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韩寒:脱节的国度

科长 (发表日期:2011-07-27 08:18:55 阅读人次:13240 回复数:99)

  脱节的国度

  
(2011-07-26 23:24:47)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谢罪呢,我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还是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Page: 4 | 3 | 2 | 1 |

 回复[61]:  科长 (2011-07-29 13:15:15)  
 
  @南都视觉:失物招领:7月29日清晨六点,拾荒者在事故现场泥土里挖掘出一部动车事故中遗留的相机,在对方不肯出让相机的情况下,南都记者郭继江买下这个相机卡,里面似乎是一对新婚夫妻的蜜月旅行照,卡中最后的记录是在动车上拍的。现在寻找主人的下落,并且希望交还他们,祈祷平安。

 回复[62]:  夏雨 (2011-07-29 13:20:41)  
 
  [转贴]从最大的绝望中看见最深的希望

  


  
我承认我是个情绪很难为外界左右的人,最近这几天我也不淡定,是的,只因为温州车难。

  
这是一次让中国人尴尬的车难,奶粉不安全,你可以选择你信任的品牌,慈善不干净,你可以选择你信任的组织,铁路不可靠,其实你并没有多少选择,比如我全家,还有我弟弟全家,毅然又订了8月1日从武汉到广州的动车,我们两家都在一辆动车,但是不买在一个车厢,今天我将完成意外保险的续费,我们对我们的保护程度,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

  
毕竟我弟弟一个月的收入只够一张飞机票(1200左右),而动车只需要330(不得不指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实,武广高铁通车一年半后,从武汉到广州的飞机,已经从疯狂打折到没有折扣。);

  
毕竟我们的命,还停留在一个用3万一条,20万一条或者50万一条就可以赔偿的时代(据说这50万还是哄人的,不听话的家属就是十七万二千),我们还得用钱来衡量我们生命的尊严,生活的质量。

  
温甬车难重大事故发生24小时内,生命迹象就宣告结束,48小时内,事故线路就宣告通车,72小时内,首例赔偿就宣告达成,可事故发生96小时后,我们依然只能靠自己来艰难拼凑着真相,也许对真相,其实我们都一无所知。

  


  
在伊拉克战事,我们能滚动直播,因为作恶犯科是美帝霸权;

  
在美国 911日,我们能滚动直播,因为水深火热的美国人民;

  
在汶川大地震,我们能滚动直播,因为七分是天灾三分人祸;

  
在日本核辐射,我们能滚动直播,因为反应日本制造的堕落;

  
在挪威枪击案,我们能滚动直播,因为反应西方深层次问题;

  


  
可我们现在看不见事故现场完整还原专业分析,我们看不见D3115的司机,我们看不见事故原始的调度记录,我们看不见对火车值班员工和乘客完整的目击采访和证言,我们看不到主管部门承诺的新闻发布会,我们看不见相关设备供应商的书面证言,我们看不见国内诸多党媒对事情的深挖猛打,我们看不见境外媒体对事情的评论...

  
我们看见的,是对真相的遮遮掩掩,

  
我们看见的,是对生命的麻木不仁,

  
我们看见的,是对责任的左右推诿,

  
我们看见的,是对安全的玩忽职守,

  
我们看见的,是对尊严的收买利诱...

  
到现在,除了催促火化,我们连一个祭奠的灵堂都看不见,我们只顾着让来自于泥土的人快快归于泥土,我们忘记了,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需要对话,灵堂就是我们生者与死者对话,让灵魂得以安息的地方。

  
那些遭遇横祸的同胞,其实也不只是这些同胞,客车上烧死的,煤矿里塌死的,暴雨里淹死的,种种神奇的大地神奇的死法的,我们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计算着,可以死多少个人,可以赔付到多少,可以多久翻过去,可以化悲剧为业绩...

