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过年了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2-19 16:04:55 阅读人次:5900 回复数:82)

  要过年了。想起儿时的春节,那真是一个像像样样的节日啊。

  
过了元旦,家家户户都要开始筹备年货。那时候商品奇缺,只有在春节才能凭票见到久违的鸡鸭,还有花生赤豆核桃瓜子什么的,统统都是计划供应的,都要逢年过节才能吃到。春节前几天,公用厨房格外的热闹,当时家里分配给我的两大任务是磨粉和做蛋饺。

  
家里有一个祖传的小石磨,把糯米一点点投入上面的磨芯里,然后用手推着石磨一圈圈慢慢地磨,从石磨底端的槽口出来的就是糯米粉了。这活还挺讲究的,投入量和推转速度决定着糯米粉的粗细程度。如果是用来做汤圆的,磨得越细越好,如果是用来做糕点的,则粗些为宜,甚至还要搀入一些梗米。做水磨粉还要复杂,事先将糯米淘洗干净浸泡数日,磨的时候米和水一起加入,出来就是浆水状的水磨粉。使用的前夜,取出部分放入布袋滤干水分,第二天就可以用来做汤圆了。水磨粉做的汤圆更加细腻可口,只是保存比较麻烦,每天还要换清水,如果过了十几天还未食用的话,容易变质发红。那时候左邻右舍都要问我家借用石磨,大家友好地排队使用。哪象现在的邻居老死不相往来的。

  
做蛋饺,亦是我的拿手好戏。那时鸡被计划了,下的蛋也就更加紧缺了,春节前能买到不凭票的冰蛋。来路不明的冰蛋,顾名思义就是一块块冻成冰砖样子的鸡蛋,待其溶解后再加入几个新鲜鸡蛋,否则是没有韧性的,然后用一个铝制的汤勺在煤气灶旁精心制作。当然,我也逐渐摸索出一套诀窍,怎样做得好看一些。本来先要在汤勺上蘸一些食油的,防止蛋饺黏在工具上。后来,我直接在生鸡蛋里加入几调羹食油,这样就提高了生产力,也减少了废品率。现在的小青年当然不知道这些了,在超市里能方便地买到现成的糯米粉和蛋饺,谁还会去体验这种手工作坊式的加工方法呢。这就是历史的进步,你不承认也不行。

  
后来,物质越来越丰富了,过年反而一年不如一年隆重。97年搬家的时候,我看着扔在公用厨房里已经多年未用的石磨,没有犹豫一下就走了。现在很是后悔,那个老古董,我至少要给它拍一张纪念写真啊。

  
说到过年,免不了要说说炮仗的。小时候穷,买不起也买不到那个玩艺儿。於是,也就一直对那个东东没感情。现在仔细想想还是另有原因的,我始终觉得炮仗那东西无非就是听个声响,听别人放还不是一样听,说不定财神爷东逃西躲地反而上我家来串门了。另一个原因是怕死,每年春节的新闻报导里总有多少人死于火灾多少只眼睛瞎于炮仗的。所以,惯于唱反调的我,在这点上倒是和政府保持一致的。不过,看看政府又是发条例又是划范围,炮仗却是屡禁不止,一到新旧交替之际,震耳欲聋的爆竹声,谁又能禁得住啊。因此,我常瞎想,我是不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去了。

  
97年来日本后,从没有回国过年,也渐渐地淡忘了过年的喜气洋洋。记得刚来日本的第一个大年三十,参加了京都留学生一个聚会。几十桌人热热闹闹吃饺子过春节,还结识了几个留学生。只是忘记带望远镜了,实在看不清电视屏幕转播的中央台联欢晚会,只好早早回家。有趣的是,不久认识了一个朋友,说起中国人的丑陋,原来那天聚会他也在场,给他的印象是乱哄哄的,四周都是狼吞虎咽的中国人。我说我的印象正相反呀,我们同桌的倒都是非常文明礼貌的。可见盲人摸象的现象是无所不在的。我说是圆圆的柱子,他说是尖尖的角。

  
去年我说过“只梦想著回老家过春节。一个人可以几年不过春节,却不能一日无梦。”今年终於梦想成真回上海过年去了,还不晓得能否找回一些往日过年的温馨和热闹?(2005/01)





