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3回望故土
字体∶
 奴才就奴才

老三 (发表日期:2007-02-02 13:53:13 阅读人次:5338 回复数:61)

    奴才一词的确充满着贬义,把这个词用在谁的身上他都会充满愤怒。这不,有人出来说了:“是谁在作贱我们的人民?”,“你想做奴才你自己去做,我们不是。”“说别人是奴才的人,自己一定是做过奴才或正在做奴才。”

  
我不想从逻辑上来阐述这种推理的是否正确,那的确太浪费时间,我只想说明其实我从没有要把奴才一词加在哪个具体的人身上,只要具备小学毕业水平,能把那篇文章从头至尾看完,就不会把奴才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实际上我们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也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很平和地看待那篇文章,并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的自信心和认识的深邃,的确让我看到中国人中的大多数不再是奴才,最起码在日的华人中的大多数不是的,他们没有义和团意识,不再睁着眼睛说瞎话。

  
《生就奴才命的中国人》这篇文章里,只是用我们人人都知道的事件,来诠释一种忍声吞气的具体现象。试想一下,那里面的任何一个事件,如果发生在民主国家,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相信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难回答。我们生活在日本多年,我们经常看到为一句话的不恰当,大臣也不得不辞职;为一堆废弃的垃圾,企业领导不得不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周围民众损失;为了几个学生拉肚子,一个垄断全国同行业60%左右销售额的乳制品老大,一夜之间面临破产倒闭------这是谁的力量?这是民主的力量,是民众的力量,民众觉醒了,政党也得听大家的。

  
政府是有民众调教出来的,有几流的民众就有几流的政府。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任何政府制定出的政策都有失误。在这里我们可以经常看到:议会中的大声争论,报纸上对政府的铺天盖地的指责,民间团体对政府的各种各样的抗议。可我们除了会歌功颂德、唱赞美歌以外还会干什么?

  
在一个民主法制走上正轨的社会里,人是有说话和做事的权利的。你受愚弄而自忍,你受欺凌而不说,那能抱怨谁?因此中国腐败之今日局面,责任不在政府,也不在政党,的确是在民众。

  
再回过头来说那奴才。其实奴才也不是人人就能做的,列宁不是说过吗(陈兄借来了),“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革命家。不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过着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生活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地赞赏美妙的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这个定义很明确地把奴才和不是奴才区别开来,以现代人的文化标准是很容易看得明白的了。所以奴才总是要对好心的主子感激不尽、要不断的歌功颂德的,要争着眼睛说假话,要昧着良心做人的。是不是奴才,对着镜子照一照、按着胸口问一问,就很明白。是不是奴才,用不着大喊大叫地说:“我不是,你才是。”谁是谁不是,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

  
有人想拿《角斗士》这部电影来说明奴才的处境,无疑是幼儿园的学生在讲故事,免不了颠三倒四,讲述不清的。那黑压压的一大片里面有没有奴才还真无法说,不过,我还是敬佩能站在高处向那些奴隶们高喊的那个人,(不知是否真有)因为以当时那些奴隶的地位和学识,他们很难认识到自己的地位和前途,他们的确需要有人来提醒和引导。在那样的环境下,那个能高声呼喊的人不仅冒着被奴隶主杀头的危险,也冒着被奴才们谩骂的可能:“我们过的美美的,你叫喊个啥,我们就要这样活着,你滚一边去。”所以我很敬佩那个人,这个人不仅不猥琐,反而很伟大和了不起。回看过去,正是这些人推动了历史的前进。

  
如果我们还在国内,还在那个环境里,那么我们只能“小鸡长大了变成羊”地活着,我们只有相信资本主义国家的人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活得扬眉吐气。可我们现在出来了,看到了生活的真实样子,我们有没有责任和义务把我们看到的告诉给我们的同胞,让他们也去了解真正的活着,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中国,是我祖祖辈辈生息的地方,我三十年的汗水也撒在那里,那里是我的家园,我很热爱那里,我批评她指责她从来没有一点恶意,我只是希望她能更好一些。刚来日本的时候,我曾在工厂和一群老太太在一起打工,他们都是生活在日本最下层的劳动人民,可他们的便当盒里,顿顿有肉有鱼有虾,饭后有水果,休息时有点心,为此我曾经暗暗地流过眼泪。我来自农村,我知道那里有很多人一辈子也不知渔虾的滋味,我真的很悲哀。我希望他们有一天也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社会到了这个时代,做奴才不做奴才,的确已成了个人的私事,你认为那样活着畅快,那是你的活法,外人的确不能干涉,人吗,毕竟修养、素质、追求不同。可这种姿势一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那就必须该被猛喝一声的。你可以把你的耳朵堵住不听,眼睛闭上不看,但是,还在那里坐井观天,夜郎自大,那是很搞笑的。

