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专栏 发表日期显示 

刘大卫 半窗斋
《中文导报》专栏作者。


   旅中杂记
      存稿 
    旅中杂记1 
    旅中杂记4 
    旅中杂记3 
    旅中杂记 2 
   我爸爸的文章
      苍茫岁月(4):苍茫岁月 
    苍茫岁月(3):叫卖声 
    苍茫岁月(2):热血上涌 
    苍茫岁月(1):故乡的亲人 
    王洛宾在我的母校——北京八中 
   半窗斋
      随感:夜晚的涩谷车站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累乎(1) 
    论世界上赚钱最快的职业 
    兜了一圈,回到六四 
    墨尔本印象 
    大家都来试一试! 
    夺回中岛! 
    五台电风扇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中国人最终输给自己 
    谢谢,你们自己留着用吧 
    随感一则 
    震中杂记 
    日本大地震亲历记 
    再谈诺贝尔奖 
    漫话“水货” 
    饺子/馄饨/水饺 
    漫谈中国的大学 
    富士五湖之河口湖三日之旅 
    汽车制造及其他的闲话 
    关于我滚被并购 
    当发自肺腑的傻成为社会主流 
    感谢谁,招谁惹谁? 
    伶人乎,将军乎 
    莫被词汇敏感了去 
    再谈老美欺负丰田 
    丰田,又摸了美国人的屁股 
    丰田就是丰田 
    论坏毛病 
    论我姥姥和老女人之美 
    苦难的思索 
    论有些东西无需科学证明 
    论移民与难民/补遗 
    论移民与难民 
    论对聪明人的喜爱和对蠢奴才的厌恶 
    在东京看神韵艺术团演出 
    补遗:关于今天的毛崇拜 
    再谈关于毛泽东崇拜热 
    从“不轨行为”漫谈话语系统 
    自由是个好东西 
    为学问而学问者 
    秋天的心情 
    再谈年代与教育 
    聆听并快乐着 
    几个要点。 
    关于屁股指挥脑袋 
    中国的盛宴 
    假如有一扇门 
    赏花之快 
    元旦回国散记(3) 
    深圳行感(2) 我摸到了三战的腰 
    为流行音乐正名 
    元旦回国散记(2):一路走来一路歌 
    脚踏实地不断努力的冯小刚 
    维也纳的味道 
     元旦回国散记(1) 
     工欲善其事考 
    穷人的口味 
     伟大的赞美 
    台北三日 
    辞职的启示 
    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在这个日子思考国耻 
    半窗斋夜话(15) 
    音乐厅的精神给养 
    转成什么型? 
    我的手风琴情结 
    猪,年快乐! 
    我们的回答 
    关于鸡巴的闲言碎语 
    缺德与犯法 
    远方来货 
    外面的世界 精彩与无奈 
    深夜的苏芮 
    你坑死我我骗死你 
    阳春面/月饼/梨 
    艺术生命的长度 
    俄罗斯的味道 
    说什么话,唱什么歌 
    想起了地道战 
    读书人的朋友 
    艺术之虐 
    简陋的中国 
    知识分子/革命家/思想家 
    时代精神的误区 
    称谓趣谈 
    浅谈京剧和歌剧 
    深圳行感(3):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枯 
    深圳行感(2):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深圳行感(1):朋友来了有好酒 
    古往今来方士多 
    我的后代变成啥——进化论反思之二 
    我的后代变成啥?——进化论反思之一 
    乌鸦的逻辑 
    關於價值判斷 
    象北大的教授那样无耻 
   自己的歌剧院
      听《弥赛亚》,说日本人的合唱 
    听波兰人弹肖邦 
    安魂弥撒 
    加冕弥撒 
    值得纪念的音乐巨人们 
    拒绝演奏会的孤傲的钢琴家:顾歌兰 
    百年诞辰纪念:卡拉扬与歌剧 
    歌剧名伶今安在 
    波希米亚人:这小手如此冰凉 
    今夜无人入睡 
   先把茅坑占好
      讨论台湾国民党的问题(提纲) 
    想起老板 
   辣椒水
      乌泱乌泱乌泱泱 
     拉拉队与凑热闹 
    看足球赛杂感 
    中国特色学习心得 
    乱射乌龙为哪般 
    不是文雅,是文盲 
    可怜的萨苏 
    反思批判是一种胸襟 
    环球时报和联合早报的区别 
    在中国,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受害者 
    为什么老输给别人?  
    烂作者的三种境界 
    “中国”到底怎么了 
    评2012年春节联欢晚会 
    拉屎看报纸 
    NND!Made in China 
    倪萍精神永放光芒 
    论唱红歌的功能 
    万物胡不撼动乎 
    声明 
    好汉疙瘩菲 
    论动物的种类 
    论“中国特色” 
    给本阿里的忠告 
    谈谈我对敏感词汇的感谢之情 
    屁鸟人和他的子孙们 
    废话诺贝尔奖 
    钓鱼岛杂话(1):钓鱼岛到底是谁的? 
    漫谈广东话的战斗 
    连中国也不能说 
    论如何把中国搞垮 
    让美国等上2.5亿年 
     流氓急了也跳墙 
    关于吃屎正常化的问题 
    春天来了,谷歌走了 
    一个简短声明 
    一个德国友人论中国文化中音乐之匮乏 
    论碍事儿 
    论“让” 
    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论英文翻译的思想文化差异性 
    六月的歌声 
    注射的方向 
   过去的日子
      2009之夏:上海行色(4) 
    2009之夏:上海行色(3) 
    2009之夏:上海行色(2) 
    2009之夏:上海行色(1) 
    那一年我十七岁 
    我的早年教育 
    岁月留痕(3) 
    岁月留痕(2) 
    岁月留痕(1) 
    录音机的回忆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的回忆 
    丁老师 
    走在路上 
     一日之旅 
   伸脚轩
      我要当专家 
    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斯诺登快入党 
    日本队出线之后 
     那些人到底在哪里? 
