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马挺 >> 时论
字体∶
无核“国是”之“不是”-《核之不归路》之二

马挺 (发表日期:2011-05-03 11:34:49 阅读人次:2285 回复数:4)

  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因提出 “无核三原则”,被誉为日本“国是”,而获诺贝尔和平奖。但正是在他任首相期间,日本极其秘密地进行了核武装的研究。

  


  
国是“不是” 口是心非

  
日本的核武装论者异口同声表示:日本战后研究持核,是因为中国核爆炸成功。但中国的首次核爆炸是在1964年,而日本首相池田勇人1961年11月,就已经向美国国务卿腊斯克表明:“在我的内阁里就有核武装必要论者。”而后来中曾根康弘表明,这正是池田本人。

  
中国核试验后,首相佐藤荣作又对美国驻日大使赖肖尔表明:“别人有了核武器,自己也得有,这是常识”,表示:“日本的科学、产业已经完全达到可以制造(核武器)的水平了。”美国政府中枢为之震动。

  
腊斯克在给约翰逊总统的备忘录中,专设一项:“ Japanese Nuclear Weapons Program(日本核兵器计划)”,并进言:“(美国)不应使日本持有独自的核能力,而应与日本进行有效的美日安全保障的长期性防卫合作,以使日本可以抵御来自普通兵器与核兵器两方面的攻击。”

  
1965年1月12日,在白宫,约翰逊对来访的佐藤荣作单刀直入:“日本不必持有核武器。因为我们有了。如果日本为了防卫而有核遏制的必要,美国将履行承诺提供之。”这是日美首脑之间首次明言“核保护伞”。佐藤不动声色地表示:“这正是我想听到的。但请不要公开发表。”

  
就在不到两年后,佐藤政权极其秘密地开始了日本的“核武装研究”。

  


  
极密研究 持核可能

  
这项研究是从1966年底开始,由当时的内阁情报调查室出面,秘密各方面的专家,研究作为一项国策,日本持有核武器是否明智;技术上是否可行;需要多少费用,等等。

  
当时的研究成员认为:“(原子弹)和制造炸弹一样,有了原料,就不费什么事了”;“轻量小型化的,日本目前的水平不是不可能”。据谈话录音,当时佐藤首相说:“核武器,想要做,那还不就是“嘭”一下(那么简单)!因为(日本)具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嘛!”

  
1966年7月,日本第一座核电站开始运转,利用核电废料提取钚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而美国防止核扩散委员会的报告使总统约翰逊瞠目结舌:日本的核能力不但有可能在亚洲超过中国,而且将在十到十五年后,具有给予美国以重大打击的能力。为了防止日本走核武装的道路,美国应该强化美日同盟。即“美国为日本提供‘核保护伞’,让日本打消核开发的念头。”

  
日本“内调”核武装研究会于1968年和1970年分别提出了两份题为“有关日本核政策的基础研究”报告。总共只印刷了二百份,分发其中包括佐藤荣作首席秘书在内的有关人员。

  
报告提出,日本如果制造少量的以钚为原料的核弹是可能的。并列出了建立核弹连续生产系统所需的人员:科学家500人;技术人员1300人;制造50枚导弹的第一线工人19000名······

  
但结论是:万一核遏制失败,日本就可能遭到中国的核攻击。在日本狭窄的国土上,就连一发氢弹都是经受不住的。同时,进行地下核试验也是不可能的。报告指出:“认为拥有核武器才是成为大国条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日德密议 “携手持核”?

  
外务省几乎同时在进行着独自的“持核”尝试。去年10月,NHK播放了一个特别节目《日本求“核”》,披露了日本当年曾与当时的西德商讨两国联手持核的可能性。

  
1969年2月,由日方提议,日德外交部门举行了首次研讨核武装的秘密会谈。日方开宗明义:为了维护日本国家至高的利益,当受到威胁等紧急事态时,作为一个选择肢,不能完全排除核武器。日本为了成为超级大国,是应该并可能持有核弹头的

  
日方表明:“日本虽有宪法九条,但在和平的名义下,可以不受任何阻拦地获得原子力技术,已经具有了制造核武器的能力和材料。今后一定会发生美国容忍中国持核、印度成为持核国家等,使日本不得不考虑‘核保有’的‘非常事态’。

