采,就用了这个词,可是我的发音是各丢掉女字旁的“疾户”。惹得父母双双大笑,说“天哪,孩子!那两个字念‘嫉妒’!”母亲心细,过后我在外屋听她对父亲说“这孩子得管了,她肯定是看了那些坏书。”没错,上中学之前,我就把父母东藏西藏的《雾》《雨》《电》和繁体版《红楼梦》等等故事都吞读过了一遍。姥姥熄灯后,我缩在被子里,用手电筒阅读那些被禁忌的人间故事。终于,有一次被姥姥发现,她绝不看重我给她鸡蛋写字帮忙的文化功德,毫不犹豫地去向我父母打小报告说“这孩子净看坏书,你们得管了。”

  
文字是好东西。是人类的财富,更是我的个人幸福之一。自从能够识别使用文字,不仅可以阅读世事万象,还能表达自己一二。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我那些虚度过的光阴,定是更无聊更苍白。感谢造字的祖先,感谢教我识字的人人。然而,那些在记忆力最敏智理解力最单纯的时光里接受的文字教化,后来却经常让我心力排斥。从小学到大学毕业,一天不曾离开文字。其中有很多借助文字勾连成的词汇和文章,却真的不怎么样。“决心书”的空洞。“批判稿”的愚昧。“思想汇报”的虚伪。用这些东西来训练孩子写文章,是对文字的践踏对孩子观念形成的强行塑造。

  
现在,依然喜欢文字。尤其是汉字。喜欢那些简单平易的字词:好。好看。美好。简单。喜欢。感动。感谢。天真。祝愿。尊重。憧憬。忧伤。和平。爱情。文静。平稳。等等……。我希望我的文字使用力求还原文字原有的尊严。那种类似“奸”字带来的触目惊心的震撼,再也不想领略。

  
《涙そうそう》——“泪光闪闪”,译得真好。我的文字是我的玫瑰。我把玫瑰献给你——“泪光闪闪”的译者。(20061019)

  


  





Page: 2 | 1 |

 回复[31]: 欷歔 水双 (2007-01-28 10:02:38)  
 
  沪语叫“唏沥嗦落”。

 回复[32]:  夏雨 (2007-01-28 10:19:40)  
 
  泪珠簌簌好.

 回复[33]:  超女 (2007-01-28 21:17:04)  
 
  小丫头哭滴gang2gang3的。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