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马挺 >> 时论
字体∶
千元理发

马挺 (发表日期:2012-03-19 14:13:43 阅读人次:1547 回复数:2)

  
千元理发


  
野田首相就任之初就光临“千元理发店”,成为新闻。“千元”是一千日元,在日本当然是很便宜的了。

  
我从小就不喜欢去理发店。因为不管理发师给你脖子围得如何严,回家总会感到刺挠。其实领子上真有残留的碎头发,如果不再洗一遍头,换衣服,就会带到枕头上。上中学时,都时兴同学凑钱买推子互相剃。在宿舍里,脱光了,围一张报纸,剃完就冲澡。工作后,就固定在家附近的理发店。“推什么样的?”“照原样吧”。后来跟一位理发师熟了,连问也不问,边聊天边理。

  
到日本之初,还是自己理。后在一家大酒店教书,发现职工理发室很便宜,就进去了。不想理发师却问我用不用电推子。“用”——这在国内是当然的,但理发师却一脸狐疑。直到理完出门,一屋子的理发师都怪怪地看着我,就没敢再去第二次。后来才知道,在日本,给男人剃头用剪刀已成主流。问你用不用,只是走形式。而当时在北京,还只有王府井的“四联” 等高级店才用剪刀。后来又在住处附近找到一家,进去剪完后,却不给刮胡子。出来一看,是美容室。

  
搬入一处公寓,楼下就有一家理发馆,一次要三千三百日元。剪发、洗头、剃须……也是边聊天边做,外加捶肩按头掏耳朵。但跟主人熟了,进进出出,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心疼钱,也只好每次都去了。某暑假在国内剪了一次,回来就让他看出来了。

  
又搬家,但还是去老地方剪,因为到陌生店,说明希望如何剪,很麻烦。在日本“照原样剪”是说不通的。表达不好,你想留长些,结果给你剪个“寸头”——把“少剪些”误解为“少留些”了。

  
“千元理发”的连锁店先是出现在一些地铁电车站里。近些年才普及的,以至大超市中、学生区或居民区,都开始看得见了。特点是:门口三盏灯:“绿”马上可以理,黄:要稍等,红:多等一会儿。一次一千日元;投币购票排队,不找零;只剪发,不洗头,用如吸尘器的管子吸,倒是吸得很干净;梳子是一次性的,其他用具每次紫外线消毒;有专用柜子供你挂衣服;所需时间十分钟左右;眼前一块小屏幕播放滚动文字新闻,滚一圈,十分钟,正好理完。理发师当然也先问一下,用不用电推子,但不主动聊天。捶肩按头当然没有,偶尔会给你掏掏耳朵。最后将梳子套上塑料套给你。梳子是玉米做的——即使扔掉也不污染环境。

  
我去尝试了一次。虽然还是说不清如何剪,但结果却不错。我就问理发师,这种发型如何说明。曰:“不用电推子,把耳朵露出来。”这种店不能找固定的理发师,但每次这么一说,不管碰上什么人,都不会剪走样。我以后就“改宗”“千元”,至今。

  


  
留髮留头(千元理发续一)


  
顺治帝曾命:留髮不留头。那是为了让汉族表明归顺。传说,你不剃半个光头梳个辫子,剃头匠就可以一刀把你宰了,把首级挂在剃头挑子上。

  
日本明治政府也于一八七一年發布了断髮令,是为了推行文明开化,当时欧美人讥笑日本人的髮髻像猪尾巴。断髮令是与脱刀令一起發布的,称“散髮脱刀令”(日本人至今多称理髮为“散髮”)。没有强制性,只是说,士农工商不梳髮髻、武士不带刀“也可以”(官吏着礼服必须带刀)。同年,岩仓具视率领使节团出访欧美。团员基本上是洋装洋头,只有岩仓本人是和服髮髻,说是为表现对日本文化的自豪,但被美国人画在报纸上。后经当地日本留学生劝说 “(这样)会被看成未开化国民而受辱”,才在芝加哥断法并改穿洋装。

  
“散髮”在国内也推行不开。一八七三年的一天,明治天皇回到御所,女官们大惊失色——天皇的髮髻不见了——在外面断了髮。从此,群起效仿。但是因误解,连女性也开始“散髮”了。政府又急忙出布告,禁止女性“断髮”。日本女性剪髮、束髮,是从一八八五年以后才开始流行的。

