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废话
字体∶
故乡

阮翔 (发表日期:2006-03-28 22:04:17 阅读人次:5411 回复数:65)

  就是一个被窝儿。

  
春夏秋冬都好,躺下了都会赖床。

  
崔健说:我爱这儿的土地,我爱这儿的人民,这和我受的教育没什么关系。





Page: 3 | 2 | 1 |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10-01 11:50:12)  
 
  中国有句俗语:“草窝里飞出个金凤凰”

  
不知道为何这金凤凰要飞出来。蹲着孵着不是蛮好的嘛。。。很希望有一天成亿的农民都能来上网回帖,听听他们的声音,当然这跟受教育有关,不知道能上网打字的中国农民有没有超过10%.

 回复[2]:  火 (2006-10-01 12:10:09)  
 
  阮坡和东坡,热血和冷血,···,加在一起很难烧得焦!

 回复[3]: 2: 东波老师 阮翔 (2006-10-01 12:37:01)  
 
  我个人觉得你完全没有理解崔健那句歌词的意思。

 回复[4]:  陈梅林 (2006-10-01 13:07:41)  
 
  东桑像是10年没回国的人说的话。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10-01 13:31:13)  
 
  haha,,,,让[火]困る了,好事。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6-10-01 13:33:11)  
 
  看得出陈桑是专跑祖国“先进”地方的,俺还跑更中国“大众”的地方,尤其是普通“知识分子”几乎不可能去的穷山沟,因为那种中国的比率依然很大。

 回复[7]:  陸朗 (2006-10-01 15:28:16)  
 
  真不明白博士为何如此挖苦,嘲笑中国农民。

  
你如果事业成功,挣了大笔大笔的钱,那就多搞些慈善事业,多支援些中国那些也许「没有超过10%上网打字的中国农民」,他们拒绝了你的话,你再来这挖苦,嘲笑不迟。

  
人类祖先不是开始就出现城市的,我倒认为你不过是好运,如果你生在农民家的话呢?

 回复[8]:  羅鳴 (2006-10-01 15:40:32)  
 
  话不能这样说嘛,难道没有当过农民,就不能替农民大炮不平吗?我觉得东士没有嘲笑的意思。而是事实。出国才知道祖国可爱的理念让很多人忘了祖国更多的阴暗面。

 回复[9]: 你自己为什么要飞出来? 一心 (2006-10-01 15:43:05)  
 
  

  
不知道为何这金凤凰要飞出来。蹲着孵着不是蛮好的嘛。。。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6-10-01 18:04:38)  
 
  回陆桑:我要不管农民嘲笑农民的话,我就不会发神经病自费去中国各地的贫困地区了,完全可以每次回国蹲在大上海然后回日本高唱颂歌。至于你说的募捐,如果中国各级接受机关能向公众明确募捐的钱用在何处了,如果我有能力我很乐意募捐!可惜的是这个国家的80%的医疗投资都花在了200万干部身上了,当然你们可以熟视无睹继续当我党吹鼓手,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回复[11]:  唐辛子 (2006-10-01 18:17:32)  
 
  给10楼东博:你自费去贫困地区干什么了?

 回复[12]:  唐辛子 (2006-10-01 18:18:52)  
 
  提交完毕,无意中留意了一下阮博的专栏,居然已经“费话一大堆”拉!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6-10-01 19:23:43)  
 
  回唐辛子:我的亲戚或朋友大都在大城市,但也有一部分在农村,虽然我可去可不去,但是为了时刻了解中国的变化和发展,我认为了解农村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就没资格在这里回帖谈什么中国了。

 回复[14]:  陈梅林 (2006-10-01 19:34:57)  
 
  东桑与其拿出吃奶力气骂。还不如脚踏实地为农民兄弟做点好事,不一定是捐钱,料想你也不是亿万富翁。可以做点扶贫项目什么的,岂不更好?

 回复[15]:  陈梅林 (2006-10-01 19:44:22)  
 
  一心:“你自己为什么要飞出来?”说这话没道理,难道还要向你报告吗?

