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思云 >> 谈谈日本
字体∶
谈谈日本人对中国发自内心的蔑视

林思云 (发表日期:2009-05-27 23:38:42 阅读人次:5516 回复数:70)

  

  
一日参加日本某学会的座谈会,主要谈中日战争的问题,会上大家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点到而止,没有特别尖刻的发言。晚上我与几位日本教授去一家小小的居酒屋,开始日本特色的所谓“二次会”。几杯酒落肚之后,大家的话匣子渐渐打开了,慢慢地说话也开始“无遮拦”起来。

  
我不善饮酒,少许喝了一点,就感到头痛脑胀,借机去厕所,悄悄走出店外,让冷风吹吹自己发胀的头脑。我无意识站在一个地方,正好是几位教授饮酒的桌前,仅仅隔着一扇窗户。这是一扇非常传统的日本式窗户,窗上贴着窗纸,里面的教授们看不到我,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只听森田教授(架空名)笑道:“中国人真有意思,总是没完没了地纠缠着我们道歉。”

  
中井教授(架空名)笑道:“是啊,说到道歉,我倒想起西洋在禁止决斗之前,有一部《决斗法典》,规定如果一方冒犯了另一方,而又不肯道歉的话,就要用决斗来解决问题。中国人认为我们冒犯了他们,想要我们道歉,又不敢和我们决斗,只是在嘴上喋喋不休嚷个没完。”

  
平野教授(架空名)笑道:“我看中国人没一点男子汉的气魄,像个挨了打的小女人似的,只会纠缠着我们要道歉,撒娇地说‘你打了我,你要给我道歉,你不道歉我就不和你好。’”

  
众人大笑,中井说:“我看我们还是对中国人哄着一点儿,就像丈夫哄老婆那样,说几句甜话,把她哄高兴了,自然就会听话的。”

  
众人又大笑,平野说:“男人和男人打架,打赢了是你的本事,输了是你没本事,根本谈不到什么道歉不道歉的。我年轻时有一次跟人打架,打不过人家,被人家痛打一顿。说实话,我倒很佩服痛打我的那位。男人打男人,是不需要道歉的;只有男人打了女人,才要道歉嘛。”

  
森田说:“平野桑说的不错。我们和美国人打仗,就好像男人和男人打架,我们被美国打败了,只恨自己的本事不精,倒是很佩服打败我们的美国人;我们和中国打仗,就好像男人和女人打架,中国人被我们打了,不怪自己的本事不精,却只怪我们打人太凶了,太狠了,真是可笑。既然是打仗,下手不凶狠一些行么?”

  
中井说:“中国就像一位怨妇,动不动就撩起衣服给人看伤疤,说‘你们看啊,我被好凶的男人打了,看看我这里,身上还留有伤疤呢。’”

  
众人一阵大笑,平野笑道:“既然中国是女人,我们男人怎么能和女人一般见识呢?我们干脆就给她们道个歉吧,抚摸一下她们的伤疤,哄她们说‘打痛了吧,我来给你揉揉。真对不起呀,上次我出手重了一点,下次我会出手轻一点的。’”

  
那天的天气颇热,可是站在窗外的我,却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冷得凝固了。万没想到这些平时对我这样的中国人彬彬有礼的日本教授,经常对日本侵略中国表示道歉,而他们的内心中居然是如此地轻蔑中国,根本不把中国视为对手,把侵略战争理解为“男人打女人”那样的错误。以此为契机,我后来与立命馆北村教授合写了一本《日中战争》的书,力图证明中日战争是一场男人之间的对等战争,中国不是不敢向男人反抗的女人。

  
从历史上看,日本对中国一直是仰视的,近代以来日本人对中国的蔑视,其老师还是西洋的种族主义。在十九世纪,种族主义还是可以公开传播的,西方白人公然宣扬对其他人种的轻蔑。一个美国人西德莫尔(Scidmore),在1900年出版了一本书《万岁帝国,China, the Long-Lived Empire》,他在书中这样说:“从来没有一个外族人能够深入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他们思维的起点与终点都与我们不同,是一个和我们相反或颠倒的过程,我们无法追踪和理解。……,对于所有的东方人来说,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那样跟我们的差异那么大。没有一种记忆、风俗、传统、理念、词根或是任何一种象征能够把我们的过去和他们的过去联系起来。这就像在盎格鲁撒克逊人与中国人之间,没有任何同情、关切、同感和默契可言。……,无论在哪里,这个人类最低劣的种族都堕落到肮脏、混乱之中;他们颓废、没落、麻木不仁,甚至对财富的丧失也无动于衷;他们自负、自私、颓丧、懦弱和迷信,没有想象力、感情、骑士精神或幽默感;他们不会热心于任何斗争,包括那些能改善生活条件的斗争,甚至对于谁统治他们也漠不关心。”

