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马挺 >> 时论
字体∶
事故缀成的神话-《核之不归路》之三

马挺 (发表日期:2011-05-04 17:32:11 阅读人次:2407 回复数:13)

  福岛一核的核灾难,使“日本核电绝对安全神话”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但从事故一开始,内阁、政府有关部门、东京电力公司,加上御用学者助阵,一直是大事化小、隐蔽真相、瞒天过海,意在继续撰写失去了神秘性的“核神话”。

  
国民讳忌 政府造神

  
战后,日本国民反核和平运动此起彼伏,以致对“核”这一概念都到了“过敏”的程度。国际舆论对于美苏竞相开发核武器,也表示出非常忧虑。但日本政府却义无反顾地要开始走 “和平利用原子力”的道路。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开始了向和平利用核能的转舵——既可利用发展已有的核军工技术,又推进核技术、设备的输出,同时改变美国的“好战”形象。

  
据说是以美国中央情报局为背景,日本某大报系,与政府呼应,打出“我们终于抓住了太阳”等等口号,展开了铺天盖地的“原子力和平利用”的宣传攻势,制造“核电安全”神话。财界也在运动政界,为研究、引进核电技术铺路。经过台前幕后的反复酝酿,1955年底,日本成立了“原子力基本法”,开始踏上利用核电,达到能源自给之路。其主导者就是至今还坚持日本持核论的中曾根康弘。

  
从当时起,就开始向中小学生提供《广阔的原子力》、《让人兴奋的原子力园地》等副教材,告诉学生:就算发生地震,原子炉也是结实到了不会让放射性物质泄漏出来的程度,云云。

  
出生于六十年代的共同通信社编辑委员柿崎明二现身说法:我成长于推进原發时期。(我们的偶像) “阿童木”——可爱与强大形象的结合——其实也是以核电为动力的。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对“核”的认识出现了转换,接受了原發。说原發是“国策”,但实际上是对国民进行了一系列的“认识操作”。直到现在,“认识操作” 实际上还在继续。

  
国策“原發” 事故频发

  
日本的核电“绝对安全神话”的历史,实际上也是类型,程度各异的核事故史。其特征是隐瞒和欺骗。

  
1973年,关西电力公司所属美滨1号炉燃料棒折断。公司隐蔽事故,是由内部人员告发才被发现的。

  
1978年11月,福岛一核3号炉发生了长达7个半小时的半临界事故。是为日本核电史上第一次临界事故。但这一事故当时不但没有上报、公布,就连一核内部其他炉子都不知道。造成同样事故在一核以至其他核电站被多次重复。直到29年后的2007年才被发现、公布。而东电公司却推诿:当时没有上报义务。

  
1999年6月,志贺核电站一号机因检修中操作失误,出现机械不可控制的临界事故。最后手动操作解救。事故级别3。但核电站上下却隐蔽事故,不记录,不上报。直到2007年才被发现。

  
1995年12月,位于福井县日本唯一的高速增殖炉“文殊”,因钠泄露发生火灾。虽然事故级别为1,但为隐蔽惨状,管理部门故意删节事故录像。被媒体追究后,不得不公布了全部录像。而第二天,有关负责人“自杀”。家属认为是他杀——日本核电史上最蹊跷的死人案件。

  
1999年9月,位于茨城县东海村的核燃料加工设施JOC发生临界事故。事故级别4,是福岛一核事故之前日本最高级别的核事故。职工按照违反正式操作规程,造成临界反应。政府下了死命令,才由职工分批冒死冲入现场,投入硼酸,止住了连锁反应。结果是两人死亡,包括周边居民六百多人受到核辐射伤害。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日本国内至今被承认是核电事故的,至少就有十三、四起。

  


  
核料循环 沙滩楼阁

  
日本“追求”的能源自给的终极蓝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简言之:进口天然铀→六所村工厂提炼为浓缩铀→东海村加工为燃料棒→供给各处核电站轻水炉→使用后的核废料→六所村再处理→成为高浓度钚→由高速反应堆再利用→经发电增殖后的钚→作为高速炉原料再利用→再还原为高纯度钚→再利用……如此形成一个几乎不必增补原料的无穷尽的核电循环圈。