 回复[16]:  流光飞舞 (2006-10-01 19:47:56)  
 
  尽管我是阮翔的粉丝,但在此我支持东博士。虽然明知东博士是故意将阮的意思引申到完全相反的方向。阮博,作为你的粉丝,我发现你对崔的痴迷差不多到了偏执的地步。今天背叛自己的偶像,希望阮博谅解。

 回复[17]:  唐辛子 (2006-10-01 19:48:19)  
 
  东博高尚。相比之下唐辛子很渺小。

  
不过,东博,你了解了农村之后,又有什么用呢?您总不会告诉我说,是为了在这儿能更透彻地回贴谈论中国吧。

 回复[18]: 2:东老师 阮翔 (2006-10-01 19:48:37)  
 
  你去农村是带着回来在网络上谈论中国的伟大目的,我非常感动。

  
"至于你说的募捐,如果中国各级接受机关能向公众明确募捐的钱用在何处了,如果我有能力我很乐意募捐!"

  
这话说的也非常的感人,逻辑严谨。

  
呵呵。

  
1,“如果中国各级接受机关能向公众明确募捐的钱用在何处”,这么说,我猜你从来没捐过款。现在官方的捐款机构都有明确的用处。希望工程的话,你直接和捐款人联系。当然,你永远选择不信任的话,任何事情你都可以矢口否认。

  
2,“如果我有能力我很乐意募捐”,请问你为什么没有能力?你好像是成功人士吧?

  
别和我较真儿,我捐助过至少3个失学儿童,1个绝症患者。其中一个是在我每月只有50000日元打工收入的时候。

  
如果你去农村一趟,体验到的只是共产党的罪恶外加中国人从来不说真话这样的东西,我觉得你实在没必要跑那么远。苦难到处都是,即使是上海大都市里面困难的中国人也很多。不要把这些可怜的同胞当作你抨击共产党的谈资。

  
当你看到苦难的时候,请先清除他而不是去责难谁。

  
愿主和佛祖与我们同在。

  

 回复[19]:  陈梅林 (2006-10-01 19:52:04)  
 
  东博有疾。到农村去就是为了收集批评资料而不是帮助农民。再说万一你的亲戚游手好闲什么的,你也当真?

 回复[20]:  流光飞舞 (2006-10-01 19:55:42)  
 
  真是一山不容二虎啊。尽管你们的对中国的心是一样的。仁慈的父,请原谅我对阮博的偶尔背叛。

 回复[21]:  东京博士 (2006-10-01 19:59:43)  
 
  再回唐辛子:了解中国的客观结果不否认我能在这里更准确地谈论中国的某些事,关于募捐,我认为中国的假货遍布每个角落,我要捐赠也不会给完全不了解的对方,现在中国大街上乞丐与诈骗我的智商也无法准确区别,因此我宁愿捐赠给还有些一点点了解的人,尽管那些人我本来可以完全不管的。这个逻辑我认为与阮翔的首帖观点不谋而合,我爱家乡,不是一个空洞的家乡,首先从自己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人开始(哪怕与自己相关的程度很弱),但我决不会为了某种口号或鼓动去完全无关的地方或帮助完全无关的人。我不需要虚伪地展示自己的故乡情结到这种高度。

 回复[22]: 2:流光飞舞老师 阮翔 (2006-10-01 19:58:34)  
 
  在我心里崔健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

  
哈哈。“背叛”这个词儿太重了。大家都是上来玩儿。一起玩,一起玩儿。

 回复[23]:  阮翔 (2006-10-01 20:02:08)  
 
  "宁愿捐赠给还有些一点点了解的人"

  
我一向是这个原则。

 回复[24]:  东京博士 (2006-10-01 20:04:18)  
 
  日本很多民间或团体的对华捐赠不愿意现钱提供,宁愿提供物质,这已经早不是什么新闻了,这里面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就是中国的不透明,贪污腐败厉害,转一篇帖子,不管作者如何立场,所述本人也未严密考证,但是每个在中国生活过几十年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判断的,仅供参考。

