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小说
字体∶
和大人物的合影

龍昇 (发表日期:2006-06-16 11:39:07 阅读人次:5818 回复数:95)

  有些富贵人家的客厅里会挂有主人和某大人物一起拍摄的、被放大了的照片,望着那种照片,我心里就不禁一阵笑一阵怨。千万别误会,我尊重主人也尊重大人物,决非笑怨他们,是笑我爸爸埋怨自己。尽管我极力控制感情,但有时仍会在那种照片前面喜形于色或怨上眉梢,那时怕光说笑爸爸怨自己难以得到主人的谅解,于是不得不费番口舌说明一番,就成了下面的故事:

  
六十年代中,我因台湾特务嫌疑罪进过监狱,又从监狱被发配到遥远的边疆进行了十三年的劳动改造。到了七十年代未,国家形势大变,说我不是台湾特务了,不用改造了,还批我出国去探望在日本的爸爸。批得也巧,那正是我去国三十年的爸爸首次归国前不久,于是我们父子在开张不到半年的北京饭店见了面。

  
爸爸本来目的是探亲,但有关部门透露了他在外边很有些背景,于是忙了起来,就有了拜会和接待很够身份的人物的走马灯似的活动。接触的人物除处长局长级的,还有不少市长省长部长级的。爸爸见客待客潇洒从容,跟在他后面提包儿的我就跟小鸡子似的。但那些人物都亲切地称我为“柳公子”,因为他们称我爸爸为“柳老”。昨日阶下囚,忽地变成贵公子,讽刺得我心理上难以接受,令我受宠若惊,头昏脑胀。

  
一日,我代爸爸将一位某部处长送出饭店。那位处长光知道爸爸有背景,有多大不知道,他临登汽车时问我:“柳公子,你了解令尊在台湾的一些关系吗?”

  
“不太了解。”我实事求是地回答。

  
“那能帮我们了解一下吗?越高层越好,这可是对国家统一的了不起的贡献。我们和令尊刚刚见面,还是你做儿子的问起来自然。”

  
十几年劳动改造受尽了人间冷眼,如今一位处长如此看中我,我感激地爽口答应了。

  
“我在台湾的关系?多了,亲戚朋友、做官的、经商的、唱戏的,三教九流都认识些,不知他们要了解的是哪方面的人?”我小心翼翼,拐弯抹角地向爸爸转达了处长的意思,爸爸比我还爽地回我这话。

  
“爸爸,是有背景的,当官的,越高越好。”

  
“高的?你告诉他们,我跟蒋介石、蒋经国、严家淦都认识,他们本身就是背景,够不?”

  
妈呀!太够了。谢过爸爸我就按那位处长留下的号码给他拔了电话。

  
“能帮忙搞点确切的资料吗?”电话那边的处长显然很高兴。

  
听到“资料”两字,吓我一跳。受宠若惊也好,头昏脑胀也好,我还没有忘记自己当了十几年“特务嫌疑”的事,我神经质地将“资料”和“情报”想在了一起,因此声音都颤抖了地问:“您……,您说的资料指哪方面的?”

  
“也没什么,比如照片啦,报纸啦,就行。”

  
还好,是公开的东西,我又拘拘索索地转告给了爸爸。

  
爸爸不高兴我的不爽:“照片?有。这种事能海口胡开吗?下回来时带给他们看看。”

  
爸爸第二次来北京时真地带了些照片和报纸来,三十多岁的我还真认识蒋介石的模样,蒋经国和严家淦虽然认不出,旁边印的文字绝不会错,大多数照片上都是爸爸紧挨着他们照的。待我仔细看那报纸日期,发现多是我进监狱前不久的。

  
我不由地看了爸爸一眼,心里想:“好哇,怪不得我从那时起当了十几年特务嫌疑,敢情是吃了您老人家挂落了!”

  
“怎么,还不够背景?”爸爸当然不理解我的心理。

  
“不,太够了。现在跟台湾有关系的好,越大越好,说明您越爱国。”

  
这话不是我瞎吹,果然那位处长对那些照片和报纸很重视,当晚就请爸爸和我去高级饭庄吃了顿山珍海味宴,席间还和其他几位于部大力地赞扬爸爸的爱国心,还期望他能在祖国建设和统一大业上做出巨大贡献。

  
高级饭庄离北京饭店不远,却是车接车送,送我的一部车是过去副总理级坐的车。简直坐得我屁股发轻,飘飘然的。爸爸脑中可冷静,想事很尖锐,一回饭店就问我:“他们在车里没问你什么?”