  
但这个圈是断的。首先,可以使用高纯度钚的高速炉,连其技术体系也还未确立。日本原来计划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使之实用化,而现在的目标是2050年。因为高速炉的技术过于复杂,危险性极大,所有尝试过的国家,除了日本,都已经断念。

  
高速炉为前提的核燃料循环使用计划,被称为建立在沙滩上的高阁。而日本以此为前提,委托英法两国处理轻水炉核废料所得的高浓度钚,已经超过四十五吨,据认为可以制造四千多枚投爆长崎的钚弹,而其中一部分就保存在日本国内。

  
为了缓解国际对日本大量持有高浓度钚的忧虑,日本同时开始将轻水炉核燃料中掺入钚使用,即所谓MOX。但日本核电专家小出裕章指出:这就像把汽油加到煤油里作为煤油炉的燃料,是非常危险的。这次福岛一核事故后,就从核电站院内检测出钚。因为一核的四号炉用的就是MOX。而钚的对人体的“毒性”是放射性碘、铯的几万倍。

  


  
原子力村 继续神话

  
在日本,有一个“原子力村”——不是真正的农村,而是指执意于“原子力立国”的官员、学者、技术人员和业界人士的集群。这些人遍布学术界、政策机构、行政部门、电力公司、建筑公司等企业,埋头于“核电”,不屑于与外界交流,自成一个集理论、行政、技术和既得利益为一体的“孤高”存在。

  
福岛一核灾难发展至今,原子力村的很多人还是坚持只不过是预想之外的天灾所致。除了一两位专家,不要说反省,甚至不屑于出来为自己的主张作辩解。他们认为,日本的核电,已经不可能后退了。破绽了的神话,也还是要写下去的。

  
不能否认,日本积极推进核电,有基于忧虑本国能源稀少的因素。但是之所以至今使各国以及日本国内产生种种猜疑,主要是因为日本的核电政策、运转机制,缺乏最基本的透明度。在风险估计和对策方面的“鸵鸟政策”,骗人害己,终至酿成大祸。

  
(连载下一篇下周一续刊。有关参考资料将于本连载最后一并刊出)

  




 回复[1]: 原子力村的人 待于泥= (2011-05-05 23:35:26)  
 
  

  
50年間で68人が電力会社に天下り

  


  
経済産業省は2日、経産省から電力会社への天下りが過去50年間で68人あったとの調査結果を発表した。このうち13人は現在も顧問や役員などの肩書で勤務している。電力会社と監督官庁である経産省との緊密な関係は原子力発電所の安全基準のチェックを甘くさせるなどの弊害があるとも指摘されている。

  
経産省の調査によると、天下りの人数は北海道電力5人、東北電力7人、東京電力5人、北陸電力6人、中部電力5人、関西電力8人、中国電力3人、四国電力4人、九州電力7人、沖縄電力4人、日本原子力発電8人、電源開発6人。このうち中国電力をのぞく11社で現在も1~2人の経産省OBが残っている。

  
調査では経産省(前身の通商産業省、商工省を含む)の元職員で、再就職先で常勤の役員か顧問だった人物を対象とした。電源開発については、平成15年10月に民営化されてからの在籍者を集計している。

  
経産省から電力会社への天下りをめぐっては、石田徹·前資源エネルギー庁長官が今年1月に東電の顧問に就任したが、東電福島第1原子力発電所の事故後の4月に退任した。石田前長官の天下り人事については、枝野幸男官房長官が「個人の責任と判断で適切な対応をすると期待している」と述べるなどしていた。

  

 回复[2]:  xinxinde (2011-05-05 08:12:25)  
 
  马挺的文章写的很好.很对.替我们这些不会写的人写出了我们想说的话!感谢!看了很受启发.