  
据传,当时给明治天皇断髮的理髮师叫河名浪吉。但只此一次,以后都由侍从们给理了。而昭和天皇还是皇太子时,就用民间理髮师了。日本最早的民间西洋理髮师应该是小仓虎吉。他原为在洋船上的海员剃须。感到西洋散髮早晚要在日本流行,就向西洋船员学了理髮手艺,于断髮令發布前的一八六九年,就在当时横滨(外国人)留居地一四八番地,一户中国人住宅下层开了一家“散髮床”,是为日本西洋理髮店之滥觞。而“百四十八番”在相当一个时期,成为日本各地洋式理髮店的通称。

  
现在,横滨的“百四十八番”属于中华街范围,门牌照旧,但已是一家叫“同發”的中餐馆了。附近的山下公园里,还有一座“中分头”的雕像,是为纪念横滨成为日本西洋式理髮的發祥地的。

  
从江户到明治时代,男人的理髮店称为“床屋”。有人说‘床屋’是侮辱性用语,但到现在日本人还是这么叫。经营床屋是要得到许可的。可能因为当时床屋还兼娱乐场所、暗探、消防甚至派出所等职能。

  
给女性梳头的叫“女髮结”。最初是男人带着个包裹上门服务,对象主要是“性工作者”。江户时代的出版业很發达,每年都有介绍新髮型的册子面世,就成为参考。但女性对髮型的要求越来越高,渐渐超出了男人手艺的水平,而女性的“女髮结”就逐渐登场。

  
江户时代有个“髮结亭主”的说法。“亭主”是丈夫,但不要误解为“结髮夫妻”——日本人没有这种概念——而是指因妻子“髮结”收入好,丈夫就吃现成不干活了。

  


  
政界绿洲(千元理发续二)


  
日本故首相小渊惠三一九九九年访美时,有一位理发师随行——宫宗住江——名义上是首相夫人秘书。小渊与克林顿会谈的当天早上,住江就到迎宾馆为他整发。她在众议员第二会馆地下二层经营着一家“宫宗”理发室,小渊则是那里的常客。

  
如果说好好剃个头就能使首脑会谈成功,那是言过其实。但对于政治家来说,理发可以是大战前的酝酿;可以是交手后的喘息,抑或一种漫无目的的发散。到了理发室,他们不必装出某种面孔,可以缄口不言,也可以闭目养神,更可以和身为“庶民”的理发师聊聊天,诉诉苦,甚至泄漏一些“最高机密”。小渊任外相时就曾向住江透露:外访时,理发总不尽人意:“如果我当了首相,一定带你出去……”住江没当回事,小渊却没有食言。

  
日本赤军劫持客机,当时的运输省政务次官山村新次郎自愿登机顶替人质。九死一生回来后理发,见面就跟住江抱怨:“我一文莫名了”——原来他没打算生还,临行前,就把几十年来藏在各处的私房钱,都向夫人“交代”了……

  
在风声鹤唳、尔虞我诈的政治战场,只有理发师是最可信任的——“她手中的剃刀可以随时割断我的喉咙,我把命都交给她了”——一位老政客如是说。这里被称为“永田町(日本政界代名词)的绿洲”。

  
给议员理发,要记住的事情很多:谁喜欢坐哪个椅子,喜欢听什么音乐,用什么洗剂、养髮剂(有人是自己买来高价的,存在这里,写上名字,如在居酒屋存酒),以至喜欢聊天还是打盹……安排预约时,还要巧妙地不让“政界宿敌”在店里碰面。

  
更要注意的是时间。说只有十分钟,那就一定要十分钟内理好。如果早上开门之前来电话,还得带着工具到议员的办公室上门服务。保持发型不变,也是要则。因为政客不能每次出镜都换个样子。宇野宗佑新任首相就来理发,引来大批记者。住江就给了他们五分钟自由拍摄。等记者们走了,再悄悄地为首相染发。

  
已故首相桥本龙太郎的头发,总是亮得可以滑倒苍蝇,这也是住江的“作品”。但比理发更重要的是修指甲,因为握手几乎就是政治家的工作。当然最重要的是守口如瓶——现在传出来点滴“悄悄话”,那是因为当事人都已作古了。