  
事故发生后这几天来,很多人感动巨大的哀伤,这哀伤,我们无处安放,这悲伤,我们逆流成河,也让我们自己也深陷最大的绝望,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自我质疑,我们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国家。

  
我们每个人都在一辆巨大的和谐号上,我们高速奔向前方,不知道终点究竟在何方,不知道会不会脱轨,不知道会不会追尾,不知道如何才能慢下来,我们都担心会发生点什么,我们都深深陷入无能为力,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世界末日。

  
是的,我们看不见,但我们又似乎看见了什么。

  
这依然是一个有人性光辉的社会,血淋淋的事实让只讲党性的人撕下自己遮羞的面纱,露出无耻的真面目,但自发救援的村民,不计回报的献血队伍,抗命救人的消防队长,让人性的光辉始终不灭,我们不应该对人性失望;

  
这依然是一个有良知良心的社会,一位又一位专家站出来,指出铁道部的谎言,无知和无耻,不是每个知识分子都是知道分子,即使是受害家属,他们也能说出:“我没能力改变体制,但我可以选择拒绝和体制合作!”这样掷地有声的话语。

  
这依然是一个有热血公民的社会,微博群众的围观转发,媒体和名人纷纷表达质疑和愤怒,珠海政协委员陈利浩快速兑现承诺的百万捐款,这是参与,担待,发声的公民社会公民群体形成的最好宣言。

  
这依然是一个有理性思考的社会,我看到某丑女的表演被无情鞭笞,我看到很多人在情绪下转发了不当或者失实言论主动认错,删除,进而转发正确信息,这是一个能独立思考,正视己错的人越来越多的社会。

  
这依然是一个有民主种子的社会,当国家电网站出来反驳铁道部的时候,我们应该预见到,当最大的利益被彻底的垄断后,利益就一定会出现代言人,当不同的利益代言人想争取更多声音支持的时候,也许就会出现民主的机会。

  
这依然是一个让人不容易开心的时代,但是仅仅在10年前,我们对国家还满怀信心,所以在最大的绝望中,我们应该看到最深的希望,继续努力,继续前行,让死者灵魂安息,让生者的世界,可以变得美好。

  
王尔德说,(即使)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也依然有人在仰望星空。

  


  


  
--------------------------------------------------------------------------------

  

 回复[63]: 微博的信息传递很快,不到1小时,转了1万多次 科长 (2011-07-29 13:20:46)  
 
  @南都视觉:失物招领:7月29日清晨六点,拾荒者在事故现场泥土里挖掘出一部动车事故中遗留的相机,在对方不肯出让相机的情况下,南都记者郭继江买下这个相机卡,里面似乎是一对新婚夫妻的蜜月旅行照,卡中最后的记录是在动车上拍的。现在寻找主人的下落,并且希望交还他们,祈祷平安。

  
@萌纳丽莎的微笑:女孩是我高中同学,两人在事故中受了点伤,目前在温州的医院留院观察。

  

 回复[64]:  科长 (2011-07-29 13:35:31)  
 
  @今天上午铁道部委托家属居住地的政府领导传达消息:赔偿金提高到91.6万,限7月30日前签署协议。从这一条微博给我3点启示:1)铁道部很有钱,支付赔偿金创全国之最。2)铁道部很牛气,协商赔偿都用"限"字。3)铁道部很着急,急着尽快地处理这件事,是否有什么......。

 回复[65]:  鬼 (2011-07-29 13:47:08)  
 
  “微博”的寿命快到了!-- 预言

  
+++++

  
骆家辉等待出使中国。他正在努力学习中文,并且对微博非常感兴趣…

 回复[66]: 活一天是一天 科长 (2011-07-29 13:48:21)  
 
  

 回复[67]: @齐鲁晚报记者鲁超国 科长 (2011-07-29 13:56:09)  
 
  

 回复[68]:  夏雨 (2011-07-29 14:22:44)  
 