  
在1900年那年,中国发生了义和团事件,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公然宣称“可以把中国人当作未开化的野蛮人来对待。”既然是野蛮人,自然是杀了也行,抢了也行,奸了也行,没有必要对他们讲人道。在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后,联军总司令瓦德西公然下令,让全体兵士自由掠夺三天。

  
这样的自由抢劫,使中国的珍贵文物遭到空前的浩劫,皇宫和颐和园里的宝物被抢掠一空,就连太和殿前存水铜缸上面的镀金,也被联军士兵用刺刀刮去。“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各国洋兵,俱以捕孥义和团,搜查枪械为名,在各街巷挨户踹门而入,卧房密室,无处不至,翻箱倒柜,无处不搜。凡银钱钟表细软值钱之物,劫掳一空,稍有拦阻,即被残害。”(《庚辛纪事》)。

  
除了杀人抢劫,自然也少不了奸淫妇女。中方军队统帅直隶总督裕禄在败战后服毒自尽,其七个女儿皆被劫至裱褙胡同供兵士奸乐;户部尚书的妻女也被拘到天坛,遭到联军兵士轮奸,后来全家自尽。“联军尝将其所获妇女,不分良贱老少,尽驱诸裱褙胡同,使列屋而居,作为官妓。其胡同西头,当径设法堵塞,以防逃逸,惟留东头为出入之路,使人监管,任联军人等入内游玩,随意奸宿。”(《拳事杂记》)。

  
八国联军的当事者们,当然没有想到要道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场文明对野蛮的战争,当然也就不必道歉。西方白人认为自己是优等民族,认为自己有“把非白人种族文明化的义务”,认为侵略落后民族,是给他们带去文明。当时西方对人种的优劣,有以下的概念:第一等是“雅利安人”,第二等是“闪米特人(犹太人属闪米特人种)”,第三等是“黄种人”,第四等是“黑种人”。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还要感谢日本,因为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第一次创造了“黄种人”打败“雅利安人”的奇迹。当今世界七大经济大国,除了日本之外,其他都是雅利安人的国家。没有日本的话,西方的人种论还会很有市场。

  
在二次大战前,得意日三国结成同盟。但是纳粹德国信奉“雅利安人至上主义”,德国和黄种人的日本结盟,显然不符合纳粹党的民族信念,也无法向德国民众解释为什么高贵的雅利安人德国,要和低贱的黄种人日本结盟。这时就有德国学者出来考证,研究出惊人的结果:原来日本人也是“雅利安人种”,在远古和德国人原本是同一种族,后来日本人迁移到日本列岛,那时日本火山时常爆发,硫磺气浓度很大,本来是白皮肤的日本人,就被硫磺熏成黄皮肤了。

  
日本人当然也欣然听到自己是“东方雅利安人”的研究成果,从心理上讲,日本人认为自己是欧洲人,对亚洲其他民族有一种无意识的傲慢。尽管现在我们在公开的场合,听不到日本人这种傲慢的谈话,也看不到鼓吹日本优越的文章,但这不等于日本人对中国内心里的蔑视就从此消失,他们在私下场合还会用刻薄无情的语言来评论和嘲笑中国。

  
此外中国人的所作所为,也助长了日本人的傲慢心理。中国像怨妇一样喋喋不休地抱怨日本打了自己,用“友好”来威胁日本“道歉”,就像女人用“我不和你好了”来威胁男人一样,自然让日本人嘲笑。尽管中国人会忿然大怒地骂几句“小日本”之类的情绪发泄性口号,但在中国人的内心深处,对日本人是敬畏的,甚至连嘲笑日本人的勇气都没有,我倒是希望中国人编出几个嘲笑日本人的笑料。

  
有人以为中日关系的结症是日本对侵略战争道歉,以为日本一旦道歉了,中日关系就会友好了,这种看法其实濒于幼稚。真正妨碍中日关系的,从本质上讲还是日本人内心里对中国的蔑视。我衷心希望中国能干出几件让日本、让世界佩服的事情,只有日本人从心中敬佩中国人了,日本才能真正把中国当朋友对待,中日关系才能真正的友好起来。

  





Page: 3 | 2 | 1 |

 回复[61]: 公义 水双 (2009-05-31 08:39:11)  
 
  在民主主义的实际操作中,很遗憾,公义只能变成数据才是被承认的东西(其内涵是很莫名奇妙的)。简单说,51%就是“公义”,49%就不是“公义”。

 回复[62]:  小木樨花 (2009-05-31 17:03:09)  
 