  
日本知道,如果持核,必将引起美国以及亚洲邻国的反对。但拉上德国,就可减轻对日本的压力。

  
“日徳自立于美国,联手持核,对于成为‘超大国’是很重要的……”日方如此直截了当,出乎西德所料。

  
当时日本正面临着决定是否签署“防止核扩散条约(NPT)”的问题。正像当时的外务省审议官牛场信彦所说:加入了NPT,日本在国际上就将永远被打上二等国的烙印。这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但德方也明确表态:德日所处环境相差太远。美国又在西德布置了针对苏联的核武器。(关于持核)不是德国自己就可以决定的。

  
节目播出后,日本外务省进行了调查。结果是,虽然在日方留存的资料里,没有找到完全一致的记录,但“不能排除当时曾有过类似的发言”。

  


  
维持潜力 寻找契机 

  
日本外务省1969年的文件《我国的外交政策大纲》却表明:“关于核武装,不管是否加入NTP”,(日本)当前的政策是不保有核武器。但是要常时保有经济上和技术上(进行核武装)的潜在能力,并要注意使这种能力不受掣肘。”

  
防卫厅(现防卫省)也进行过多次核武装的研究。海上自卫队就有人主张发展核武器以对抗苏联。当时还流传出一份写于1968年,题为《关于我国自主防卫及其潜在能力》的论文,作者不详,但提出“潜艇发射洲际导弹是最适合日本的核武装形式”。

  
中曾根回忆,在上世纪70年代他任防卫厅长官期间,防卫厅也秘密地研究过日本核武装的可能性,得出“当时的日元2000亿,5年以内可以完成”的结果。

  
苏联进攻阿富汗后,当时防卫研修所(现研究所),1981年,以技术方面的可能性为焦点,秘密研究了日本核武装的可能性。提出:单纯制造原子弹是可能的,但如果考虑到运载工具,以及战术核武器、战域核武器,就必须要有美国的支持。如果要开发战略核武装系统,那就不是日本的产业和技术基础可以负担的了。

  


  
日本在持核问题上口是心非,出于始终没有放弃成为超级大国的目标。但其战后几轮持核研究,结论还是相对比较冷静的。同时,多部门、多层次的独自反复研究,也印证了日本国家意志的形成机制——没有,或者说不需要一个统一的指挥,各方都“心有灵犀”,很明白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这与二战中陆军海军各自开发原子弹,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允许日本独自持核的国际环境而已。

  
(有关参考资料将于本连载最后一并刊出)

  
(刊香港《信报》2011-05-03)

  




 回复[1]: 你值得信赖的朋友―钚 三国天下 (2011-05-03 14:02:33)  
 
  「プルト君」というのは、93年に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発機構が制作した約11分からなる広報用アニメの「プルトニウム物語 頼れる仲間プルト君」に出てくるキャラクター。

  
原発事故でもその危険性が問題になっている通り人体に大変有害なプルトニウムですが、「プルト君」はアニメの中で、プルトニウムの平和利用や安全性について力説していました。

  


  
「プルトニウムは青酸カリのように飲んだらすぐ死ぬという劇薬ではありません」

  


  
「プルトニウムは水と一緒に飲み込まれても、ほとんど吸収されず、体の外に出てしまう」

  


  
「胃や腸に入った場合も、ほとんどが排泄されて体の外に出てしまいます」

  


  
「プルトニウムが原因でがんになったと断定された例はありません」

  


  
このようなことを、あどけない顔で一生懸命解説していましたが、過去に国際的な批判を浴び絶版となりました。

  


  
http://www.youtube.com/embed/bJlul0lTroY&feature=player_embedded

 回复[2]: 中国核工業部事故プルトニウム被ばく者例 鬼 (2011-05-03 17:01:29)  
 
  1964~1985年の間に、中国核工業部の事故で、プルトニウム吸入13例、創傷侵入2例が報告されている。

  
そのうち、吸入の最大摂取量が許容限度の約200倍の例があった。しかし、この例では、有効な治療法により急性影響の発生を防止することに成功し、現在まで影響が認められていない。有効な治療法とは、「キレート剤」の投与である。キレート剤とは、金属イオンと結合しやすい有機化合物の一群で、特定の金属を選択的に体外に排出する目的で使用される薬品である。

  
なお、1例のみ12年後に急性白血病による死亡例がある。しかし、この例では、プルトニウム摂取量が極めて少なかったため、因果関係はないと報告されている。

  


  


