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网站
字体∶
噩梦一场

开明乡绅 (发表日期:2009-06-30 21:31:58 阅读人次:25214 回复数:286)

   穿过黑暗的时间隧道,老地主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东洋镜上的那些活跃人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嘹亮歌声中,全部被关进了白茅岭农场,接受革命的“洗澡”。

  
走近农场大门,就见几个大字龙飞凤舞——热烈欢迎主席联络员老地主光临指导,分外眼熟,那不是“七位数”吗?迎面走来三员大将,中间一位短小精悍,目光炯炯有神,各位看官,您们猜是谁?乃本镜大名鼎鼎的会长也。旁边一位,面色红润,头发乌黑,此主乃魏来五道先生也。另有一位,忠厚有加,牙齿已脱落两颗,此乃我们工人阶级的好代表老丁师傅也。

  
听会长介绍,大革命开始后,他带领广东造反派掀起了革命的高潮,打倒了当权派,被推举会造反派领袖,加上“家父”是革命老前辈,根正苗红,这次就被三结合进入了领导班子。

  
老魏呢,主旋律唱得好,他表示,尽管与会长为一碗面的风波闹了不愉快,但在革命洪流中,他们的思想境界均得到了提升,特别是,在与成龙大哥一起滚打摸爬中,建立了更深的友谊。如今,他们两位走上领导岗位,一武一文,接受我党对镜子上这些右派分子的艰巨改造任务,深感责任重大。

  
老丁话不多,他谦虚地表示,他能够走上领导岗位,全托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

  
三位领导陪着老地主,走进农场大门,但见锣鼓喧天,热闹非凡,这厢是局长那高亢的男高音,唱的是南泥湾,那厢是美轮美奂的女高音,唱的是我爱北京天安门。中间是新局长领衔挑起的蒙古舞蹈。据老魏介绍,这位新局长是农场新岸文艺团的团长,一般只担任艺术指导,这回他亲自登台,是因为北京金太阳来了。

  
热闹过后,走上主席台的是一位气度不凡的长者,据说姓李,人称长老,但见他丹田运气,高喊一声:“终于盼来了我们的亲人——老地主”,充满阶级感情啊!听会长介绍,此公当年“哈日”,还说要哈到好处,影响极坏,本来要严打的,但主席说,对这类人,要养起来,一个不杀,一个不判,所以让他在农场办个小报——新生报,让他当总编,改过自新。

  
老地主还没转过神,突然发现脚下有人,低头一看,吓一大跳,这不是镜子上大名鼎鼎的陈舵主吗?但见陈舵主左手一个耳光,右手一个巴掌,嘴里念念有辞,“我有罪,我该死”,老地主,我也是主席的老朋友,您老人家帮我去说说,纪登奎已经解放了,也拉我一把吧,今后我永不翻案,永远跟着主席走。

  
老地主环顾左右,怎么没见到老唤和黑白子呢?

  
欲知详情,且听下回分解。

  





Page: 10 | 9 | 8 | 7 | 6 | 5 | 4 | 3 | 2 | 1 |

 回复[271]:  夏雨 (2010-01-29 22:13:04)  
 
  嘿嘿,吴员外,游过巴塞罗那,又到意大利,一个圈子兜过来了,俺就“青春作伴好还乡”,马上一身轻啦。

 回复[272]:  老赵 (2010-01-30 11:40:45)  
 
  哈哈

  
期待下集

  
老地主这内功真不是盖的

 回复[273]:  科长 (2010-03-13 18:48:23)  
 
  噩梦一场续十六 会长急返白茅岭

  


  
开明乡绅 (发表日期:2010-03-13 18:42:03 阅读人次:7 回复数:0)

  


  
话说会长接到密报:白茅岭山头上竟然出现了邓丽君,惊出一身冷汗,日夜兼程,赶回白茅岭,连夜召开了班子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会长、老魏、老丁、吴元外和小木,并请两位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浪潮中茁壮成长的革命战士待于泥和胖小赵作记录。

  
会长同志脸色铁青,特别关照,今天这个会议很重要,事关白茅岭发展的千秋大业,我们身为高级干部,要保守秘密,不能上厕所,不能吃夜宵,并告诉厨房里的龙升龙老头,今天就不要做夜宵了。老魏在旁边插嘴说:龙老头是个好同志啊,前几天据说辛苦得咳出了血,依旧抱病工作,心里还惦记着我老魏进政协的事。今天我的小米粥熬好之后,就让他早点休息。

