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2009
字体∶
也侃上海话

邓星 (发表日期:2009-02-12 14:18:40 阅读人次:5415 回复数:39)

  

  
上海重新成为大众注目的焦点,在它辛苦地经历了很长一段落寂的日子以后。

  
簇簇新当然总是好的。可是新的精彩却只是一般的大都市化,比较没有特色。虽说现在多了很多新贵,依然托不出那份货真价实的贵气。因为那是他们不了解的。

  
很遗憾也一定是偏私,自己曾经生长的地方总是最好的。上海是一座很特殊的城市,之前或以后,我都这么说。上海人里,其实很大一部分是从外地甚至外国逐渐迁移过来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大都市也都是如此。所以一直以来,形成了一种综合交融的文化,尽管相互歧视蔑视,小人发了财,也只得容忍并存,适者生存繁衍。就因为那种竞争促使了繁荣,在包容和排挤间构出一幅特殊风景。

  
哦说多了,千万别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里发挥。

  
话归正传,只是想说几句我以为精湛的上海话。先说那句“尖头把戏”。多数人可能听不出真正含义。表面上听起来,它似是形容一个人的外貌。(也并非全无那个意思),实际上,更多的成份是在形容一个人的人品。要是解释起来,大致上就是削尖脑袋,很精刮很会钻营的意思。这样解说出来,也许就不怎么特别了,可是在适当的时候用上海话说出那四个字来,入木三分,很过瘾很到位。

  
还有,“屈死,洋盘”。形容那种点拨不通,死不开窍,又或是土、落时、稍欠风骚的人。这句话大多数时候是贬义,但有的时候也可以是褒义。譬如形容一个人很倔,不随大流,大智若愚等等。就像有时说人“寿头”,或许有点打是疼骂是爱的意思。其中的分别,要在具体时才能分辨。

  
“小刁麻子”。未必一定要是麻子才可以的,一般也是说那人精明灵活,门槛精,会见貌辫色,肚子里有功夫。不过那人的模样又一定不能是武大郎般的,要像皇帝身边的太监,小白脸兮兮才是。

  
“牵丝攀藤”。从字面上看,那是表示千丝万缕牵扯不断的意思。可是实际上老上海人知道,那是形容人做事的慢,不利索,一点点功夫花了无数时间在磨磨蹭蹭。

  
“迪个人真做人家得来”,“做人家”表示节省,当然也可以是太小气的意思。

  
这几句话说出来也许现在的上海人也不一定清楚了。从前的沪剧里有,而现在的沪剧改良又改良,失去了很多旧时方言的趣味,实在很可惜。

  
在我还没有来日本之前,有一次偶然在家里附近的马路上遇见一位老人,意外地听见他在喃喃自语;“上海人么勿要做哉,现在么全要去做美国人哉……”

  
二十多年过去了,也许今天老人已经辞世。不知道他有没有预见到,天地十年三翻覆(这一句也是上海老话),今天么,又有很多精明人争著要做上海人哉……

  





Page: 2 | 1 |

 回复[31]:  是的 (2009-02-17 11:29:52)  
 
  >上海话比较爱憎分明

  
应该是忙里偷闲不经意中的疏忽了。如果允许“吹毛求疵”一下的话~~~

  
爱憎——是对待人与事物的态度,姿态。而语言(方言)本身,代表不了态度。能够表达或宣示态度的,只能是操作语言的主体——人本身。

  


  
因此,“上海人比较爱憎分明”似乎更贴切。。。(那么,上海人是否比较爱憎分明。。。不知了。别话。打住)

  
参考。

  

 回复[32]:  laowu (2009-04-16 02:45:42)  
 
  “尖头把戏“ 倒是真伐晓得,今朝学到一句,灵个。

  
“把戏“,晓得的,比如,“个老兄把戏得来,到隔壁老虎灶泡开水,也要拿房门锁牢,伐晓得个宁以为伊屋里亢金条“.

 回复[33]:  东京博士 (2009-04-16 05:08:08)  
 
  laowu半夜又在挖土豆了。

  
邓板娘,说“牵丝攀藤”是上海话可能略微牵强,应该是很典型的崇明启东一带的方言,记得小时候在电台广播里是跟“侬佛拿乌当宁,当乌是押物箱里格蟑螂”差不多的独角戏素材。

 回复[34]: laowu,东博 邓星 (2009-04-16 14:33:49)  
 
  谢谢留言。laowu你说的应该是“把细” 得来对伐?小心谨慎的意思。 好像非此“把戏” 哦。。

  
东博,“牵丝攀藤” 是从我外婆嘴里听来的,应该不会与崇明有任何瓜葛。。

  

 回复[35]:  laowu (2009-04-16 14:37:04)  
 
  “把细” 对的,个么是我弄错了.

 回复[36]:  laowu (2009-04-16 14:42:47)  
 
  沪剧沙家滨里 胡司令背后叫刁参谋长 就叫 小刁麻子,是一样吧?

 回复[37]: 这几天我在看侬老底子写咯书 科长 (2009-04-16 14:42:56)  
 
  也蛮有意思的

  


  
这次回上海在书架上看到,就顺手带来了。那是10多年前太座买的,我还没有看过。

 回复[38]: laowu,科长 邓星 (2009-04-16 18:50:31)  
 
  laowu ,对咯对咯,小刁麻子。。

  
科长,那书写得很粗糙,被人催着,又有若干框框。我也没有经验。换了别人,那点材料至少可以拽一倍出来。。

  
再说,你看那出版社就知道多正经啦,,而且原本还是北京人民出版社,更别提了。

 回复[39]: 建议写一篇关于"上海女人"的文章 栗子 (2009-10-12 08:07:30)  
 
  身边有些上海女人,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不同学历,不知道为什么,倒也都和我非常的合的来,碰见的也都非常喜欢讲话,好在我喜欢听故事,听的也不亦乐乎,只是,常常不知道他们把很多的东西将给我听,是需要我什么反映.

  
星星桑在上海,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不如再来一篇上海女人...........

  
初来匝道,很想听听故事..........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09
    落雪 
    旧地重游(下) 
    旧地重游(上) 
    尴尬 
    流水无情 
    天堂的路 
    商务与浪漫 
    别煞风景 
    妾侍 
    鬼推磨 
    说说朋友 
    圣地亚哥的晚餐 
    老婆饼 
    澳门风景 
    残影 
    蜘蛛精 
    排在最后 
    博到尽头 
    副作用 
    也侃上海话 
    莫里 
    岁岁平安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