Page: 3 | 2 | 1 |

 回复[1]: 很好看啊。 邓星 (2007-02-19 16:36:50)  
 
  斑竹,偶然坐了沙发了。。写出了从前日子里的影子,很亲切很好看哦。

  
不过,我不记得家里从前做过“水磨粉”,大概全体不会做。哈哈。

  
蛋饺是每年都做的,放在砂锅里,像无伤大雅的老好人。。。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7-02-19 16:44:47)  
 
  过年的水磨粉,当年推磨推得我淋巴发炎大脖子,以后宁可不吃也不再干那活了。

 回复[3]: 东博 邓星 (2007-02-19 16:46:58)  
 
  可是如果你的“酒酿园子”用自制的水磨粉,大概更加吸引。。

 回复[4]: 很怀旧呵 吴卫建 (2007-02-19 16:53:32)  
 
  当年过年时我也如此做蛋饺,制作工艺一样,就是一个一个的做,很费时。

  
文革期间,由于上海买不到炮仗,有同学竟骑自行车特去苏州买,买来后还留一些在寒假开学后,在教室里用延长引线的方式偷放在老师的讲台内,这样在上课时炮仗会突然引爆,把女老师吓得几乎倒地,

 回复[5]: 最近重操旧业,做了几次蛋饺 陈某 (2007-02-19 16:56:39)  
 
  想起来了,邓老板娘,你们上次来我家的时候,最后还有一个蛋饺咸肉粉丝汤忘记端出来了。

 回复[6]: 竟然还要说出来? 邓星 (2007-02-19 16:59:34)  
 
  斑竹,蛋饺什么什么汤的,好像是寓意“金玉满堂”的呀,我没有吃到,所以老也发不了财咯。。。

 回复[7]: 吴桑 邓星 (2007-02-19 17:01:16)  
 
  吴桑,你过阴历年在哪里?还在“志在四方”么??

 回复[8]: 俺家也曾有个小石磨: 龍昇 (2007-02-19 17:26:57)  
 
  不过它不在上海而在北京,因此不磨水磨粉而是磨黄豆做豆腐。说磨豆腐其实是磨豆腐,因为小家里做豆腐麻烦,做豆腐脑简单来的快。除平常吃,过年则选腊月二十五,为和“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磨豆腐……”磨黄豆吃豆腐是我是俺强项。

  
文中蛋饺应有馅,啥馅的?

  
推荐俺一祖传年菜(前菜或后菜)——金丝蛋(或金银丝):打匀之蛋,以小碗小碟严丝合缝扣之,左手立捏小碗小碟,使一道细如发的蛋浆注入热油锅,右手执一筷,在油锅中转动蛋浆使成一金丝团(左撇子反之)。许多金丝团置盘中就成了”金丝蛋”,撒上白糖即为”金银丝”。年还在,不妨试制一回,成本一盘约50日元。

 回复[9]: 星桑 吴卫建 (2007-02-19 17:23:41)  
 
  还在原地闹革命,唉,俺一年不如一年呀!

  
给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可能黄色的蛋饺有金元宝之含义,吃了就会发。

  
龙兄:蛋饺馅一般是纯猪肉的,当然是葱要放的。

 回复[10]:  邓星 (2007-02-19 17:26:23)  
 
  传统的蛋饺是猪肉剁肉的馅。对么?

 回复[11]:  邓星 (2007-02-19 17:30:44)  
 
  咦?吴桑你已经说了,我没有看见。。

  
怎么你年初二还在“原地革命”?那里有人在干活的么?

