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龍昇 (发表日期:2011-01-10 20:35:20 阅读人次:2492 回复数:12)

   风流才子小林同学漫步江户川时,闻到桂花树花香袭人,写下散文,从郁达夫之《迟桂花》入笔,抒发了一顿情。不料遭情学大师黑白子砸了一板凳说,小林啊,你怎么读的郁达夫?!气死我也!郁达夫的桂花,是情欲之花,亦是情欲之升华……好好品品《迟桂花》的最后一句吧:“桂花开得愈迟愈好,因为开得迟,所以经得日子久。”小林同学从此发奋读郁达夫,把他的小说和散文背了个滚瓜烂熟,备战黑白子。

  
前日听说名古屋大学内有郁达夫沉沦碑,小林同学便赶了去临“足迹”备课。果不其然,小林同学在大学的丰田讲堂前一排小树丛中发现了那块碑石碑,但见碑之左刻“沈淪”两字,碑之右嵌有一个穿学生服带学生帽的人的铸像,像下有“郁達夫”三字。小林同学绕到碑后,读出碑文叙说:郁達夫1896年生于中国浙江富阳县,少年时就学习优秀,1913年来日,15年入八高,21年发表了小说《沈淪》,它是他在八高时代的青春缅怀,是中国近代文学的名著……他还读出是八高创立90周年的平成十年,在继承了八高传统的名古屋大学校园内设置了这块纪念碑。

  
小林同学回到“沈淪”碑前坐了下来,开始背颂和缅怀《沉沦》和郁达夫:

  
他忆起《沉沦》第一章第一句是“他近来觉得孤冷得可怜”

  
他忆起《沉沦》第二章第一句是“他的忧郁症愈闲愈甚了.”

  
他记得第二章里的“他”在一天晚上记的日记说: “我何苦要到日本来,我何苦要求学问。既然到了日本,那自然不得不被他们日本人轻侮的。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富强起来,我不能再隐忍过去了。故乡岂不有明媚的山河,故乡岂不有如花的美女?我何苦要到这东海的岛国里来!到日本来倒也罢了,我何苦又要进这该死的高等学校。他们留了五个月学回去的人,岂不在那里享荣华安乐么?这五六年的岁月,教我怎么能挨得过去。受尽了千辛万苦,积了十数年的学识,我回国去,难道定能比他们来胡闹的留学生更强么?人生百岁,年少的时候,只有七八年的光景,这最纯最美的七八年,我就不得不在这无情的岛国里虚度过去,可怜我今年已经是二十一了。”

  
接下来的第三、四、五章里述说了“他”随兄嫂来到日本,先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读预科一年,再来到N市入高等学校正科的过程。

  
小林同学缅怀第三、四、五章途中不觉先“哈哈,哈哈哈”几下后高声朗诵出:

  
那一双雪样的乳峰!

  
那一双肥白的大腿!

  
这全身的曲线!

  
那不是小林同学的即兴诗,是那几章里的“他”在N市寄宿旅馆时,偷看到旅馆主人的女儿洗澡后的叹息。尽管那叹息发在心中,但“他”以为那事被旅馆主人的女儿觉察了,以为旅馆主人的女儿和旅馆主人的谈笑是把那事说穿了,甚至一出门碰到位农夫问了“他”句“你早啊!”“他”心里想:“难道这农夫也知道了吗?”于是“他”考虑搬家了,也真地搬了家。

  
到第七章,描述了搬家后的某日,“他”“在被窝里睡到午后四点钟的时候才起来”“踉踉跄跄的走下了山”乘电车又换电车到了“筑港”再乘船到对岸,走进到岸边一家大庄子,听到前面家中有女人的娇声叫他说: “请进来呀!”“他”不觉惊了一下,就呆呆的站住了。“他”心里想:“这大约就是卖酒食的人家,但是我听见说,这样的地方,总有妓女在那里的。”“他”曾“同兔儿似的小胆,同猿猴似的淫心”但在又一次“进来吓!请进来吓!” 的娇滴滴的声中,心念“可恶东西,你们竟敢欺我胆小么?”地进去了,还在“请上来!”“请上来!”声中“硬了头皮,跟了一个十七八岁的侍女走上楼去”“进了一间靠海的小房间”。

  
“他”要了菜要了酒,“他”闻到了女人的香味,“他”低声的吟了一句诗:“夕阳红上海边楼。”“他”“看了那侍女的围裙角,心头便乱跳起来。”待女轻轻地问了句:“你府上是什么地方?”“他”不得不自认说:“我是支那人”了。

