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Before 2007
字体∶
一种色彩

邓星 (发表日期:2006-09-09 16:58:39 阅读人次:3860 回复数:79)

  那手机突然在吧台上抖动起来的时候,我和他都被吓了一跳。这个“他”,是指常来酒吧的一个客人。那天已经整整在吧台前坐了五个小时。别的客人来了又走了,他还坐着,没有一丝起身走的意思。在这之前,他差不多每隔五分钟就按一次电话,可是马上就收线,显然是对方已经关机。这举动他越做越焦躁,又没处可迁怒,只好不断地把手机重重地掷在吧台上,好像这是电话的罪过。弄得旁边的客人都有点坐不安稳了。对着这么一个满脸焦躁不安的人整整一晚上,虽然他没有对我说什么,我的神经已经很疲劳。天底下还真有这种男人,不是吧?我试图让自己感动感动,可是一点不成功。

  
那一方的确是他的情人。那是他自己告诉过我的。虽说,哦失敬失敬,这一位三寸丁般的中年东洋人其貌不扬,个子极小,可人不可貌相的嘛,人家在一间很大的外资公司工作,经常往返在纽约、伦敦、巴黎、米兰等大城市之间,报酬十分丰厚。应该说也算见多识广,是看惯了各式漂亮女人的。他的穿着一直十分讲究,名贵牌子的手表领带皮包,定做的西装,用色也十分含蓄。可是这些还是弥补不了先天的不足。老天真会开玩笑,总要留点美中不足。

  
这样一个人,妻子当然一早备妥。虽然我没有见过。说到妻子,他表情冷漠,就像谈起一件家具一般。那是不同的。尽管没有爱,(不知从前有没有)也许有契约,也许轻易打发不了,又也许想留待日后为自己推轮椅用的。虽然悲哀,可那是人家的私事,愿打愿挨,与人无关。一说到情人,即刻就不同了。我已经无数次看见他一进门就把那台手机东摆西放,生怕接收不好,误了他听电话。并且似乎是要将此举公布于众,做得十分显眼。很多时候,身体动作也是一种语言,真实性可以胜过嘴里说出来的。自己没有的才会那么紧张,令我觉得有点可怜。偶尔,也是看见他接到过那电话的,那种时候,一般我都不忍心看,因为,在旁人看来,由那么一个中年男人扭捏地扮演情痴,实在惨不忍睹。

  
我心里希望他赶快结账走人。那宝贝电话终于来了。我走到另一头,没事找事地弄点活儿干,不想看他。不料,我刚刚放下到一半的心,突然听到那一头大怒的喝声,“说什么?搭错线,我说你搭错线了!”

  
电话再度被摔到吧台上。完了,无辜的忠实的电话。

  
早已超过营业时间了。我又等了十来分钟,才慢慢走到他面前。说很晚了,你也累了,回家吧。明天再说,电话通常会有意外,是靠不住的。

  
电话靠不住?我原来也是可以如此虚伪的。

  
他一脸的失望憔悴,缓缓地站起来穿上外套,最后拿起手机。“这电话有病,我换了它。这里的接收也有问题!”

  
是是是,一定。我听见自己在说。

  
这么看来,他的太太失去他的爱,说不定算一种幸运。

  





Page: 3 | 2 | 1 |

 回复[1]: 也算是沙发,问问 陈某 (2007-02-23 11:27:26)  
 
  你酒吧里有没有报警装置?遇到喝醉的摔酒杯啦,赖帐啦,怎么办?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7-02-23 11:32:44)  
 
  估计有高压袖珍警棍或者催泪瓦斯罐备着,秋叶原的弄堂里有卖的。

 回复[3]: 好莱坞了一半 刘大卫 (2007-02-23 11:40:12)  
 
  设想,善解人意的老板娘,目睹此景,默默地调好一杯“卡尔蒂诺的玫瑰”,擎了,来到那早已失魂落魄的三寸丁台前,轻轻地放在他手边。

  
然后坐下,望着窗外若有若无的细雨,自言自语般地用新罕布什尔口音说:“我记得去年您第一次来小店的时候,刚从翡冷翠回来,当时您的故事只讲了一半,还有另一半吗?”