 回复[3]: 除了下跪,拿出点儿其他的来。 待于泥= (2011-05-05 09:02:08)  
 
  http://headlines.yahoo.co.jp/videonews/fnn?a=20110505-00000778-fnn-soci

 回复[4]: 可怜的老人 三国天下 (2011-05-05 19:57:14)  
 
  「土下座しろ!清水!」

  
http://www.youtube.com/embed/nOQMfKeA2eA&feature=player_embedded

  


  
一遍遍地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1-05-05 20:07:11)  
 
  使用恶劣的日语,终究会被人揭开画皮的——

  


  
4月13日、東京電力の清水正孝社長が福島第1原発の事故以来、1カ月ぶりの会見を開きましたが、その中の発言で気になる言い回しがありました。

  
《被災した方々への支援を強化するために、福島被害者支援対策本部を設置いたしました》

  
「支援」「援助」という言葉には、基本的に第三者が「助ける」という意味しかありません。加害者が被害者に損害賠償する場合、「支援」するとは言いません。

  
東電社長は今回の事故について、加害者という意識は全くないのでしょうね。強い罪の意識があれば「賠償」という言葉、軽い罪の意識があれば「補償」という言葉を使うのが通常ですから。この会見ではそういう言葉はなく、被災者に対しては「支援」で押し通していました。

  
「想像できたが想定を怠ったこと」を「想定外」と言い換えるのも、「賠償」を「支援」と言い換えるのも同根に思えます。

  
昔、ロッキード事件の国会証人喚問で「記憶にございません」という言葉が流行しましたが、それよりもさらに巧妙に責任を逃れたい意識がうかがわれる会見でした。

  
出处——http://sankei.jp.msn.com/affairs/news/110505/dst11050512000009-n1.htm

 回复[6]: 这样索赔合理吗? 大核民族 (2011-05-06 00:25:36)  
 
  这次事故造成各行业都损失重大,至影响GDP。据知,做国人旅游的公司是“全灭”---全解雇。汽车,相机,家电,不动产,饮食等等极萧条。那么,是否每个行业都可以去向东电索赔呢?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1-05-06 01:49:17)  
 
  法治国家,应该关心是否合法,合理是其次。另外,如果有证据证明损失是由东电责任直接造成的,当然可以索赔。问题是, 你说的国人旅游公司全灭的例子是东电直接造成的吗?他们不是翻了好几倍趁机赚钱,照你的“合理”逻辑,是不是应该分点给东电呢?

  
全国たばこ耕作組合、東電に損害賠償求める

  
福島第一原発事故の影響で今年の作付けができなくなったとして、葉たばこの生産組合「全国たばこ耕作組合」は22日、「東京電力」に対し、損害賠償を求める要請書を提出した。

  
福島県内には1175戸の葉たばこ生産農家があるが、原発事故を受け、県全域で今年の作付けを断念したという。組合によると、被害は約50億円に上るとみられていて、東京電力に対して、損害賠償を求めた。

  
東京電力·広瀬直己常務は「国による損害賠償の範囲が決まれば、速やかに対応したい」と話した。

  
出处——http://www.news24.jp/articles/2011/04/22/06181467.html

  


  
再来看看这个,远在加拿大的21岁女性,因索尼的个人信息流出问题,起诉索赔840亿日元的赔偿——http://headlines.yahoo.co.jp/videonews/nnn?a=20110505-00000020-nnn-int

  
长期以来,中国人骨子里的“合理”与“不合理”是皇帝说了算的。

 回复[8]: 这事儿的结局 独屏 (2011-05-06 12:15:37)  
 