  
また、米国では、1944年から1945年にかけて、原爆を製造するプロジェクトであった「マンハッタン計画」に従事した化学専攻の大学生たちが、粗末な化学施設での加熱工程で硝酸プルトニウムの蒸気(ミスト)を吸入し、そのうち26名が許容量以上の被ばくをした。全員が当時20代前半の若者であった。

  
追跡調査を続け42年後の調査では、それまでに7名が死亡し、その死亡原因として、2例の肺がんと、1例の骨肉腫が報告されている。しかし、7名の死亡者は、特にプルトニウム沈着量が多い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い。生存者の中には、プルトニウム沈着量が死亡者より多い人たちもいた。この事故でのプルトニウム沈着量の大小と死亡との間には、直接の関係はなかったとされている。

  


  
現在までの結論:

  
プルトニウムは、放射線を出し、放射線を浴びればある確率でがんが発生することから、プルトニウムを体内に摂取するとがんになる可能性があるのは事実である。しかし、放射線は、アルファ線であり、強いエネルギーを持つものの透過能力がなく、紙1枚や数cmの空気層で容易に遮蔽されてしまう。これまで実験動物は別にして、人類で、プルトニウムが原因で発がんしたと科学的に判断された例はまだない。

 回复[3]: 中国民用放射源成可怕杀手 鬼 (2011-05-03 17:40:40)  
 
  前言:

  
根据卫生部放射卫生专家组副组长范深根的统计,中国大陆从1988年至1998年共发生放射性事故332起,受照射总人数966人。其中,放射源丢失事故约占八成,丢失放射源584枚,有256枚未能找回。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金微发自北京 如果不是因为日本核危机,山西省忻州市张芳的故事也许不会再被提起。

  
一个装有钴-60的金属圆柱,彻底改变了她和家人的人生轨迹。如今,“放射病”已经萦绕了她20年。而更为让人担忧的是,改变张芳命运的这种金属圆柱,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以我们不熟悉的面目无声无息地存在着。

  
放射源毁掉一个家庭

  
张芳至今还记得自己命运转折的那一天:1992年11月19日,张芳的爱人张有昌来到忻州环境监测站建筑工地,正要干活时,看到一个金属圆柱体在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他捡起来,随手装进外套的右边口袋。

  
这个像是日光灯启辉器的金属体实际上装有钴-60放射源。张有昌毫不知情,他将这个金属揣在身上3个小时后身体出现了症状:恶心、肚子疼,不断呕吐……二哥张有双在医院陪护张有昌四天后也病倒了,脸颊和腮腺出现和弟弟一样的可怕紫色。医院恐慌,将二人隔离在传染病房,但无法确诊。

  
张有昌的父亲和岳父张丑寅分别背着张有昌兄弟俩,去了太原的山西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们经过讨论,提出放射病的可能性。但山西卫生厅断然否决,理由是忻州没有放射源事故的记录。太原的医院未能查明病因,兄弟俩被带回家。

  
12月3日,经过了长达14天的折磨,张有昌告别人世。第二天,张有双洗脸时惊恐地发现自己掉下一大束头发,紧接着,黑便、高热等症状在他身上重演。三天后,张有双离世。他们的父亲张明亮同样一病不起。没过两天,呼吸极度困难的他也闭上了眼睛。

  
张芳的三个亲人10天之内相续死亡,且症状相同,这让当地陷入恐慌。12月16日,张芳也开始掉头发,到医院检查发现白血球减少。

  
“我的女儿死也要死个明白。”张丑寅当晚带着女儿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在北京的医院,他们被确诊为放射病。

  
张丑寅对这段往事不堪回首,同为辐射受照者,他自己的身体也渐渐垮下去,早早地牙齿脱落,腰酸背疼。如果当时他背的是张有昌,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张芳因为当时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没照顾张有昌多久便回家休息,这使她躲过一劫,终于保住性命,虽然此后的日子里,她已然活在放射病的阴影下。

  
更让她感到揪心的是她的女儿张京生,由于在她体内已受到辐射,出生时,张京生只有四斤重,头发稀疏,吃奶时吸吮力也弱。现在,18的张京生智商与儿童相仿,低于99.9%的人群,上完初中后便在家休息,找不到工作。

  
这个家庭悲惨的故事被国际原子能机构所收录,这也是中国第一起确诊的子宫内受辐照病例。

  
民用放射事故多

  
钴-60放射源究竟是怎么来到张有昌身边?中国疾控中心原辐射安全所所长王作元曾经负责对此事进行调查,他说,整个调查就像是一部侦探小说,他所写的《山西忻州放射事故及其教训》详细还原了这起放射源事故调查的经过。