  


  
……接下来让别人去写吧。

  

 回复[4]:  采夫 (2007-02-23 12:28:25)  
 
  不痴不痴,应该是阿庆嫂和刁德一的东京版。

 回复[5]: 看来我太洋派了…… 刘大卫 (2007-02-23 13:08:04)  
 
  老采是本土派的……嘿嘿嘿。

  

 回复[6]:  taya (2007-02-23 13:20:58)  
 
  局长怎么那么矫情

  
学我,直接一杯BLOODYMARRY灌下去多刺激!

 回复[7]: 局长是谁? 刘大卫 (2007-02-23 13:30:39)  
 
  

 回复[8]:  采夫 (2007-02-23 14:19:50)  
 
  回大为兄,确实洋派了点儿。俺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是“卡尔蒂诺的玫瑰”,新罕布什尔口音的老板娘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回复[9]: 老采,不瞒您说 刘大卫 (2007-02-23 14:44:19)  
 
  那都是我瞎编的,我也不知道。

  
嘿嘿。

 回复[10]: 先答斑竹 邓星 (2007-02-23 17:41:42)  
 
  没有设特别的报警装置,至于吗。这么小的酒吧。。不过,我有一个直接通警察所的电话,可以备用。。你想,一般报警了,警察会开了那种哇哇的车来,总之影响不好。对不。

 回复[11]: 直接通警察所的电话 陈某 (2007-02-23 17:44:47)  
 
  不就是报警装置

 回复[12]: 局长大人 邓星 (2007-02-23 17:47:19)  
 
  局长竟然浪漫得如此,令人读了“激懔”一下落到地上。。哈哈

 回复[13]:  邓星 (2007-02-23 17:49:20)  
 
  也算吧。。不过,倒是没有发生过这种要赖账的事情。

 回复[14]: 与采夫同感。 邓星 (2007-02-23 17:55:09)  
 
  我也没有明白什么是“卡尔蒂诺的玫瑰”?还有新罕布什二的口音?是不是苏州北门??

  
Taya说的ブラデイメアリー倒是有的,沃特加加上番茄汁。是最常见普通的食前鸡尾酒。

 回复[15]: 东博 邓星 (2007-02-23 18:03:56)  
 
  你说的那些什么高压轴警棍催泪瓦斯罐真的有卖么?警棍么,我想就不用啦,成和体统?催泪瓦斯罐倒是不错,以防万一。。

 回复[16]: 我来解释一下子 我是局长 (2007-02-23 18:12:15)  
 
  大概是这么回事儿。

  
新罕布什尔是美国最早的英国人的13个殖民地地区,教育程度比较高,从英国人看起来,粗俗的美国佬里的新罕布什尔算是比较高雅的地区。

  
相当于移民城市上海的静安区吧大概。

  


  
不知道对不对……

  

 回复[17]:  我是局长 (2007-02-23 18:15:19)  
 
  下次我去喝酒的时候告诉你“卡尔蒂诺的玫瑰”怎么个调法。

 回复[18]: 哦哦。 邓星 (2007-02-23 18:20:49)  
 
  局长,明白了。英国人瞧不起美国人,认为美国人粗俗暴发户气倒是真的,我就常听他们说。。

  
不过,就现在而言,英国人也省省吧。。他们自己也不怎么样了。很多从前的贵族后裔都把大宅深院交给政府,因为自己打理不起,也不可能雇那么多的工人维持了。

 回复[19]:  邓星 (2007-02-23 18:32:40)  
 
  局长,你说的不是“马格丽特”吧?