  温州动车惨祸让我痛心,也让我看到了希望

  
芦笛

  
中国梦,或起码是中共永恒的梦,便是“震惊世界”,此乃“官媒”最爱用的话语。其实震惊世界又有何难?自中共执政以来,咱们一直在震惊世界,数其大端就有大跃进、大饥荒与文革,最近的温州车祸又让举世大大地震惊了一番。之所以如此,是这灾难暴露现代中共虽然极大地改恶从善了,但仍然继承了深厚的毛共传统,因而不可避免地要给人民带来灾难。

  
第一个优良传统,就是“政治挂帅”,把经济建设的速度与制度优劣、政权合法性捆绑在一起,以“高速度”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最有效的乃至唯一的证明。因此,发动“大跃进”就是党国政府不可抑制的强烈冲动。党国领袖从上到下,无不盼望造出震惊世界的经济奇迹与科技成就,以证明自己剥夺人民的基本权利是合理的、必要的。这就必然要导致“反科学执政”。高铁系统就是证明。

  
现有事实业已表明,京沪高铁根本就不具备上马条件——开通不到一个月,就成了民间传说中的“忤逆子”,连续遭到4次雷劈,成了世上独一无二最怕雷电的铁路,堪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正应了网民在网上骂的:“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而铁道部之所以要装逼,完全是“政治挂帅”的迫切需要使然——为党的90高寿(子曰:“老而不死是为贼。”)“献礼”。而凡是过来人都知道:“献礼=献丑”,特地赶在某个政治庆典前完工的工程,必然是豆腐渣工程。

  
高铁动车烂到这个程度:雷雨就能使得信号机那种低科技统统失灵,因而不但使得京沪高速在不到一个月内便连续出了四次故障,更造成温州动车追尾惨祸。我已指出,铁道部门的初步事故调查报告,完全是避重就轻找替罪羊,把造成惨剧的全部责任,推到设计信号灯系统的某研究院头上去。但哪怕外行也该知道,若是D301上装了ATP自动测距保护装置,哪怕是信号灯全部失灵,它也不会与前面的D3115相撞。

  
最奇特的是,就连天上打个雷,地上的动车都会应声乖乖趴下不动。那天晚上,从厦门开往杭州的动车D3212在离出事地点5公里抛锚。据乘坐该车的旅客说,该动车尾部遭到雷击,就此停电,只能使用备用电源,电源用完后全车停电,一片漆黑,密封的车厢立即成了烤箱,而列车员还不许开门,直到特警前来命令乘务员开门,让旅客下车为止(请参看http://www.kaixin001.com/wanjia/repaste/105862809_5351577481.html)。类似报导此前好像已经有过,给人的印象是,动车的供电装置极易出问题。那什么“雷击断电”即使是真的,也是一种领先世界的高科技——它提示该车的设计有严重问题,又未经仔细调试,以致供电装置对感应高压电特别敏感,动辄因此跳闸,导致列车丧失能源,只能停驶,并将全车人打入蒸笼。若非D301出事,特警云集现场,注意到了附近的D3212,顺便去解救了困在该车上的旅客,则不知会有多少老弱病残被烤昏炖熟。

  
由此可见,中国高铁乃是完全彻底的豆腐渣,不但道路的安全设施如信号机、应答器等有严重问题,而且列车上竟然没有ATP这种绝对为安全行驶所需的必备装置(或至少是不工作),就连供电系统都无法抗干扰运行。从道路到列车,整个系统都是烂货,从未经过全面、系统、彻底的检查、调试、实验运行,便匆忙投入正式营运。之所以干出这种烂事来,完全是政治动机压倒了安全、技术、经济等一切其他方面的考虑使然,是“举国蠢动体制”的固有特色。

  
毛共的第二个优良传统,乃是视民命如草芥。当年唐山大地震,救灾部队首先“抢救”的是银行,从废墟中把所有的人民币都刨出来,直到找到最后一个钢镚,才欢呼毛泽东思想伟大胜利。报上登载的全是“大灾促大干,大干促大变”的大好消息:开滦煤矿怎么怎么在最短时间内恢复生产,等等。现代中共也把这优良传统忠实继承下来了,又一次以“恢复生产”的高速度震惊世界。事故发生后次日,铁道部门便彻底清除了车辆残骸,恢复通车。而人家可是严格根据有关法令办事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