  >>真正妨碍中日关系的,从本质上讲还是日本人内心里对中国的蔑视。

  
---------

  
很不以为然。

  
真正妨碍中日关系的,是中国尚未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真正妨碍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中国人的关系的,视个别情况而定,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可能包括 入乡能否随俗,是否具有公德心是否遵纪守法。

 回复[63]:  小木樨花 (2009-05-31 17:08:36)  
 
  〉〉我不为中国辩解什么,中国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也不觉得自卑。没什么可自卑的,我觉得个人的尊严远比国家的尊严重要。也只有个人有尊严,国家才有尊严,而不是反过来。国民可以不满意社会制度,但是没必要为它自卑。反过来也一样。我觉得美国的社会制度是世界上最NB的,但是要是一个美国佬站在我面前因为他国家的社会制度如何如何而觉得自己比我高一等,我觉得那根本就是个大SB。

  
---------

  

 回复[64]:  liang (2009-05-31 18:17:29)  
 
  在东京的黑鬼杂鬼,有很多也是作奸犯科的,例如,贩卖黑枪的很多是菲律宾泰国人,但是日本的传媒就不是很热衷把这些人与他们的本国形象来炒作。

 回复[65]: 回复[62]: 中国尚未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林思云 (2009-06-01 00:19:47)  
 
  真正妨碍中日关系的,是中国尚未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不可解。

  
不是说中日关系正常化了么?中国还不是正常国家,怎么和日本正常化?

  

 回复[66]:  唐辛子 (2009-06-01 08:43:01)  
 
  林先生:大早起来先送花给你。

  
送花六朵---今天是中国的儿童节呢,还记得童年的时光吧,节日快乐!

  
说实话:林先生最近的新文,一贴上来就第一时间看到,看完之后倍感失望---请林先生不要心里不舒服啊,但和林先生过去的文字相比,您最近的文章,实在不知道让人如何是好呢。

  
本来看完您的文章就想留言告诉您上面的话,但接下来看到众人“群起攻林”,俺就不愿意凑热闹了。

  
但今天还是忍不住留言给林先生,不是为了批评,而是要真诚地赞美林先生一下:这二天看林先生在此回帖,不管对方态度如何,林先生始终温和有礼地畅叙自己,不回避,不狡辩,不耍“中国式的无赖”也不做“中国式骂街”,真是难得!中国人都有这样的素质,民主社会指日可待。

  
可惜的是大部分中国人不具备这样的素质。不说远处只作近观,看看东洋镜,就可以窥见“丑陋的中国人”的嘴脸。这儿的大部分人其实并不追求“民主”,他们要的只是发泄而已。发泄完了,继续去现实生活中做“奴隶”。(奴才还谈不上,做“奴才”还须得有“才”)

  


  
林先生实乃一有气量的雅士,请继续写自己的文章,说想要说的话。不管文字如何,您的为人令人敬仰。

 回复[67]: 思云两篇文章100多回复 科长 (2009-06-01 09:04:27)  
 
  有几个是骂人的?我觉得大多数还是心平气和地在论说的。

  
怎么就成得出了“这儿的大部分人其实并不追求“民主””的结论了呢

 回复[68]:  唐辛子 (2009-06-01 09:25:45)  
 
  科长您日常经常给网站做备份吧?有时间您自个儿慢慢看看这个网站里的所有言论吧。也许您火眼金晴,看出这儿的人都很把握很追求“民主”的精髓。

  
不多说了。工作时间不予闲聊。

 回复[69]: 哈哈!喜欢看林思云先生的杂文! 小林 (2009-06-01 20:34:05)  
 
  写得好!赞成[66]楼唐辛子妹子的意见!

  
〈〈不管对方态度如何,林先生始终温和有礼地畅叙自己,

  
这是绅士风度啊!

  

 回复[70]: 你说的"民族性"是什么东西? 又可 (2009-07-24 19:42:35)  
 
  我以为中国的独裁,不是政党问题,而是民族性问题,中国人压根不喜欢

  
民主这种东西,谁都想一个人说了算,谁都想当老大,这样的民族性格,

  
搞民族(主?)似乎不太合适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搞不懂。很多思维不严格的人不能说清楚问题原因的时候提起"民族性"。其实他们没认真作"民族性"的定性定量比较研究。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谈谈日本
    大选前夕,说几句日共的话题。 
    从30日大选看日本政治幼稚性 
    谈谈日本人对中国发自内心的蔑视 
    日本人的“远虑”  
    谈谈日本的凡人凡事(五):半寄生妻子和微波炉妻子 
    谈谈日本的凡人凡事(四):软派和适龄期 
    谈谈日本的凡人凡事(三):奥巴桑 
    谈谈日本的凡人凡事(二):成田离婚 
    谈谈日本的凡人凡事(一):公园初登场 
    从日军坦克谈日军特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