  
“他”认为“支那人”在日本比骂“贱贼”还难受。

  
“他”呼叫“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强大起来!”“他”全身发起抖来,眼泪又快滚下来了。

  
“他”为那侍女去加酒时又将两三个客人引到隔壁房间并有说笑而发了通怒,“他”听到隔壁房间人高唱日本歌,便也放大了嗓子:“醉拍阑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残,剧怜鹦鹉中州骨,未拜长沙太傅宫,一饭千金图报易,几人五噫出关难,茫茫烟水回头望,也为神州泪暗弹。”地高声的念了几遍,然后他就醉倒了。

  
第八章也就是最后一章里的“他 ”“一醉醒来,他看看自家睡在一条红绸的被里,被上有一种奇怪的香气。”“他”问侍女 “这被是你的么?”侍女笑着说:“是的。”“他”“付清了账,又拿了一张纸币给那侍女……”,待“他”“直的跑下了楼,套上了皮鞋,就走到外面来。”走回海边“摸摸身边看,乘电车的钱也没有了。”

  
于是,“他”痛骂自己,以大海为葬身之地地“自伤自悼”了老一大番话,最后呼出的是“祖国呀祖国!我的死是你害我的!”“你快富起来!强起来罢! ”“你还有许多儿女在那里受苦呢!”

  
“呜呜,呜呜呜”缅怀至此,小林同学已是泪撒如雨:“呜呜,沉沦了,呜呜,沉沦了。”缅怀并未到此为止,《沉沦》是小说,里面的“他”有着郁达夫的影子,但小说中毕竟只含蓄地写了“红稠的被”“奇怪的香气。”于是小林同学缅怀到了郁达夫晚《沉沦》五年发表的散文《雪夜》,那里的主人公变成了第一人称的“我”,述说“我”除了悲愤外更说到了青春期的性苦闷,说“我”终于在一年寒假考试后,在从名古屋到东京的途中小站下车,叫了部人力车坐上,直奔了妓楼。

  
小林同学背书道:受了龟儿鸨母的一阵欢迎,选定了一个肥白高壮的的花魁卖妇,这一晚坐到深更,于狂歌大饮之余,我竟把我的童贞破了…………“太不值得了!我的理想,我的远志,我的对国家所抱负的热情,现在还有些什么?还有些什么呢?”…………“沉索性沉到底吧!不入地狱,那见佛性,人生原是一个复杂的迷宫。”…………

  
“这才是实实在在地沉沦了!”小林同学终于站立起来,对着沈淪碑中的郁达夫像举拳宣誓:“老前辈,如今祖国富了,富得钞票满天飞,祖国强大了,祖国的GDP已超过小日本了,它再敢蔑视咱,看我灭了它!”

  
小林同学不“呜呜,沉沦了,呜呜,沉沦了。”小林同学“哈哈,沉沦!哈哈哈,沉沦啊!老前辈,您当年给了侍女最后一张纸币就没回家乘电车钱了,我得为您长长面子,我也要去沉沦一把,富富裕裕风风光光地沉沦一把。我还要把我的沉沦写一写,必能臊了黑白子的《情报》。”

  
小林同学真要去沉沦了,当然不是坐人力车而是打的的。到闹市见一楼牌“鸡笼香”便往里闯,却不料过堂廊下铺了一层铁铸搓板儿,吓得他退了出来而没沉沦成。

  


  




 回复[1]: 哈哈,小林同学 科长 (2011-01-10 20:40:15)  
 
   小林同学最近很纠结 昨天晚上发了一个无字帖“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龙爷教你了,打的去沉沦

 回复[2]:  旅人 (2011-01-10 21:38:52)  
 
  龙升在给我们示范,如何写古今在日华人

 回复[3]: 那片片是官网上抠下来的, 龍昇 (2011-01-10 21:38:54)  
 
  怕追究,保留一天就删掉。不知谁有自拍的能换上?

 回复[4]:  邓星 (2011-01-10 22:18:42)  
 
  哈哈哈,休息天晚上的意外惊喜。。

 回复[5]:  小林 (2011-01-10 22:33:52)  
 
  苍茫烟雨沉沦前,

  
深慕达夫春宵晚,

  
青春年少揽风流,

  
人老夕阳可咋办?

  
呵呵!