  
“也没什么,倒是让我转告您,有何要求尽管跟他们提,碍您面子的话可由我来提。”

  
“是他们要看照片,我有什么要求?不过,他们既说我爱国,你给我问问,能否给引见邓小平一回。”

  
爸爸狮子大张口,可我不能不传达。人家那部门的处长毕竟不是酒后戏言,他们虽不能直通邓小平,却能向他的上级反映情况,不久,爸爸得到了他们部长的接见。那位部长后来当了国家副主席,当时我就能感觉到他的分量,就觉得爸爸想见邓小平的愿望有谱儿。果然那年秋天爸爸接到了出席国庆招待会的请柬。

  
我没那个份去出席招待会,等爸爸回来向他打听那场面和感受,爸爸回道:“盛大、隆重、有气派。”

  
再问他见到邓小平没,回说:“见到了,可惜离得远些,人又多,连个合影的机会都没有。”

  
我心里想:“您还不满足?您又不是海外船王、新闻王、鳄鱼王、珍珠王,您又没‘啪’一家伙往国内赠所大学,没‘啪’一家伙造座大桥筑条公路,能参加这种集体盛典和按见世是很大的荣耀了。”

  
想是那么想,话到嘴边变成了:“爸爸,您以后常来常往的,总有机会的。”

  
爸爸没介意我的话,可从那之后他确是常来常往地日本、中国两头跑。这跟有关部门的宣传及那次参加国庆招待会不无关系。多少官商知道他有背景,都来找他谈开放谈生意。这拖长了我出国的日期,爸爸干脆在北京饭店包了个长期的房间,让我给他当联络员。

  
中国刚开放,要做的生意多的是,从出口食品中药到引进国外设备,贷款建纺织厂、水泥厂、大饭店……,什么都谈过了,我也奇怪,爸爸不过在日本开中餐馆,怎么他什么买卖都敢应。我曾试探过他有多大经济能力,得到的回答是用不着的话一分也没有用得着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那时中国都是官商,洽谈的生意都要反复研究,谈一百项能成功一项就算很好。跟着爸爸跑了两年还真成功了一项半。一项是完成了湖北一座纺织厂五万纱锭的机器引进,半项是谈妥了在北京合资建一座大饭店,只差由日本贷款八十亿日元。

  
在湖北的成功多亏了副省长鼎力支持,还因此得到了武汉市市长的接见,那时的市长是邓垦,原来是邓小平的兄弟。爸爸和他谈笑风生地坐在同一沙发上喝茶,还拍了照片。

  
湖北的事有我跑腿一份苦劳,爸爸觉得我受到了些锻炼,这才将我带出国到日本。

  
到了日本我才知道爸爸事业的规模,他开有十几家中国饭馆,在海外华人中不算佼佼者,也可按他话讲叫“小有成就”。但我怎么也算不出他怎样将五万纱锭的纺织机买到国内去的,也担心他从哪里去搞八十亿往北京投资。我想是否爸爸和台湾上层关系好,能从台湾银行里随便提款呢?于是我向同在日本、而在台湾生活了多年的舅舅去请教。

  
原来六十年代爸爸在名古屋是侨领,侨领就要组织华侨活动,接待国内各种代表团、参加各种集会。于是有了台湾驻日大使的接见,有了引荐给莅临大阪万国博览会的蒋经国的机会,有了台湾重大纪念活动时作为海外侨领的被邀请出席。

  
只是有些纪念合影没有事前排定名次。我爸爸生了我个其貌不扬的儿子,他却是身高一米七九的堂堂美男子,也是巧合,那几次合影的侨领中爸爸属长得精神的,别人一谦让,大人物一点头示意,爸爸一主动,便有了挨近蒋介石、严家淦等人的照片。

  
舅舅告诉我,爸爸那种“背景”有自然的一面,也有偶然的一面。并非与那些大人物有何深交,不是我在国内感觉的那么神乎。

  
可我到日本后真碰上了神乎事。一天,爸爸过生日,在东京总店聚了十几个店几十位干部为他祝寿。席间高兴时候,爸爸拿出他在中国的照片给大家看。照片被传阅着,突然有人捏着一张“霍!”地惊叹一声道:“这不是邓小平吗!”

