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Before 2007
字体∶


邓星 (发表日期:2006-06-21 17:14:50 阅读人次:3944 回复数:77)

  姨母那个长期患精神分裂症的儿子最近在上海去世了。那天早上,我突然被电话铃惊醒,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么早来电话,一定是有要紧事。

  
说起来,那是我的表哥。已经走了,走得那么匆匆。虽然很遗憾,可再说什么都成泛泛的空话,也都无济于事了。

  
由于有某些原因,我不能飞去参加他的葬礼。挂上电话之后,可能下意识里被这件事缠着,迷迷糊糊中,忽然回到很久以前的家,看见姨母正在摆弄着两个茶杯,里面像是放了春天才上市的碧绿的新茶。她一面弄,一面在解释,说是要先将一杯茶泡开,然后再过滤到另一个杯子里,那会儿才能喝。她显然是在跟儿子说着。说你别急,怎么还没有弄好你就喝了呢。然后突然间,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自嘲着放开手,说哦是啊,现在已经用不着了,我真是糊涂了。

  
这个短暂的片断那么及时地出现在我眼前,令我感到很伤心。似乎是在提醒我,在这些事情上,纵横影坛一生的老太太也就是一个无异于常人的母亲。于是,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我不知道,这也许是梦,也许说得玄一点,是我表哥的幽魂来访,特地来告别的。怎么都好,我愿意相信后一种解释,也算代表一种心情。

  
对世界上极大多数的母亲来说,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天底下最好的,坚信不疑,永不言悔、永不言倦。我那位姨母,当然也不例外。儿子有病就更加百般疼爱,万事皆情有可原。那么多年的朝夕相处,令她无论如何一时里放不下那份情。

  
这件事令我感悟到所谓母爱,真是一种不屈不挠永不枯竭的情感。虽然自己并非这种类型。我很同意张爱玲的形容,“普通一般提倡母爱的都是做儿子而不做母亲的男人”。因为母爱才是真正唯一不图回报的付出。看不见抓不牢,但它却异常牢固,胜过所有有形的契约,也远远超越了人脆弱的生命。

  
姨母这个儿子,因为长期患病,虽然从前一直与我同住,但是说实话,我对他并没有太深的感情。很可惜,他的一辈子里,少了很多正常人生的快乐,但是可能也因此少了很多的悲哀。老天真是很公平,似乎一早留意到了,给他配好那么一个母亲,从来到走,他一直处于姨母的重点保护之下。如果要说我的悲伤,更多的是出于对那个母亲的同情和尊重。

  
昨天是他的葬礼。我没能出席,但即使远在东京,仍可以感受到姨母沉重的心。那条道我曾经去过,印象很深。越走下去越显得静谧,两边的树木渐渐凋零,冬天里,那些光秃的树枝无望地划向铅灰色的天空。那是一条单行道,令送行的人们肝肠寸断。

  
它朝吾体亦相同。人谁无死,后会是一定有期的。

  
一生拥有那么一份无私的厚爱,真是很难得很珍贵的。我似乎看见表哥走得很安详,好让他妈妈放下心。随着生命离去,他也终于摆脱了病魔。要是说人间真有回报,在可能的范围里,这就是留给他母亲的最高回报了。

  


  


  


  


  





Page: 3 | 2 | 1 |

 回复[61]: 笑晕了 杜海玲 (2007-03-28 15:29:28)  
 
  哈哈。邓星,我曾经跟贴说一起吃馄饨去。我也不知道那个帖子在哪里。就是犯天桥,叫局长帮我们预约好,买好器材,包了就是,中午去吃吧。

  
局长,快点写,什么速度,你,太过分了。

  
陈某,收到,但是有乱麻,麻烦你用一次福建。

 回复[62]: 我现在清白了 我是局长 (2007-03-28 15:42:26)  
 
  刚才老板娘说我想离间你们之间深厚的爱情,我很无辜啊。

  
我又看了一遍,截止日期是8月底,着什么急。

 回复[63]:  邓星 (2007-03-28 16:01:15)  
 
  喂喂,话梅,我现在正头晕晕地在赶稿子,你们别说些个007之类的术语出来扰乱我的芳心。。

  
还有,几时去吃荠菜大馄饨,我一定参加。。

 回复[64]: 吃一碗大馄饨还如此兴师动众的 陈某 (2007-03-28 16:25:50)  
 
   自己包一下不是很简单嘛。

 回复[65]: 陈某同志 杜海玲 (2007-03-28 16:37:47)  
 
  你太没有请去了,大馄饨,吃起来,很容易,要几个人一起吃,赶去吃,预约了吃,让人家买了器材包了吃,而且是春天,走在春天的风里,孔子都说,春服既成,该干什么?该去河边,田野走走,大馄饨爱好者三五人,吃大馄饨去,感觉就不同了。阿Q都会说,革命了童趣童趣。