  
文章是有内容的,理解是要水平的,做人是要讲德性的。在对一篇文章进行评述时,首先要把内容搞明白,内容都没有搞明白,就在那里大喊大叫,的确不够素质。如果再把对一篇文章的不满,转变成对作者的人身攻击,把平和时期的被人的信任语言,拿去做为反正在那里发泄,那就不仅是水平的不高,简直是人品的低下了。这种人不要说和他讲清道理,就是看那帖子也感觉浪费时间,只有让他在那里自娱自乐,坐井观天了。

  
写着写着火气不请自来。忘记那位人士说过:“中国人是最易动怒的动物”,想想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假。今年暖冬,电视报纸天天都在说反常。自然界都来反常,人类社会还不一样!在这种反常的状态下,我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只是希望不说则罢,没有逼迫,要说就好好说,从丹田出声,从内心发话,在这里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要自欺欺人、废话连篇,误认误己。

  





Page: 3 | 2 | 1 |

 回复[1]: 大姐,我说两句 阮翔 (2007-02-02 14:17:57)  
 
  我一般不向人解释什么。

  
不过今天说两句。

  
我那个贴子完全不是针对您前面的贴子,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读过您的那个贴子。

  
我这个作文完全和你们前一阵吵奴才的事情没有关系。只是上次要写专栏文章,想不起什么题目,忽然想到这里到处在说奴才,就以此题目写的。

  
言尽于此。您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

  
至于您说我的这些话,我都收下。您可以看不起我,骂我,该解释得我也解释一下。

  
其它的就算了。

  
------------

  
您的火气真大。

 回复[2]:  江郎 (2007-02-02 14:25:34)  
 
  桀骜

  
不过楼主好像确实有误会…。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家是不是都闹糊涂了?组织个“奴才”研讨会整理一下各自的思路怎么样?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7-02-02 14:34:53)  
 
  老三好文。

  
只有看过不少镜子上的各类文章的人才知道这篇文章之必要性。沉默的人不一定都是糊涂虫,但是糊涂虫不一定都沉默,不沉默的也不一定都是真正的糊涂虫。

 回复[4]: 专制独裁,遍地奴才;自由民主,人人自主! 宇俊之 (2007-02-02 14:36:10)  
 
  

 回复[5]: 又是烽火连天 陈某 (2007-02-02 15:09:33)  
 
  出去转了一圈。又是烽火连天。

  
我觉得,最早引起讨论的主要问题是,中国有没有奴才?

  
问题要一个一个讨论。有,还是没有,我只要一个简单的答案。至于有多少,谁是,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7-02-02 15:11:55)  
 
  肉是有很多的,但不一定非要红烧。

 回复[7]: 老三好文! 邓星 (2007-02-02 15:17:05)  
 
  不知道前面的什么,也没兴趣。不过,老三的文章好!

  
答5楼斑竹,中国有奴才。

 回复[8]: 忍不住再说几句 陈某 (2007-02-02 15:20:37)  
 
  这里的讨论,往往会陷入这样的状态。譬如刘大卫跑出来说,中国现在繁荣娼盛不禁不行。那么,你如果要反驳刘大卫,你首先得拿事实来证明中国现在没有娼妓。是不是?如果证明了这一点,那么也就证明刘大卫是胡说八道了。

  
可是,非常遗憾,有的朋友的惯用手法就是,不是去看看中国究竟有没有娼妓,不是去讨论究竟要不要整顿。而是先指责刘大卫,你自己就没看过黄色照片吗?你自己就不去新宿玩女人吗?如此等等。

  
不过也难怪,刘大卫同学有贩卖假文凭的前科,说话的可信度比较差。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7-02-02 15:24:18)  
 
  斑竹搞错了人物和事件,那是我上次揭露自己在国内卖房时,用千元贿赂我党获得万元利益的例子后批评国内社会风气的“遭遇”。

 回复[10]: 老三息怒 陈某 (2007-02-02 15:34:34)  
 
  1楼阮翔同学的解释是可信的。

  
在网上,还是要对事不对人,针对观点讨论。

  
其实,我在老三和阮翔的文章后面都说过不同的看法。我正在炮制《奴才论》呢,呵呵,我不敢写下去啦。

  
楼上的东博,你没看到我是“譬如”吗?

