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陈某 (发表日期:2013-06-30 17:15:38 阅读人次:10875 回复数:102)

  週末,驅車140公里來到千葉,

  
別墅位於半山腰

  


  
坐在院子裡,正可以看到大海

  


  
別墅的主人是誰呢?

  
稍等,待續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只能证明你的皮更厚 科长 (2013-07-02 14:50:59)  
 
  跑到人家那里,当着这么多男女老少就脱了

 回复[92]:  与禅寺 (2013-07-02 14:58:40)  
 
  我很想知道,中国大学里任教的一个外国教授,公开在自己网页里表达和中国政府见解相反的立场(证据有没有不去说了),还能不能在自己私邸悠然请客度周末。

  
还是会有有些人期待的意想不到的展开?

  
日本很没劲,看不到什么意外展开……

 回复[93]:  东京博士 (2013-07-02 15:02:41)  
 
  沙滩上,那么多人,不都脱了吗?真是ほうけん主义,被克拉克老先生说对了,你们居然都在胡扯什么“法权主义”。

 回复[95]:  二进宫 (2013-07-03 01:39:50)  
 
  爱谈政治那丫头还在啊,我说咋这么熟悉呢,是她。

 回复[96]:  东京博士 (2013-07-03 14:08:58)  
 
  克拉克先生在谈到钓鱼岛搁置问题上,他也归纳为是日本人轻易违约,当然国际问题上,他曾经是职业外交官,远比我们专业知识丰富,但我依然很好奇日本人在搁置问题上究竟是怎么个违约的。

  
关于尖阁诸岛(钓鱼岛)中日搁置争议的真相探究

  
1978年的中日会谈,当时在场的日本外务省中国课长田岛高志氏2013年6月28日对采访的《产经新闻》记者说——

  


  
1972年田中角荣与周恩来会谈并无合意

  
中方认为两国关系正常化交涉的1972年9月27日举行的田中角栄·周恩来两首相的会谈获得了合意,当时参与交涉的条约课长同行的栗山尚一氏指出:“两国首脑之间达成了搁置的默认(日语原文:両首脳の間で棚上げの暗黙の了解が成立した)”。

  
但是,田岛对产经新闻的采访说:“有过默认,但中方说有过合意是言过其实了(日语原文:あったのは暗黙の了解で、中国側が『合意があった』と言うのは言い過ぎだ)”,田岛否定了1972年的中日合意说:“在交涉条约当时,田中和周的会谈对搁置问题也没有表示过合意(日语原文:条約交渉当時、田中·周会談で棚上げの合意があったという認識はなかった)。

  


  
1978年邓小平福田赳夫也无合意

  
1978年8月的会谈,邓氏说:“中日间存在钓鱼岛和大陆架等问题,但我们还有还有很多共同点”。园田氏以当年4月发生的中国渔船群进入尖阁诸岛周围海域事件为例主张:“以后希望不要再发生那样的事件了”,邓氏回答说:“中国政府不会再发生中日间的问题,几年,几十年,100年,放在一边好了”。园田氏只是听着没有发表意见,因为他认为日本实效控制着尖阁诸岛,而且确认了中国方面没有改变现状的意图,因此没必要去提出什么意见。

  
中方的资料里面,记录的只有邓小平的发言,日本外务省已经公开的记录中,并无有关尖阁诸岛的相关交涉。

  
另外,已经公开的1978年10月25日的福田·邓会谈记录中,邓氏在结束时自言自语说:“下一代人能比我们有智慧,这个问题会解决的吧。”田岛氏说,因为是自言自语,当时福田首相也没有作答。邓氏在会谈后的单独记者会见时主张:“外交正常化时,和平友好条约交涉时,一致认为不谈这个问题。”

  
信息出处:http://sankei.jp.msn.com/world/news/130629/chn13062908300000-n1.htm

  


  
以上,可见克拉克先生认为的搁置钓鱼岛中方的证据,很可能就是只有中方自说自话单方面的意见表达,并无对方表达的记录,更不存在同意搁置的签字之类的记录,而这样的记录要走国际司法的途径,显然难以成为有力的证据,同时,克拉克先生说的“日本人轻易地违反约定”充其量可能是一种“情”的违背(默认),而不是“理”的违背(无法律约束)。

  

 回复[97]:  东京博士 (2013-07-03 14:16:14)  
 
  如果楼上的信息是比较接近钓鱼岛搁置问题真相的话,那么中日双方不同角度的指责对方都有各自的道理,中方是因为现在的日方领导人无“情”而恼火,日方则因知道中方拿不出有“理”的证据而对抗。

 回复[98]: 这位老大爷完全不懂东亚人嘛 はいはい (2013-07-03 14:43:43)  
 
  东亚人是日本人是讲情、认理。

  
中国人是要好的时候讲情,讲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

  
闹翻的时候,胡搅蛮缠的讲歪理,

  
实际上就是,没人能知道中国人什么时候讲情,什么时候讲理。

  
韩国人,就不提了。

  

 回复[99]:  东京博士 (2013-07-03 14:55:11)  
 
  哈哈,楼上说的这些,是中国人,大都明白。わかりやすかった。

  
1970年代的那一个时代的中日领导人,都讲究“情”(就是好的不得了的时候),这代人随着高龄化大都已经去世,生存者已经不多,因此,现在的日本人鹰派居多,两国关系有皲裂,也没什么水面下调整的人才和渠道,什么都搬“理”不讲“情”,自然碰僵。