  
“第五十七条 发生铁路交通事故,铁路运输企业应当依照国务院和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关于事故调查处理的规定办理,并及时恢复正常行车,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阻碍铁路线路开通和列车运行。”

  
而温家宝批准的《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则规定:

  
“第十九条  事故造成中断铁路行车的,铁路运输企业应当立即组织抢修,尽快恢复铁路正常行车;必要时,铁路运输调度指挥部门应当调整运输径路,减少事故影响。”

  
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白自己,说他听到报告后只对铁道部长说了两个字:“救人。”请问嘉宝,足下在批准上述法令之时,为何心目中只有“尽快恢复铁路正常行车”,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却丝毫想不到“救人”两个字呢?

  
毛共的第三大优良传统,便是“化腐朽为神奇,化惨祸为奇迹”,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被党报吹成“特大丰收”,文革那种空前劫难,被林副统帅称为“成绩最大最大最大,损失最小最小最小”。官媒还要编出口号歌:“文化大革命好!文化大革命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无论是什么无耻勾当,空前灾难,中共发言人都有本事把它吹成“奇迹”。

  
这一优良传统,这次也被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发挥得淋漓尽致。当记者问他:救援行动已经初步结束,现场指挥部多次证实现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为什么最后还会发现那个幸存的小女孩项炜伊。王勇平竟然答道:这是一个奇迹,顿时全场大哗。的确是奇迹,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能结束搜寻救援受难者行动,在未能确定搜寻车厢内是否有幸存者或不幸遇难者的遗体的情况下,更不搜寻遇难者在车厢内留下的遗物,就迫不及待地吊走切割车厢,如同埋葬瘟猪一般草草掩埋,在第一时间就恢复了行车。全靠特警支队长抗命,才将已被上级决定活埋的小女孩救了出来。如此奇迹,堪与唐山大地震救灾行动媲美,举世并无二例。

  
毛共的第四大优良传统,是从“政治挂帅”那个传统中派生出来的,便是“举国欺瞒体制”。这是因为党国政府是万能政府,把百姓完全扒拉到一边去,由自己代劳国计民生的一切方面,因此,无论是哪个方面出了问题,当然都是党国政府的责任。于是一切问题诸如安全、经济、技术等等,也就都成了涉及我党尊严、乃至政权存亡的头等政治问题。为了证明我党的伟大光荣正确,当然只能用瞒和骗把一切重大事故尽可能遮蔽起来。工程越重大越如此。而任何胆敢暴露或质疑某个重大工程的问题的人,都是不怀好意、试图推翻我党(用唐好色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唱衰”)的“敌对势力”。换言之,举国欺瞒,乃是我党从事政权保卫战的重大战略。

  
使得“举国欺瞒体制”更加恶化的,是党国遴选“人民勤务员”的负筛选机制。我们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上级的勤务员,只有对上的责任,没有对下尤其是对百姓的责任,而所谓对上负责,就是以各式各样的“奇迹”哄骗上级开心,谋求提拔。这高铁烂事,从头到尾就是“欺瞒工程”的生动展示。上面已经说了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雷雨竟然会导致信号灯统统失灵:附近的雷电引起的高压感应轻易即可导致供电装置跳闸:以高速行进的列车(所谓子弹列车)竟然连ATP那种最起码、最基本的保险装置都没有或是毫无用处;身负万千旅客身家性命之重的调度员,不熟悉业务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以致犯下致命错误,令行将被撞击的D3115司机停车!而事故发生后,有关当局最关心的,还是怎么把欺瞒活动进行到底,这才会连受难者的遗物(姑不说是遗体与活人吧)都不彻底搜寻,就匆匆掩埋车头与车厢。德国高铁事故原因调查进行了5年(1998年出事,2003年审判结束),而我们的铁道部在出事不到5天后就推出了初步调查报告——又一个社会主义高速度,却迟迟不宣布伤亡与失踪的总人数。在实行了实名乘车制后,难道查清受害总人数比查明事故原因还困难?