  
旁边立刻有人接过了那张照片,认真地端详片刻,也惊叹道:“真的!”他还将照片高高举起,向还没接到的干部传言:“咱们社长和邓小平坐在一个沙发上照的,社长不得了!”

  
我还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被邓小平接见了,不由得从下座往桌首望去,正碰上爸爸远比他七十岁要年轻一、二十年的春风得意的笑容,正听见他对刚落下话音的干部谦虚道:“哪里,哪里。”

  
照片又往下传,又发出多阵“不得了”的惊叹,有人提议为爸爸和邓小平的合影干一杯,爸爸仍是抱拳谦虚“哪里,哪里”,然后把酒干了。那照片传到我手中,一看便让我心中发笑:原来那正是在武汉和邓垦合拍的那张。我又抬头往桌首望去,却碰到爸爸收了得意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快将照片传到下一人手中。

  
又是一阵惊叹、颂扬、干杯……。

  
邓垦和邓小平是兄弟,长得极其相似,同样的身材、同样的脸膛、同样的寸头,只是他略胖些。不是见过本人,光从报纸和照片上看竟看不太出有区别,人们又往往有心理上的错觉,所以将邓垦误认成邓小平并不奇怪。但爸爸的“哪里,哪里”乃是我们中国典型的双重意语,既有否认又有默认之意,爸爸采用谦虚的态度实际上给人予肯定的感觉。

  
有了祝寿会大家的肯定,爸爸干脆将那张照片放大了镶在个豪华的镜框中,挂在他办公室正中墙上。凡来过办公室的日本人人见人要感叹一下,因为他们都不知邓垦而都认为那就是常在日本报纸上登印的邓小平。

  
一日,爸爸请和公司有业务关系的南海银行头取(总裁)吃饭,饭后在他办公室喝茶。那位头取自然看到了那张照片。人家是极有身份的人,并没像一般人那样发出惊叹,但也表示钦佩地点了点头。于是,爸爸抓住时机恰到好处地谈起了要在北京投资建大饭店的事,合情合理地介绍了天时地利和得到不少中国首长的支持……。

  
不久,南海银行给了爸爸八十亿日元的贷款!

  
我心中又是一阵笑,但也确实打心里服贴爸爸玩的那一手活儿,不由得说:“爸爸。过生日那天我差点儿想将真相戳破呢。”爸爸拿鼻子哼了我一记,却是笑着骂了我一通:“你懂个屁!还得好好学哪!”那话我记在了心中,到他老人家死后我也记着。

  
爸爸死后,分到我手中的是福冈的两个店,店的房产不是自己的,但兢兢业业地守着它们够我平平稳稳地过后半辈子。偏偏人的欲望不止,我也想当爸爸那么大的老板,偏偏来了机会,我在国内的朋友升到国家旅行社的一个负责职位,他给我来信劝我在日本开个旅行社,说内外配合大有可挣,让我动了心。

  
我了解了一下情况,自福冈开了北京和上海的直飞航线,九州闹起了中国热,客源没问题。我还了解了成立旅行社的法律手续也可以通过。唯独设立公司、装修事务所、买电脑等办公用品,在北京和上海设个联络点等得需三千万日元,没有着落。我没固定资产做担保,从东京来福冈年数不多,还没建立起可靠的信用,怕从银行里难借得出。

  
真是巧,那年春上一位全世界都知道的中国大人物访日到福冈来了一天,接见了九州地区的侨领和留学生代表。我没资格参加,但有位留学生朋友参加了接见还合到了影。

  
记起爸爸遗训,我脑瓜一转,朝那朋友借来照片搞了个换头术,一张我和那大人物的合影造得天衣无缝。那张照片没上报纸,一时还无人去查它真伪。我用爸爸用过的办法请来了我店关系银行十七银行的支店长,轻而易举地借到了三千万。过了十天我的“金龙旅行社”开张大吉了。