  
------------------------------------------------------------------------------

  
旅美轶事系列故事:赈灾募捐

  
作者:草庵居士

  
1999年,中国又发了大水。我银行的中国员工马上在银行里开展了募捐工作。象以往一样,我与董事会商量后,决定银团也参加其行动。主要的方式是,员工募集到一美元捐款,银团就在客户支付的佣金中拿出一美元来响应募捐。考虑到以往募捐中的税务问题,还决定委托一家福利性的慈善机构做我们的行动社团。这样一来,不管员工捐款,还是银团捐款,在年底报税时就能享受扣免的优惠政策。这样,既给中国捐了款,也不影响私人和银团的利益。我照往年一样主动捐了五千美元。

  
原计划募捐进行一个月,但进行了半个月效果很不明显,收到的捐款明显少于往年。秘书Angie在一次会谈中和我说起这件事情。我问她:“你知道为什么捐款那么少的原因吗?”

  


  
Angie小姐说:“我们银团的老美都不捐了,他们还劝客户不要捐款”。

  


  
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

  


  
Angie小姐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你问一下老美就知道了,要不是我是中国人,我都不想再捐了”。

  


  
......

  


  
过了几日,我在一次午餐中问银行的员工:“为什么你们不想给中国捐款了,以你们的收入,捐了钱,可以扣税,又没有损失,为什么不愿意捐款了呢?”

  


  
老美们到是很坦白:“我觉得中国政府在骗人,我们捐款是上当受骗”。

  


  
我一听感到诧异:“为什么?”

  


  
老美们马上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对我说:“中国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发生水灾,到了九十年代初是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是三十年一遇的洪水,今年可好了,是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我们很奇怪,中国政府为什么洪水越治理就越来越大?而且,我们捐款,也不知道钱到了那里去,也不给我们一个交代。世界各国对国际捐款都会在事后发表声明,说明捐款的数量和用途,为什么中国政府就没有呢?我们问中国使馆,对我们就是一声感谢,但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只说是中国内政,我们无权过问。但这是我们的捐款,我们需要了解啊”。

  


  
我一听就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我笑著说:“这很好办,你们担心钱会用到其他地方去,我们可以给中国捐物品,不再捐钱”。

  


  
老美们一听,高兴起来:“这样,我们愿意捐款”。

  


  
说完,我就叫来了组织捐款的中国员工,大家商量用捐款买什么物品给中国。经过一番讨论,大家一直同意将捐款购买大米捐给中国赈灾。意见统一了,老美们的捐款马上就上来了,过了半个月一统计,总共有七万多美元。于是大家就开始寻找便宜的大米。我银团的董事Frank先生在德洲待过,了解德洲的情况,就和那里的粮食商进行了联系。一联系果然有好消息。在德洲有数十万吨的等外大米,每吨才二十美元。米的质量不是很好,70%是整米,30%是碎米。但不影响食用。但作为赈灾用应该不是问题,而且可以用有限的钱买到更多的大米。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结果用六万美元买到了3500吨大米。剩下的一万多美元用于支付运费,不足的部分由银团支付。

  


  
既然买好了大米,大家就委派了一位先生与中国使馆联系捐赠的问题。中国驻洛杉矶使馆很欣赏我们的做法,表示马上代我们与中国政府联系。并特意打来电话对我们表示感谢。

  


  
过了二天,中国使馆来了电话:“很遗憾,中国政府对粮食进口有一定的要求,请问你们是否可以将粮食转换成等价的货币?”