  
毛共的第五大优良传统,是奉行“老子不信邪”、“打破框框条条”的反智主义的痞子大无畏精神,以践踏科学常识为豪迈,以突破科技“清规戒律”为“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毛泽东就是发明以无知为光荣、以蛮干为气魄的理直气壮的反智主义的总老粗(即大老粗们的总司令),这才会有牛田洋军垦战士奋勇跳下为台风袭击的大海,用身躯去保卫大堤的壮举。可笑的是,毛泽东作法自毙,他带出来的粗坯婆张玉凤极度鄙视李志绥一类臭老九,不相信西医那套“迷信”,深信“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所谓知识分子,其实是比较没有知识的”,用单方在龙体上乱试,不顾医生劝阻给毛打葡萄糖点滴,让毛肿胀得跟个氢气球似的。

  
令人骇怪的是,时至今日,铁道部的大老粗们还在笃信这一套。去年年底,《光明网》曾对“中国高铁动车组司机第一人”李东晓作过如下报导:

  
“2008年3月16日,李东晓等10位大车奉命到唐山轨道客车公司接受德国专家的培训,并在10天后把第一列时速350公里动车组开到京津线上——5个月后,京津城际高铁就将接受北京奥运会的检阅。德国专家麦克斯是个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的大块头,听说中国司机10天后要把这种世界上最先进、最复杂的动车组开走,惊得眼镜差点掉下来——此前他们连这种车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啊!麦克斯连连摇头说:‘没有两三个月时间,你们是开不走的!’坐在旁边的另一位德国专家陶斯特面带微笑默不作声,把一本厚厚的长达670多页的《CRH3型动车组技术资料》推过来。他觉得这个“大砖头”很有说服力,能把中国大车们砸蒙。

  
铁道部已经下了死令。此后还要在线路上进行全面的联调联试。5个月后的北京奥运会在天津有多个赛事,高铁必须投入使用。你说两三个月后我们才能开走?天哪,那不黄瓜菜都凉了吗!”(http://topics.gmw.cn/2010-12/09/content_1454517.htm

  
因此,只不过是为了赶上奥运那个为国增光的好日子,铁道部就有本事“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不但让一位此前从未接触过高铁、对动车毫无起码概念、更不懂德文的蓝领“大车”去接受培训,而且还下了死命令,要他们“打破清规戒律”,用十天的功夫掌握两三个月才能学会的德文教材。然而奇迹还是创造出来了,李大车就此成了“为中国人争气”的英雄模范,红极一时,毛泽东反智主义又获得了一次伟大胜利。

  
“洋共”痞子们不知道,现代科技发明的特点,就是越来越“傻瓜”。过去照相要摄影者自己聚焦、选定距离和光圈、曝光速度,等等。后来聚焦、曝光什么的完全由相机内的微处理机代劳了,连白痴都会用。因此,要把动车开起来并非难事,完全可以用李大车那种死记硬背的方式学会,诸如记住某个按钮有什么用。但这不等于他懂基本原理。而若是不懂最起码的原理,则在行车中遇到麻烦时必然要么一筹莫展,要么应对失措,从而造成灾难。

  
以动车在闪电时动辄断电的例子来说,一位稍懂点电工学原理的大车只要遇上一次,就能悟出那是过压保护装置有问题,那就会及时向有关技术部门反应,得到及时解决。类似地,电务段的技术人员若是称职,也就决不至于要到出了大祸后,才知道信号机有毛病。那又何至于只要打两个雷,扯上几个闪,整个线路系统就陷入瘫痪,大面积晚点,还害得半道停电的旅客饱受煎炸爆炒?最重要的还是,若“大车”们知道ATP是干嘛用的,工作原理何在,那就绝不会在未装那救命装置、或是该装置有故障时,还淡定出车。那么,温州惨祸也就可以避免了。