 回复[20]:  Jasmine (2007-02-24 00:32:48)  
 
  在旁人看来,由那么一个中年男人扭捏地扮演情痴,实在惨不忍睹。

  
=========================================================

  
hahaha!是不是中年人更需要生活的调味剂?

 回复[21]:  吴卫建 (2007-02-24 01:47:48)  
 
  应该说可能有些中年男性对家庭生活产生不满和疲惫后,寻求外部刺激也可以理解,如《失乐园》那样,问题是作者对此人反感,为此,此人物在作者的笔下成了情痴,

 回复[22]: 邓姊 新年一切都好 老三 (2007-02-24 13:02:13)  
 
  中年男人还能那样痴,那他一定是走到了一个新天地。

 回复[23]: 吴桑 邓星 (2007-02-24 15:40:41)  
 
  你说的是一般的现象,要说疲惫和厌倦,女人也是同样的。其实,绝大部分的人都有寂寞的一面,有些人自我调节得好一点,或者其他的趣味爱好比较多,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

  
又:我对此人说不上反感那么严重,不过,那一日他的表现,令左右两边的客人全部“知难而退”。。

 回复[24]: 老三 邓星 (2007-02-24 15:47:34)  
 
  老三新年好!希望经常读到你的文章,新年一切顺利。

 回复[25]: Jasmine 邓星 (2007-02-24 15:53:39)  
 
  我以为中年人追求爱情也无可厚非。不过,可能这就是当事人与旁观者的不同了。还有,也许很多事情就像演戏一般,有适合与不适合,特别是在别人眼中。。你说呢。。

 回复[26]:  东京博士 (2007-02-24 16:22:54)  
 
  邓板娘,你要的东西我送来了,嘿嘿——http://www.crt.or.jp/public/user/%7Etitose/SAFETY2.htm

 回复[27]: 哦,东博 邓星 (2007-02-24 16:45:45)  
 
  哇你有两下子哦。。我看上拿把手枪了,嘿嘿。。

 回复[28]: 会用吗?哈哈 陈某 (2007-02-24 16:49:17)  
 
  那是德国货啊

  

 回复[29]: 还有, 邓星 (2007-02-24 16:50:24)  
 
  突然想起,你们为什么要叫我“板娘”??老板娘其实应该是老板的娘。。我又不是。

  
那个“娘”字可以省掉。。

 回复[30]:  邓星 (2007-02-24 16:51:55)  
 
  怪不得,看起来笨头笨脑的。。你放心,我一定不往自己的方向开枪。。哈哈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Before 2007
    君子 
    顺其自然 
    叹息桥 
    做戏而已 
    无心的人 
    败兴的人 
    失落症候群 
    季节之蝶 
    流金岁月 
    飘落的夏历  
    老钱新时代 
    陈年雨 
    Buy one, Get one free 
    离去的快乐 
    老天给的牌 
    不如不要 
    梦兆 
    狼心 
    母亲的心 
    寂寞费 
    谁痴 
    歧视 
    卖红薯的小车 
    女人的梦 
    不复记忆 
    写真有多真  
    One stop 
    来真的 
    小事一、二、三 
    糊涂的爱 
    观战 
    难得糊涂 
    点蚊香的夏季  
    大陆的女人 
    失言 
    悠悠闲云  
    晨雨 
    在水一方 
    自我中心 
    人间有情 
    友人 
    大小 
    零点一 
    根性 
     
    骚动 
    一种色彩 
    秋装 
    万圣节的鬼火 
    小小轻舟 
    喜相逢 
    笑声碎成千万片 
    摄下这一刻 
    透支 
    朝花夕拾 
    蓝色风情 
    说永不 
    说求财 
    挑肥拣瘦 
    五星级 
    红酒风情 
    陋作 
    粗菜 
    星期一和下雨天 
    诺言 
    岁月中的倒影 
    败家子 
    三角关系 
    挑剔万岁 
    自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