 回复[12]: 发的含义 水双 (2007-02-19 17:42:26)  
 
  吃了就会发。

  
“发”在沪语中兼有食物过敏的意思,源于发作一词。

  
宁波汤团如今可以买现成的,例如,美林食品集团的汤圆。味道嘛,跟外婆水平发挥得不太好的年份差不多。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7-02-19 17:39:27)  
 
  邓板娘,教你一招,不用水磨粉也能达到那样的效果了,买来的干磨粉用清水浸泡一天一夜后,沉淀沥去上面的积水,同样能达到类似的“糯”的效果哦。不信你试试,日本可以购买“白玉粉”或“上新粉”。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07-02-19 17:46:16)  
 
  上野卖的台湾芝麻汤圆和花生汤圆,味道马马虎虎,就是馅太少,而且极易破碎,一破就成了一锅南方芝麻糊了,笑死李默然。

 回复[15]: 东博先生 邓星 (2007-02-19 17:46:48)  
 
  那么麻烦的事情,亏你想得出。。。我,,还是算了。。幸亏呢,与甜食比起来,我更紧张肉食,所以,还不算痛苦。。

 回复[16]:  东京博士 (2007-02-19 17:51:32)  
 
  你怕什么肉啊,咸肉还是不错的,每到春季,俺们附近有个市营农园,地上到处都冒出来,随便踢断几根回去“腌剁鲜”,味道哈嗲。。。。

 回复[17]:  邓星 (2007-02-19 17:55:41)  
 
  东博,你别误会了,我是指我更喜欢肉食。。哈哈哈,很有失优雅。。

  
对,我也很喜欢做“腌剁鲜”。(天!找这两个字累死了!)可是我不容易找到真正的冬笋。。

 回复[18]: “腌剁鲜”?俺午餐带的是它吗: 龍昇 (2007-02-19 17:56:27)  
 
  笋、黄豆、咸肉一锅炖。

 回复[19]: 星桑 吴卫建 (2007-02-19 17:59:28)  
 
  尽管国内放假,但我有些业务是对在日本的总公司的,如决算上的事,资料的翻译等,事情总是有的,刚才公司还来妹儿呢,

  
一旦我有资金,我就辞职回日本开小酒吧了,

 回复[20]: 那你不是和邓老板抢生意 陈某 (2007-02-19 18:03:21)  
 
  

 回复[21]: 哈哈哈吴桑 邓星 (2007-02-19 18:05:57)  
 
  欢迎欢迎。。辛苦了。。不过,在国内也有好处,可以随时大吃大喝的,对吧。

  
龙桑,严格地说,你那午餐不算。基本要腌肉和鲜肉为主的。加上笋,或者加鸡。上海人喜欢,而且要用一口大沙锅。。

 回复[22]: 腌笃鲜的主角 水双 (2007-02-19 18:16:06)  
 
  龙兄:腌笃鲜的男女主角是腌肉和鲜肉(必须都带皮的),笋和黄豆是配角。但是最有人气的倒是笋和黄豆,俗称吊鲜头。

 回复[23]:  邓星 (2007-02-19 18:16:14)  
 
  水双桑,黄豆好像是客串,友情出演?它的本命应该是“黄豆猪脚汤”?

 回复[24]: 自创“伊多鲜”三字哪能? 龍昇 (2007-02-19 18:17:15)  
 
  

 回复[25]: 黄豆好像是客串 水双 (2007-02-19 18:19:43)  
 
  邓星san:是的,黄豆确实是客串的,冬季限定。到夏季,就由冬瓜紧急代替出演。

 回复[26]:  东京博士 (2007-02-19 18:22:48)  
 
  招之即来,日本脚爪到!

  

 回复[27]:  邓星 (2007-02-19 18:26:58)  
 
  好,水双桑,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成立一个“人在东洋”忆食会如何?

 回复[28]:  邓星 (2007-02-19 18:29:16)  
 
  东博,拍得很“煽情”哦。。小心胆固醇。

 回复[29]:  东京博士 (2007-02-19 18:31:25)  
 
  肉丝黄豆汤才是经典,以前有个笑话的,说常客来饭店吃饭,厨师开小差,一把肉丝撒在跑堂先叫的黄鱼汤内,结果后面的客人只喝到了黄豆汤,吵到厨房。第二次,吃黄鱼汤的顾客又来了,吃完了也找店里吵架,说上次明明黄鱼汤内放肉丝的,为何今天偷工减料了。

 回复[30]:  东京博士 (2007-02-19 18:33:43)  
 
  邓板娘,这个脚爪拍得不叫“煽情”,应该是从“长相”到“化妆”都很“sexy”,可与叶姐妹有一拼。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朋友圈絮语之二 
    东京奥运前后 
    朋友圈絮语 
    从"中古车"说到"车中泊"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