  
因此,要我党彻底脱掉毛共胎毒,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看来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好在国内网上舆情在在显示,这胎毒已经开始只限于中共了,广大人民正在获得为我党疾之如蛇蝎的“普世价值观”。首先,人民已经开始破除轻贱人命的党传统,对温州惨祸造成的人命损失极度痛心,对有关当局草菅人命的草率救援十分愤怒。其次,人民已经开始获得西式人道主义观念,温州人民连夜排队为受伤者输血就是明证。第三,人民已经开始知道政府唯一的存在理由就是对人民负责,凡是出了灾难,向政府问责是天经地义,而政府诚实回答人民的质询、满足人民的合理要求也是天经地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人民已经开始获得查清真相、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技术手段。“举国欺瞒体制”不再是万年不老,寿与天齐了。

  
所有这些健康迹象,都令人感到无比振奋。老实说,与毛时代不计其数的惨剧相比,温州灾难根本算不了什么。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不用说,唐山大地震不用说,死亡人数超过2.6万人的1975年河南水库垮坝事故也不用说,光是文革中一次大规模武斗的伤亡恐怕也不止此数。然而那阵子非但党国政府漠不关心,就连人民自己也不当回事,更不会想想政府对那些灾难有无责任。抚今思昔,不能不令人感慨万千:灾难深重而又无比迟钝麻木的中国人民,其实还是会与时俱进,最终完成从猿到人的进化的。

  
更令人欣慰的是,我党的“笔杆子”正在失灵。举国欺瞒体制要能工作,关键是我党把持一切媒体。然而感谢现代科技发明,我党再是神通广大,一手遮天的日子毕竟已经开始结束。刚才看见搜狐新闻弹出一则消息,谓如今中国使用宽带的网民已达4.5亿。我上次回去,就不曾见到没带手机的人,而且年青人用的手机都是能拍照或视频的。这就使得每个人都成了摄影记者,不管出什么事都能在第一时间上网提供第一手消息。就连此次温州惨祸,居然也有人偶然拍下了两车碰撞的那一瞬间的视频,还有人驾驶动力伞,在抢救现场上空俯拍了若干照片。这些原始资料立即就给贴到了网上,由微博迅速传遍四面八方,汇入所谓“自媒体”或“全民媒体”,使得我党再无可能垄断传媒,任意欺骗人民了。

  
举国欺瞒体制既已动摇,则人民觉醒并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迟早的事。事实上,人民已经在此次灾难中发出了有力的声音,极大地影响了官媒从业人员,构成了新时代的“主旋律”。央视某主播在报动车事故时哽咽失声,接着提出了对铁道部四个相当尖锐的质问,这种“官官而不相护”的好事,老芦还从未见到过。迫于民间舆论的强大压力,温家宝不得不出来洗清自己,并命令调查事故一定要透明。据说国务院还下令把已经掩埋的车厢车头挖出来,重新调查。凡此种种让步,离开人民的压力是绝无可能发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可以说,人民的斗争在这一具体案例上获得了辉煌胜利,对日后贪官污吏们草菅人命必然形成强大震慑。

  
我想,这就是中国的出路所在。中国不需要“茉莉花散步”那种大而无当、毫无明确诉求、唯一目的是挑战中共政权的纯政治蠢动,需要的就是这种就事论事,一个案例一个案例地向政府争回自己的知情权、问责权的理性斗争。这才是争取和平演变的正道。这道路当然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一定会充满挫折,但过往百年经验已经反复昭示,欲速则不达。

  

 回复[69]:  科长 (2011-07-29 19:06:03)  
 
