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3-01-25 23:39:48 阅读人次:2036 回复数:4)

  前两天陪一个中国老人到东京入管局给她孙子办签证手续。去东京嘛,行程自然仰仗着地铁电车这样的公共交通。倒车换乘地一路颠簸,加上在入管一天的消耗,小孩子困乏之至。回程的时候渴望着能有个座位让大人孩子歇下脚。可是,十分无奈的是回程的电车人满为患,没有一个空座。孩子见状开始哭唧唧地耍起赖来。但是任凭孩子怎么大声哭叫,坐在座位上的撒拉力曼(上班族)们都无动于衷,看书的看书,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拔弄I phone的拨弄I phone。

  
孩子哭闹,急煞了他奶。老人家瞪圆了双眼,到处搜寻着,预测着。搜寻空出的座位,预测即将空出的座位。一旦看出了苗头,便立即扑将过去。终于,位置空了出来,奶奶和孙子坐了上去。奶奶安了心,孙子也止住了哭闹,脸上又有了笑容。

  
这时,站在近处的一个小男孩吸引了我的视线。小男孩与那个小孙子差不多高,背上背着个大背包,他一脸疲惫,被妈妈拉着手静静地站在那儿。到了站,妈妈拉起他往车外走,我发现小男孩的眼睛是微微闭着的,似在半梦半醒之间。可见,他一定很困很累,但他并没有吵着要坐,他的妈妈更没有为他奔走寻找座位。

  
这一幕在日本是很司空见惯的:很少有人给不太老的老人让座,如那个奶奶(60岁出头),也没有人给小孩让座。不给不太老的老人让座可以理解,因为60、70岁在日本被认为还年轻,还是可以工作的年龄,至少多数人是健康的,还有很多人不认为自己老。

  
但不给小孩让座是不是有些太缺乏爱幼之心了呢?关于让座这事,我问了一些日本人,他们说,的确日本人一般是不给小孩让座的,他们认为小孩应该学会忍耐,而对想以哭闹达到目的孩子尤其不姑息迁就,就是不惯你这毛病!当然如果是病残人员,一般是会让座给人家的。这样的回答估计代表着大多数日本人关于让座与否的想法

  
想想在类似的很多场合,日本人都是不给孩子特殊照顾的。比如,在迪士尼游乐园,无论上厕所的队排得多长,孩子也必须和大人一样从队尾排起。数次光顾迪士尼,次次人山人海,需要凡事排队,却从没见过一个大人领着孩子急匆匆地跑进排着长队的厕所来,央求别人让她的孩子优先如厕。

  
而在国内则完全不一样。坐地铁、公交车时,常见乘客亲切无比地将座位让给小朋友,小朋友及其家长也是理所当然地接受被让。上厕所时更是常见大人求别人让自己的孩子先上,被求者也像是尽义不容辞的义务,谦让没商量。大家一个共同的心愿是:苦大人,不能苦孩子;大人能忍,孩子不能忍。

  
从给孩子让座与否及上厕所是否排队等事情上可以看出中日两国对待孩子的不同做法。这样的不同对孩子的成长有怎样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很显然,日本人的凡事守序排队的习惯与他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及社会熏陶有关。而中国式的谦让,则让人感到了很多爱幼的温暖,但同时又令人担心孩子会被这样习以为常的特殊待遇惯出自我为中心又不懂得隐忍的毛病。

  




 回复[1]:  张三 (2013-01-26 02:04:24)  
 
  排队不知道,但德国这边坐车,也怎么都不会有大人让座小孩的做法吧。刚才看着还恍惚了一回,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小孩子实在站累了,坐地上不就好了嘛。不过这个可能是欧洲人不计较,年轻人地上也随便坐的。

  
让座给老人,也只有老人实在站立颤颤巍巍的情况,总得七八十吧。老人或残疾人上车有时有台阶,其他乘客也就是目视,他们自己能行就不帮,上不来则马上会有人起身协助。

  

 回复[2]:  房丽燕 (2013-01-27 23:15:55)  
 
  我也认为没有必要给小孩儿让座,只是中国人爱幼行为要表现在给孩子让座等对孩子的特殊照顾上,以不让孩子受罪为前提。所以很多孩子任性并以自我为中心。

 回复[3]: 在日本年轻人地上随便坐 三国天下 (2013-01-28 12:50:35)  
 
  


  
可能招来指责

  


  
>>而在国内则完全不一样。坐地铁、......大人能忍,孩子不能忍。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3-01-28 13:25:32)  
 
  中国的地上痰迹斑斑,日本人也不一定敢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