  
才说真是巧,紧跟着太不巧的事让我赶上了。我和我金龙旅行社的雇员使出全力用一个月时间拉到了一百五十位去中国旅行的日本客人,草草算计可从中挣三百多万,正乐得我们合不拢嘴时,北京出了个也叫“六四事件”的“天安门事件”。

  
完了,全完了!全世界都看到坦克车在长安街冲来冲去的场面,外国人都不敢去中国了,向金龙旅行社订了飞机票的客人都取消了旅行计划。打那以后有半年,去中国的飞机中三五百座都坐不满两三排,金龙旅行社统共卖出了十张票,三千万日元在半年中让房租和雇员的月薪给吃光了。

  
我将一个餐厅的经营权卖掉,抵挡了三千万贷款和利息。现在我小心翼翼地经营着剩下的一个店,人手不足时自己也炒菜端盘子,再不敢异想天开地动那种脑筋。

  
如今,我还真有几张和大人物合拍的照片,但不敢挂在醒目的地方,而是夹在私人影集中,因为不知道它们会给我带来福还是祸。但我在别人家看到那种照片就会笑一阵怨一阵。

  
1993,4,4 台湾《中时晚报》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东京博士 (2006-06-20 14:39:38)  
 
  你这话让她们多看看,比较无聊的死搅蛮缠,那就没意思了。

  
我回帖不是被说成“有理不在声高”,就是“喋喋不休”,加上某些人最后的杀手锏还可以使用“女人”的眼泪。

 回复[92]: 想说上海弄堂 龍昇 (2006-06-20 14:55:19)  
 
  吃饱了睡足了,一觉醒来,发现辩论在继续。都怪我不好,整了句“吃党喝党的人才骂党;受过委曲的人不会骂党的。”请诸位别太认真只当白相相算了。本当想换个轻松的话题,接前天上海房子,不料扫了张照片,应该立着它却横着,结果我老被房子压着,陈某有办法让它立起来吗,能我就发,不能就得等普罗来再说了。

 回复[93]: 简单简单 陈某 (2006-06-20 15:14:51)  
 
  你把图片先传上去,我帮你立正。或者传我信箱也可。

 回复[94]: 请陈某帮忙 龍昇 (2006-06-20 15:46:28)  
 
  照片已发在信箱中,请帮忙贴在文后吧。那是我正看五十年前住过的房子

 回复[95]: 饱汉不知饿女饥 雪非雪 (2007-03-03 12:34:14)  
 
  天哪!怎么打开了这一篇?我正饿得发晕呢。已经三天有大半了,从下飞机回大阪几乎就是靠回味祖国佳肴充饥,总共吃了1合方便面四块大连点心半张长春发面饼4分之一段哈红肠5根黄瓜半个哈密瓜和6.6升开水(泡成乌龙茶后用)……(这一排列也不少!)

  
打开的是一篇美文,被打开的却是潘多拉的盒子。追悔莫及。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说
    未名(9) 
    未名(8) 
    未名(7) 
    未名(6) 
    未名(5) 
    未名(4) 
    未名(3) 
    未名(2) 
    未名(1) 
    红歌唱罢唱靡靡 
    牛B小考——兼吾之臀遭顶 
    我唱红去又归 
    差点搞出人命来 
    惑 解(终) 
    惑 解(三) 
    惑 解(二) 
    惑 解(一) 
    三山熏 
    他与她 
    大月亮(下) 
    大月亮(中) 
    大月亮(上) 
    女儿红(终) 
    女儿红(三) 
    女儿红(二) 
    女儿红(一) 
    火曜日之女 
    博士硕士不是(六) 
    博士硕士不是(五) 
    博士硕士不是(四) 
    博士硕士不是(三) 
    博士硕士不是(二) 
    博士硕士不是(一) 
    五月花(终) 
    五月花(九) 
    五月花(八) 
    五月花(七) 
    五月花(六) 
    五月花(五) 
    五月花(四) 
    五月花(三) 
    五月花(二) 
    五月花(一) 
    麻婆春雨  
    和大人物的合影 
    香菜 
    我友将瞑目而死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