  是用税金,和提高電費来添窟窿。

  
外行人想承口舌之快的,可以言放题,到了最后是法律定着。

  
法律中有明确的条款,在天崩地裂的特别天灾情况下可以免责(原文记不清,怀疑者请自查)。这次的地震/海啸为史上最大规模,完全符合这项条款。毕竟东电是民间企业,东电的赔尝是安慰国民性的---当然,肯定也还是会大出血的。有些人可能不服气,会说什么官商勾结啦,官僚的天下り啦,这都是外行话,让你去办这个企业你就知道这其中的合理性了。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什么都是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最优化,现在媒体及民间的批评基本上是一边倒,抓住弊点不及其余,大承口舌之快,但是到了“法律定着”时,这些批评家最好先吃降压药,因为肯定会产生失落感。

  
为什么这么说,举个小例子,东电啦、NTT等类型的企业,在为用户提供服务时不能征收附加的设施费。比如你买下一个离岛要求电力电话公司为你提供服务时,他们不能向你征收海底电缆敷设费,哪怕那个离岛只有你一家。你们不信可以问问支那国内的人是否有这等好事---门儿也没有。我认识的一家人在北京周围的农村租了一个农家院,申请电话敷设时,电信局除了一般的电话安装费外,要附加征收好几根电线杆和电缆的敷设费,这事儿在日本不可想象。这就是东电这样的公司必须存在“官商勾结”的理由。

  
在日本生活享受各种方便的服务,却要求这些提供服务的民间企业不能“唯利是图”、要不惜赔本赚吆子地为你提供服务,这是做梦娶媳妇,人家企业也要养活员工和员工的家族、也要向国家纳付高额的税金的。

 回复[9]:  大核民族 (2011-05-06 09:38:13)  
 
  7楼,“你说的国人旅游公司全灭的例子是东电直接造成的吗?他们不是翻了好几倍趁机赚钱,照你的“合理”逻辑,是不是应该分点给东电呢?”

  
----国人旅游公司是指做中国人来日本旅游的公司。据知,收入并不怎么高。你说的赚几倍的是什么公司?以什么基准算出几倍?

  
++++++++ +++++++++++

  
8楼,前半部分还靠普,后半就不一定了。比如,用户要增大煤气量是要缴纳各种铺设费的。装光纤也有类似费用。。。。

  


  

 回复[10]: 我说的是国民最基础的设备 独屏 (2011-05-06 10:25:35)  
 
  煤气公司本来就和国家之间没有这样的协议,因为即使没有管道用罐装煤气也可以生活,对电话公司来说,不提供光纤提供通信电缆就行了,奢侈是无极限的,这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回复[11]:  晓亮 (2011-05-06 14:04:35)  
 
  学习了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11-05-06 20:24:25)  
 
  增税和电费涨价仅仅是获得震后复兴财源的方法之一,并不是只有这两个来源,事实上还有众多不需要全民负担的财源可以获得,这也是主张增税涨价会进一步造成日本不景气的派别的主张。请看下面信息——

  
大震灾后,政府各界都在讨论如何准备复兴财源的问题,新增税方式遭到了内阁官员的否定。

  


  


  


  


  


  


  

 回复[13]: 我对福岛县尤其是双叶町 三国天下 (2011-05-08 23:23:25)  
 
  

  
因辐射而成为灾民的人缺乏同情心~,从昨天御前崎市市长和那气势汹汹地要同桥下知事会面的町长等人可想像出当年双叶町长、福岛县佐藤知事和他舅舅的丑态吧。

  


  


  


  
积极推进核电站建设的地方首长是自己投票选出的,引进核电站的决定权也完全掌握在地方自治体有权者们手中的那一票,东京电力管区的每个用戸缴纳的电费中都含有对核电站所在地政府和居民的助成金,当地居民们不劳而获就可过上非常滋润的生活。