  
他们通过山西医务人员了解到张有昌的口袋里曾发现金属体,这成了重要的线索。经过多方调查,最终找到了这枚放射源的来源:原来,1973年,忻州地区科委为培育良种,从上海引进六枚钴-60放射源。十几年后科委迁址时将放射源封存,随后将原址移交给当地环境监测站。1991年,监测站要盖楼,委托太原的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将钴源迁走封存。

  
但是,由于钴源室管理员记错了放射源数目,技术人员从封存的井里只拿走了五枚金属圆柱体。另外一枚放射源的下落,此后没有人再去关心。这枚下落不明的放射源酿成了张芳一家的人悲剧。

  
张芳并不是唯一的放射源受害者。最近,一部讲述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的电影《站起来》在国内上映,主人公宋学文由真人出演,15年前,宋学文在雪地里捡到了一条8厘米长的白色金属链,结果两年内相继失去了两条腿和一条胳膊。这条链子叫“伽玛源”,具有强力的核辐射,是前一天晚上从一台带有放射性的仪器中不慎掉落下来的。

  
放射源之所以脱落,缘于吉林省吉化公司操作人员违规操作,提前关闭剂量报警仪。而吉化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始终未曾正式通报,不知情的宋学文被辐射长达10小时,丧失了最佳治疗时机。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研究员潘自强曾作过研究,核安全事故仍主要是在民用领域发生,核军工和核电站未发生一例死亡、放射病例。与之对比鲜明的是,核和辐射技术应用当中,却有10人死亡、49人罹患放射病以及16人皮肤烧伤。“到2007年,我国总共有10人因放射源和核技术应用导致死亡,占全世界死亡总数的17.2%。”

  
“使用放射源的单位复杂、使用范围广,用源单位的防护知识严重欠缺,再加上管理混乱是导致事故屡屡发生的原因。”王作元说。

  
无色无味的杀手

  
潘自强介绍,放射源的申请运用需要严格的手续和审批程序。不过,早年的辐照设施门槛很低,中国民用放射源大概源于上个世纪50年代,使用最广泛的是钴-60等,那时一个生产队为辐照土豆、大蒜,就建起一个钴-60源。

  
此后,放射源遍布全国各地,涉核的机构包括大学、科研院所、医疗卫生系统、农科院系统等,用于测量、消毒、育种等。由于安全防护措施滞后,上个世纪70~80年代,平均一年就有45起放射性事故。根据卫生部放射卫生专家组副组长范深根的统计,中国大陆从1988年至1998年共发生放射性事故332起,受照射总人数966人。其中,放射源丢失事故约占八成,丢失放射源584枚,有256枚未能找回。

  
放射源无色无味,隐于无形的特点也增加了事故发生的概率。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研究部主任腾建群介绍,一般放射源都有一个金属的外壳,体积也不是很大,在正常的情况下,它看起来就是一个金属物或者铅罐,“人们在不知的情况下,将这些东西当作废铁捡去,很多事故就是这样发生的。”

  
腾建群70年代就曾经历这样的场景:一块钴-60丢失,全城出动,有关部门背着探测器到处找。这样的场面近年也偶有发生,2004年,一个制造伽马射线的核心放射源——硒块在上海金山县的运输途中丢失,第二天,金山县的大街小巷每隔3、5米都出现一张这样的寻物启示,寻找“一个银白色,大小如14寸彩电的铝合金箱子”。警察更是全城搜捕,中央电视台连线采访,整个城市骤然紧张。

  
腾建群说:“放射源丢失不仅难找,而且容易造成社会恐慌。”2009年,河南杞县放射性元素钴-60泄漏的传言致使当地居民集体出逃。同年10月,广州番禺辐照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发生了一起“卡源”事件,一个辐照装置由于操作失误,导致源架辐射源无法回到源井中,在外漂浮了整整48天,此事件经媒体曝光后让附近居民大为恐慌。尤其是在今年日本核危机发生后,番禺当地人不断询问“广州辐照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到底搬了没有?”直到确认钴—60已经搬走的消息才安心。