     小小的幸福 
    梦/结/红 
    中国人的幽默和禁忌 
    论中国人心灵深处的贫穷基因 
    一场无耻的闹剧,两个悲惨的烂人 
    从中国人的面子说高铁和航母 
    修改稿:中国人到底如何丢掉了钓鱼岛 
    论钓鱼岛是我党的救命稻草 
    从“建国以来”说开去 
    把耶鲁女孩剁了试试看 
    论阉割之种种 
    骆家辉就是那匹不幸的马 
    静止的美与流动的美 
    最后的海军上将:井上成美 
    石原的辣椒水及其他 
    吾丁的看法 
    铁娘子伴我度周末 
    什么冷战热战,都是利益之战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儿 
    满州铁路与“亚细亚号” 
    幸福时速90公里 
    中国会是下一个利比亚吗? 
    把大桥崩塌了 
    日本对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的技术援助与交流的一些背景资料 
    茶趣杂谈 
    谈谈历史的重演 
    如今的记者和编辑…… 
    制止爆炸,拯救越南 
    三峡大坝到底如何防洪? 
    我的名字,别人的名字 
    三峡本无事 
    我不再主张炸掉三峡大坝 
    狗日的好人们(修改稿) 
    一条大河波浪宽 
    论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之低下 
    日本的头脑:石原莞尔 
    波澜壮阔的一生:乃木希典大将 
    思维的乐趣 
    论黑帮及类似组织的一般特征 
    关于民主:一段虚拟的对话 
    民主是命,经济是运 
    论名牌货 
    论朝鲜人对进化论的偏信 
    论要俗一点 
    吃茶/坏匣子/别墅 
    日本警察:和蔼背后的强硬 
    双城记之一:乡下人与外地人 
    年代纵视 
    关于西藏:几句不得不说的话(2) 
    关于西藏——几句不得不说的话(1) 
    新作预告 
    摄影课二三事 
    语 祸 
    谁是谁的玩偶 
    不要故意为恶辩护 
     我也说几句 
    东洋镜之怪现象初论 
    论中国人的瞎闹 
    台湾行色(3) 
    台湾行色(1) 
    口音 
    回国出差闪回之一:在飞机上 
    吃的回忆 
    听戏 
    痛苦中的反思 
    小凑铁道的风景 
    夜读汪老 
    不要妨碍别人的执著 
    枭雄的末日 
    传统杂说 
    捉 蚊 记 
    民歌的魅力 
    我 的 名 曲 
    那晚,我们唱歌 
    我看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下) 
   对酒当哥
      鬼话之外的闲话 
    鬼话 
    论不再跟中国人讨论自由民主的话题 
    再谈微博,兼论其他 
    深入骨髓 
    关于微博 
    从可怕的中国高铁想开去 
    那里是我生命的根 
    从林阴道到国家语委 
    冲绳短记(1):琉球酒场——笑狮子堂 
    论为什么不能看春晚 
    论中国人之发明 
    吾丁的三系列 
    黄昏时分在横滨车站前打尖 
    论邓丽君(修订版) 
    论尊重男性 
    论“不再论” 
    凌晨4点半的涩谷 
    论金鱼之死活 
    说三道四:归化与永住(修改稿) 
    论大楼之倒掉 
    通知一则 
    论人的价值与中国人民的儿子 
    祖国啊,我的父母之邦! 
    论无神论者之没有臭美的资格 
    论官员说话不要太随便 
    义无反顾的堕落:两首海军歌曲的比较 
    杂谈:二人转/赵本山/春晚及其他 
    我先说! 
    农历09年第一贴:吹一牛 
     名字漫谈 
    乱七八糟话涂鸦(之三) 
    乱七八糟话涂鸦(之二) 
    乱七八糟话涂鸦(之一) 
    我的老师苏东坡 
    闲聊:且把东航表一表 
    再谈“代” 
    是否我已老去 
    地域文化差异:语言的感觉 
    个人简介面面观 
    再谈奥运音乐,兼涉法国 
    母子对话如唱歌 
    郑重且正式提议 
    一段对话 
    想起孔子的教导 
    爱党青年的歌词 
    我真挺喜欢台湾的。 
    色戒:逻辑的失败和无聊的照顾 
    仅仅提个醒 
    喝茶与拉屎及其他 
    民歌札记(3) 苏格兰幻想曲 
    民歌札记(2) 黑眼睛 
    民歌札记(1) 
    我在北京过新年 
    漫侃音乐 
    莫名其妙的佛陀 
    散侃:撑的。 
    散文诗:月饼 
    台北三日记(3) 
    台北三日记(2) 
    台北三日记(1) 
    切莫想当然 
    关于支那 
    我与围棋 
    找骂 
    调皮孩子如何哄? 
    催化地震,亩产万斤及其他 
    可爱的吴佩孚 
    最是上野樱花浓 
    李 长 声 
    远山,那一抹令人心醉的晚霞…… 
    小魏,老魏和大卫 
   照片
      开心一笑兼立此存照 
    小凑铁道(ZT) 
    2005年5月的兰大 
    上野动物园游记(图文) 
    贴几张照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