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8-07-16 23:33:56 阅读人次:6933 回复数:33)

   中国人杨逸获得日本文学界的芥川奖算是多灾多难的2008年中国人社会的一个比较大的喜讯吧,直率简短地说说我的个人感想。

  
今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中国经历了很多大事情,还实现了中日两国的高层互访,北京奥运已经进入倒数计时时期,日本社会的这个芥川奖虽说是纯文学的事情,但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政治目的(或者说社会目的的)。

  
正如评委的客观评论,我没有觉得这个小说写的非常非常的出色,无论是情节构思还是文学性。也许作者自己或熟人是有一定的6:4经历的,在日本读者眼中看来有一定的深度和新鲜感,包括不是母语的残存的不完善的同时又具有一种表达的新鲜感,但是在文学的实力持续性上,新鲜感并不能成为长久之计,相信这样看似正面的评价作者不会就此让自己的日语止步不前。

  
换一种说法,那样的题材从同国人读者的我的眼中,并不觉得她写出了文学性或社会性上的深度,那个《わんちゃん》倒是不错的角度,只是没有更成熟的构思和提炼,所以上次芥川奖落选中有评委说共鸣度还不够是很中肯的,至于过渡拘泥完美无缺的日语云云,我个人认为那倒不是主要的着眼点了,毕竟作者的经历已经不是犯低级日语错误的水准,经历了《わんちゃん》落选后的本次的作品我也相信《时が渗む朝》在日语写作上是更成熟的,但特殊的时期日本把这个奖首次给了外国人,而且是中国人,怎么都有点说不出的异样感。

  
另外,中文媒体的报道很搞笑,在介绍她的得奖作时只字不提天安门事件,只说是留学日本的中国年轻的理想和现实的挫折云云,其实,她那个题材也不能说十分差劲,作者虽然说这个作品不带有任何政治意图,但题材本身因为中国的至今的不透明,所以在日本以及西方很多国家都是有一定的吸引眼球的初始效应的,就是作者没有再往深处写,比如现在很多人在经济发展面前反而批评追求民主的当年的那些人,金钱收买下的人心物欲完全取代和风化的人对精神自由的追求。

  
其次,说到底大背景是不是真的有必要采用天安门事件我也心存疑问,作者的初衷也许不一定是我们的小人之心,但客观上难以回避有点在海外哗众取宠追风的嫌疑,那还不如选择更平淡的如《ワンちゃん》那种中日婚姻题材更朴实更文学,也更能发掘人性,她写这样的政治事件题材的作品获奖,除非今后完全脱出那个圈子,否则作为作家是没法继续成功,甚至无法继续笔耕的。

  
说了这么多严厉的评语,不管怎么说,得奖的意义当然还是很大的,至少在日本的华人社会中的正面效果很大,至少我认为在日华人能给日本社会有点正面的新闻震动一下,总比整天报道犯罪偷渡要好。杨逸在获奖后的记者会见时说,今后要写自己到的真实的日本等等,我们大家期待她的更好地超越自己的新作吧。

  
——东京博士 2008年7月16日





Page: 2 | 1 |

 回复[31]:  东京博士 (2013-03-11 14:50:40)  
 
  回夏雨,看到30楼,其实我跟你的观点没有大的区别。

  
“给她奖的文学界人士是日本持左翼观点的人”,补充,甚至右翼都故意弃权了,所以5年前那样的美好机会,是不可能再有了。

 回复[32]: 情意结而已 四海为家 (2013-03-11 18:28:50)  
 
  那年的委员长高树伸子是安保全共斗=团块世代的作家,莫名其妙地在八九六四题材上找到了共鸣,这是一场误会,哈哈,只能有一次的误会,别的人就别守株待兔了。

  
团块世代都有左翼倾向,可他们和天安门的孩子不一样,中共也和安保世代的日本政府不一样,这哪儿跟哪儿呀,高树大妈的委员长肯定没下次了。

 回复[33]:  夏雨 (2013-03-11 22:23:19)  
 
  四海兄说得对!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