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游人 >> 人在旅途
字体∶
我的UDON情结

游人 (发表日期:2007-01-17 19:13:32 阅读人次:3634 回复数:42)

  在上海过完新年假期,回日本的全日空航班上,看见可供选择的录像里有《UDON》,这是一部日本片,说的是一个在纽约没能实现美好梦想的喜剧演员Yousuke垂头丧气地回到故乡讃岐,不想却在这个除了乌冬面以外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在乌冬面里找到自己的梦。尽管剧情比较老套,但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美国片而选了日本片。电影好看不好看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这部电影拍的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香川县的事儿,说的又是我最爱的日本面食-乌冬。荧光屏上,飞机载着Yousuke从纽约飞到了日本,接下来的镜头切换:濑户内海,空港巴士,濑户大桥,濑户大桥纪念公园,虽然只是几秒钟一闪而过,却让我已开始就喜欢上了这部电影:呆会儿我下飞机也要这样辗转三四个小时的啊。接下来,更多熟悉的乌冬店的镜头,熟悉的乌冬面的镜头,让我还没有到香川的家,却已经饱尝到了乌冬的好味道。

  
回想起来第一次吃乌冬面也是在日本,除了粗粗的面条外,没有留下更多的印象。可接下来的几个月,却让我和乌冬面结下了不解之缘。离学校骑车大约半小时的地方,有一家叫“得得”的乌冬店连锁店,我一个礼拜有4个晚上在那里洗碗。“得得”的最大卖点是“得”,所谓有“得”,划算的就是:这里一碗面里不管是要一盘,还是两盘,还是三盘面,价钱都是一个样。所以,尽管味道一般,却很受男子汉大丈夫们的喜爱。我在那里总有洗不完的碗,而且特别多的就是放三盘面的大腕:直径一尺,空碗一手拿都觉得沉沉的,这哪里是碗啊?叫钵头也不过分!我就不停地把吃完收进来的“钵头”放在洗洁精水里泡一会儿,然后一个个排放在洗碗机架子上,放满了就拉下罩子,开动洗碗机,让它工作我歇口气。不一会儿“嘀嘀”声响了,我又得马上拉开罩子,把一只只洗干净了的烫烫的“钵头”卸下来,叠好,搬去煮面锅那边的架子上。店里的老员工一下子可以搬十来个的一大叠,而我顶多五个一叠,这么重,万一敲掉可赔不起啊。在日本饮食店打工,好像超过4小时就有免费吃饭的惯例,我在“得得”洗碗,也是有得吃的,不过只有一碗乌冬面,和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白米饭。于是,那段日子,我一个礼拜有四个晚上都吃面,吃得我白白胖胖,难怪后来回上海时亲戚朋友看见我,都说我气色蛮好,蛮健康的。我们吃的那碗乌冬面里只有一盘面,老实说我对粗粗的乌冬面本来不大感兴趣,当然也不懂面的好坏。和大凡的连锁店一样,“得得”的面不是从头开始在店里做的,尽管招牌上写的是“手打乌冬”,我从来没见过店长和过面,只看见店长从送来的纸箱里拿出半成品-已经和好,被切成长方形的面饼,慢慢送入切面机,那头一排面条出来,就可以放进大锅里煮了。其实,面上的浇头才是我关心的。比起头花样繁多的上海的面交头来说,“得得”的浇头显得简单多了:几片肉片,或者是一条大虾天妇罗,或者是一块薄薄的豆腐皮,或者只是一堆看不见一点固体的黄浆糊-咖喱。但是每天是什么,预先是不知道的,每天都是带着一份小小的期待去上班的:但愿今天是大虾天妇罗!千万不要是咖喱!现在想来,虽然那段时间吃了那么多的乌冬面,其实我还没有吃出乌冬真正的精髓呢!