  
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时论
    恋爱宅男 日本结婚难之四 
    “零战”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婚压”与嗜好 日本结婚难之三 
    东条英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圣诞节蛋糕” 日本结婚难之一 
    “混浴婚活”-日本结婚难之二 
    昭惠夫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踽踽独行——安倍晋三传 
    动漫传说 日本怪谈 之五 
    无头骑士 日本怪谈 之四 
    裂嘴怪女 日本怪谈 之三 
    怨灵作祟东京 日本怪谈 之二 
    东京都知事选 狂飙直指安倍 
    官邸闹鬼 日本怪谈 之一 
    打入地狱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五 
    男女“事”“情”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四 
    中日已形成“冷战”态势 
    猴子掉树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三 
    有所不报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二 
    动如脱兔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一 
    小泉一直是个和平主义者——小泉零核论 之三 
    小泉VS安倍——小泉零核论之二 
    正中要害——小泉零核论 之一 
    “足不出户”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五 
    “宅”与“狂”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四 
    吃草?吃肉?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三 
    宽松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二 
    得悟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一 
    凤凰 火之鸟 中国来的妖怪之五 
    雷神的没落 中国来的妖怪 之四 
    龙 中国来的妖怪之三 
    山海经与九尾狐 中国来的妖怪 之二 
    魑魅魍魉 中国来的妖怪 之一 
    非战九条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五 
    强加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四 
    私拟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三 
    宪法草案丢了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二 
    “十七条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一 
    阴阳制鬼 日本的幽灵之五 
    天皇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四 
    学问之神作祟 日本的幽灵之三 
    太子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二 
    生灵死魂 日本的幽灵之一 
    珍氏奇姓 日本姓氏之五 
    渡来归化 日本姓氏之四 
    “我姓陛下”日本姓氏之三 
    扑朔迷离 日本姓氏之二 
    幽灵姓氏 日本姓氏之一 
    鬼退治 日本的鬼之五 
    女鬼种种 日本的鬼 之四 
    鬼哭鬼笑 日本的鬼 之三 
    天狗的鼻子 日本的鬼 之二 
    酒吞童子 日本的鬼 之一 
    脱亚入欧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五 
    废佛毁释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四 
    本居国学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三  
    秀吉“唐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二 
    “倭寇”变迁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一 
    雪女洗澡-日本的妖怪之五 
    狸战与猫舞-日本的妖怪之四  
    白狐狸精的罗曼-日本的妖怪之三 
    座敷童子生气了?——日本的妖怪之二 
    河童——日本的妖怪之一 
    从安倍访美看其反美“情结”与“纠结”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 元寇袭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九 茶道茶艺 
