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最后的玫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18 15:30:36 阅读人次:3168 回复数:41)

  

  
今年2月的一天,植田女士来我家时带来很多新剪的山茶花。

  
自从认识植田,每次来我家上课,她差不多总是手持四季鲜花。花是她自己院子里正开着的。每年夏季,怀抱粉红玫瑰来到我家时,她就总是要把花的来历说一边,每次都像在对一个第一次见到这种花的人作仔细介绍。一边往花瓶里插着一边解说这种玫瑰花叫Spanish Beauty (西班牙美人),是1927年诞生于西班牙的品种,出品当年曾获得国际玫瑰比赛金奖。因为她出生在1927年,父母购置下这个家园时,便栽种了这个品种。“西班牙美人”属蔓生科,从夏初到盛夏开得枝枝垂花香气满园。

  
这天,她一边往花器中插花,一边抚弄着花枝说“这是这些花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开放机会了。所以我剪了很多给你们。”她的房子连同庭院都已签好了出售合同,6月30日以后就要搬出这个住了近30年的家园,住进将在4月落成的高级老年公寓。公寓在神户六甲山麓,背山望海,风景如画。卖掉父母留下的这套近400平米的院套,购置一套50平米的终生公寓后,所余可以用来交付日后十几年间月额十几万日元的物业杂费。办这些买卖手续时,她兴致勃勃,很有一层走向新生活的激情和憧憬。现在,这些需要付钱按印章的事就绪之后,她便开始陷入一些细枝末节的折磨。

  


  
“昨天我去爸爸妈妈墓地了。”她说,她看着插好的山茶花对我说。我问“是您父母的忌日吗?”她说“不是的。我去给妈妈送了一些山茶花。这花树是妈妈年轻的时候栽下的,可是明年就不能再开了。……也不知道什么人住进那个院子。听不动产的人说我家这个院子要建成三栋房分别卖给三户人家……”

  
植田平时总是很乐观开朗,这时却显得格外忧伤。她说越来越后悔不曾对父母尽过任何孝心,直到父母离去都一直与他们生活在一起,自己没结婚,总是让父母照顾着,把孩子这一身份直做到了父母离世。

  
临走时,她对我说“‘西班牙美人’每年5月25号左右开,我6月30号离开那个院子,我会把最后开放的玫瑰花送给你很多。”听她这样说着,我的眼前就浮现出她怀抱盛开的‘西班牙美人’走向父母墓地的身影。春天永远是无尽的季节重复,可是属于她的玫瑰花的却只有一次了。人生真是禁不住这样一时一事的推敲,一旦近看细想,就会生出渊沉的忧伤。越是美丽温馨过的,就越是对你折磨起来不留情。

  


  
(植田家最后的玫瑰)

  
今年6月的一天,植田打电话叫我去取玫瑰花。她剪了几十枝各色玫瑰花放在水桶中,为延长玫瑰开放的时间,里面加放了很多冰块。我抱着这些玫瑰要走出她的门时,她站在堆满纸箱的门厅中,说“雪小姐,你能听我再说几句话吗?对不起,耽误你的时间。”

  
我说“当然可以呀。您说。”

  
她指着身后的楼梯,说“你看,就是这个楼梯,这几个月我自己把上面的东西都搬下来,唉呀,每次上下走的时候都觉得腰疼腿疼。70多岁的人了,腿脚眼睛都不好。我一边扶着扶手走就想起来妈妈总是说她上下楼的时候腰疼,可是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她腰疼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住在楼上,要出门的时候总是走到楼下才想起来忘了东西,我就喊妈妈上去给我取。我就站在这里等,看她扶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下走,我从来不肯迎她半步……”

  
我与植田非亲非故,却被她的感伤感伤着。小时候,姥姥在院子里栽着一丛丁香树,从我一生出来,春天的家屋里屋外日夜香气四溢。姥姥去世后,丁香树也砍掉了。一家人,没有一个人为留住丁香多说一句话,也没谁想过丁香和它的主人有什么关联。可是,当我有了自己的空间可以栽种点什么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选来了两盆丁香。一盆是中国品种,开放大朵的紫花;一盆是欧洲品种,属迷你型,花瓣碎小密集,香气凝重。

  
姥姥的躯体早已化为泥土。她的丁香,成了我自己心灵园地里的嫁接。或许,人世间许许多多的凡俗事物,都像我的丁香情结一样,多多少少隐含着些许有个人意义的旧故事。感伤是一种不宜于倾述给他人的内心感觉。然而,人们往往会在细微的自我感伤中不知不觉地一步步接近灵魂深处。(20061118)

  


  


  


  


  





Page: 2 | 1 |

 回复[31]: 换换味儿吧 游人 (2006-11-18 22:09:21)  
 
  本来好好的薰衣草草香,什么时候变成了膻臭?