  
80%为责任事故

  
早年,负责核安全的是卫生系统,但同时它又是大量放射源的使用者,且随着放射源使用逐步扩散到工业领域,卫生部门的监管力有不逮。

  
2003年,放射性源的监管被划归到环保总局。该局下设的核安全管理司负责此事,其职责概括起来就是对放射源从出生管到“坟墓”。

  
2004年,接管核安全监管职责后,环保部门联合卫生、公安,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一场放射源普查的专项行动。普查结果惊人,拥有放射源的单位超一万家,放射源超十四万枚,其中七万多枚在用,几乎遍布全国所有省区。此外,至少两千枚废旧放射源下落不明。时任核安全管理司的李干杰直言我国的放射源“量大面广、隐患较多、急需整改”。

  
为了监管放射源,环保部后来出台了系列的法规和政策,同时在自己的网站对放射源各类信息进行公开。

  
“由于有了系列的规章和措施,加上国家应对及时,核辐射事故总体是在下降的。”腾建群说,目前中国的核事故主要还是非恶意性的行为,比如当废铁出售,但这会危及很多无辜者。

  
值得关注的是,在过去三十年的放射事故中,由于领导失职、防护安全管理制度和措施不健全、工作人员缺乏安全防护知识、违规操作等责任事故占到了80%以上。事故又以放射源“丢失和被盗”为主。

  
此外,如何存放废旧的放射源,也是核安全面临的一个难题。按照规定,废源可以由使用者送回给原生产者回收,退役的放射源一般都会被陆续分类编号管理,然后放到放射性废物暂存库。环保部门的“清源”行动后,各省陆续处理城市放射性废物库中的放射源,将建库以来暂时存放的放射源,集中运往国家放射性废物西北处置场。但是,中国放射源数量每年都在增长,以15%的速度计算,未来需要退役废源也会越来越多,存放依然是个问题。

  
腾建群认为,现在急需从国家层面进行立法,加快解决这些问题。

  
目前,核能安全监管依靠的只是一部《放射性污染防治法》,以及8部行政法规和一些部门规章,公众最关注的关于“核损害赔偿”问题,也只有国务院发的一个函。

  
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之后,核安全问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原子能法》——这部孕育了27年却两次夭折的法律再次浮出水面,4月上旬,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年会上,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介绍,《原子能法》草案有望在年底征求各部门意见。

  
链接:什么是放射源

  
指用放射性物质制成的能产生辐射照射的物质或实体。按其密封状况可分为密封源和非密封源。

  
密封源是密封在包壳或紧密覆盖层里的放射性物质,工农业生产中应用的料位计、探伤机等使用的都是密封源,如钴—60、铯-137、铱-192等。非密封源是指没有包壳的放射性物质,医院里使用的放射性示踪剂属于非密封源,如碘-131、碘-125、锝-99m等。放射源发射出来的射线具有一定的能量,它可以破坏细胞组织,重则死亡,轻则伤人肌体。

  
链接:主要放射源存放地

  
1、医院放射科

  
2、科研机构(高校或科研试验室、原子能研究院)

  
3、工业企业(水泥厂、造纸厂、冶炼厂、电力企业)

  
4、农科院所(育种基地)

  
5、装饰材料(大理石、花岗岩)

 回复[4]: 放射能による品種改良 鬼 (2011-05-03 23:01:03)  
 
  > 那时一个生产队为辐照土豆、大蒜,就建起一个钴-60源。

  
辐射育种技术

  
利用射线诱发生物遗传性的改变,经人工选择培育新的优良品种的技术。具有打破性状连锁、实现基因重组、突变频率高、突变类型多、变异性状稳定和方法简便等特点。

  
辐射诱发突变的遗传效应是由于辐射能使生物体内各种分子发生电离和激发,导致DNA分子结构的变化,造成基因突变和染色体畸变。在电离辐射的作用下扰乱了生物有机体的正常代谢,使生物体生长发育受到严重抑制,从而引起遗传因子发生改变并以新的遗传因子传给后代。

  
辐射育种应用的射线源有γ射线、X射线、β射线、中子、激光和无线电波等。处理材料包括植物的种子、花粉、无性繁殖器官、组织培养物(愈伤组织)和活体植株;动物材料包括禽蛋、鱼卵以及微生物等。主要用于植物。辐射处理的方法,有外照射和内照射两种。外照射处理是将种子或植株送进辐照室进行照射,或者种植在钴圃内全生育期作较长时间的慢性照射;内照射处理是将放射性元素如32P、35S等通过浸种、注入等途径导入被照射种子或植株某器官内部。为提高辐射诱变效果,利用多种诱变因素复合处理;利用杂交后代做辐射材料,获得有利变异体再与常规材料进行杂交;采用辐射突变与离体培养技术相结合,利用活体照射等以改良品种或创造新的突变类型。