  

 回复[6]: 说起郁达夫,想起一件往事 科长 (2011-01-11 13:54:27)  
 
  老地主的导师是郁达夫专家啊,哈哈

  
当年东洋镜刚开张的时候,当年老地主还不叫老地主的时候,国内有个读者跑来贴了什么什么挑战老地主的师爷,老地主单枪匹马(马甲的马)为师爷的声誉而战。老地主说什么了?我爱真理我更爱导师!哈哈哈

  


  


  
老帖子都在

  


  
郁达夫之死再起波澜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30001&&kno=001&&no=0003

  


  
“郁达夫之死”余波未平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801

  


  
浙江省社科院历史所“郁达夫之死”研讨会纪要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1001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1002

  


  
那个帖子的回复也提到老地主的前世今生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_disp.cgi?zno=80101&&kno=001&&no=0009

 回复[7]:  小林 (2011-01-11 16:43:22)  
 
  哈哈!原来林近秋是老地主!

  

 回复[8]: 前一阵在菜园看到的一段文字 科长 (2011-01-12 08:36:13)  
 
  步高里写的。。。

  
翻看叶兆言的《陈旧人物》,郁达夫一文中记录作者一则趣事,说80年代读研时和同学到上海找过王映霞。

  


  
想起自己也有趣事与王映霞有关,晚一点,95年吧。冬天,礼拜天,一早接到深圳电视台钟台电话,一如既往的慢吞吞笃悠悠,小龙啊,我刚把母亲送上东航去上海的飞机,想请你接一下。没问题,谁陪老太太过来?没有谁。一个人?是啊,一个人,你接到以后,送她到复兴路老房子,看她有什么需要,总之,拜托了。那……老房子有谁在?没有谁。这……什么意思?没有办法,老太太非要回上海,否则就乱打电话,深圳市领导一二三四打过来,说我把她关在家里违反人权。我想钟台是没方向了,不是万般无奈断不会荒唐至此,没头没脑就把老母亲凌空丢给我。现在飞机已经离地,我也只能认了。急急忙忙往机场赶,一路上先电话东航朋友,请关照航班乘务长和地面商务,飞机上有个独自旅行的老太太,不得了的人物,要伺候好,要准备轮椅;再电话认识钟台的同事,大家行动起来,准备好接老太太回家一礼拜,排班轮流,谁先开头?

  


  
跳过啰嗦,老太太被推出来,天,90岁的人,看上去顶多70岁,笑嘻嘻地说我自家走出来也不碍,小姑娘定规要我坐轮椅。老太太手里拿本台湾的英文版《宋氏姐妹》,貌似飞机上翻过几页。

  


  
送到复兴路老房子,老洋房底层朝南一小间,阴冷潮湿。我问老太太,您一个人住在这里……怎么办呢?老太太一点不担心,说有两个佣人,洗衣服的住在慕尔鸣路,烧饭的在张公馆隔壁。好的……您说的是哪年哪月的事?她不管,叫我去找,我只好出来到院子里打电话。老太太是文史馆员,我请文史馆值班先生来。等了一个钟头,值班先生来了,双手一摊说没办法。能不能安排什么疗养院?说不行的,费尽心机安排进去,第二天就吵着要回家,著名人物都这样。我开始动脑筋怎么劝说老太太住到同事家去,把曾经倾国倾城的女性扔在这里不管,万一发生什么罪过就大了。还好,钟台电话来了,说现在解决了,杭州妹妹答应接她过去,正赶来上海。又等了两个钟头,老太太也不管我们,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忙什么,女儿到的时候,天也黑了。

  


  
谁说王映霞“长得也不美俏”?我看她自己一张拷扁橄榄面孔。90岁的王映霞,真是一个好看的老太太。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151520&page=1&star=10

 回复[9]: 谁说的拷扁橄榄面孔?够损的。 龍昇 (2011-01-12 10:43:42)  
 
  

  


  

 回复[10]: 这步高里人称步叔 科长 (2011-01-12 11:21:06)  
 
  前著名诗人,现搞纪录片的元老。文字很生动的。。。

 回复[11]:  吴卫建 (2011-01-12 16:53:49)  
 
  大概是说30年代女作家白薇,因当年白薇在谈起王映霞时曾说她“长得也不十分美俏”。

  
步叔的文字确实很生动活泼。

  
上次回沪期间,偶经步高里(弄堂名),看到步高里已焕然一新,周围大楼林立。

  
科长大概知道此步高里的吧。

  

 回复[12]: 步高里当然知道 科长 (2011-01-12 17:00:04)  
 
  我住复兴中路的,说不准哪天在马路上和王老太擦肩而过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