  
不喜欢不喜欢。

  
雪姐送了薰衣草,俺再送个别的: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06-11-18 22:24:17)  
 
  陈某:关键词输入错误,应该是搜索“ニュージーランドラム”

 回复[33]:  taya (2006-11-18 23:17:50)  
 
  我不喜欢那膻味。今天晚上的晚餐真香,我快成自恋狂了~~

 回复[34]:  taya (2006-11-18 23:23:31)  
 
  对呀,不好意思,把姐姐漂亮的花弄臭了,道歉ING~

 回复[35]:  唐辛子 (2006-11-20 11:58:10)  
 
  游人:31楼的花拍得真漂亮!原来它叫“走马春花”啊。

 回复[36]:  游人 (2006-11-20 21:44:56)  
 
  唐辛子:这是リアトリス(キリンギク)麒麟菊

  
几个月前从网上的朋友们那里知道的:

  
http://plaza.rakuten.co.jp/qiqiyo/diary/200607270003/#comment

  


  
“走马看花”只是俺的记号之一。

 回复[37]:  唐辛子 (2006-11-21 09:20:51)  
 
  晕,原来是"走马看花",我还以为是"走马春花",心里还想:这花原来有这么个名字,CC~ 这花常见,却无论如何没法和"菊"联系在一起,原来就叫"麒麟菊",唉!

 回复[38]: 游人 辛子 雪非雪 (2006-11-21 09:32:50)  
 
  谢谢你们的留言。让我知道了游人花的身世,那天刚贴上来就开始找,没找到。一点线索没有。这下长见识了 谢谢

  
一般名 リアトリス

  
商品名 リアトリス

  
学名 Liatris spicata

  
別名 キリンギク(麒麟菊)

  
科名 キク科

  
原産地 北米

  
植物分類 多年草 (宿根草)

  
常緑·落葉 落葉

  
草丈 60~150cm

  
広がり 45~cm

  
耐寒温度 -10 ℃

  
耐暑性 普通

  
耐雨性 弱い

  
日照 屋外の日当たりの良い場所から半日陰

  
土質 水はけが良く、保水性のある土を好む

  
利用方法 花壇、鉢植

  


  
中文名: 蛇鞭菊

  
别名: 麒麟菊、马尾花、舌根菊

  
科属名: 蛇鞭菊属

  
拉丁学名: Liatris spicata

  
性状: 多年生草本 

  
株高: 高50-100厘米 

  
花期: 夏(6-8月) 

  
耐寒性: 耐寒(- 5℃以上) 

  
耐阴性: 阳性 

  
原产北美

  
形态特征:多年生草本,又称麒麟菊,马尾花,舌根菊。株形锥状。株高约1m。基生叶线形,长达30cm。叶色绿。黄头状花序排列成密穗状,长60cm,淡紫红色。花期7-8月。

  
习性:喜阳光充足的环境,耐寒,要求土壤疏松、肥沃、湿润。生性强健。

  

 回复[39]: 今天又读了一遍 少年行 (2006-11-21 10:07:28)  
 
  有些伤感,花和庭院和女主人总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有时侯只是那一缕花香就能覆盖很多过往的岁月.真想看看这玫瑰,植田老人去了老人院后还能跟你学中文吗?

 回复[40]: 谢谢雪姐。。。 游人 (2006-11-21 12:37:24)  
 
  在朝花夕拾里的留言。

  
不幸给乐天变了样,雪姐想说的是???的花?

  

 回复[41]: 游人 雪非雪 (2006-11-21 17:04:51)  
 
  回复40-----想说的是???的花?

  
-----是问的什么呢?我脑袋今天死机了······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