  
截至1981年,全世界辐射育成品种518个。中国至1986年已育成突变品种243个,种植面积超过1.4亿亩,如浙江的“原丰早”水稻,湖北的“鄂麦6号”小麦,山东的“鲁原1号”玉米杂交种,黑龙江的“黑龙19号”和辽宁的“铁丰18号”大豆,广东的“粤油22号”花生以及江苏的南粳34和宁夏3号等作物品种都已大面积种植。获得了大量具有利用价值的早熟、矮秆、抗病、抗逆、优质及其他特异突变体,为育种工作提供了大量的遗传种质资源。在水产方面用辐射育成了抗寒力强、生长快的“非洲鲫鱼”。

  


  


  
みんな平気で食べてるでしょ?こんなもの。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时论
    恋爱宅男 日本结婚难之四 
    “零战”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婚压”与嗜好 日本结婚难之三 
    东条英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圣诞节蛋糕” 日本结婚难之一 
    “混浴婚活”-日本结婚难之二 
    昭惠夫人物语 《安倍晋三传-物语篇》 
    踽踽独行——安倍晋三传 
    动漫传说 日本怪谈 之五 
    无头骑士 日本怪谈 之四 
    裂嘴怪女 日本怪谈 之三 
    怨灵作祟东京 日本怪谈 之二 
    东京都知事选 狂飙直指安倍 
    官邸闹鬼 日本怪谈 之一 
    打入地狱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五 
    男女“事”“情”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四 
    中日已形成“冷战”态势 
    猴子掉树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三 
    有所不报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二 
    动如脱兔 外务省泄密“故事” 之一 
    小泉一直是个和平主义者——小泉零核论 之三 
    小泉VS安倍——小泉零核论之二 
    正中要害——小泉零核论 之一 
    “足不出户”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五 
    “宅”与“狂”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四 
    吃草?吃肉?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三 
    宽松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二 
    得悟的一代 散谈日本年轻人 之一 
    凤凰 火之鸟 中国来的妖怪之五 
    雷神的没落 中国来的妖怪 之四 
    龙 中国来的妖怪之三 
    山海经与九尾狐 中国来的妖怪 之二 
    魑魅魍魉 中国来的妖怪 之一 
    非战九条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五 
    强加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四 
    私拟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三 
    宪法草案丢了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二 
    “十七条宪法” 日本历次宪法点滴之一 
    阴阳制鬼 日本的幽灵之五 
    天皇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四 
    学问之神作祟 日本的幽灵之三 
    太子怨灵 日本的幽灵之二 
    生灵死魂 日本的幽灵之一 
    珍氏奇姓 日本姓氏之五 
    渡来归化 日本姓氏之四 
    “我姓陛下”日本姓氏之三 
    扑朔迷离 日本姓氏之二 
    幽灵姓氏 日本姓氏之一 
    鬼退治 日本的鬼之五 
    女鬼种种 日本的鬼 之四 
    鬼哭鬼笑 日本的鬼 之三 
    天狗的鼻子 日本的鬼 之二 
    酒吞童子 日本的鬼 之一 
    脱亚入欧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五 
    废佛毁释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四 
    本居国学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三  
    秀吉“唐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二 
    “倭寇”变迁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一 
    雪女洗澡-日本的妖怪之五 
    狸战与猫舞-日本的妖怪之四  
    白狐狸精的罗曼-日本的妖怪之三 
    座敷童子生气了?——日本的妖怪之二 
    河童——日本的妖怪之一 