  
毕业后,我搬到了香川县。最初,我并不知道讃岐乌冬是这里最有名的特产,也不知道在这个日本最小的县里,有比便利店还多的乌冬面店。只知道在这里几乎看不到“得得”连锁店的踪影。后来慢慢发现,周围有不少外观很不起眼但味道很好的乌冬店,不少喜欢乌冬的朋友,不少中午不吃送上门的便当饭盒,情愿开车出去吃乌冬的同事,更有不远万里来到此地,仅被请吃了几百日元的乌冬就感激万分的客人。渐渐地,耳闻目睹,我对讃岐乌冬也知道得更多了。讃岐乌冬面本身的原料说起来很简单,小麦粉,水和盐,就这三样。可是,多少面粉加多少水多少盐就有讲究了,据说经验丰富的制面高手是根据当天的温度和湿度来微调配方的。和好的面团要放在袋子里用脚踩上百次,然后再团成团,再放回袋子里,再踩,这样几次重复,直到踩出韧劲儿来。踩好的面团还要根据室温,气候的不同,悻1到3小时后,才能拿出来擀面,切面。切好的面要立即散入大锅沸水里煮十分钟左右,出了锅的面要立即用冷水洗,这样出来的面才会软而不烂,既有弹性又滑爽。讃岐乌冬的好味道除了制面的讲究,还讲究汤料。一般日本面的汤料都是用昆布和鲣鱼干的刨花熬成的,讃岐乌冬的汤料里除了这两样以外,还要加一种叫イリコ的小鱼干,全日本最美味的イリコ就出产在香川县的一个叫伊吹岛的小岛上,小岛环岛一周不过5.5公里,人口不过千人,但到了イリコ渔汛的夏天(六月-九月),整个小岛就弥漫着干燥イリコ的鱼香。知到了这些,当然也就知道了为什么在香川几乎找不到“得得”乌冬店了。

  
那么怎么找乌冬店呢?影片《UDON》里有这样一句台词:“找烟囱!”其实这句话只说对了三分之一。那些制面所每天不停地煮乌冬面才会出来大量的蒸汽,才需要有烟囱,大多数小店就不用树起高高的烟囱来排蒸汽了。其实,在香川县,开车到哪里都会看见“乌冬”的牌子,根本不用费心去找。讃岐乌冬店大凡可以分成:「普通店」,「自我服务店」,「制面所附属店」三种。

  
「普通店」就是客人进店坐下,服务员拿来菜单,菜单比较丰富多彩,除了面,还有饭和面的套餐等等,客人点好就坐在那里等服务员捧东西过来。前面所说的“得得”就是这种类型的,这日本全国各地的乌冬店也没什么不同。使用的乌冬面有的是自家制的,也有的是从别的制面所买来的。如果是自家制的话,店内还有做乌冬面的风景可供欣赏。考究一点的,门口还有各种菜单的仿真样品陈列在玻璃橱窗里。这种店相对来说就比较贵一点了,不过在香川好像是越来越少了。

  
这里越来越多的是「自我服务店」。大多是客人进了店门就自己报要大中小的量,店家就会给一个盛着相应量的乌冬面的碗,客人喜欢吃烫的就自己在开水里烫一下面,然后浇上热的汤汁;喜欢吃凉的就不用烫,浇上冷汤汁;喜欢吃温的就不用烫,浇上热的汤汁。然后根据个人爱好,加上姜末,葱花。接下来,有各色天妇罗,杂煮,寿司,紫菜饭团等可以自由选取。最后才来总算帐,付了钱自己端着一盘东西找桌子坐下,吃完还得把餐具返还。我去得最多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店,特别欣赏那里一盘盘排在那里的天妇罗,既美味又营养。

  
「制面所附属店」的最大的客人不是普通食客而是那些超市,工厂学校的食堂,还有别的乌冬店,所以从外表上不大像个店,所以就出了《UDON》里的那句“找烟囱”。这种店从一大早开始营业的好象比较多,不过打烊也早,当天的货卖完就关门。菜单就很简单了,有的甚至只有单单的酱油乌冬。据说那些乌冬的吃客就专门挑这种店去吃,最近几年电视里也常常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介绍这种坐落在山喀喇,或者在田边的很不起眼的乌冬店。有一次,我们又看见电视里在介绍一家这样的店。一半是好玩,一半是为了试试新买的车,便开车近一个小时去了。没想到还没有到那里,就看见路边停着不少车,到了那里一看,更是吃惊:居然有一条长队从远远的房子那边一直排到了桥上!问一下队伍最末的那位,果然就是吃乌冬的队伍!不想排队吧,可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已经中午了,不在这儿吃上哪儿去吃啊,只好也加入了长队耐心地等。没想到一等就是一个半小时!也不知道是好吃还是难吃,只记得是捧着那碗浇了酱油的乌冬,呼噜噜地一下子,还没有把凳子坐热,就站起来走人啦,因为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那!