  


  
老美们一听,肺都气炸了:“中国不需要粮食,只要美元。给他们美元还不知道用去做什么了?我们只捐粮食,不捐钱”。

  


  
组织者一见真有了麻烦,忙又与使馆联系。很快使馆给了回信:“捐粮食可以,但要中国政府批准,有了批文才能允许进口,而且你们要先准备样品寄到中国,经过检验部门检验后才能发运。而且,检验费要你们自己支付,大约5000美元,时间约需要一个月”。

  


  
组织者听了之后感到这可是麻烦了,粮食不能马上运过去,还要另加五千美元的检验费用,捐赠给中国粮食要这样麻烦,老美们不会同意啊”。怎么办呢?几个中国员工只好先自己商量,并找到我说:“老板,你和使馆熟悉,你去帮我们通融一下,否则太给我们中国人丢脸了,这次办不好,下次就没有人给中国捐款了”。

  


  
我听了觉得也是,就马上与使馆的副总领事同了电话,我将情况讲了一遍,副总领事很是同情,告诉我说:“马上与国内联系,明天就告诉结果”。

  


  
听罢,我忙安慰组织者说:“副总领事已经说了,要马上与国内联系,明天给你们答复。你们等一天再说”。

  


  
第二天一早,副总领事就来电话了,很抱歉地对我说:“很理解你们海外华人爱国的心情,但国内目前很忙,无法将你们的要求答应下来,如果你们一定需要这样做,我们就马上给国内写报告,请他们批准。但时间可能会很长,保守估计会要有三个月以上。我的建议是你们将大米卖掉,换成美元,捐赠给国内,而且,你们使用基督教会的名义捐款,与中国政府的政治态度不符合,你们要将基督教会的历史和政治情况做一个汇报给我们,等我们调查清楚后再给国内写份报告。等到批准后才可以捐赠”。我听了之后,一阵心酸,绕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国内还是需要美元,不需要粮食。难怪老美们不愿意再捐款了。无奈,我只好将结果告诉组织这次捐款行动的中国员工。中国员工们听罢,又是一阵叹息:“今后再也不做这种里外不是人的傻事了,爱国爱到最后,我们还要向中国政府交代我们的政治动机”。

  


  
但大米已经买了,这样的结果也要告诉银团的老美员工和参与捐款的客户们。老美们一听果然暴跳如雷,纷纷要求质问中国使馆,但打了几个电话后,大家就都沉默不语了。原来,使馆的回答很简单:“中国政府乐于接受大家的捐赠,但中国内政不容外人干涉”。换句话说:“你愿意捐就捐,不捐,我也无所谓”。老美们一见简直是义愤填膺:“中国政府怎么能这样对待友好人士呢?怎么能这样对待本国的灾民呢?难道大米不是用钱买来的吗?粮食不是更能救灾救急吗?为什么只要美元?”

  


  
气愤归气愤,但3500吨大米可是个实际问题,我们既不能毁约,又不能等待。要另找买主需要时间,大家没有一个人是粮食商人,而且每天还要支付数百美元的仓储费用。总不能让大家还要捐款支付仓储费用吧,再说到了这样地步,谁还会再捐款呢?大家一商量,既然已经捐了,中国政府马上不能接收。干脆就捐给别人算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把粮食捐给别人,大家就开始进行了新的联系。很快,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回了传真,使馆人员也来到了银团,他们无条件接受捐赠。粮食运费由他们政府支付,节省的运费可以再购买粮食捐赠给他们。

  


  
......

  


  
自此,我银团再没有人组织,也没有人愿意再为中国赈灾捐款了。

  

 回复[25]:  东京博士 (2006-10-01 20:19:25)  
 
  回19楼陈桑:我很不愿意再使用“党卫队”这种刺激性的政治词汇,不过这次不得不说,你在本帖的前前后后的发言,只能证明你是一个无视中国现实,生活在玻璃壳中的人,尽管据说你插队过。用褒义词说,就是你太纯洁可爱了。

 回复[26]:  陈梅林 (2006-10-01 20:32:01)  
 
  回东桑:你不觉得你骂得是否太多?就因为我在农村数年,我看到靠着他们自己的努力他们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还有不要再说“党卫队这种刺激性的政治词汇”,这伤不着我,伤的是你--不能容忍不同意见。

 回复[27]:  东京博士 (2006-10-01 20:42:31)  
 
  对中国社会的假大空,百骂不厌,啥都能容忍,就是容不得欺骗大众。

 回复[28]:  陈梅林 (2006-10-01 20:47:21)  
 
