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中秋唠叨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9-19 09:09:44 阅读人次:3705 回复数:34)

  也许是人生岁月年轮的增添挤醒了青春的记忆,也许是浪迹天涯距离的延长绷紧了思乡的心弦,本来对於节日满不在乎的我,居然开始想过中秋,想吃月饼,想到阳台上看看日本的月亮到底是不是和中国的一样圆一样亮。

  
中秋记忆是和月饼连结在一起的。除了春节以外,中国人向来把中秋节视为最为隆重的日子。想起小时候,即使在那最困苦的日子里,一家人在中秋之夜总还是要团团圆圆围坐在一起,一锅毛豆煮芋头,宽余的时候还有一只鸭子。我不知道各地风俗是否有所区别,估计是不会差得太多的。然后,分切月饼,每人一小块不同品种的月饼。很甜甜的感觉,推窗望明月,不管是阴是晴,心中永远拥有一轮圆月,因为年轻因为还有梦想。

  
后来,长大了,脱贫了,反而开始对中秋和月饼不屑一顾了。於是,月饼成为一种礼尚往来的道具,一种可有可无的摆设甚至於成为一种累赘。每年中秋之前,家里的老太太总让我送一盒月饼到舅舅家,当然炒房产的舅舅家里总是摆满了烧香客的各式礼盒,舅妈也总会挑选一盒精致的月饼让我带回家。然后,老太太又让我将这盒月饼送到阿姨家。往往过了两三天,阿姨又会拎着一盒月饼来回礼,有时我看看阿姨送来的那盒月饼,总觉得和我送到舅舅家的那个盒子很相象,当然我也不好意思去问阿姨月饼的来龙去脉。反正大家送来送去的,我记得不止一次最后我将许多已经过期的月饼扔入垃圾箱里去。不过,毕竟是一盒盒月饼,维系着亲友的联系和感情。

  
再后来,到了日本,那个从中国抄袭了许多文化和礼节的民族居然没有中秋一说,也没有月饼。这是我关于日本百思不解的疑问之一。偶而在经营中国百货的小店里,看到几个比较僵硬的月饼,已经丧失了购买的冲动和品尝的雅兴。好在网络缩短了空间距离,去年中秋,国内的朋友从网上给我传来几个动画“月饼”,尽管是画饼充饥,但是一样解馋,因为来自故乡因为蕴涵友情。我也就立刻传给众多的网友们分享。谁知没过几小时,那几只动画月饼又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那里蹦蹦跳跳地回到了我的信箱,我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了从前,想起了我送到舅舅家的那盒月饼。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唠叨着中秋,盘算着还有几天过节。我一边还嗑着故乡带来的香瓜子--为什么日本人不吃瓜子?这是又一个疑问。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善於打破沙锅问到底了。因为有许多问题是永远没有答案的,就象追问月亮为什么是圆的一样无趣。前几天东京的老杨终於结束十年抗战,到加拿大开辟新的战场去了,我没有问他为什么,我只祝愿他合家欢乐;几个月前才回到北京的阿四来信说还想到日本来玩玩,我也同样没有问她为什么,我只希望她活得快乐。人生就是这样有团聚有分离,有快乐有忧伤,就象月亮的阴晴圆缺。看到的是缺,每个人心中的月亮是圆的。

  
此时,我的电脑的CD里播放着さだまさし的“秋樱”,秋日懒散的阳光下,待嫁女子的私语窃窃,离别是悲笑语亦泪。想必日本的月亮也是一样的,难得是圆。尽管如此,今年中秋的夜晚,我一定要仔细看看日本的月亮。吃过晚饭--不知今年在附近超市里能否买到鸭子(疑问之三:日本人为什么不喜欢吃鸭子呢?),我会端坐在阳台上,一杯绿茶,飘逸着家乡的泥土清香;一瓣月饼,寄托着远方的思念关怀;一碟瓜子,嗑咂着人生的离合悲欢;一曲古诗,吟诵着跨越时空的绝唱;一颗流浪的心,永远映衬着的是故土的那轮明月。

  
月亮原本是有两只的,一只挂在天上,一只埋在心里。

  
2001年10月4日《中文导报》【三千院】


  





Page: 2 | 1 |

 回复[31]:  吴卫建 (2007-09-20 23:08:45)  
 
  李莹,是这个吧。

  

 回复[32]: 是D,是D 李莹 (2007-09-20 23:19:06)  
 
  这叫望照片止馋?

  
还有大虾酥和猪油糕

  
还有大大粒的水泡饼(不是现在卖得那种小水泡饼),北京茯苓饼,天津的十八街麻花,还有天津麦乳精,那时候这些都是我们一帮同学向往之至的东西。

 回复[33]:  李莹 (2007-09-20 23:26:41)  
 
  那时小孩子都特别盼望朋友家有人出差或探亲到大城市里,可以把这些东西带一点回来。如果知道那家有人从大城市回来,小孩们就会在人家回来的几天里,天天去报到,还猫在那里不肯走。没少为此挨骂。但这种记忆很好。

 回复[34]:  吴卫建 (2007-09-20 23:30:23)  
 
  哈哈,当年的小女生好嘴馋捏,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有3天内的新回复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