 回复[11]: 买假文凭也要批判奴才。 刘大卫 (2007-02-02 15:54:36)  
 
  呵呵呵。

  
我只是买而已,没有贩卖。

  
不要任意放大我的业务范围,嘿嘿。

 回复[12]: 按照伟大导师列宁的标准 刘大卫 (2007-02-02 18:11:45)  
 
  “津津乐道地赞赏美妙的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

  
当然有奴才。

  
但是,按照阮翔的逻辑,“只有奴才的眼里才有奴才”,这样说起来,我的眼里有奴才,

  
我也是个奴才……??怎么这么别扭呢?这叫什么逻辑?

  
因为我的眼里有奴才,所以我也是奴才……

  
那么我的眼里有英雄,我也是英雄吗?我的眼里有小偷,我是不是小偷呢?

  
我的眼里有亿万富翁,但愿我也是个亿万富翁,阿门!

  
如果我因此能成为亿万富翁,我至少分给阮博士1万!

  


  
可是我不是列宁说的那种人,我又不是奴才了。

  
那我到底是不是奴才呢?

  
还是按照列宁的定义好了,阮博士的逻辑毕竟有问题。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7-02-02 18:17:28)  
 
  回陈某:你那个是フィクション,我的是じつわ,跟卖假文凭不沾边的。

 回复[14]:  雪非雪 (2007-02-02 18:31:12)  
 
  老三,你好。

  
杂志出炉了吗?

 回复[15]: 大卫同学 阮翔 (2007-02-02 20:04:43)  
 
  我只所以一直不会贴,是因为我不希望误解加深下去。您老就不要上窜下跳了。

  
"只有奴才的眼里才有奴才"->"我的眼里有英雄,我也是英雄吗?"

  
这种推论不光是逻辑问题,我觉得你初中数学逗没毕业。

  
求你别老整个排比句当逻辑推理好么?

  
唉。

 回复[16]: 又是烽火连天(仿题) 水双 (2007-02-02 21:36:27)  
 
  要过年啦,街上不准发鞭炮,就到网上来放吧。

 回复[17]: 嘻嘻,同去同去 杜海玲 (2007-02-02 21:49:56)  
 
  1,看得出老三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有善心的人,挺耿直的人,挺让人感动的。

  
2,我坚决相信阮翔根本没看过老三的文章而就写了他的奴才(我今天才看报纸才看到还觉得挺好呢)。我也没看过老三以前的。但我现在看这篇挺好的,可是阮翔的我也觉得很好的,天哪我看谁都有理的。我晕,我这是什么知识水平啊,呜呜。。。。简直混淆着呢。不过我基本上认为世上很少有黑白而基本都是灰色的。。。

  
3,刘大为买了假文凭??真的吗?什么时候?真的假的?

  
4,陈某我今天看你那篇写上海的了,写得特别好。

  
5,如果哪位好心回复了我没回答那绝对不是我没有礼貌而是我没看到。

  
6,红烧肉到底是什么隐喻?

 回复[18]: 回小杜 陈某 (2007-02-02 22:37:50)  
 
  4,谢谢恭维啊。我那篇文章老早就贴这里了,今天才正式发表。你们杨主编已经批评我了,以后要发表了再贴。所以,现在开始我新写的都要先藏起来。

  
6,呵呵。你不是装糊涂吧 就是猪肉加酱油加糖加葱加茴香加味精……煮上2小时就好了。

 回复[19]: 那好啊阮博士 刘大卫 (2007-02-02 22:47:40)  
 
  就事论事,你给解释一下“只有奴才眼里才有奴才”,您这个结论是怎么推导出来的呢?

  

 回复[20]: 我通篇都在推导 阮翔 (2007-02-02 23:01:17)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推导,但是请不要告诉我你没看懂。

  

 回复[21]: 我看懂了,才笑话你呢。 刘大卫 (2007-02-02 23:11:34)  
 
  更何谈同意。

  
奴才的眼里,既可以有奴才,也可以没有奴才;

  
不是奴才的人的眼里,同样既可以有奴才,也可以没有奴才。

  
所以,

  
“奴才”和“眼里有奴才”之间,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更不是充要条件。

  
这是两个不搭界的概念,你就这么生拉硬套地把两者用“只有……才……”连起来,所以就错了。

  
我说你老说些个似是而非的话,你还不爱听。

  
世界上有很多身高180以上的人;

  
上海交大也有180以上的人,

  
所以,只有上海交大的人才会身高在180以上。

  
……这不是胡扯吗!