  
“宫宗”这里总有不少盆兰花,都是议员们送的。议员收到的花,办公室放不下,就送到这里来。因为住江会继续浇水,让花开二次——这对政客来说是好兆头。

  
当然,理发师也会“受牵连”。国民新党的龟井静香,总是一头乱发,还要翘起一撮。另一座议员会馆的理发师水岛,总担心别人知道他在“水岛”理发,可不想龟井却把乱发当成“标志”,甚至还曾打算印制一头乱发的竞选广告。

  


  
男人嗜好(千元理发续三)


  
曾几何时,大小理发馆都不管刮胡子了——说是怕传染艾滋病。就连酒店房间里也不备一次性剃刀了。出门住店,要带剃刀、剃鬚膏,很不方便。今年暑假在上海一家港资酒店,发现房间里又有一次性剃刀了——“刨鬚刀”——“刨”大概出自粤语,很形象。

  
年轻时到理发店剃头时总是要刮胡子的——刷上厚厚的肥皂泡,盖上一块热毛巾闷,再一刀刀刮来——很是过瘾。自己买了一把理发店一样的剃刀,在家里如法炮制。时间长了,剃刀需要磨。但又怕磨坏了就很难磨回来。请教了一位也是大胡子的技术干部,说是要去买一种专门的磨石,云云。怕麻烦,就放弃了。

  
后来就偷着用父亲的保险刀,但每次必会被他知道。原来,刀片让别人用过了,感觉就不一样。之后就自己专用一片,用完了再换回去。父亲的金属保险刀架年头很久了,而刀片则是当时市面上没有的Gillette。我也一直用Gillette至今。但现在新式的单面三刃的在日本很难买到。

  
刷肥皂的刷子也是用父亲的,很好用。后来知道,最讲究的刷子,是要用獾毛的。因为獾在冰雪中生活,毛的油脂丰富,不易附着水,而又容易起泡。而且其毛的先端尖细,细微的胡须也可以刷起来,并能够伸入皮肤褶皱毛孔中,去除角质,增进新陈代谢。

  
中世纪的英国,理发师也是外科医生兼牙医。而当时外科治病主要是放血。放血时要让患者手里握住一根木棒,让从患部放出的血流到盆子里。这棒子为便于清洗就干脆染成红色。又经常被理发师缠上绑带晾在门口,就被称为barber-surgeon's pole(理发外科医生的棒子),而红白相间缠绕的棒也就成了这种店的标志。一七四五年,外科和理发分家,就决定外科沿用红白棒,而barber(理发店)再加一条蓝色,是为现在理发店标志的由来。

  
近来,日本随世界潮流,又开始重视“men’s grooming”。 Grooming的原意就是动物整理毛发。英国绅士型剃须工具也又开始讲究起来。“伊势丹”就有整套的英国TRUEFITT&HILL剃鬚套件出售,仅一把獾毛刷子就要两万七千日元。在伦敦的TRUEFITT&HILL本店,据说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现存最老的理发店。丘吉尔在世时经常光顾。而他在重要讲演之前,一定要剃须。有人说,剃须是男人的一种嗜好,也是一种仪式。但对我来说,已是久违了。日本报道,近来,香港的Mandarin Oriental Hotel Hong Kong等新老高级酒店,也新设、恢复或充实了barber。

  
我在《政界绿洲》(本栏十一月二日)中提到的日本议员会馆中的理发店,剃须业务也一直没有取消。而现任首相野田并非当了首相才去千(日)元店理发的,至少是在之前的财务大臣任上,已经是那里的常客了。但这种店是顶多只修鬓角而不给剃胡子的,门口也没有红白蓝的标志。

  
(分别刊香港《信报》2011-10- 19/26、11-02/09《世界风》)

  




 回复[1]: 千元理发十余年 龍昇 (2012-03-19 16:19:42)  
 
  我千元理发十余年了。

  
呵呵,“四联”,记得同一条街上的“美白”否?

  
刮胡子:在新疆同被改造的有一小有名气的诗词格律研究家名王力(不是大有名气的中国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散文家和诗人王力),在第一次允许外出的那天,步行三十里赶了回麦盖提县巴扎,进了唯一的一家理发馆(其它的都是街上摆的剃头挑子),特意点了刮胡子,回来吟自由诗一首:

  
哦,那柔嫩的手指

  
按在我早已干裂的唇上

  
有如电流激活了灵魂

  
有如春风化雨滋润了将死之心

  
哦……

  
当他还要“哦”时,被一帮氓爷给打住问“柔嫩的手指是谁的?”回曰维族女理发师。

  
“抽老色迷老丫挺的!”