    央视绝密内部春节晚会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八 源氏红楼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七 汉字假名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六 同文同种? 
    开票速报-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五 
    “猴子”议员-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四 
    安倍还来不及向右转 
    “宝刀”错拔-日本解散大选趣谈三 
    日本大选——新的回头路 
    解散“万岁”-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二 
    “混蛋解散” 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一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五 倭国日本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四 白村江战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三 遣使隋唐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二 唐招提寺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一 鉴真东渡 
    “约束解散” 转守为攻 
    面对“G0”世界的日本 
    忌轻言打仗 莫清谈战争 
    何必把美国推给日本 
    日本的钓鱼岛“绝密预案”复活 
    登钓鱼岛的后顾前瞻 
    美国从未承认过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 
    五月病与美食 
    惜“薰”怜玉(下)—《孙文的女人》之五 
    惜“薰”怜玉(上)—《孙文的女人》之四 
    春儿悲情(下)—《孙文的女人》之三 
    春儿悲情(上)—《孙文的女人》之二 
    革命 WOMAN 读书—《孙文的女人》之一 
    立川谈“死”“毒”“笑”“艺”“业” 
    女性宫家 
    两位不在册的女天皇 
    爱子十岁了 
    雅子皇太子妃会离婚吗 
    三浦和百惠的“相性” 
    千元理发 
    作为学者的平成天皇 
    TPP的台前幕后 
    日本的“暴力团” 
    孙文 梅屋两夫妇及周边 
    “别囿” 
    麦克阿瑟与日本震灾 
    日本的首相只是“班长” 
    不在名册上的日本首相 
    话泥鳅 谈野田 
    日本呼唤“独裁者” 
    “原發之谎言”与学者之骨气 
    打手机与“不要脸?” 
     菅直人真会“自刎?江”? 
    菅伸子不当第一夫人 
    子宫颈癌与性交——说癌之二 
    日元点滴 
    折扇面面 
    脱却核电——菅直人打出重拳 
    日本“红歌”50年 
    日本的政治暗杀 
    口罩与空气 
    占有与共有 
    盛夏取凉 
    反“效率”的村上春树 
    “遍路”与“延命” 
    震灾 离婚 星空 笑脸 
    震灾 吊桥 节电 结婚 
    “菅”臣挡道 小鬼狂跳 世纪骗局 内幕诡秘 
    面对灾难日本人为何不恐慌? 
    “不信任案”与“解散”物语 
    “苟延残喘”菅直人 
    牛丼三家 
    日本首卖口服紧急避孕药 
    节电与“伪善”? 
    高龄出产与“唐氏症” 
    生食与辣根 
    永井荷风与《濹东绮谭》 
    核电核武的“立体十字路口”-《核之不归路》之五 
    “菩萨“保佑 一点一滴-《核之不归路》之四 
    关东大震灾与後藤新平 
    事故缀成的神话-《核之不归路》之三 
    无核“国是”之“不是”-《核之不归路》之二 
    "功亏一篑"—《核之不归路》之一 
    日本机器人终于出动 
    田中好子与《黑雨》 
    日本再出发的“七级”台阶 
    震灾与日本迁都论 
    “侏罗纪”的现实性 
    收摊子?——噩梦尚未醒 
    “核战争”——没有司令塔 
    学者的良心 
    “花粉症”——无形的危险 
    “自肃”与广告 
    “微”与“毫”——大本营发表 
    “想定外”——千年的海啸 
    一张纸——终于被捅破 
    日本震后外交之“拙巧” 
    灾“情”录(之一、二) 
    无人为三峡工程错误决策承担责任 
    手冢治虫——核电“甲级战犯"? 
    猫盖屎与猫腻儿 
    风评被害 
    震后两周 出口何在? 
    一进一退 
    二十二万多人避难 
    东京23区等自来水厂发现放射性碘 
    演说雕刻灵魂 
    核污染在扩散  
    终于言及“废炉” 
    震灾景气 
    检出超标射线:福岛县牛奶 茨城县菠菜  
    胶着的一日 