  


  
最近,因为《UDON》的上映,讃岐乌冬在各种媒体上曝光的频率似乎高了起来。不知道是《UDON》里先有了那个把讃岐乌冬介绍给东京和日本全国的“面通团”,还是现实生活中先有了“面通团”,现在网上也出现了“面通团”的公式网页。所谓“面通团”就是对面很懂经的人的集团,相对于这个公式网页,网上还活跃着各种关于讃岐乌冬的民间网页,只要你有时间找,各种情报应有尽有:乌冬店的店名,地址,电话,特色菜单,价格等详细情况不说,还配上了地图和照片,给从未来过香川的人们带来了不少方便。热心的乌冬“粉丝”们不厌其烦写下自己的吃乌冬感想,还根据味道,服务,环境等一一打分,哪一家排名第一,一目了然。这让我这个在香川住了多年的人看来似乎有点多余,而且分数也不一定公平。俗话说众口难调,讃岐乌冬各家店个性比较强,要打分数列排行榜还真不容易,但对外县人来说,或许有了分数的话就比较放心,不容易跑错店,留下遗憾吧。

  
现在,无论去香川的哪一个乌冬店,门口常会发现外县车牌;在乌冬店里排队,会碰到不知道如何叫自己想要的面的客人;坐在那里吃乌冬,桌对面的客人会突然问你这个店是不是有名店;......这些小小的细节都在告诉我:讃岐乌冬人气越来越旺了!让我这个生活在香川的异乡人也心里觉得美滋滋的。虽说周末常去的那家「自我服务店」的队伍比以前长了一倍有余,但我比以前更喜欢去那里了,因为我喜欢的大虾,还有穴子(中文名叫星鳗,样子像鳗鱼不过要小一点的鱼)的天妇罗比以前更好吃了。为什么呢?刚炸出来的天妇罗还没有等到变凉,已经全都卖完啦,所以挑到我碗里的永远是外衣松脆,里面的鱼虾鲜嫩可口的。当然,乌冬还是那么滑爽有弹性,面汁还是那么鲜香......

  





Page: 2 | 1 |

 回复[31]: 陈斑竹 游人 (2007-01-23 14:14:44)  
 
  公差哪里有这么舒服的?

  
上海有什么事能帮得上的吗?

  

 回复[32]: 游人,没有什么事 陈某 (2007-01-23 14:19:32)  
 
  吃过了,玩过了,哈哈

 回复[33]: 没有吃,没有玩的地方 游人 (2007-01-24 15:06:26)  
 
  现在不去也罢

  
http://plaza.rakuten.co.jp/qiqiyo/diary/200701240001/

  
但多少年前,俺就是从这里飞的日本。

 回复[34]:  游人 (2007-01-25 13:22:46)  
 
  今天早上上班路上拍的上海风景

  

 回复[35]: 上海的早晨 游人 (2007-01-29 12:49:13)  
 
  

  

 回复[36]:  陈梅林 (2007-01-29 14:29:19)  
 
  游人在上海上班?草头豆苗好吃吧.

 回复[37]: 陈姐,我已经回来了。 游人 (2007-01-29 14:58:29)  
 
  先替我未来的小孩谢谢陈姐。

  
上周四拍的照片,很冷的天,好久没见下霜了。

  
在店里吃过一次酒香草头,ひさしぶり,好吃得忘了拍照。

 回复[38]: 与大家分享 游人 (2007-07-13 23:17:05)  
 
  朋友寄来了中元礼物:さぬきうどん!

  


  


  


  
http://plaza.rakuten.co.jp/qiqiyo/diary/200707130000/

 回复[39]:  雪非雪 (2007-07-13 23:17:00)  
 
  游人,分一根行吗?

 回复[40]: 当然可以啦 游人 (2007-07-13 23:24:40)  
 
  

  

 回复[41]:  蛇 (2007-07-13 23:25:47)  
 
  真是馋死人不偿命阿~~~

 回复[42]:  游人 (2007-07-13 23:31:53)  
 
  不知道蛇也喜欢乌冬,抱歉,今天的都分光了,明天再来吧,还有六盒呢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人在旅途
    爬大雪溪 
    雪中白川郷 
    尾瀬の秋 道と霞 
    心が奪われる紀伊の海 
    周末爬山报告 = 车山高原 
    WHO KILLED HER? 
    《冬天 到海边走走》 
    ICE 
    登山 
    玩具 
    春天来了!-曾我梅林观梅记 
    穿红鞋的小姑娘 
    七上八下 “游”汤瀑 
    雪山遇险 (之三) 
    雪山遇险 (之二) 
    雪山遇险 (之一) 
    我的UDON情结 
    岁末老旅馆一宿 
    野营 
    咖啡飘香的小屋 
    森林 筷子 榻榻米 
    四季折折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