  
会长也不搭理老魏,直奔主题:那个邓丽君是怎么回事?老魏慢慢睁开微闭的双眼,舔了一口小米粥,悠悠曰:会长同志,主席不是说过嘛,天下大乱才能大治,不用这么慌张嘛!今查实,白茅岭上的邓丽君,唱的不是靡靡之音,不是精神污染,而是革命的主旋律,唱得好、唱得妙,唱得帝国主义反动派都夹着尾巴逃跑了,那条板凳现在是落荒而逃啊!会长同志,更要向你报喜的是,这个邓丽君当年还是上我们批判会头排的右派分子。她能够这么快思想觉悟过来,说明在主席英明领导下开办的白茅岭学习改造班是正确的、有效的,说明我们的领导堡垒是坚强的。

  
老魏说到得意处,又从随身的小饭盒中拿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往嘴里塞(估计是黑色健康食品)。老魏感慨地说:今年形势大好,不是小好,同志们看看,那个春节晚会,搞得多隆重,多好啊!那个漏网右派东博,说看了一点就全身鸡皮疙瘩,不对,是虎皮疙瘩,我看呢,这还不够,要让他更难过,让他透不过气来。

  
还有,在白茅岭改造的板凳、陈斑竹、老唤、蛇等人,梦想着日本经济起死回生,雪非雪、邓星、小草、文炜等人,还在想着所谓一期一会的日本情调,结果呢,申小文同志在五反田高坡上向全世界人民庄严宣告——中日的临界点已经来临——令这批右派分子如丧考妣,彻底失去了小资产阶级的复辟迷梦。我看呢,可以请申小文同志来给这些右派分子开个讲座,让他们明白识时务为俊杰的道理。

  
老魏越说越兴奋,声如洪钟:今年来好事不断,我和会长,被我党的老朋友开明乡绅推举为镜子前2号,看来要进主席的法眼喽。还有,我的标准像上了邮票,反响极好啊!老丁、元外、小木,我这边带来了几张,给你们留作纪念,当然,这个将来肯定会升到9位数的,我就5位数便宜点给你们了。

  
老丁同志在旁边插话说:在成绩面前、胜利面前,我们还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白茅岭这边,也不能说歌舞升平,最近两件事情很值得我们警惕:第一,那条板凳在白茅岭失踪了,在镜子上也失踪了,但问题的关键是,他在阴暗的角落不断地炮制文章,扰乱军心,更为严重的是,板凳的影响扩展到了海外,有一名名叫夏大雨的女性和他眉来眼去,很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注意。吴元外在旁边插话:据我们了解,这个夏大雨原来是我们派她到欧美考察当地共产主义运动的,后来不知什么道理,不肯回来了,拍了很多美仑美奂的照片,还大言不惭地介绍什么艳遇,我看这个人我们要提防,她为什么不去拍拍那边的贫民区?

  
第二,那个号称“情色大师”的黑白子,最近竟然和AV女优搞得火热,看来,我们白茅岭的扫黄打黑要进一步升级。小木插嘴:先拿下黑白子,我们党当年一鼓作气改造好几百万沦落风尘的姐妹,我就不信改造不好这个黑白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274]: 开明乡绅贴错地方了,继续继续 科长 (2010-03-13 18:51:09)  
 
  

 回复[275]: 噩梦一场续十七 谁是镜中剩男? 开明乡绅 (2010-04-11 14:16:47)  
 
   白茅岭的劳改生活是艰苦的,板凳吃足苦头,免不了长吁短叹。相对而言,黑白子就乐观得多,北京爷们就是不一样——苦中找乐!开完批斗会,躺在茅草堆上,黑白望着天上的星星,喃喃自语:将来我们出了笼子,谁会是剩男?板凳轻蔑地哼了一下:你我,还能有谁?走到这份上,输得只剩一条裤衩了,亏你还有脸问出这种问题!

  
黑白灌上一口二锅头,不生气,悠悠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还不好说,像当年那位风云东京滩的名妓,犯下的事比你我兄弟大得多吧,在劳改农场要死要活的,现在不是照样剪刀加浆糊,主旋律唱得很好嘛!你我狗屁芝麻一点事,我不就是那2000万字的情色小说,你不就是为那个叫什么木的皇军大将翻了点案嘛。老人家说过,翻案有理,面包会有的,出头之日也会有的。

  
板凳把眼睛一瞪:“呸,亏你还是个情色大师,斗了你多少回还是不长记性,主席说的是造反有理,不是翻案有理”。板凳又叹口气,翻转身去,偷偷抹掉两行热泪。心里在嘀咕:这什么世道啊,我堂堂兰大一流优等生,竟然和这种连“翻案”和“造反”也搞不清的家伙混在一起。明天去批斗,还要惨,又要去面对小蝉,当年在镜子上我落荒而逃3个月,那三个月,憋得慌,就写下了乃木大将的传奇,为这,被关进了白茅岭。小蝉啊小蝉,你害得我好惨!