  李承鹏:CCTV《24小时》制片人王青雷,因第一时间制作质疑“动车”的新闻现已被停职。王青雷,前《足球》记者,我的同事。文涛,前《足球》记者,我的同事。龚晓跃,前球评人,南体创办人,才子…上述三人都曾与我同过寝室,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们,足球狂热份子,为何都转了型,转型成功后为何都销了声…告诉我。

  


  
又,李承鹏的那篇奇迹博文已被和谐

 回复[70]:  大汉临离 (2011-07-29 19:25:24)  
 
  只能让人绝望。

 回复[71]:  科长 (2011-07-29 21:35:42)  
 
  @@康少见:铁道部掩埋残骸弃之不顾,拾荒者奉之若宝挖出卖钱,艺术家苦心收集筹备展览。这是怎样一个吊诡的现实?这是温州当地的艺术家张先生在掩埋车头的大坑里寻找事故残骸,他已经找了3天,找到了很多东西,包括火车减震器等大件物品。他说,这些东西本该被调查组全部留存,他将在收集结束后专门进行展览。

 回复[72]: 一无所有 科长 (2011-07-29 21:42:38)  
 
  http://www.tudou.com/v/4MZaoXXYVAw/&autoPlay=true/v.swf

 回复[73]: 温家宝真的病了11天? 独屏 (2011-07-29 22:16:51)  
 
  

 回复[74]: 72楼搞啥么子? 老唤 (2011-07-30 01:59:39)  
 
  

 回复[75]:  邓星 (2011-07-30 02:03:11)  
 
  我打不开72楼的网址。

 回复[76]: 本想去你那儿, 老唤 (2011-07-30 02:32:43)  
 
  又没你的电话,朋友远道而来,只好去新宿。哎,我这个三陪容易吗!

  


  


  
三位知名人士:?,我,?。

 回复[77]: 72楼到哪里去了 科长 (2011-07-30 08:39:33)  
 
  @闪媛媛:今夜,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多么严重,今天的事情将被载入史册,政权不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一个晚上要求全国各大媒体,不论报纸,网络,平面,视频,集体删帖,集体禁声。那是中国历史的耻辱,中国人的耻辱,包青天你在那里。

 回复[78]:  科长 (2011-07-30 09:13:40)  
 
  新浪第一博主@姚晨:今晚,向媒体人致敬。

  

 回复[79]: 今天的新京报 科长 (2011-07-30 09:18:20)  
 
  @新京报 被阉割了的版面,至少还有七日雨未绝,至少还有在暴风雨中艰难前行的人们,至少还有一棵绿树。

  


  


  


  
@摄影师陈杰:这个是被三道圣旨杀害诸多版面中的两个,它不能印成纸张,但,它还在这个世界留痕。感谢@新京报摄影记者李强 在事故现场拍摄的图片,感谢图片编辑@倪华初 高畅 让这个版面注满人性的力量。我们暂且褪去荣誉,在职业的底线守护我们的基本道德。对不起那些寄予我们希望的人们,无力者知耻。

  

 回复[80]:  科长 (2011-07-30 09:33:06)  
 
  @头条新闻:【上海地铁10号线列车开错方向 运营方称信号故障】上海地铁10号线列车昨晚发生“开错方向”事件,本应开往航中路方向的列车,却朝着虹桥火车站方向开出。地铁运营方今日解释,系因实施CBTC信号升级的调试中发生信息阻塞故障所致,已责成信号供应商查清具体原因,提出整改措施。

 回复[81]:  亦夫 (2011-07-30 10:31:09)  
 
  今天微博似乎上不去了......

 回复[82]: 骟了好! 老唤 (2011-07-30 10:54:31)  
 
  把丫们都骟喽!

 回复[83]: 亦夫说了什么犯忌的话了? 科长 (2011-07-30 11:40:16)  
 
  

 回复[84]:  科长 (2011-07-30 11:41:18)  
 
  @陈晓卿:【转】如何避免动车追尾?有人想出这样一个办法,即“在列车头部和尾部分别放置两只领导”。但也有人对此表示忧虑,因为他觉得这更有可能遭到雷劈......