 回复[22]: 哇靠,一片混战 食蟹猴 (2007-02-02 23:40:48)  
 
  历史学家VS电脑专家。

  
文科高手pk理工科博士。

  
一定好看

  
只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碰撞能产生思想上的火花,而不是暴躁的火星。

  
搬个椅子,边抽烟边学习。

  

 回复[23]: 朋友,既然你已经抬杠了,我就教教你怎么抬杠 阮翔 (2007-02-02 23:48:18)  
 
  你这篇话扯淡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首先,我已经说了,你不同意我说的,完全没问题。

  
你不要用这么可笑的反驳好么?

  
你上面那一砣的逻辑是:

  
我说A=B,你说你错了。

  
A!=B,所以你A=B是错的。

  
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所以我说你初中数学都没及格过。

  
任何时候不能仅用一个相反的结论去证明结论是错的。

  
这个你理解不了?

  
-------

  
我从来不反对你反对我,但是给点专业精神好么?

  
什么是似是而非?

  
我那明明是句判断句,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哪里来的似是而非?

  
---------

  
" 这是两个不搭界的概念,你就这么生拉硬套地把两者用“只有……才……”连起来,所以就错了。"

  
这两个概念怎么不搭界了?奇了怪了。

 回复[24]: 你些的那个什么“为恶辩护” 阮翔 (2007-02-02 23:52:28)  
 
  什么的东东,我回答了么?我没有。

  
这种所谓是非之争,我早就没兴趣了。还为“恶”辩护,也不知道你怎么老把自己“胜手”的就放到“善”和“正”那拨儿去了。这些都是闲话了,我也没什么兴致玩。

  
现在抬杠,我挺感兴趣的。

  
我想知道你怎么在逻辑上击败我。

 回复[25]: 我再说一遍 阮翔 (2007-02-03 00:00:07)  
 
  我之所以来这里解释一下,并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而仅仅是不希望我无意中刺痛别人。

  
-----------

  
我写那个东西完全是为了应付专栏。事实上你们说奴才,奴才的帖子我几乎都没读过。就是看到这个词,正好凑篇稿子。根本没有针对任何人。

  

 回复[26]: 你就瞎胡搅吧…… 刘大卫 (2007-02-03 00:04:26)  
 
  不听就算了。

  
反正你的文章已经变成铅字了,改也来不及了。

  
你认为只有上海交大的人才会身高180以上。

  
就这么着吧,还能怎么样呢?嘿嘿。

 回复[27]: 那就是说game over了? 阮翔 (2007-02-03 00:08:14)  
 
  耍不下去了是吧?

  
---

  
别逗了。我从来不打算改文字。

  
----

  
要耍我陪你耍下去,这种阿Q似的转身太烂了。

  
----

  
我是来解释的不是来道歉的。请你不要搞错了。

 回复[28]: 那么 刘大卫 (2007-02-03 00:09:58)  
 
  A:世界上有很多身高180以上的人;

  
B:上海交大也有180以上的人,

  
这两个概念能不能用“只有……才……”连起来?

 回复[29]: 楼上两位都消消火 食蟹猴 (2007-02-03 00:16:48)  
 
  观点有不同,争论也很正常,不必用如此火爆的言语。

  
即使没有什么厉害冲突,谁也难以接受火爆的攻击性语言的。

  
互相尊重对手(如果真的是对手),用平直朴素的没有感情色彩的语言说出自己的观点,

  
才是争论的最高境界。

  
互相对骂,互相贬低,只能给人看笑话。有失2位身份吧。

  

 回复[30]: 我的语言一点也不火爆 刘大卫 (2007-02-03 00:19:06)  
 
  我想走他都不让我走呢。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3回望故土
    爱国 
    关于60年,我总该说点什么 
    祝愿大家中秋快乐! 
    端午很遥远 
    善良百姓 
    今天是我们的日子 
     年味儿 
     奴才就奴才 
    生就奴才命的中国人 
    人这几十年 
    琴姐的幸福 
    远方有多远 
    我的1976 
    女人的自尊 
    谁更悲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