  
板凳眼珠子一转,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对黑白说,你小子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咱们也给镜子上的爷们排排号,看看20年后的女人缘。

  
黑白眼睛顿时如闪电,就像见了他2000万字的宝贝。黑白说:我肯定不是剩男,我将来编一份《情报》,搞点情色文学,领风气之先,不敢说独占花魁,女人缘肯定是有的。你板凳也差不到哪儿去,你那一口山东快书,加上多明戈的嗓子,不知迷倒多少黄花闺女。

  
板凳挥挥手,红着个大脸:“想当年,兰大后门的国定路,我板凳一把吉他,不知迷倒多少小芳,罢罢罢,好汉不提当年勇,俱往矣,数风流人物!”两行热泪,汹涌而下。

  
黑白见触及板凳伤心之处,连忙转换频道,提醒板凳:白茅岭那几个当权派,你看今后结局如何?板凳缓过神来,说:会长此人,狡兔三窟,家中有革命老父撑腰,又挂一个饮食协会重要领导人的招牌,将来是爱国侨领,找个二奶、三蜜当不在话下。老魏呢,到时年龄可能吃点亏,但小米粥保养得好啊,著名的爱国艺术家,7位数,要不腐败也难,人家杨大师82岁可以找个28岁的,我们老魏就不能破纪录?你看看,人家东航小姐的玉手,不是你黑白和我板凳可以摸得的,这就是艺术的魅力!那个吴元外,我看也差不到哪儿去,股票、房子炒得不亦乐乎,和镜子上的贵族小姐——星姐、夏大雨等人眉来眼去,前途比你我光明得多!

  
黑白有点来气:“你这小子就只会长他人锐气,灭自家威风,难道我们连那个老唤也不如?”“老唤现在是落难,他能不能活着走出白茅岭,真不好说,但如果真的走出去了,那些古董就值钱了,我看呢,他那条花裙子下面,不知要迷死多少粉丝哦!现在的问题是,老唤此人不像我等,他要求高着呢,公开要找那个夸口三分钟给他画像的神奇小姑娘,我看难,和龙老头要找那个新疆姑娘一码子事!”

  
黑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又自言自语曰:九哥身经百战,钢枪不倒,出去肯定是条汉子。新局长那假冒新疆舞,也颇有卖点,老赵把烤鸭店开到了日本鬼子的心脏地带,红色爱国实业家,今后经常到会所走走,也是可以想象的。再说那东博和旅人,虽说不务正业,带着个相机到处乱窜,但人家窜得有情调,光那几辆坐驾,身价就出来了。最担心的倒是后起之秀小龙之醒,本来小家伙才气横溢,又是当打之年,女孩子一抓一大把,但小家伙要找未开苞的黄花闺女,这个问题可就大了。不过,虽说有难度,可以从娃娃抓起,这个问题还是可以解决滴。

  
板凳沉吟片刻,气沉丹田,大手一挥,作总结性发言:我看呢,镜子上的剩男,唯有两位——陈某与地主耳!

  
陈某此人,漂泊东瀛20载,打了半辈子工,存了一点小钱,在日本的农村购了一块自留地,还自鸣得意,种花种草不亦乐乎。到了大上海,人家小姑娘说,你这个小日本阿乡,真是拎不清,现在什么世道?坐在上海公共汽车上,六块砖头砸下去,4个百万富翁,2个千万富翁,你半辈子血汗钱,只能买个10平米的小厕所!还亏你大嘴巴,要给兰大捐厕所,你捐得起吗?

  
还有那个老地主,主席活着,他装神弄鬼、鬼哭狼嚎,等主席走了,我看他怎么活?我看主席也是给他下套子,否则把50亩地还给他,让他开个会所什么的,还有点戏唱唱。

  
黑白连连点头,曰:陈某和老地主,待我们两位还不薄,等我们发了,到时给他们找个外来妹之类的,不能学那个胖老赵,耍弄老地主,让老地主到天安门去找50亩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276]: 哈哈,好玩,与时俱进 科长 (2010-04-11 16:27:59)  
 
  

 回复[277]: 黑白子 老唤 (2010-04-11 19:29:51)  
 
  你還別不服氣!

  
別說白茅岭,就是秦城,我想甚麼時候出去就甚麼時候出去!