  

 回复[85]: 怎能怪“日记讽闽记”? 夏雨 (2011-07-30 13:28:19)  
 
  「zt日记讽闽记:拍了也播不了」

  


  
【明报专讯】温家宝总理将到温州视察的消息前晚开始在当地香港记者中流传,昨清晨6时多,记者即接到温州市外事办的“morning call”,称8时要到水星饭店集中接受安检,温总来访的信息得到证实。

  


  
记者奔200米泥路抢位

  


  
安检工作十分细致,相机和电脑都要即场开机检验,樽装水则要当场饮一口。到场约200中外记者稍后乘搭5辆大巴前往事故现场。落车后工作人员一声令下,所有记者如脱缰野马,狂奔近200米泥路,冲往现场抢占最佳位置,由于路面高低不平,部分地方十分湿滑,不少记者险些跌倒,场面混乱。

  


  
日记讽闽记:拍了也播不了

  


  
有中、日电视台记者因争位起冲突,日本记者以普通话讥福建电视台记者,“不必拍摄,拍了也用不了(意即不能播出)”。福建记者则叫对方“滚回日本”,最后在工作人员调停下才平息。

  


  


  

 回复[86]:  科长 (2011-07-30 13:31:06)  
 
  @新京包吴伟:“为了唤醒他,我一直和他说话,摸他,全身地摸。但他全身都是伤,从头到脚都是伤,我都不知道手往哪里下。”这是我温州之行的最后一篇稿件开篇的直接引语,来自于第40名死者陈伟的妻子刘成兰,写的时候未曾料到,这竟会是这个夜晚过去后媒体人对这个国家的感悟。

 回复[87]:  海边星空 (2011-07-30 15:01:49)  
 
  面对这个脱节的国度,

  
我想应该知道了:

  
天安门自焚伪案是怎样被黑社会导演出的?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人性的真实性。

  


  
下面来自以前帖子的摘抄:

  


  
中共不会把滥权仅仅限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当权力扩张以后,它就会把所有人都卷进去。

  
现在很多律师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在法庭上质问法官:

  
中国的哪条法律指出法轮功是邪教?

  
控告法轮功学员“破坏法律实施”,那么到底破坏的是哪一条法律的实施呢?

  
所有的法官都无言以对,他们反驳不了一个事实:在法律上,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

  
尽管如此,公检法部门仍然听命于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和判刑。

  


  
“六一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的时候,国家机器就被给予了对法轮功学员生杀予夺的权力。为了升官发财,很多人出卖了自己的良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残忍的酷刑,沦为了打人凶手、杀人犯。但,手段越狠毒、越没有人性,就越得到中共的提拔和奖励。

  


  
在这种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打人、酷刑、杀人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经常施暴的国家机器又会如何对待其他民众呢?也就难怪关在牢中,“躲猫猫死”、“洗脸死”等荒唐事件不断地发生了。

  


  
当一部份人被完全剥夺了人权、生存权时,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也必将陷入危险境地。这已经成为中国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

  
在法轮功遭到迫害的十一年间,众多普通民众也开始感受到了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中共欺压、迫害老百姓的手段、力度也越来越升级:因社会不公而上访者,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却常被定为非法,而身陷囹圄,有人因此走上绝路,有人以生命抗争。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_disp.cgi?zno=80307&&kno=001&&no=0051

 回复[88]:  海边星空 (2011-07-30 15:09:24)  
 
  接上文

  
当人们按照“真善忍”做人的权利都被剥夺时,“假恶斗”必然横行。

  
法轮功学员十二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不仅仅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更是在维护每一个人的权利,维护普世价值。

 回复[89]:  邓星 (2011-07-30 15:13:01)  
 
  哦76楼老唤,看尊照只知道一位名人,还有两位不知道啊??

 回复[90]:  邓星 (2011-07-30 15:21:25)  
 
  72楼今天依然打不开。也是属于被封掉的么?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