  
不过,没抽,而是批斗了王力一番,还好,是私批了一番,没报告领导。

 回复[2]: 四联…… 马挺 (2012-03-19 22:19:14)  
 
  龙兄:因家事,久违了。

  
王府井四联经常路过,但没有进去过。当时觉得,要有钱的女性,才有必要去四联的。后来才知道,也有男部。“美白”,没有印象了。

  
你那位新疆的王力先生,理发、吟诗还有人盯着啊,怎么不长记性呢?

  
先父那一阵,给人写信也只写吃。后被小辈们订成集子,现在看起来还想笑。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时论
    恋爱宅男 日本结婚难之四 
    “零战”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婚压”与嗜好 日本结婚难之三 
    东条英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圣诞节蛋糕” 日本结婚难之一 
    “混浴婚活”-日本结婚难之二 
    昭惠夫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踽踽独行——安倍晋三传 
    动漫传说 日本怪谈 之五 
    无头骑士 日本怪谈 之四 
    裂嘴怪女 日本怪谈 之三 
    怨灵作祟东京 日本怪谈 之二 
    东京都知事选 狂飙直指安倍 
    官邸闹鬼 日本怪谈 之一 
    打入地狱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五 
    男女“事”“情”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四 
    中日已形成“冷战”态势 
    猴子掉树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三 
    有所不报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二 
    动如脱兔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一 
    小泉一直是个和平主义者——小泉零核论 之三 
    小泉VS安倍——小泉零核论之二 
    正中要害——小泉零核论 之一 
    “足不出户”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五 
    “宅”与“狂”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四 
    吃草?吃肉?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三 
    宽松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二 
    得悟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一 
    凤凰 火之鸟 中国来的妖怪之五 
    雷神的没落 中国来的妖怪 之四 
    龙 中国来的妖怪之三 
    山海经与九尾狐 中国来的妖怪 之二 
    魑魅魍魉 中国来的妖怪 之一 
    非战九条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五 
    强加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四 
    私拟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三 
    宪法草案丢了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二 
    “十七条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一 
    阴阳制鬼 日本的幽灵之五 
    天皇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四 
    学问之神作祟 日本的幽灵之三 
    太子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二 
    生灵死魂 日本的幽灵之一 
    珍氏奇姓 日本姓氏之五 
    渡来归化 日本姓氏之四 
    “我姓陛下”日本姓氏之三 
    扑朔迷离 日本姓氏之二 
    幽灵姓氏 日本姓氏之一 
    鬼退治 日本的鬼之五 
    女鬼种种 日本的鬼 之四 
    鬼哭鬼笑 日本的鬼 之三 
    天狗的鼻子 日本的鬼 之二 
    酒吞童子 日本的鬼 之一 
    脱亚入欧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五 
    废佛毁释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四 
    本居国学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三  
    秀吉“唐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二 
    “倭寇”变迁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一 
    雪女洗澡-日本的妖怪之五 