  
两国关系就好比男女恋人,好的时候,吃顿饭买件衣服,花钱都乐意,闹矛盾分手时,都翻旧帐,连定情物都要讨还,可这些不可能都有收受证据签字画押的,自然会“情”“理”冲突,不可开交。

  
但日本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样的人物,号称对钓鱼岛搁置问题“活着的证人”的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野中广务便是其中一人。

  
2013年6月3日,野中广务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举行会谈时透露:在日中实现邦交正常化后不久,曾听当时的田中角荣首相说:“双方已将这一问题搁置起来,就这样保持风平浪静吧。”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之际,双方曾同意搁置尖阁诸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此言一出即引起轩然大波。

  
野中广务6月4日回国后在关西机场接受媒体采访,就自己发言称日中曾就搁置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问题达成共识一事表示:“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而去(中国)的,所以我不会收回发言。”

  
野中指出“我国在尖阁诸岛问题上与中国的对立给国民带来了非同寻常的不安情绪”。他表示:“正是因为政府无视此事(即搁置问题),才有了如今的对立局面。”

  
针对有人指出该发言可能会被中国利用,野中反驳说:“我不想被利用,我觉得中国也决不会这样想。”

  

 回复[100]: 也算是旧文章了,有人想看 科长 (2013-10-03 16:41:03)  
 
  三千院

  
克拉克先生

  


  
朋友邀请我去海边度周末,就这样走进了克拉克先生的海景别墅。别墅位于千叶南部一座小山僻静的半山腰,餐厅的窗户正好面向大海,窗外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草坪,四周的树木则是自然屏障。走出院子沿山路小走几百米就是海岸,只见三五闲人静坐垂钓,真是依山傍海的世外桃源。

  
老先生今年七十七,做过记者,外交官,教授,校长,他的丰富经历可在维基百科查到,就不在此地重复了。现在他名片上的头衔如下:某某事务所社长,某某大学名誉校长,某某大学理事,经济国际问题评论员。一个澳大利亚人能在日本混到这种地步实属罕见,令人敬畏。可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头。

  
他与中国的情结,源于当年中美乒乓外交时期。那时他在日本当记者,他忽悠了澳大利亚乒乓球队也一起去北京,成为了中共的座上客。可能是后来他写过几本客观报道评价中国的书而受到了冷落。如今的中国人已经不知道他的名字了,他似乎有点失落,他说很想去中国的学校演讲,说说他的中日比较观。

  
他对时事有独到的见解,包括对钓鱼岛的看法。他说那是日本人偷去的,我估计他过多地出于对我们这些中国客人的尊重,他可能没料到同行的东京博士是日本持有论者。不过时间有限,东京博士也没有详细阐述他的一家之言。我们这些后生更多的是聆听,而不是争辩。克拉克先生的人生就是一部大书。

  
我拍到一张老先生哈哈大笑的照片。大家使劲猜书架上一张两人合影里的人物,小帅哥当然就是眼前的老人,另一个是谁呢?都猜不到吧,老人說,那是当年的日本首相佐藤,反共的。老人用标准的中文调侃说,照片上有两个坏人。老人似乎很喜欢这张照片,是不是暗示了他的基本立场呢?所以后来在网上东京博士说老人热爱中国时,我说我感觉他喜欢的是日本,对中国仅仅是感兴趣而已。

  
接触时间不多,言谈间他几次说起他想重返中国社会,去跟大学生交流,去演说。这是他的中国梦?呵呵。东京博士在国内发的帖子后的回复证实我的担心,他的思路未必会被当代的年轻人所接受。我推测老先生获取中国信息的渠道有限,他知道人民日报环球日报,他不知道新浪微博南方周末。因而他对现实中国的理解是书面的,是历史的,片面的,而不是大众的,现时的,全方位的。我真想劝他一句,不要去中国趟那浑水了。

  
老人家生活有规律。十几年前买了一座山,路修到半山,造了一栋别墅,后山还建了一个网球场,太奢侈了。他每周一半时间在东京都内他的事务所工作,还要为日经电台录节目,每周的时事经济评论;一半时间在千叶别墅,打理他的庄园。据说他还拥有n栋别墅,那天的晚餐就有他的几个多国籍房客参加。俄罗斯的澳大利亚的美国的日本的,还有我们几个来自中国的。他的后院有块菜地,种着黄瓜西红柿土豆等日常蔬菜。那天去之前朋友来电,问我有什么种子,我正好有很多丝瓜苗,就顺便带了几根丝瓜苗去帮他种下,不知能否长大。回程路上,大家伙梳理着老先生的言论,我等俗人免不了还议论着他从哪里打来的第一桶金呢?

  
8/1 《中文导报》

  


  
附记:据说丝瓜长得很好,本周末有人去帮我拍个照哦 10/3

 回复[101]:  东京博士 (2013-10-03 16:49:47)  
 
  你把我写的像日本右翼分子似的,其实我说的都是有根有据的第三者中立角度看到的。

 回复[102]:  科长 (2013-10-03 16:56:21)  
 
  你既非第三者,角度也不中立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