  
局长,8月底是对大家的,我这是催你呢。

 回复[66]: 原来如此 陈某 (2007-03-28 16:49:06)  
 
   那就不一定大馄饨了。饺子包子面条都可以啊,甚至白开水。 也可以喝出情趣来。

  
附件给你了。要不要贴出来算了,我先牺牲一下。

 回复[67]:  邓星 (2007-03-28 17:35:27)  
 
  哇,,孔子都请出来了。“春服既成,该干什么?”该穿出来卖样。。。有人等着看。

 回复[68]: 别着急,我会加快。 我是局长 (2007-03-28 17:36:50)  
 
  杜大小姐这么一说,吃它8碗也不够啊……

 回复[69]: 邓星,我是说晚上到你那里去看看。没有对局长说。 九哥 (2007-03-28 19:10:12)  
 
  局长那里有女人的话,当然要去看的。没有,就以后再说。去星吧,当然不是喝酒,我从来不喝酒的。老实说,想去你那里当几天义务跑堂,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故事。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跑堂的,该穿什么服装?

 回复[70]: 你带一把小提琴去吧 陈某 (2007-03-28 19:12:17)  
 
   当跑堂就算了,她那里店堂小,不用跑

 回复[71]:  邓星 (2007-03-29 14:59:37)  
 
  九哥,我就觉得你好像是跟我说的。那局长有什么好玩。哈哈

  
你来跑跑吧,你那么可爱,客人一定人气直升。。

 回复[72]: 星桑 吴卫建 (2007-03-29 20:58:36)  
 
  嘿嘿,又离题十万八千里了。

  
愿你表哥在天堂一路走好。母爱确实很伟大。

  
坦诚的说,你表哥走在他母亲前并非憾事,否则你姨母会更不放心的,恕我直言,

 回复[73]:  邓星 (2007-03-30 17:35:00)  
 
  吴桑,谢谢。你说得一点没错,我也是这么对她说的。你好么,最近在哪里?

 回复[74]: 星桑 吴卫建 (2007-03-30 18:07:02)  
 
  最近以来公务较多以及家人来我处,后又陪他们去香港等,为此很忙碌。香港的海洋公园你去过的吧,还不错的呵。据说是亚洲最大的海洋公园。

  
你们近日可“花见”了吧,愿大家赏花愉快。

 回复[75]: 吴桑 邓星 (2007-03-30 18:13:30)  
 
  你真的是一直很忙。海洋公园很久以前去过的,已经不是很记得了。。

  
樱花可能就在这两天了,一下雨就完了。真的是很短暂的。我不知道斑竹他们到底怎样决定。。

 回复[76]: 我正在 我是局长 (2007-03-30 19:18:47)  
 
  跟陈某商量,去靖国神社赏花。

  
时间还没定,到时候再说吧。

  
你来吗?

 回复[77]:  邓星 (2007-03-30 19:29:21)  
 
  哦局长,还好我临死前又看了一眼。这种活动,我一直是踊跃参加的呀。。不过太远太麻烦,我可能就不来了。我今年已经看过一次,虽然才开一点点。也是逼不得已,一大早起来陪朋友。这种看樱花的事,好像已经几百年没有做过了。。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Before 2007
    君子 
    顺其自然 
    叹息桥 
    做戏而已 
    无心的人 
    败兴的人 
    失落症候群 
    季节之蝶 
    流金岁月 
    飘落的夏历  
    老钱新时代 
    陈年雨 
    Buy one, Get one free 
    离去的快乐 
    老天给的牌 
    不如不要 
    梦兆 
    狼心 
    母亲的心 
    寂寞费 
    谁痴 
    歧视 
    卖红薯的小车 
    女人的梦 
    不复记忆 
    写真有多真  
    One stop 
    来真的 
    小事一、二、三 
    糊涂的爱 
    观战 
    难得糊涂 
    点蚊香的夏季  
    大陆的女人 
    失言 
    悠悠闲云  
    晨雨 
    在水一方 
    自我中心 
    人间有情 
    友人 
    大小 
    零点一 
    根性 
     
    骚动 
    一种色彩 
    秋装 
    万圣节的鬼火 
    小小轻舟 
    喜相逢 
    笑声碎成千万片 
    摄下这一刻 
    透支 
    朝花夕拾 
    蓝色风情 
    说永不 
    说求财 
    挑肥拣瘦 
    五星级 
    红酒风情 
    陋作 
    粗菜 
    星期一和下雨天 
    诺言 
    岁月中的倒影 
    败家子 
    三角关系 
    挑剔万岁 
    自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