    狸战与猫舞-日本的妖怪之四  
    白狐狸精的罗曼-日本的妖怪之三 
    座敷童子生气了?——日本的妖怪之二 
    河童——日本的妖怪之一 
    从安倍访美看其反美“情结”与“纠结”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 元寇袭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九 茶道茶艺 
    央视绝密内部春节晚会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八 源氏红楼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七 汉字假名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六 同文同种? 
    开票速报-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五 
    “猴子”议员-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四 
    安倍还来不及向右转 
    “宝刀”错拔-日本解散大选趣谈三 
    日本大选——新的回头路 
    解散“万岁”-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二 
    “混蛋解散” 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一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五 倭国日本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四 白村江战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三 遣使隋唐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二 唐招提寺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一 鉴真东渡 
    “约束解散” 转守为攻 
    面对“G0”世界的日本 
    忌轻言打仗 莫清谈战争 
    何必把美国推给日本 
    日本的钓鱼岛“绝密预案”复活 
    登钓鱼岛的后顾前瞻 
    美国从未承认过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 
    五月病与美食 
    惜“薰”怜玉(下)—《孙文的女人》之五 
    惜“薰”怜玉(上)—《孙文的女人》之四 
    春儿悲情(下)—《孙文的女人》之三 
    春儿悲情(上)—《孙文的女人》之二 
    革命 WOMAN 读书—《孙文的女人》之一 
    立川谈“死”“毒”“笑”“艺”“业” 
    女性宫家 
    两位不在册的女天皇 
    爱子十岁了 
    雅子皇太子妃会离婚吗 
    三浦和百惠的“相性” 
    千元理发 
    作为学者的平成天皇 
    TPP的台前幕后 
    日本的“暴力团” 
    孙文 梅屋两夫妇及周边 
    “别囿” 
    麦克阿瑟与日本震灾 
    日本的首相只是“班长” 
    不在名册上的日本首相 
    话泥鳅 谈野田 
    日本呼唤“独裁者” 
    “原發之谎言”与学者之骨气 
    打手机与“不要脸?” 
     菅直人真会“自刎?江”? 
    菅伸子不当第一夫人 
    子宫颈癌与性交——说癌之二 
    日元点滴 
    折扇面面 
    脱却核电——菅直人打出重拳 
    日本“红歌”50年 
    日本的政治暗杀 
    口罩与空气 
    占有与共有 
    盛夏取凉 
    反“效率”的村上春树 
    “遍路”与“延命” 
    震灾 离婚 星空 笑脸 
    震灾 吊桥 节电 结婚 
    “菅”臣挡道 小鬼狂跳 世纪骗局 内幕诡秘 
    面对灾难日本人为何不恐慌? 
    “不信任案”与“解散”物语 
    “苟延残喘”菅直人 
    牛丼三家 
    日本首卖口服紧急避孕药 
    节电与“伪善”? 
    高龄出产与“唐氏症” 
    生食与辣根 
    永井荷风与《濹东绮谭》 
    核电核武的“立体十字路口”-《核之不归路》之五 
    “菩萨“保佑 一点一滴-《核之不归路》之四 
    关东大震灾与後藤新平 
    事故缀成的神话-《核之不归路》之三 
    无核“国是”之“不是”-《核之不归路》之二 
    "功亏一篑"—《核之不归路》之一 
    日本机器人终于出动 
    田中好子与《黑雨》 
    日本再出发的“七级”台阶 
    震灾与日本迁都论 
    “侏罗纪”的现实性 
    收摊子?——噩梦尚未醒 
    “核战争”——没有司令塔 
    学者的良心 
    “花粉症”——无形的危险 
    “自肃”与广告 
    “微”与“毫”——大本营发表 
    “想定外”——千年的海啸 
    一张纸——终于被捅破 
    日本震后外交之“拙巧” 
    灾“情”录(之一、二) 
    无人为三峡工程错误决策承担责任 
    手冢治虫——核电“甲级战犯"? 
    猫盖屎与猫腻儿 
    风评被害 
    震后两周 出口何在? 
    一进一退 
    二十二万多人避难 
    东京23区等自来水厂发现放射性碘 
    演说雕刻灵魂 