 回复[278]: 说剩男怪可怜见的 夏雨 (2010-04-12 01:01:20)  
 
  哈哈,乡绅,越来越有趣了!

  
可是说剩男,怪可怜见的。

  
镜中哪个男子不是俊才豪杰,哪个女子不是风情万种。

  
写什么眉来眼去,要写就写死去活来!呵呵。

  
小说是可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嘛。

  
写矛盾,写冲突,写对立,写缠绵。

  
建议大胆想象,提供几条线索

  
。写板凳与邓丽君大战三百回合,板凳七窍生烟 ,邓丽君倒竖杏眉 ,俱言誓不两立。可是,,,谁都料不到,两人撞出了火花。为什么?。。。。。

  
一次聚会上,对音乐如痴如醉的爱好把他们。。。。

  
可是,,,

  


  
。写二子与东博的争斗,针尖麦芒,剑拔弩张,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但这只作一个背景。主要要写一个奇女子,挣扎在两者的漩涡里,,

  
她尊前者为师称后者为哥,她的立场观点在老师那里,就是说屁股在老师那一边,脑袋却在哥那边。为了老师也曾与哥翻脸过几回....

  
都说屁股指挥脑袋。可这奇女子偏不,天平偏向感情时也有。有谁知道那心里的爱与恨,情与理,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

  
哈哈,乡绅,供你参考(本人惭愧只会说不会写)

 回复[279]: 厄恩? 阿蓓 (2010-04-12 03:05:54)  
 
  275楼故事真是太好看啦,继续继续,这个我太感兴趣拉~~~~~~ ,写真太好啦~~~~~

  

 回复[280]: 夏大雨阿,使不得 开明乡绅 (2010-04-14 11:51:09)  
 
  您提供如此丰富的素材,乡绅感恩不尽,但使不得啊!您拍拍屁股周游世界,乡绅能往哪儿逃?和为贵,和为贵,呵呵!本来想让板凳和王老在白茅岭的高坡上来一个紧握双手,两眼传情,胜利会师的高潮场面,就像主席和老总在井冈山会师那般,顺便结束这场荒诞无稽的噩梦,但行不通啊!您让我怎么办?

 回复[281]: 上海人心目中的天堂 赵家铭 (2010-04-14 12:03:33)  
 
  白茅岭农场

  
北京人心目中的天堂

  
茶淀农场、兴凯湖农场

  
嘿嘿

 回复[282]:  东京博士 (2010-04-14 14:21:32)  
 
  天津人心目中的天堂——团泊洼?

 回复[283]: 上海世博 三国天下 (2010-04-15 00:11:50)  
 
  上海世博主题曲与某日本歌曲「高度」相似?

  

 回复[284]: 写老王爱上了板凳,越荒诞越好 夏雨 (2010-04-15 22:14:21)  
 
  回复[280]乡绅,

  
当然行不通啊,大家都喜欢看艳的,不是吗,邓星阿蓓。连伴我醉都要看“泡妞篇”。

  
你的原计划写“板凳和王老在白茅岭的高坡上来一个紧握双手,两眼传情”,那是什么意思?

  
哈哈,除非写老王爱上了板凳,

  
----也没什么不可的,反正是荒诞无稽的噩梦啊,越荒诞越好

 回复[285]: 完蛋了~~~~ 阿蓓 (2010-04-16 06:28:48)  
 
  份特阿,我喜欢看异性艳遇阿,同行的么兴趣俄~~~~~~~

  
写写夏姐姐的艳遇吧~~~

 回复[286]: 老地主是剩男! 赵家铭 (2010-04-19 15:11:09)  
 
   一天,老地主周扒皮去找大地主刘文彩,“刘大哥,我们村那些穷棒子们发牢骚,说他们活得太苦、活得没意思”;

  
大地主刘文彩说:“他们是我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咱们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

  
老地主周扒皮说:“有的长工说他想读书!”

  
大地主刘文彩道:“咱们的教育改革已经成功了,他还嚷嚷个屁!”

  
老地主周扒皮说:“他们说收租院放高利贷是暴利”;

  
大地主刘文彩道:“放高利贷就该暴利,谁让他们不幸生在X国了?我们就是要把暴利进行到底!”

  
老地主周扒皮说:“他们还说现在收入差距过大,存在两极分化”;

  
大地主刘文彩道:“纯属放屁!大家都在同一个经纬度上,又不是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哪来的两极分化?!”

  
嘿嘿! 

  

Page: 10 | 9 | 8 | 7 | 6 | 5 |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