    转贴-赴日采访大地震记者丑闻 
    寒冷 高值 喷水 
    日本人对地震:只“忍”不“抗” 
    对原子炉空中投水未见效果 
    日本地震与熊猫“淡定” 
    3号炉核废料冷却池失控 将从空中放水 
    “九点零”的意味 
    东京一带测出超常放射线量 日本面临核事故非常重大局面 
    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 炉芯融化 
    史上最大地震 或救菅政权一命 
    前原辞职之蹊跷 
    临震预报之难 
    菅内阁“寿数”将尽 
    不受宠的美人 
    超短裙亡国论 
    不爱红妆的日本女孩儿 
    日本学术剽窃处理经纬 
    大相扑“八百长”与青菜店 
    离婚夫妇再会银幕 
    伊藤博文的“女癖” 
    中美的“热”与中日的“冷” 
    “招恨”的NHK 
    明治改曆 
    最贵的金枪鱼 
    荞麦面与“御节料理” 
    塔的命运 
    新年“机会” 
    圣诞“按钮” 
    兔年挂历 
    日本进入军事狂躁期 
    吃“锅”子 过元“旦” 
    与超级细菌的对话——三百年后 
    银阁寺 
    日本人煮饭吃饭 
    三岛由纪夫四十年祭 
    峰会SP趣闻 
    “看”富士 
    法相辞职与“暴力装置” 
    “赏味期限” 
    菅直人政权岌岌可危 
    “假香烟” 
    中日冷却 有何不可 
    日本年轻一代在想什么 
    国势调查与隐私 
    中日关系 渐次失控 
    日本“终战”日志 
    日本“汉方”与丹波康赖 
    放“熊”归山 
    日本要准备一美元=五十日元 
    松下政经塾 
    日本“特搜”坠入深渊 
    中日僵局:谨防“早春十月” 
    撞船录像与证据捏造癖 
    检方不愿意“背黑锅” 
    钓鱼岛的“巴勒斯坦化” 
    日本放人鉴 
    日方决定释放詹其雄船长 
    日本人如何反省战争 
    日本投降日志 
    在日韩关系的“钢丝”之下 
    原子弹与波茨坦 
    “南瓜”、原爆与调查报告 
    原子弹、武士刀…… 
    入世VS在野——早庆趣拾五 
    贵族VS平民——早庆趣拾四 
    演说VS雄辩——早庆趣拾三  
    “稻田”VS三田——早庆趣拾二 
    “先生”VS首相——早庆趣拾一 
    “死尸累累”的消费税 
    小泽“神遁” 
    “参野众朝”——参院何为(五) 
    良识之府——参院何为(四) 
    政局之府——参院何为(三) 
    沉默之府——参院何为(二) 
    七夕选举——参院何为(一) 
    国民亮出黄牌 政坛酝酿地震 
    “冈田JAPAN”最精彩的一脚 
    在增税喧嚣的背后 
    横纲是神——相扑散话五 
    行司操刀——相扑散话四 
    部屋内外——相扑散话三 
    女人禁制——相扑散话二 
    角界涉黑——相扑散话一 
    “制参院者制政界” 
    吉田旧邸——日本邸话五 
    迎宾馆邸——日本邸话四 
    鹿鸣明治——日本邸话三 
    御殿今昔——日本邸话二 
    官邸“闹鬼”——日本邸话一 
    北の魚雷攻撃説の真相——軍事評論員 
    “天安舰”折沉之疑-见报稿 
    “天安舰”折沉之疑 
    “天安舰”之疑 
    外星人挑战风车 反美国一败涂地 
    “淡丽”与零度——“酒”话之六 
    鸠山首相辞职 “民主”马失前蹄 
    和尚与酒——“酒”话之五 
    杀鬼酒与二锅头——“酒”话之四 
    清酒的故事——“酒”话之三 
    喝酒与DNA——“酒”话之二 
    大智若愚乎?鸠山首相 
    〇到十六——“裸”篇之五 
    宫泽理惠——“裸”篇之四 
    “脱”有什么不好!——“裸”篇之三 
    “撕”之“妄摄”——“裸”篇之二 
    女裸的逆袭——“裸”篇之一 
    柔背圆臀——奈良篇之五 
    “古非”“孤悲”——奈良篇之四 
    “东大”放火——奈良篇之三 
    谜寺“法隆”——奈良篇之二 
    迁都“平城”——奈良篇之一 
    红楼竖横——“书”话之五 
    《1Q84》——“书”话之四 
    爱-死永恒——“书”话之三 
    手机小说——“书”话之二 
    电子书籍——“书”话之一 
    樱花与政治 
    《假装大赏》-影剧谈之三 
    《雅诺玛密》-影剧谈之二 
    真正的《蝴蝶夫人》-影剧谈之一 
    日本之“始”-“开”篇之五 
    花开花落-“开”篇之四 
    赏樱食樱-“开”篇之三 
    樱花之源-“开”篇之二 
    樱开何时-“开”篇之一 
    “密约”物语-潘多拉匣中四十年 
    暧昧与清晰——日本走向“核”路 
    死刑在日本 
    官僚们的“冬天” 
    “打工不分贵贱” 
    饶了海南吧 
    “七夕”是情人节吗? 
     实名制之“实” 
    “丰田启示”三味 
    野猫天堂与乌鸦权利 
     “8楼”的动静 
    雪的“浪漫” 
    中日既不同文也不同种 
    首相排队吃饭 
    中美的“同床异梦” 
    日本“脱美入亚”及中日“冷交” 
    美国的核战略与东亚外交政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