    核污染在扩散  
    终于言及“废炉” 
    震灾景气 
    检出超标射线:福岛县牛奶 茨城县菠菜  
    胶着的一日 
    转贴-赴日采访大地震记者丑闻 
    寒冷 高值 喷水 
    日本人对地震:只“忍”不“抗” 
    对原子炉空中投水未见效果 
    日本地震与熊猫“淡定” 
    3号炉核废料冷却池失控 将从空中放水 
    “九点零”的意味 
    东京一带测出超常放射线量 日本面临核事故非常重大局面 
    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 炉芯融化 
    史上最大地震 或救菅政权一命 
    前原辞职之蹊跷 
    临震预报之难 
    菅内阁“寿数”将尽 
    不受宠的美人 
    超短裙亡国论 
    不爱红妆的日本女孩儿 
    日本学术剽窃处理经纬 
    大相扑“八百长”与青菜店 
    离婚夫妇再会银幕 
    伊藤博文的“女癖” 
    中美的“热”与中日的“冷” 
    “招恨”的NHK 
    明治改曆 
    最贵的金枪鱼 
    荞麦面与“御节料理” 
    塔的命运 
    新年“机会” 
    圣诞“按钮” 
    兔年挂历 
    日本进入军事狂躁期 
    吃“锅”子 过元“旦” 
    与超级细菌的对话——三百年后 
    银阁寺 
    日本人煮饭吃饭 
    三岛由纪夫四十年祭 
    峰会SP趣闻 
    “看”富士 
    法相辞职与“暴力装置” 
    “赏味期限” 
    菅直人政权岌岌可危 
    “假香烟” 
    中日冷却 有何不可 
    日本年轻一代在想什么 
    国势调查与隐私 
    中日关系 渐次失控 
    日本“终战”日志 
    日本“汉方”与丹波康赖 
    放“熊”归山 
    日本要准备一美元=五十日元 
    松下政经塾 
    日本“特搜”坠入深渊 
    中日僵局:谨防“早春十月” 
    撞船录像与证据捏造癖 
    检方不愿意“背黑锅” 
    钓鱼岛的“巴勒斯坦化” 
    日本放人鉴 
    日方决定释放詹其雄船长 
    日本人如何反省战争 
    日本投降日志 
    在日韩关系的“钢丝”之下 
    原子弹与波茨坦 
    “南瓜”、原爆与调查报告 
    原子弹、武士刀…… 
    入世VS在野——早庆趣拾五 
    贵族VS平民——早庆趣拾四 
    演说VS雄辩——早庆趣拾三  
    “稻田”VS三田——早庆趣拾二 
    “先生”VS首相——早庆趣拾一 
    “死尸累累”的消费税 
    小泽“神遁” 
    “参野众朝”——参院何为(五) 
    良识之府——参院何为(四) 
    政局之府——参院何为(三) 
    沉默之府——参院何为(二) 
    七夕选举——参院何为(一) 
    国民亮出黄牌 政坛酝酿地震 
    “冈田JAPAN”最精彩的一脚 
    在增税喧嚣的背后 
    横纲是神——相扑散话五 
    行司操刀——相扑散话四 
    部屋内外——相扑散话三 
    女人禁制——相扑散话二 
    角界涉黑——相扑散话一 
    “制参院者制政界” 
    吉田旧邸——日本邸话五 
    迎宾馆邸——日本邸话四 
    鹿鸣明治——日本邸话三 
    御殿今昔——日本邸话二 
    官邸“闹鬼”——日本邸话一 
    北の魚雷攻撃説の真相——軍事評論員 
    “天安舰”折沉之疑-见报稿 
    “天安舰”折沉之疑 
    “天安舰”之疑 
    外星人挑战风车 反美国一败涂地 
    “淡丽”与零度——“酒”话之六 
    鸠山首相辞职 “民主”马失前蹄 
    和尚与酒——“酒”话之五 
    杀鬼酒与二锅头——“酒”话之四 
    清酒的故事——“酒”话之三 
    喝酒与DNA——“酒”话之二 
    大智若愚乎?鸠山首相 
    〇到十六——“裸”篇之五 
    宫泽理惠——“裸”篇之四 
    “脱”有什么不好!——“裸”篇之三 
    “撕”之“妄摄”——“裸”篇之二 
    女裸的逆袭——“裸”篇之一 
    柔背圆臀——奈良篇之五 
    “古非”“孤悲”——奈良篇之四 
    “东大”放火——奈良篇之三 
    谜寺“法隆”——奈良篇之二 
    迁都“平城”——奈良篇之一 
    红楼竖横——“书”话之五 
    《1Q84》——“书”话之四 
    爱-死永恒——“书”话之三 
    手机小说——“书”话之二 
    电子书籍——“书”话之一 
    樱花与政治 
    《假装大赏》-影剧谈之三 
    《雅诺玛密》-影剧谈之二 
    真正的《蝴蝶夫人》-影剧谈之一 
    日本之“始”-“开”篇之五 
    花开花落-“开”篇之四 
    赏樱食樱-“开”篇之三 
    樱花之源-“开”篇之二 
    樱开何时-“开”篇之一 
    “密约”物语-潘多拉匣中四十年 
    暧昧与清晰——日本走向“核”路 
    死刑在日本 
    官僚们的“冬天” 
    “打工不分贵贱” 
    饶了海南吧 
    “七夕”是情人节吗? 
     实名制之“实” 
    “丰田启示”三味 
    野猫天堂与乌鸦权利 
     “8楼”的动静 
    雪的“浪漫” 
    中日既不同文也不同种 
    首相排队吃饭 
    中美的“同床异梦” 
    日本“脱美入亚”及中日“冷交” 
    美国的核战略与东亚外交政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