  我坚决拥护东桑骂“假大空”!坚决支持“容不得欺骗大众”,坚决支持反对腐败--只是不要伤及无辜--普通民众。

 回复[29]:  东京博士 (2006-10-01 21:08:47)  
 
  并没有想伤害谁,你没觉得自己老是不知不觉地出来为XXX护驾?XXX是为了自己的政权稳定为最高宗旨的,政权稳定对百姓当然并没有坏处,但是颠倒黑白的宣传是少数统治者为了自己利益的稳定以践踏和牺牲国民大众利益为前提的,在执政者利益与国民利益上的取舍(现代中国两者并非等同的),我想每个中国人应该好好思考。我的家乡,我的很多亲人朋友他们连自由的呐喊都不可能(别告诉我说在小饭馆和家里餐桌上骂娘就是言论自由)。

 回复[30]: 2;亲爱的东桑: 阮翔 (2006-10-01 21:15:28)  
 
  我认为你们对共产党的那些所谓批判,基本上都是“大”和“空”的。

  
还是那句话,你真的认为你所看到的这些共产党的所谓缺点,其他人看不到?

  
你太低估中国人的智商了。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
    关闭 
    陈X 
    又被东博删帖子了,再贴 
    关于六四 
    这个地方流露出的 
    说点观感 
    关于西藏 
    屎盆子扣在谁头上? 
    别吵了 
    奥运火炬灭了两次 
    各位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到这里来 
    我有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问题 
    说一句西藏的事儿 
    又想说说陈冠希 
    哈哈 
    说说日本人 
    恩,我想了想 
    关于陈冠希 
    今天晚上上看了北野武的节目 
    有感于一个朋友的衰老 
    说说饺子 
    团结就是力量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祖国 
     让我们荡起双桨 
    推荐一部电影 
    我的中国心 
    红领巾飘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香港人真NB 
    味噌汁 
    哈哈,检讨一下 
    看了色戒 
    2007,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日本有感 
    quote again 
    突然想说点政治话题 
    一将功成万骨灰 
    深夜上来 
    回来了。 
    正式 
    老实说 
    生命的脆弱在于 
    我原本没想到看到这个会有想哭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很粗鲁的人么? 
    quote again. I just like it 
    平常心 
    到底什么是专业 
    假如我有1000块钱 
    风在唱着一首歌 
    闲人免入,自己发一下骚 
    呜呼哀哉! 
    台语歌 
    每天进步一点 
    走着走着 
    国家性质 
    容忍一些非常龌龊猥琐的人 
    运动了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出国最大的坏处 
    上东洋镜有感 
    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把这个贴出来 
    简直就是在说我 
    not funny 
    打屁股,打屁股! 
    天籁 
    呸! 
    你相信么? 
     
    lyrics 
    古人云 
    可以是文学家,当然也可以小肚鸡肠 
    存而不论 
     
    睡觉前说两句,关于镜子上的两位同志 
    A quote 
    萨达姆死了 
    有感于盘古乐队的新专辑《杀杀杀》 
    还是说两句吧 
    飞翔 
    历史 
     
    说两句东博的思考 
     
    要谈风月啊! 
    日本到底排外不排外。 
    生于70年代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6)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5)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4)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3)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2)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 
    紅花雨 
    哈哈,我喜欢这个话题 
    吃饱饭。打过饱嗝 
     
    说几个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个中国人 
    介绍一个我佩服的知识分子 
    扫盲是很辛苦的 
    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知识分子? 
    华盛顿 
    just stand by 
    秋天到 
    有个问题 
    民运指南 
    高温 
    你还是中国人么?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玉米棒子 
    a quote 
    想笑不过实在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不能不厌恶他,这真让人很郁闷 
    反日? 
    反日 
    我的1976 
    民主 
    尿布 
    哲理 
    窦唯 
    蛋炒饭 
    二胡 
    窦唯 
    樱花飘落 
    辣酱 
    蓝天 
    咖啡 
    日语? 
    兄弟 
    故乡 
    阴天下雨 
    大太阳 
    天气预报 
    今天晚饭喝粥 
    只是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