    从安倍访美看其反美“情结”与“纠结”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十 元寇袭来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九 茶道茶艺 
    央视绝密内部春节晚会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八 源氏红楼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七 汉字假名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六 同文同种? 
    开票速报-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五 
    “猴子”议员-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四 
    安倍还来不及向右转 
    “宝刀”错拔-日本解散大选趣谈三 
    日本大选——新的回头路 
    解散“万岁”-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二 
    “混蛋解散” 日本解散大选拾趣之一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五 倭国日本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四 白村江战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三 遣使隋唐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二 唐招提寺 
    中日“不友好史”拾遗一 鉴真东渡 
    “约束解散” 转守为攻 
    面对“G0”世界的日本 
    忌轻言打仗 莫清谈战争 
    何必把美国推给日本 
    日本的钓鱼岛“绝密预案”复活 
    登钓鱼岛的后顾前瞻 
    美国从未承认过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 
    五月病与美食 
    惜“薰”怜玉(下)—《孙文的女人》之五 
    惜“薰”怜玉(上)—《孙文的女人》之四 
    春儿悲情(下)—《孙文的女人》之三 
    春儿悲情(上)—《孙文的女人》之二 
    革命 WOMAN 读书—《孙文的女人》之一 
    立川谈“死”“毒”“笑”“艺”“业” 
    女性宫家 
    两位不在册的女天皇 
    爱子十岁了 
    雅子皇太子妃会离婚吗 
    三浦和百惠的“相性” 
    千元理发 
    作为学者的平成天皇 
    TPP的台前幕后 
    日本的“暴力团” 
    孙文 梅屋两夫妇及周边 
    “别囿” 
    麦克阿瑟与日本震灾 
    日本的首相只是“班长” 
    不在名册上的日本首相 
    话泥鳅 谈野田 
    日本呼唤“独裁者” 
    “原發之谎言”与学者之骨气 
    打手机与“不要脸?” 
     菅直人真会“自刎?江”? 
    菅伸子不当第一夫人 
    子宫颈癌与性交——说癌之二 
    日元点滴 
    折扇面面 
    脱却核电——菅直人打出重拳 
    日本“红歌”50年 
    日本的政治暗杀 
    口罩与空气 
    占有与共有 
    盛夏取凉 
    反“效率”的村上春树 
    “遍路”与“延命” 
    震灾 离婚 星空 笑脸 
    震灾 吊桥 节电 结婚 
    “菅”臣挡道 小鬼狂跳 世纪骗局 内幕诡秘 
    面对灾难日本人为何不恐慌? 
    “不信任案”与“解散”物语 
    “苟延残喘”菅直人 
    牛丼三家 
    日本首卖口服紧急避孕药 
    节电与“伪善”? 
    高龄出产与“唐氏症” 
    生食与辣根 
    永井荷风与《濹东绮谭》 
    核电核武的“立体十字路口”-《核之不归路》之五 
    “菩萨“保佑 一点一滴-《核之不归路》之四 
    关东大震灾与後藤新平 
    事故缀成的神话-《核之不归路》之三 
    无核“国是”之“不是”-《核之不归路》之二 
    "功亏一篑"—《核之不归路》之一 
    日本机器人终于出动 
    田中好子与《黑雨》 
    日本再出发的“七级”台阶 
    震灾与日本迁都论 
    “侏罗纪”的现实性 
    收摊子?——噩梦尚未醒 
    “核战争”——没有司令塔 
    学者的良心 
    “花粉症”——无形的危险 
    “自肃”与广告 
    “微”与“毫”——大本营发表 
    “想定外”——千年的海啸 
    一张纸——终于被捅破 
    日本震后外交之“拙巧” 
    灾“情”录(之一、二) 
    无人为三峡工程错误决策承担责任 
    手冢治虫——核电“甲级战犯"? 
    猫盖屎与猫腻儿 
    风评被害 
    震后两周 出口何在? 
    一进一退 
    二十二万多人避难 
    东京23区等自来水厂发现放射性碘 
    演说雕刻灵魂 
    核污染在扩散  
    终于言及“废炉” 
    震灾景气 
    检出超标射线:福岛县牛奶 茨城县菠菜  
    胶着的一日 
    转贴-赴日采访大地震记者丑闻 
    寒冷 高值 喷水 
    日本人对地震:只“忍”不“抗” 
    对原子炉空中投水未见效果 
    日本地震与熊猫“淡定” 
    3号炉核废料冷却池失控 将从空中放水 
    “九点零”的意味 
    东京一带测出超常放射线量 日本面临核事故非常重大局面 
    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 炉芯融化 
    史上最大地震 或救菅政权一命 
    前原辞职之蹊跷 
    临震预报之难 
    菅内阁“寿数”将尽 
    不受宠的美人 
    超短裙亡国论 
    不爱红妆的日本女孩儿 
    日本学术剽窃处理经纬 
    大相扑“八百长”与青菜店 
    离婚夫妇再会银幕 
    伊藤博文的“女癖” 
    中美的“热”与中日的“冷” 
    “招恨”的NHK 
    明治改曆 
    最贵的金枪鱼 
    荞麦面与“御节料理” 
    塔的命运 
    新年“机会” 
    圣诞“按钮” 
    兔年挂历 
    日本进入军事狂躁期 
    吃“锅”子 过元“旦” 
    与超级细菌的对话——三百年后 
    银阁寺 
    日本人煮饭吃饭 
    三岛由纪夫四十年祭 
    峰会SP趣闻 
    “看”富士 
    法相辞职与“暴力装置” 
    “赏味期限” 
    菅直人政权岌岌可危 
    “假香烟” 
    中日冷却 有何不可 
    日本年轻一代在想什么 
    国势调查与隐私 
    中日关系 渐次失控 
    日本“终战”日志 
    日本“汉方”与丹波康赖 
    放“熊”归山 
    日本要准备一美元=五十日元 
    松下政经塾 
    日本“特搜”坠入深渊 
    中日僵局:谨防“早春十月” 
    撞船录像与证据捏造癖 
    检方不愿意“背黑锅” 
    钓鱼岛的“巴勒斯坦化” 
    日本放人鉴 
    日方决定释放詹其雄船长 
    日本人如何反省战争 
    日本投降日志 
    在日韩关系的“钢丝”之下 
    原子弹与波茨坦 
    “南瓜”、原爆与调查报告 
    原子弹、武士刀…… 
    入世VS在野——早庆趣拾五 
    贵族VS平民——早庆趣拾四 
    演说VS雄辩——早庆趣拾三  
    “稻田”VS三田——早庆趣拾二 
    “先生”VS首相——早庆趣拾一 
    “死尸累累”的消费税 
    小泽“神遁” 
    “参野众朝”——参院何为(五) 
    良识之府——参院何为(四) 
    政局之府——参院何为(三) 
    沉默之府——参院何为(二) 
    七夕选举——参院何为(一) 
    国民亮出黄牌 政坛酝酿地震 
    “冈田JAPAN”最精彩的一脚 
    在增税喧嚣的背后 
    横纲是神——相扑散话五 
    行司操刀——相扑散话四 
    部屋内外——相扑散话三 
    女人禁制——相扑散话二 
    角界涉黑——相扑散话一 
    “制参院者制政界” 
    吉田旧邸——日本邸话五 
    迎宾馆邸——日本邸话四 
    鹿鸣明治——日本邸话三 
    御殿今昔——日本邸话二 
    官邸“闹鬼”——日本邸话一 
    北の魚雷攻撃説の真相——軍事評論員 
    “天安舰”折沉之疑-见报稿 
    “天安舰”折沉之疑 
    “天安舰”之疑 
    外星人挑战风车 反美国一败涂地 
    “淡丽”与零度——“酒”话之六 
    鸠山首相辞职 “民主”马失前蹄 
    和尚与酒——“酒”话之五 
    杀鬼酒与二锅头——“酒”话之四 
    清酒的故事——“酒”话之三 
    喝酒与DNA——“酒”话之二 
    大智若愚乎?鸠山首相 
    〇到十六——“裸”篇之五 
    宫泽理惠——“裸”篇之四 
    “脱”有什么不好!——“裸”篇之三 
    “撕”之“妄摄”——“裸”篇之二 
    女裸的逆袭——“裸”篇之一 
    柔背圆臀——奈良篇之五 
    “古非”“孤悲”——奈良篇之四 
    “东大”放火——奈良篇之三 
    谜寺“法隆”——奈良篇之二 
    迁都“平城”——奈良篇之一 
    红楼竖横——“书”话之五 
    《1Q84》——“书”话之四 
    爱-死永恒——“书”话之三 
    手机小说——“书”话之二 
    电子书籍——“书”话之一 
    樱花与政治 
    《假装大赏》-影剧谈之三 
    《雅诺玛密》-影剧谈之二 
    真正的《蝴蝶夫人》-影剧谈之一 
    日本之“始”-“开”篇之五 
    花开花落-“开”篇之四 
    赏樱食樱-“开”篇之三 
    樱花之源-“开”篇之二 
    樱开何时-“开”篇之一 
    “密约”物语-潘多拉匣中四十年 
    暧昧与清晰——日本走向“核”路 
    死刑在日本 
    官僚们的“冬天” 
    “打工不分贵贱” 
    饶了海南吧 
    “七夕”是情人节吗? 
     实名制之“实” 
    “丰田启示”三味 
    野猫天堂与乌鸦权利 
     “8楼”的动静 
    雪的“浪漫” 
    中日既不同文也不同种 
    首相排队吃饭 
    中美的“同床异梦” 
    日本“脱美入亚”及中日“冷交” 
    美国的核战略与东亚外交政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